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山雨欲来(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381字
  • 2014-11-18 22:05:02

与白石分别后,李逸云带着李聃径直来到了赵祗的住处,尽管赵祗在外人面前风光满面,但依据法令,内侍是不允许建造府邸的,因此赵祗的住处只是一个分内外院的民房。

外间住着的是一个无儿无女的老者,被赵祗收留在此,谈不上谁照顾谁,只是相互帮扶罢了。李逸云之前在镐京时也见过这个老者,老者尽管年老,倒还说记得他,于是直接领着他进了内院。不过李逸云倒是觉得,老者认出的不是自己,而是李聃的那头独特的白发。

随着老者进了院中,李逸云便瞧见了一身粗布衣服的赵祗,正在费力地用镐头刨着院子东侧的土地,应当是想过些日子在那里种些作物。土地刚刚解冻,刨起来颇为费力。赵祗一边挥动镐头,一边擦着鬓角的汗水。见李逸云来了,忙扔下镐头,笑着迎了上来。

看着这情景,李逸云心中顿觉心酸,内侍大多是因祖上获罪而受牵连才受刑入宫,因为身体的残缺,气力上本就不如常人,赵祗却还在做着这常人都有些吃不消的劳作,实在是颇为不易。而他那无法弥补的残缺,又是他连娶妻生子也做不到,瞧了瞧身边的老人,李逸云便想到了赵祗的晚年,若能像老者一样遇到一个贵人倒还算幸运,否则恐怕就更为凄凉了……

李逸云心中思绪翻涌,赵祗却已经走了上来,拱手道:“国主大人,没想到是您来了?快请进屋说话,屋中有些破旧,还请您担待。”说着做了个接引的手势,李逸云收拾起心思。点点头,随着他走入屋中。

屋子并不大,但所放置的物品倒也不算寒酸,尽管不是什么昂贵之物,但各种饰物瞧上去都颇为典雅。李逸云随着赵祗在桌案旁坐下,李聃也跟着坐在他的身边。赵祗给两人各自倒上了一杯茶,给李聃倒茶时李逸云本想阻止,赵祗却十分执拗,他只好作罢。

斟完了茶,赵祗问道:“辽公是何时到的镐京?”李逸云轻抿一口茶:“大约一个时辰前到的吧,在‘品味阁’吃了顿饭便到大人这儿来了。”赵祗满脸高兴的神色:“辽公竟然第一个便来找我,实在是太瞧得起小人了!真是让小人受宠若惊啊!”

李逸云看出赵祗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但也不想让自己居于一个高高在上的身份,连忙道:“哪里的话?赵大人,你知道我最讨厌那些尊卑上下的俗礼了,我来看您,完全是冲着我们间的情谊,您这样说,可就不美喽!”

赵祗微微张大了嘴,眼中竟然微微泛出了泪花:“好,好!那我斗胆叫您一句李兄,小人以茶代酒,敬李兄一杯。”李逸云笑着举起茶杯,和赵祗微微颤抖的的茶杯轻轻一碰,两人一饮而尽。

又闲聊了几句,李逸云见天色已经不早,便开口道:“赵兄,真人不说假话。我来这里除了叙旧外,是想请您安排我见一见陛下,几年不见,我对陛下也甚是想念,而且面对面的和陛下聊一聊,我想也更有利于将局势迅速的稳定下来,不知赵兄什么时候能帮我安排一下?”

赵祗一拍额头:“唉!瞧我这记性,你刚到的时候我便想问你这事儿来着,太高兴了才忘记了。李兄稍候,我换一套衣服,这就带你去见陛下!”说着便起身脱下外袍,将内侍头领的黄色衣袍披在身上,又将沾了泥土的鞋子换下,不多时便收拾停当。李逸云看在眼里,心中又是一番感动。

李逸云让李聃留在赵祗的住处与老者作伴,自己则跟着赵祗前往宫城。宫门口的守卫见了赵祗,也不加阻拦,两人一路便来到了御书房。李逸云皱眉道:“陛下这些日子经常待在御书房吗?”赵祗也叹了口气:“陛下忧心天下,每日都在书房待到很晚,处理各种突发事件,又要思考下一步的举措,我看在眼里也是颇为担忧他老人家的身体呀!”

李逸云也满脸忧色地点点头,正要再度询问时,赵祗接着说道:“不过还好,近日有一位精通炼丹的高人游历至此,他将所炼制的丹药献给陛下,陛下服用之后,身子骨倒是比以前好了不少。要不恐怕就更糟糕了。”

李逸云心中好奇,忙问赵祗这高人是何许人也。赵祗却也是毫无所知,李逸云便也无可奈何。这时,两人已经到了书房之外,赵祗向门口守着的内侍说明了缘由,内侍点了点头,走进了书房。

不多时,那名内侍便推开房门,来到两人面前说道:“陛下请辽公大人入书房觐见,赵大人可以先回去休息了。”李逸云和赵祗两人对视一眼,相互点了点头,李逸云迈步走向书房,赵祗则转身离去。

刚进书房,便听到一声略带憔悴的声音说道:“你来啦?快过来坐。”瞬间,李逸云的眼泪险些夺眶而出。他瞧见了被夕阳余晖笼罩着的穆王,橘色的日光中,穆王坐在桌案后的长椅上,从前的满头黑发已经有不少变白了,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令人心碎的银光。

“爹,这三年,您还好么?”李逸云拉过椅子做到他身旁,轻声道。穆王笑了笑:“好!怎么不好?我可是天下至尊,若是我还过得不好,这世上还会有过得好的人吗?”说完,他自嘲地笑了笑。李逸云也跟着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您……有把握吗?”犹豫片刻,李逸云还是开口问道。穆王笑了笑:“不用担心,各地诸侯虽然表面张牙舞爪的,但是若到了真格儿的时候他们没几个敢动手,往远了说,先祖武王的余威仍在,往近了说,还有横扫犬戎对他们的震慑。再加上你们的援军,就更加万无一失了。”

李逸云一皱眉:“不过,我觉得借兵一事并非是长远之计啊!现在看来,同姓的诸侯国与王室的关系还算亲密,但这是由血缘还算接近,来往密切所致,若是再过上几十年,燕国、晋国这些国家与王室的血脉便会越发疏远,关系也会越来越陌生,那时若再有变故,恐怕就难以借兵了,您还是得想个更为牢靠的手段,为后世着想啊!”

穆王摆摆手:“你说的有理,不过这得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现在我实在无暇他顾。”说着叹了口气道:“诸侯方面,暂时没什么可担忧的,真正的麻烦在于镐京城中的那些盘根错节的贵族世家。”

“哦?他们能翻起多大的浪?”李逸云所管辖的辽国,实际上的建国时间也就仅有这三年,国内根本就没有什么贵族世家。因此,他也无法理解,为何穆王竟然把贵族世家的威胁,排在了诸侯军队的前面。

穆王招了招手,让他看向桌案上铺开的地图,指着图上的建筑说:“你看,这是镐京城的地图。城池方圆足有千百里,而宫城的面积,仅仅只有几十里。其余的那些地方,除了少部分住着百姓,便全部在世家们的控制之中了。”

“而现在,他们已经秘密的将被遣散的奴隶们,重新组织了起来,并安排他们在城中的各个角落,不时地制造混乱。现在我已命乾极、坤极两军驻扎在城内,随时应对这些现象,可是防不胜防啊!我又不能将所有的奴隶都集中起来,那样反倒遂了他们的意,让他们更有理由反对新法。现在,只有期待诸侯军队赶快退去,再慢慢地抽丝剥茧,将这些人各个击破了。”

李逸云听了听,着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只好沉默着点了点头。这时,门外传来内侍的声音:“陛下,酉时到了,吴大人已经给您准备了丹药,正在殿门外等候。”“我知道啦!”穆王笑着站起身,冲李逸云说道:“这个姓吴的仙长真有两下子,炼出来的真是些灵丹妙药啊!我不过吃了两天,精神便大为好转了,而且他还说,若是每天能多休息些时间,服用丹药的数量还可以逐渐减少,最后完全恢复健康。”

李逸云赞叹道:“若真能如此,还真可称得上灵丹妙药了!”穆王哈哈一笑:“走!我带你去见见他,你要是有什么不适也都向他讲,定能够药到病除!”李逸云笑了笑,跟随着穆王走出书房,向着殿门外走去。

到了殿门外,一个三十多岁。身穿长衫的中年人正站在那里等待。说他是在等人,却又有些不像,因为他正望着天空出神,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连穆王和李逸云走进了也毫不知觉。穆王却似乎不在意这点,朗声道:“吴先生,让你久等啦!”

那姓吴的中年人猛地一惊,缓过神来,向着穆王拱了拱手:“见过陛下。”说着从腰间摘下一个红皮葫芦,递了过来:“这是我今日炼成的丹药,和水服下,一日早中晚各一粒即可,五日之后我会再来送丹药。咦……你是?”他抬起的双眼瞧见了穆王身后的李逸云,忽然变得亮了起来,原本毫无生气的脸上也似乎陡然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

“你是……老三?”那人瞪大眼睛说道。李逸云的神情顿时也变得激动起来:“大哥,是我啊!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说着转过头来,对穆王解释道:“陛下,这位吴悠先生正是臣在昆仑山时的大师兄。臣幼年之时没少受他的照顾。”

穆王听了这话,脸上原本就有的喜色变得更浓郁了,他冲着吴悠点点头:“很好,很好。既然如此,大家边都是一家人了,先生今后若有什么需要只管开口。朕定然尽力满足先生。”吴悠倒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推辞道:“陛下严重了,草民不敢当!”穆王道:“先生不必推辞,您带来的丹药对朕本就颇有助益,朕早就想赏赐先生了。今日不过是借机提出罢了。”吴悠见穆王坚持,这才施了个礼,表示谢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