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逆转局势(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55字
  • 2014-11-22 18:51:41

两军一东一西,向着横亘在双方中央的一条由洛水分流而出的小溪迅速接近。而在靠近的过程中,徐国军队的阵型悄然改变了。中央的士兵向后退,两边的士兵则迅速上前,仿佛两柄利刃,探出了锐利的锋芒。

“给我带着队直冲过去!”李逸云朝着跟随在身边将领们喊道。几位将领脸色一变,纷纷顶着马匹带起的风气喘吁吁地喊道:“大人,这是双龙阵,这样的阵型,若是我们直接冲过去,队伍就会不得已的缩成一个尖锥形,只有外侧的人才能和对方短兵相接,人数优势会荡然无存的!”“大人,硬拼恐怕不稳妥啊。末将以为我们应该摆出长蛇阵和他们拼消耗,徐国的一万多人长途而来,定然疲惫不堪,我们等到他们疲惫时再出手,定能取胜!”“是啊,大人,末将也觉得张将军的建议更为妥当。”

李逸云嘿然一笑:“你们倒是挺敢说话的!可你们看见没?自打徐军的旗帜出现以后,原本四分五裂的诸侯军都开始向这边聚拢了。看来徐国国君在东南方诸侯国间大有名望的传闻并不虚假。若是等到他们再度聚合在一起,我们还谈什么人数优势?”

众将领一听,顿时傻了眼。一名将领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李逸云哈哈一笑:“你们呀!为什么总惦记着人数优势的事呢?人少就一定打不过人多?公孙篪!”“末将在!”公孙篪朗声应道。李逸云笑道:“你带领五千辽军精锐,直插徐军中央,用最快的方式撕开他们!”“是!”“其余诸将,带领你们的麾下,随我一起,冲!”“遵命!”

周军在李逸云的号令下,仿佛闪电一般向着徐军的中央直插而去。数万人振聋发聩的喊杀声感染着每一名将士,刺激着他们更用力的呼喊,循环往复,喊杀声变得如同雷霆一般,连大地似乎都因此晃动了起来。

两支队伍接近了,徐军将士在喊杀声中纷纷将手中的长弓拉满,如雨点般密集的箭矢从天而降,向着冲在前方的周军碾压而下。两翼的周军将士不等将军发话,便也掣出长弓,向敌人回射。而冲在最前面的辽军将士却不为所动,公孙篪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大喝一声:“冲!”手中长剑一挥,五千名策马而驰的将士们齐声喝道:“杀!”便好似整个儿化为一根巨大的箭矢,挥舞着的长刀长矛将射向他们的箭矢纷纷弹开,而他们这支最大的“箭矢”,则如陨石坠落般,猛然一个加速,砸在了敌军的队伍正中。

两军的锋芒对到了一处,没有丝毫的缓冲,便是一片血肉横飞之象。辽军将士多年随李逸云征战四方,自然是彪悍骁勇,但徐国士兵也都训练有素,双龙阵丝毫不乱,将辽军将士紧紧地夹在中央,限制住他们马匹灵活多变的性质。

不多时,周军的其他队伍也都赶了上来,但限于双龙阵的特点,也只能从两侧护佑,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双方的战局陷入了胶着之中。这时,一骑斥候从远处驰来。边跑边喊:“报!城西的叛军已经绕至城北,眼看就要接近!”李逸云也大喊道:“王箭飞!带你的人马顶上去,利用城周地形拖住他们一炷香的时间!你这个本地人这点事总还做的好吧?”王箭飞一点头,傲然道:“大人放心!若是不能拖足一炷香,末将提头来见!”说罢一调转马头,挥舞着手中长矛道:“弟兄们!跟我上!”带着一帮人马向西而去。

李逸云转过头瞧了瞧仍陷胶着着的局势,突然大喊一声:“公孙篪!你没吃饱饭吗?我再给你五息时间,你要是再不能把敌方撕开个口子,你就自己撒泡尿气死吧!”“遵命!”前方的公孙篪大声回应道,手中长剑斩落,将一个徐军战士砍翻在地。李逸云跟着大喊:“一息!”

公孙篪一咬牙:“弟兄们,拼了!”胸口处一团五彩光芒闪耀起来,转瞬间遍布全身,而其余的辽军战士也大喝一声,胸口也纷纷亮起五彩光华,只不过明暗有所差别。这些将士,都是自打数年前李逸云在镐京时便跟随于他,而他们此时施展的,正是李逸云数年前所布下的五行印。

随着五彩光芒的闪耀,面对着他们的徐军顿时感觉自己的对手变了,无论是力量,速度都大大的提升了。正中的一个士兵跃起老高,由上至下用手中板斧迎向公孙篪的长剑,见公孙篪不躲不闪,本以为万无一失,却见自己的对手将手中长剑一横,一抖手腕,向自己挥出一道弧形剑光。还没等他再想些什么,剑光已经将板斧连同他的身体,整个斩成了两半。“两息。”李逸云在几位将领惊讶的目光中淡淡道。

辽军本就士气如虹,在五行印的加持之下,更是如同一群下山的猛虎,将对面的徐军士兵打的节节败退,一直井然有序的双龙阵在辽军一次次越发密集的攻势下开始紊乱,终于,伴随着辽军的一次迅猛的冲锋,阵势的中央被豁开了一个大口子,辽军将士顺势前冲,将徐军士兵阻拦在了两边,双龙阵宣告瓦解。李逸云淡然一笑,心想:还不错,只用了四息。

而被切开的徐军队伍,竟也丝毫不乱,化整为零又变化为无数个三角形的小阵型,旋转着后退,组成阵型的士兵们轮番抵挡着以辽军为先锋的周军的攻击。稳步的撤退,周军攻势强盛,却也被这种奇异的阵型搞得摸不到头脑,一番冲杀之下,却没能对徐军进一步造成十分有效的杀伤。

两路军队一追一赶,趟过溪水,不多时便到了洛水的主流。李逸云正要欣喜,却见洛水之上正飘浮着无数的木筏,许多严阵以待的徐军士兵站在木筏之上,显然是有所准备。撤退的徐军士兵此时也加快了速度,三角形对阵飞速旋转。尽管周军也展开了全力的追赶,却还是没能捞着多少敌人,大部分徐军径直跳入了洛水之中,凫了一段水登上木筏,迅速的到达了洛水的另一侧。而周军则大都不识水性,只好在洛水前止住脚步。

李逸云见了横在眼前的水流,也十分的无奈,徐军早有后撤的准军,这次看来是被对方有心算无心了,他只好下令军队先在水边集结好。队伍刚刚集结完毕,早先派出的王箭飞也带领队伍赶到了水边。虽然付出了一些伤亡,但还是将数倍于己的诸侯军死死地绊住了。而诸侯军得知徐军退到洛水以东后,便分散开来,绕道靠向洛水以东。

一时间奈何不了对方,李逸云却也不下令回撤,因为他知道,有了徐军这两万多人的加入,再加上徐国国主的威信,这近二十万的诸侯军定然能重新被凝聚。己方若是再退入城中,诸侯军便会故技重施,再次展开围城的策略,而此时城中的粮食,已然坚持不了几天了。

想到这些,李逸云只好下令,让王箭飞所率的一万多洛邑本部人马回到城中守卫,并将帐篷灯物资运送过来,自己则率领剩下的八万多人在江边等候。到了傍晚时分,帐篷都已经搭好,而对岸的诸侯联军,也集结完毕了。

李逸云所率的人马也不算少,但在对岸的二十多万军队的面前就不够看了。地方人数超过己方两倍有余,黑压压的帐篷一眼望不到头,仿佛重重的压在了人们的心头。

李逸云带领诸位将领商讨破题之策到了接近子时,也没有丝毫结果。李逸云只好让众将回帐休息,并嘱咐了诸人注意提防夜间敌军偷袭,这才在帅帐中沉沉睡去。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一阵喊杀声传入它的耳朵,李逸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抓起身边的剑便向帐外跑去。撩开帐门便见正跑来向他禀报的士兵,李逸云连忙一挥手,喊道:“不用说了!我看见敌军了,奋力杀敌吧!”

敌人前来袭营的约有五六万人,这次连木筏都没用,数万人直接从水中潜了过来。一露头便对周军士兵一顿砍杀,战斗力最强的辽军士兵日间刚使用了五行印,散功之后十分虚弱,根本无法正面作战,李逸云统领着其余的六万多人拼杀了许久,才将敌人杀退。但也只是将他们打回水中,无法取得进一步的战果。

打扫完战场后,天已经蒙蒙亮了,李逸云再无睡意,便沿着洛水一路彳亍而行。“敌军大都是东南一带的诸侯国军队,熟识水性的士兵应当不少,肯定不止昨日的仅仅五万多人,看来他们是打算以车轮战的方式,分成几拨不断的骚扰我们,我们既无法渡河,也不能回城,真是进退两难啊!”李逸云一步步踱着,水边的土地松软,他一脚踏上,便被陷入了其中,他皱起了眉头,但旋即眼睛一亮,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