第13章 无边炼狱(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76字
  • 2014-06-12 23:20:08

原本,李逸云打算抬出自己的师门压一下对方。但万万想不到,对方得知自己来历后竟反而连话都不说就要杀了他。危急之下,他连忙高喊道:“乌天威!你怎么说也算是前辈,就这样杀了我说不过去吧?”话还没说完,抬着他的两人已经走到了炼渊之前,自下而上的热气像一条条细小的火蛇一般从他的口鼻钻入体内,堵住了他的喉咙。

所幸乌天威的话在此刻传了过来。“停!放他下来!”他止住那两名门人的行动,接着转身瞧向李逸云,冷笑道:“小子!我知道你这是激将法,不过我认了!反正最多就是让你多活片刻。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让你死个明白,也算是我对你的恩典了!”

李逸云剧烈的咳嗽一番,消去了喉咙中的灼热之感。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水,不知是被身边深渊中传来的热气炙烤出来的,还是吓出的冷汗。伸手擦了擦额头,整理下思绪,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呼吸,之后开口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难道是从映月湖开始一路跟踪下来的吗?”

没等乌天威开口,一旁的乌铁便抢着应道:“哼!你跑的比兔子还快,我们原本还真找不到你!不过可笑的是,你居然还敢往南来。告诉你,你刚迈进天门山,我们就发现你了,这可是咱们的地盘!”

“原来是这样。”李逸云点了点头,在心中排除了紫衣少女与他们合作的猜测,瞧了瞧那像一张巨口的深渊,皱着眉问:“我不明白。不过是一件来历不明的神器,你们黑火宗也算是传承百年的名门,值得这么大动干戈吗?”

“看来,映月湖的那件神器的确被你归化了,我也不用费事去问了。”乌天威沉声道:“原本的确没有必要,乌云乌铁发现神器也只是凑巧。但就在前天,存放于宗门的包括师尊在内的三大长老的神识之火几乎在同时熄灭了!这都是你们玉虚宫赶尽杀绝!我们现在急需炼渊中的神器来重振宗门,而那神器煞气过重,需要一件具有净化之力的神器来中和,映月湖那件神器恰巧十分吻合。所以我们才找上了你。别怪我们!要怪!就怪你师父和师伯叔们手下无情吧!”说着,乌天威语气中的怒意越来越浓,宛若实质般的怒火,一股脑儿地倾泻到了李逸云的身上。

李逸云越听越迷惑,忍不住问道:“等等!你们宗门三位前辈神识之火熄灭了,和玉虚宫有什么关系?昆仑山离这里十万八千里呢好吗?别错怪好人啊!”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就让你死了狡辩的心!”乌天威冷声道:“一个月前,师尊与两位师叔一同前往玉虚宫拜会,之后便杳无音信。期间,他们的灵魂之火数次削弱,最后才彻底熄灭。明显便是受尽折磨而死!那可是三位造物境界的修道者啊!试问天下间有本事杀死三位造物境界高手的,除了你们玉虚宫还会有谁?更何况他们三位本是前往昆仑山拜会,并无歹意。居然把前来论道的道友残忍杀死,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说罢,他一挥手臂,黑色的火焰随着他的挥动激射而出,上升到数百丈的空中,炸成了一团光浪。

“一个月之前……”李逸云在心中咀嚼着这句话。慢慢的,那时玉虚宫应有的场景便浮现在他的脑中。再想到黑火宗多年来对玉虚宫的挑战,一个迥异于乌天威的讲述,但却更为切实的真相浮出了水面。

“论道?贵派的几位前辈是听闻玉虚宫出了乱子,想趁机捡便宜吧?”李逸云不留情面地说。尽管明知此时说这样的话无异于加快他的死亡,尽管已经在心中告诫自己无数次,自己已经与玉虚宫再无瓜葛。但这十年的光阴,已经将他灵魂的一部分与那矗立在巍峨昆仑之巅的门派联系在了一起,这样的他,即使拼上性命,也不允许任何人污蔑那个名字!

“你说什么?”乌天威双目露出骇人的凶光,朝着李逸云逼近了一步。强横的气势宛若狂风般吹过李逸云的身体,震得李逸云险些跌入身后的深渊。但李逸云此时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冷笑着说:“难道不是么?实话告诉你,一月前玉虚宫的那场骚乱,就是我挑起来的。贵派的三位前辈早不去晚不去,怎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去拜访?依我看,是三位前辈偷鸡不成蚀把米,之后还不依不饶的另出诡计,这才自取灭亡了吧?别说你不知道,就算不知道你也该想得到,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够了!”乌天威陡然怒吼一声,周围的山峰都被震得微微摇晃起来。吼出了这一声后,他的目光不再炽热,而变得如同寒冰般冷酷。“随你说好了,善恶又能怎样?力量才是至尊,若称雄天下的不是你们玉虚宫,而是我们黑火宗,那时有权指摘别人的,或许就是我们了。”乌天威淡淡地说,不带一丝喜怒:“本来我还打算放你一马,只是让你交出神器就算了。可现在我想,将你和它一起祭炼,起到的效果应该更好吧?下了地狱以后,你可以随意的怨恨我!”

说着,他伸出了黑甲覆盖的手掌,掌心向前,缓缓地贴在了李逸云的胸口,轻轻一推。李逸云只觉一股短促的力道撞在了他的胸膛之上,就像是一颗钉子钉在了厚厚冰层上的某处一般。接着,一股猛烈地震动传遍了他的全身,身体的每一处骨骼似乎都被震成了粉末。缠绕在他身上的锁链瞬间便化成烟尘般的碎屑消散不见,热血从口中不受控制的一股股喷出来,身体则笔直地向下坠落着,宛若那时映月湖畔的情形,只是此时站在上方的人,目中都燃烧着仇恨的烈焰。

就在这样目光的注视中,李逸云的身体不断地下坠、下坠……最终堕入黑暗,消失在人们的眼中。“涤荡天地,唯我神火!”乌天威高举双手,神色庄重地说道。整齐划一的,围在他身旁的门人同时举起双手,仰头向天高喊着:“涤荡天地,为我神火。聚散万方,永世不堕……”声音汇成浪潮般的响动,响彻了整个山坳。

而在众人身下的黑暗之中,李逸云缓缓睁开了双眼。眼中光芒闪了几次,终于凝聚在一起,随着他头部的转动向四周瞧去。他的确被乌天威的那招正面击中了胸口,但伤势却没有看起来那样严重。因为在他的胸口处,有一样事物帮他分担了大部分冲击。而此时,在身体下坠的力道下。那事物向上飘出了他的领口,掠到他的眼前。

那是一块碧色的玉石,雕刻成一团祥云的形状,被红色的绒绳穿着挂在他的脖颈上。黑暗中,它散发着的柔和光芒正将李逸云的脸庞笼罩在内,缓缓的流转。在这光芒的笼罩下,李逸云一双凤目轻轻颤抖着,泪水缓慢而不受遏制的流了下来。“娘……”李逸云张着嘴,发出了无声的呼唤。

这块玉佩,是他从母亲那里继承的唯一的事物,从他记事以来便佩戴着它。而等到他灵力有了一定基础后,他便感受到了这块玉佩的奇异之处。比如说遇到危机之时会自动地做出自我保护,例如之前夺取缥缈剑灵之时对五色火焰的抵抗。

而在修成神识之后,李逸云以神识之力深入其中,这一下,又是一个令他惊讶的发现。他的神识刚一进入其中,一段法诀便以固化的模式融入了他的神识,不需再进行丝毫修炼,他便可以使用其中包含的法术。而这其中所包含着的,竟然与候武传给他的一样,同为《易经》奇术中的两卦,天火同人和火天大有。

天火同人是一招分身法术。一般的分身术,无论形式怎样变化,都只是将自己的真气平均分到不同的身体里,因此只适合于应付一群个人实力不如自己的人,在与实力相当的人敌对时毫无用处。而天火同人却如同在体内像炼丹一般,修炼另一个自己。修炼至至高境界时,分身甚至可以完全独立于本体存在,即使自身死亡,分身仍能带着全部的记忆与能力继续生存,因此称“同人”。

法术虽然精妙,但毕竟时日尚短,李如云在体内修炼分身连形体都还没能完全凝聚,自然无法召唤出分身。于是他心念一动,使出了另一招——火天大有。

离上乾下的卦爻闪烁着红白两色光芒,浮现在而李如云的额头之上。这一招是在瞬间将体内分身的力量完全分解再还回本体,从而在短时间内提升自身的灵力。在体内雄浑的力量的流淌下,李逸云之前受的伤迅速的痊愈着,气势也渐渐拔高,不多时便超出了他以往最强时的状态。

此时,上方围绕着一群想置他于死地的敌人,而下方又是完全未知的局面。再不是缩手缩脚的时刻。因此他才不惜毁掉修炼困难的分身,尽力提升自己的力量。

双手在胸前一拢,形成掌心相对的形态。一团绚丽的光芒浮现在李逸云的脚下。那是一块四周漂浮着五色气浪的圆盘,直径大约丈余,看上去就像是一朵拥有着五片花瓣的巨大花朵。光芒的中央是由一个的金红色圆盘和一个银蓝色月牙镶嵌而成,四周则顺时针排列着绿、红、黄、白、黑五团气浪,旋转之间稳稳托住了李逸云的身体。

李如云施展的招式名叫“日月五行轮”,是《七曜谱》法术修行的基础。以它为核心凝聚法力,便可以施展典籍所载的种种玄奇法术。至于它的本身,则有着介于灵力体与实物之间的性质,按照《七曜谱》所说“妙用无穷”。而除了驾驭它飞行外,李如云也已经开发出了它的不少用处,比如说当盾牌用、黑天时用来照明……

在它的承载之下,李逸云的身体稳稳地悬在半空中。他一边留意着利用周围的黑暗隐藏自己的行踪,一边慢慢地向下沉去,观察着隐藏在下方黑暗中的情形。

突然,十几个亮点在黑暗中陡然浮现,每两个靠在一起,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接着,在一阵此起彼伏的刺耳鸣叫声中,这些光点带着一股股透骨的热浪,从各个方向朝李逸云猛冲而来,光芒映照下,那赫然是九颗由黑色火焰凝聚成的,形态各异的狰狞鸟首!而那些光点,自然是它们那一对对耀眼而凶狠的眼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