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力挽狂澜(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880字
  • 2014-11-19 19:27:21

李逸云赶到乾坤殿时,大殿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那些平日里说句话都要喘上几喘的老臣们此时全都哭喊成了一片:“陛下,快拿个主意啊!”“这可怎么办呀?”……

密不透风的喊声中,李逸云放眼看去,不少老者的眼中透着惊慌之色,但也有一些却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不时还不怀好意的扫向以刘甫为首的那些凭借变法显赫起来的少壮派官员。“果然是心怀鬼胎呀。”李逸云心想。

而那些少壮派们倒还算镇定,一个个站地笔直,不少人都来到穆王面前朗声斥责诸侯国的叛逆之举,但却没有一人能提出具体的方法。而穆王则是沉着脸坐在龙椅之上,一言不发。

李逸云排开众人,连一边的刘甫也没看一眼,径直走到穆王跟前,躬身道:“陛下,臣愿为陛下分忧。区区逆贼,臣足以定矣!”话音未落,却听另一个声音响起:“父王,此国难关头,儿臣愿为国分忧,儿臣这就点齐兵马,这些跳梁之辈,定然不堪一击!”

李逸云疑惑的抬起头,只见发话的是不知何时出现的姬伊扈,他瞧也不瞧李逸云一眼,目光灼灼地看着穆王,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李逸云心中嘀咕:我的太子!你这个时候和我抢什么?论起带兵打仗,你难道觉得比我强?你这不是没事给自己找麻烦么?

心里想着,他的脸上可没敢有所表露,只是静静的瞧着穆王。穆王听了李逸云的话,神色一动,眼看着就要点头,却听姬伊扈也出言请命,顿时也露出有些纳闷儿的表情,抬头瞧了瞧姬伊扈:“伊扈,我记得……你除了每年例行的祭天地仪式以外,似乎没怎么带过兵吧?这次怎么?”

姬伊扈微微一笑:“父王!正如儿臣所说,这些跳梁之辈不堪一击,杀鸡焉用牛刀?儿臣去便已足够。况且李大人刚来京都没几天,车马劳顿,应该让他多歇歇才是。”

穆王听了这话,点点头,微露喜色道:“不错,那些逆臣的确是乌合之众。你比那些只会哭闹的老家伙强多了。不过……你也看到了,朝中局势也有些动荡,还需要你来帮助为父调停,镐京的兵马也还是不动的为好。如此情状,还是让逸云再劳累一番吧。逸云,你觉得呢?”

李逸云微微一笑:“臣愿为陛下效劳,朝中局势非太子殿下不可,这些粗活,还是交给微臣来吧。”姬伊扈见穆王已经决定,只好讪讪一笑,退到一旁。

此时,群臣还在哭闹不休,穆王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突然大喝道:“肃静!”一声暴喝如同晴空霹雳一般,其中蕴含着的无上威势,就连李逸云也感到一惊。而那些哭闹着的老臣,则张大了嘴站在原地,呆呆的愣在那儿。

穆王缓了一缓,沉声道:“钦天监执事何在?”人群中走出一个年轻官员,向穆王躬身见礼。穆王朗声道:“你回去通禀张星君,叫他务必安排好人员,不能让敌方的修道者对我军造成伤害!”

“遵命!”那年轻的官员微微一躬身,转身退下朝堂。李逸云对修士们的动向却不是很在意,商周革鼎之际,因为天下众多修道者的加入,才上演了血海滔天的封神之战,造就了无数的累累白骨。身在其中的大多数修道者均感觉罪孽深重,因此在天下初定之时,已至暮年的元始天尊便汇集天下修士,共同达成了协定,那就是,除非华夏遇到亡国灭种的为难,否则便不允许修道者以集体的形式参与到战争之中,即使是改朝换代也不行,违者天下修士共诛之。

至于这个集体的规模是多大,倒是没有明确的规定,总之是不能造成大规模的杀戮。因此之前周王朝征讨犬戎之时,出战的修士才不过寥寥。这件事李逸云早在师门学艺时便牢记于心。所以他也不担心对方会有大量修道者参战,穆王的命令,也不过是以防万一罢了。

穆王见执事下殿,便又转头瞧向李逸云,关切地道:“逸云,朕这次恐怕不能再给你加派兵马了。只能委屈你到了洛邑之后接手当地兵马了。记得要把握好尺度,占了优势也无需对他们赶尽杀绝,只要稳定住局势便好,毕竟他们还没作出特别过分之事。”穆王一直也不知道李逸云修为尽失之事,所以才说的十分轻松。

李逸云也不想多造杀孽,听了穆王的话连忙点头道:“谨遵陛下旨意。如此,微臣这便出发了。”说着向穆王拜了一拜,接过赵祗递过的,大臣在片刻间草拟好的诏书,转身向外走去。

尽管嘴上说得好听,但李逸云心里明白,这次可不是什么小事,弄不好真的会有麻烦,于是才抓紧时间迅速行动。走出宫门,只见门口站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大的身材微胖,小的长发雪白。正是吴悠和李聃。

见李逸云走出门来,两人连忙迎了上来。吴悠开口道:“我刚炼好丹药,便听聃儿说了洛阳发生的事,想到你一定会赶去,所以才过来……”李逸云摆了摆手:“大哥,时间紧迫。别废话了,给我吧!”吴悠一愣:“你……你知道我有东西要给你?”李逸云白了他一眼:“你当我还是小孩子呀?我刚一说我经脉被封的情形,你便没日没夜的开始炼丹,难道不是要给我用的?”

吴悠老脸一红,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圆形的胡桃大小的木盒,隐约间有一股丹香从中溢出。“我本不想这么快给你的。”吴悠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是我往日游历南荒之时研究出的丹药,那时我遇到五个伤者,他们遭遇了仇家,被打的浑身经脉尽数寸断,与你的情况极为相似,而且他们的仇家为了泄愤,还不取他们的性命,而是将他们的手筋脚筋也尽数挑断,让他们成为手脚皆残的废人。”

“我眼见他们可怜,忽然想起曾经在一本典籍中看到过,上古神农大神创造的一种丹药有融合血肉,连接经脉的功效,但典籍上也只是提出了丹药的药性而没有说明具体的丹方,我用鼠类尝试了无数种药物组合,才终于炼出了这种丹药,说起来,杀孽可算是不小。”说着,吴悠眉梢露出一丝无奈。

“不过这丹药有一个致命的弊端,那便是在发挥功效之时,会在一瞬间带给服用者巨大的疼痛,这股疼痛会深入魂魄深处,甚至比雷劫还要更甚数倍,稍稍一松懈,便有魂飞魄散的危险,即使是幸存下来,也容易对魂魄造成永久的损害。那五名服药者,有两人当场魂消而亡,一人癫狂,一人失忆,只有一人恢复正常。”吴悠皱着眉说。

李逸云转了转眼珠:“大哥,按理说,经历了这样的磨砺之后,那人在修为上应当得到了不小的好处吧。”吴悠苦笑一下:“你呀,还是没变,什么事情都愿意先向好处想。没错,经过了丹药彻骨般的疼痛,他的魂魄变得十分凝实,短短半月间便先后突破了玉清、上清两次雷劫,而且还显得尚有余力,若是不出意外,现在他应当已经突破了太清雷劫吧。”

李逸云笑着伸出手:“那还不快点给我?你兄弟这些年的运气可是一直不错呦!”嘴上笑着,眼中却满是坚定。吴悠无奈地摇摇头,将丹药递了过来,不忘嘱咐道:“不到万不得已别用,我正在尝试改良,说不定不久就会想出办法减小它的风险。”李逸云点点头,将丹药放入怀中,扶着一旁踱来的玉骥便要飞身上马,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呼唤:“老三。”

李逸云的身子,僵在原地,背对着来人无声无息的站着。吴悠点点头,轻声道:“二弟!”刘甫点了点头,旋即对李逸云说:“老三,千万小心,论战斗力,这些联军当然比不上与犬戎的部队,但说起诡计用奇,犬戎就一个指头也算不上了,注意提防……我真的没想到,变法的最终结果会是这样,我真的是想为天下人营造一个盛世的呀!”刘甫轻叹一声,语气中满是落寞。

李逸云偏过头,不让刘甫看到自己眼中的水光,语气冷冷地说:“哼!我心里有数!你还是保重自己吧,等我回来,再听你忏悔!”说着纵身上马,头也不回地喊道:“聃儿,我们走!”师徒两人一前一后,在夜色中向着东方疾驰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