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山雨欲来(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27字
  • 2014-11-18 22:11:23

此时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天空开始镀上夜色。李逸云对穆王拱手施礼:“陛下,天色已晚,臣今日先告辞了,改日陛下闲暇之时臣再来探望陛下。”穆王目光中带着不舍,但仍旧冲他点了点头:“如此你便去吧。”接着又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你现在住在何处?”

李逸云如实答道:“傍晚时分进的城,打算现在去找住处。”穆王立即接口道:“还住在你原来的宅子里吧。这些年我一直有安排人打扫,应该还算干净。”说着伸手入怀,掏出一枚黄铜钥匙,递到李逸云面前。黄铜的钥匙一尘不染,将李逸云带着感动的神色映照在其中。他接过钥匙,向穆王拱了拱手。吴悠也向穆王施礼告辞,两人并肩而出,消失在宫门之外。

到了赵祗的住处接了李聃,李逸云便与带着吴悠来到了自己的府邸。用黄铜钥匙开了院门,李逸云便再度走进了这个他曾经的家。满打满算,李逸云在这里也只住了半年左右的光景。但奇怪的是,此时的他对这里却有一种由心而发的亲切感,焦躁的心绪也稍稍安抚了下来。

走进连通着卧房的小客厅,李逸云示意李聃将买来的酒菜铺在桌上,三人便围着圆桌坐了下来,在桌边立起三尺高的烛台,映着烛火开始大快朵颐。一边吃着,李逸云一边问:“大哥,你这些年都去了哪游历呀?怎么前些年都没有你的消息呀?”

吴悠眼中的光芒再次亮起:“五年前你离开昆仑山不久,我也离开了。但我并没有返回中原,而是去了趟昆仑以南的寒荒。那里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地面的高度要比天地间的其他地方高出千余丈。因此造就了那里独一无二的气候:清晨和傍晚寒冷,中午又十分炎热……”

寒荒独特的气候,听的李逸云不住侧目,可吴悠却不多谈,几句之后便转入了他的主题:“而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养育出一群不同寻常的药物,他们都各自具有其他地方所产的药物所没有的功效。就连一些完全相同的物种,在那里所生长的,也与我们日常所见的药效大为不同,于是我便在那里研习药理,一待便是一年多。”

“之后,我又继续南行,翻过了一座比昆仑上还要高的山峰,到了山那边的身毒国,在那里我又见识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医理。那里的医道,并非如我们一样,将人体按照十二正经、奇经八脉来划分,而是探索体内的‘脉轮’,归根结底也还是人体内气息流动的学问,不过却是另一种探索方式,这让我大开眼界。”

“在那里待了一年,我又继续向西走了一段时光,见识了一些新的东西,但我却突然觉得自己缺少一些东西,至于缺少什么。我却说不清楚,终于有一天,我知道自己缺少的是什么了——那就是真正纯粹正统的华夏医理。”

“我少年研究医理时,因为叛逆思想作祟,总是想超越那些前辈,所以对他们留下的医理都是反其道而行之,总想摸索出截然不同的方法,久而久之,我也有了自己的一套医理,甚至还隐隐有超过那些人的势头。”

“可是,我在反抗他们的时候,却没有意识到他们那千余年传承所凝结的智慧结晶,现在我知道了。只有研习正统纯粹的华夏医理,将他们与我原本的医理融会贯通,我才能更上一层楼!因此,我才在不久前来到了这里,同各大名医相互探讨,以求得自身的突破。顺便也送些丹药给天子,以助天下安定。”

李逸云沉默良久,黯然道:“大哥,我说句话你别不相信,我现在真是好羡慕你啊!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就没那么洒脱了。”于是,李逸云整顿思绪,将自打离开昆仑山后的遭遇向吴悠悉数道来。吴悠静静地听着他的讲诉,也不言语,只是在李逸云说道一些令人扼腕的往事时,陪着他举起酒杯。

一壶酒快要见底的时候,李逸云终于将往事说完了。此时的气氛变得颇为凝重。吴悠将就被轻轻的放下,突然开口道:“想好给你的孩子起个什么名字了吗?”李逸云一愣:“这……最近实在是事务繁多,无暇他顾,而且,我和刘蕊……”

吴悠摆手制止他:“这些都不是理由!无论你和你妻子将来怎样,这孩子却实实在在的流淌着你的血脉,他是你生命的延续,也是你的责任,无论何种理由,你都不应该逃避。”

李逸云低下头沉默了片刻,随即轻叹道:“师兄你说的对!我一直沉浸在那些令人不快的事情中无法自拔,连自己的责任也忘记了!我要做父亲了,这件事怎么看都是件应该高兴的喜事。其实上天还是待我不薄的不是吗?嗯!我得好好想想,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他抬起头来,目光中的哀愁却已几乎无影无踪。

“老三的悟性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没想到愚兄词不达意的一句话,竟能解开你的忧虑,这要是换个人,还不得和我纠结在给孩子起名字的事情上?”吴悠话一出口,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李逸云也跟着哈哈大笑。“干!”两人再次将李聃斟满的酒杯端起,一饮而尽。不过这次的酒,是甜的。

通宵达旦的结果,便是两人第二天一直睡到中午才勉强爬起身。吃过了李聃带回的饭,吴悠也不避嫌,就在庭院的正中拿出了放在储物法宝中的炼丹炉,点起三昧真火,开始调配阴阳,炼制丹药。不过李逸云问起他所炼的是什么丹药时,吴悠却神神秘秘地笑了笑:“等炼好了你就知道了。还不一定能成呢!”李逸云见他不愿说,便也不缠着问。

李逸云没想到的是,中午过后,竟然有客人前来拜访。而且这个客人还是当朝的太子——姬伊扈。姬伊扈的随从们还带来了许多礼物,李逸云推辞不下,只得让李聃收下。

姬伊扈此时应该已经猜到李逸云与穆王的关系,不过李逸云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是兄长对自己的爱护之情。三年前在镐京的时候,李逸云便了解到,自己的这位哥哥表面和善可亲,但在权利的争夺上却毫不手软,几个因为有才能而对他太子之位产生威胁的王子,都被他罗织构陷,莫名其妙的犯下罪状,废除王子的身份,贬为庶人。

不过李逸云也知道,权利的争夺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战场,若是因为兄弟情谊优柔寡断,便会如姬远那样,陷自己与国家于危机之中。姬伊扈没有将这些兄弟杀死,已经是很仁慈了。

面对着李逸云,姬伊扈满口称赞,而且言语恰到好处,只是稍稍夸张,令李逸云心这有防备之人也感到十分受用。李逸云明白,姬伊扈的目的便是拉拢自己,再无其他。

说到底,自己作为穆王没有名分的儿子,是不可能对他的地位造成威胁的。而李逸云的辽国在诸侯之中,也许算不上最强大的,但却是最年轻,最有生命力的!这对王朝接班人的姬伊扈来说,无疑是最有利的盟友。

而辽国想要发展壮大,自然便需要王室的帮助。在这一点上,姬伊扈的作用不可小觑。李逸云也想与太子殿下有个和睦的关系,于是两人言笑晏晏,微笑着谈了许久。

姬伊扈走后,李逸云又走街串巷,拜访了些旧日关系还算密切的同僚。傍晚时分,再度由赵祗引领着进入宫中,又陪着穆王一边闲谈,一边处理政事。时局果然如穆王所料,在大军驻扎在洛阳之后,诸侯们的军队再不敢轻举妄动,而镐京城内的局势也有了安稳下来的趋势。李逸云见状,心中也十分欣喜。

从宫中出来以后,李逸云和吴悠两人带上李聃,来到城中的夜市闲逛,夜市中精彩的戏法、美味的小吃都让他们留恋不已。李聃不过是十来岁的少年,李逸云和吴悠也算不得老,几人高兴起来,便忘记了时间,一直到接近子时,夜市即将散场,才施施然离开。

正走在通往府邸的道路上,李聃和吴悠却突然皱了皱眉。吴悠轻声道:“什么声音?”李逸云不能使用灵力,过了一会儿才听到一阵马蹄的声响。李逸云心下奇怪,这么晚了怎么还有人在骑马?

没等他继续思考,马蹄声变得越来越响,三骑高头大马出现在街口,朝着这边疾驰而来。李逸云还想往街边躲避,李聃却指着当先一人惊讶道:“师父,那不是小张哥吗?”

李逸云仔细一看,果然是自己手下名叫张小跑的传令兵头领,心中按叫不妙。将手高高举起,大喊道:“张小跑!”那小伙子此时也瞧见了李逸云,连忙拉紧缰绳,等不得坐骑挺稳,便翻身下马。趔趄了几步才站稳身形,随即立刻向着李逸云单膝跪地。接着,他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将原本要上来搀扶的李逸云定在了原地。

“国主,燕国将领王汉倒戈,晋国军队被覆灭大半,龙门已失,洛阳周边数个关卡也被敌方占据,我军现已退守城中,如何应对,还请国主定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