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聚散若飘蓬(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06字
  • 2014-11-13 20:37:39

李逸云跃上半空,却并未立即加入战场,田、楚两人正打的难解难分,贸然出手,说不定帮不上忙,还会给田锋添乱。灵机一动,李逸云脚下剑光一闪,向更高处腾身而去。一直升到比两人的位置高了数丈的位置,才止住身形。

此时,田锋的两道丈余长的风刃正分别从左右两侧朝楚戾袭来,楚戾一侧身,刚好躲进两道风刃之间的缝隙中,却也不敢左右移动分毫。李逸云见状二话不说,双手合十向下一斩,一道丈余长的碧色剑芒如一道晴空霹雳一般,向着楚戾的头顶击落。

楚戾此时左右皆是劲气逼人的风刃,头顶又遭到这样一击,避无可避,只好双掌上举,撑开一道乌黑的屏障,抵挡李逸云劈来的剑芒。碧色的闪电击在漆黑的屏障之上,两者瞬间便尽皆炸碎成点点流光,楚戾在这冲击之力下一个趔趄,站在长剑上的身子一歪,便陷入了一侧风刃的劲气之中。“噗”的一声,肩头被风刃掠过,带起一片血肉,鲜血从创口中涌出,转眼便染红了手臂。

楚戾痛呼一声,忙稳住身形,从风刃的范围中脱身而出。探出右手,封住血脉,正想逃出圈外再作打算,眼前却又有两道狂风分左右袭来,这次不是风刃,却是旋转着的龙卷,变化多端,捉摸不定。两股龙卷一左一右,好似两条张牙舞爪的巨龙,恶狠狠的扑向他。

而空中的李逸云也未曾停手,他将双手放在胸前,双手拇指食指相抵,连环弹向身周,无数碧色的光点列罗在他的身周,如同夜空中的星辰。

碧光照耀之下,李逸云脸上的神色也为之一变,一双眼眸倒映出点点碧光,仿佛蕴藏着整片天空一般。李逸云的嘴角微微一翘,神色间透出一股掌控一切的自信,他双手手腕吊起,双掌自然垂下,又轻轻地平按下去。千百颗停驻在空中的碧色晨星,微微一震,旋即在空中划出纷繁的弧线,从四面八方向着楚戾激射而去。

楚戾抬头望去,碧色的光点已经将他的上方完全的封死了,比起旋转着的龙卷,变化还要更胜一筹,无数的光点在空中划动着诡异却又玄妙的轨迹,迅速而又不可阻挡的向他袭来。

仅是这一招,楚戾便很难躲得开,更何况正面还有田锋所发出的两道不容忽视的龙卷风。见此情形,楚戾也知道到了紧要的关头,大喝一声,双手捏一个手印,一层漆黑的光芒在他身上亮起,旋转着在他的身周形成了一道球形屏障,将他的整个身体都笼罩在内。一股黏稠之力在自它之上发出,田锋的龙卷和李逸云的星芒都瞬间减慢了速度,前进之势被极大的阻碍了。

两道龙卷夹击之势已成,却再难前进半分,狂风停滞在空中,被看不到的力量不断地消磨着,转眼间便所剩无几,田锋颓然的叹了口气,双手凝聚灵力,准备下一轮的攻势。

李逸云的星芒同样停滞在了空中,停在黑色球体的上方,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但李逸云脸上的微笑却没有改变分毫,他的双手同样掐了一个法诀,脚下碧光一闪,南斗剑化为流光钻入体内,但他的身体却是依然漂浮在空中。

耀眼的光芒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仿佛碧色的火焰熊熊燃起,不断的向上攀升着。一道数丈高的巨大身影在火焰中显现而出,全身穿戴着金纹勾勒的碧色盔甲,面貌却与李逸云一般不二。

南斗剑灵被召唤而出,那些停滞在空中的星芒顿时光芒大盛,好像纷纷燃烧起来一样。楚戾护体的黑色光球依旧,但那粘滞之力却再也不能阻挡星芒的运动,一颗颗碧色光点再次在空中运行起来,却出乎意料的不向下攻去,而只是保持高度不停地旋转着或大或小,相互嵌套的圆圈。

碧光闪耀中,南斗剑灵抬起了右手,食指笔直的指向星芒的忠言,而在他包裹之内的李逸云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并轻轻地说了声:“破!”

星芒如同最初从李逸云身周下落时一样,先是微微一震,随后闪烁起耀眼光芒,依旧保持着原本旋转的轨迹,齐头并进的向下射出。星芒闪过之处,黑色光罩毫无抵抗力的被打出无数的空洞,楚戾惊讶的面孔再次出现,他这一招,是他最为强大的防御法术,本想凭借着自己胜过两人的修为,能够靠着它多撑一顿时间,恢复一些伤势和灵力,可没想到竟被李逸云如此快的击破。

而在他的惊愕间,碧色的星芒已将黑色光罩打了个粉碎,由他的脚下再度上升至他的身周,骤然停住,不再动弹。一股危机感浮现在楚戾的心头,没等他有所动作,李逸云又轻轻的吐出一个字:“封!”

一字出口,碧色星芒又是一震,一道道光线从每个光点发射而出,或近或远,连通道其他的光点之上,一张华美绚丽的网就这样在空中织就。一条条光线依次亮起,似乎杂乱无章,又似乎暗含次序,众多的士兵甚至是田锋瞧在眼中,竟都不觉生出一股心旷神怡之感。

唯一的例外便是被困网中的楚戾了,此时,他只感到自己与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联系,这张网看似细小,却好像包含着宇宙至理,令他生出渺小感的同时,也失去了一切的抵抗之力,所有的力量仿佛在一瞬间被完全剥夺一空。

瞧着空中犹如神祇的李逸云,他知道自己失算了,这一定是李逸云孤注一掷的招数,这招出后,李逸云必定是油尽灯枯。而他自身是擅攻不擅守的,若是用自己最强的攻击招式与他硬拼,自然是自己胜利的机会更多,但如今自己的防御已经被对方攻破,那么说什么也都迟了。“我终究还是没有你的胆子大呀!”楚戾在心中叹着,失落的轻阖双目,眼前映着淡淡的碧光,放弃了一切徒劳的反抗。

楚戾猜得不错,这一招正是李逸云近些年摸索出的一个新的招数,也是唯一的招数。他给自己的剑起名为“南斗”,自是希望能过以这主宰生命的星辰代表自己的希望,希望能够为生灵谋福。而辽地接近北荒,北斗之星越发明亮,南斗众星却是不见踪迹,心绪感慨之下,李逸云便在使用剑灵之力是,依照南斗星辰的排布点出六点星芒。

却不料六点星芒在他收回控制之后竟然停滞在空中不动。李逸云大感惊奇之下,又依照星辰的分布,将围绕着南斗星的众星也化为星芒点缀在南斗星四周,星芒闪烁的光芒更加耀眼了,李逸云好奇之下,又试着操控“南斗六星”依照星辰运行的轨迹轻轻一转。

这一下,所有的星辰都转了起来,丝毫不错的依照着天空中星辰的轨迹运行着,李逸云更起了兴趣,立刻开始专心探究其中的奥秘,于是,才有了这威力巨大的“南斗星阵”。

见楚戾被星阵封死,李逸云双手再次合十,巨大的剑灵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一道碧色剑光从他的手掌上生长开来,这次虽没有南斗星阵的玄妙,却也是李逸云的全力一击,笼罩在身周的巨人缓缓的融化在了碧色的火焰之中,而碧色的火焰,又如蛟龙吸水一般朝着他的双掌涌去,顷刻间,全部凝聚在了那柄剑芒之上。

李逸云脸上的笑容不觉间消失了,他的身体随着剑灵的消失而开始下坠、下坠,转瞬间,便如流星般一般向着楚戾的头顶砸去。而他手中的剑光,也向着楚戾的头顶斩落。剑光的劲气将楚戾的发髻吹开,露出他的额头,一股复杂的释然之感传入李逸云心间。“终于要结束了!”他想。

突然,一道同样浑身漆黑的身影出现在了李逸云的面前一掌挥出,李逸云全力以赴的一剑瞬间被打散成了满天星。一股大力袭来,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跌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剑灵之力消耗殆尽的南斗剑化为实体,跌落在他的脚边。

失去了李逸云的控制,南斗星阵的旋转也变得缓慢下来,那人只是手掌朝着星阵的中央拍去,“砰”的一声,手掌击中了星阵,一道漆黑的光芒荡漾开去,瞬间将所有的星芒全部浸染,星芒在黑光的笼罩下,一点点的变小、变小,最总化为乌有。

黑衣人毫无凭借的站在空中,探手将楚戾提了过来,冷冷地道:“龙玉拿到了吗?”楚戾这时才回过神来,指着李逸云说:“被他塞到怀里了。”“没用的东西!”黑衣人斥道,顺手将楚戾抛到一旁,转过头瞧向李逸云,李逸云下意识的双手握住胸口,眼角的余光却发现那片紫色玉石正静静地躺在距离他脚尖两丈远的地上。

黑衣人瞧也不瞧李逸云,掌心对准了地面上的玉石。一股旋风凭空出现,玉石被卷在旋风之中,向着他的手掌笔直飞去。李逸云正想起身阻止,胸口却传来一阵剧痛,加上先前与楚戾战斗之时所受的伤,他再也压制不住,“哇”地喷出一口暗红色鲜血,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直到这时,李逸云才知晓,黑衣人方才那随手的一击竟然将自己打伤至此。

这时,一道青色龙卷从一侧袭来,向着冲天而起的旋风横扫而去,出手的正是一旁的田锋,田锋这一式,充分显现出了他对风的操控之力,龙卷攻击的角度,方向都极为巧妙,正好袭向旋风两股螺旋劲气的中央,又恰巧能够在击破旋风后将玉石包裹在内。

黑衣人将这一切瞧在眼里,依旧不为所动。等到田锋的龙卷就要将旋风切为两半之时才轻轻的将手掌向内一握。原本旋转平稳的旋风陡然加速,一圈圈螺旋劲气瞬间由原来飘舞的绸带化为了切断一切的环形利刃。本为攻击一方的青色龙卷一挨上旋风,立即被切得支离破碎,而裹在旋风中的玉石毫无滞碍继续向上。

而那旋转着的螺旋则在黑衣人的一握之下,靠近地面的一端向内一收,化为一个锥形的尖端,又向上一顶,抵着玉石加速向上,在接近黑衣人手掌之时,旋风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如同它出现时那样毫无征兆。而那紫色的玉龙则轻轻地落在了他那修长的手掌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