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斜月沉沉藏海雾(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991字
  • 2014-11-12 21:10:24

若是按照往常的情况,李逸云应当将南斗剑蕴入体内,只是幻化出剑光来战斗,那样剑灵之力消耗的更慢一些,有利于持续作战,但现在双方修为差距较大,李逸云只好全力以赴,不再顾忌剑灵之力的消耗,向楚戾发出全力一击。

耀眼的剑光袭到胸口,楚戾冷然一笑,黑雾缭绕的左手向前一探,掌心正对上了南斗剑的剑锋。与之前两人过招时的吸力完全相反,一股反斥之力从剑尖处涌来,李逸云手中的剑再难以前进半分。楚戾眼中闪过一抹凶狠之色,之前被李逸云躲过去的右手从后方一转,朝着李逸云的后心捣去。

李逸云空闲的左手,此时正握着那紫龙玉,见楚戾变招攻来,无法还击,而右手却又被楚戾手掌牢牢吸住,无法躲闪。眼看着便要中招,他把心一横,左手握着紫玉,向着楚戾攻来的手掌直插而去。这一招若是碰上,李逸云自然会因无法全力施为而受伤落败,但更先一步损毁的,却一定是那紫色龙玉。李逸云便是赌在了楚戾不敢让龙玉损毁这一点上,才出此奇招。

果然,楚戾一见先于李逸云手掌的紫玉,目光顿时一闪,手腕一转,掌上暴烈之气顿时站化为一股螺旋气劲,一股无形之力将四周的空间封锁了起来,令李逸云那握着玉佩的左手难以逃脱。

但理应陷入困境的李逸云却轻松的一笑,在这狭小的空间中缠斗,正是乾坤手的用武之地!当下用四指握住紫玉,伸出拇指,手腕反向后折,拇指朝着楚戾的手腕处点去。

“嘭嘭嘭。”转瞬间,两人已经交击了数次,楚戾胜在灵力强横,迫得李逸云的手掌着着后退,而李逸云则招数精妙,出手角度诡异,总能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向楚戾攻击。

几番交击之下,李逸云的拇指终于正面抵上了楚戾蜷成爪般的五指中央。“砰!”两股力量从中爆发开来,一股反震之力从指端涌入李逸云的体内,他胸口一痛,一股鲜血从胸中涌起,险些冲口而出。但李逸云顾不上这些,他借着这股后退之势,右手长剑猛的加力,将楚戾的右手震退了少许,趁着这个时机,李逸云向后一纵,终于脱开了楚戾的纠缠。

李逸云向地面瞟去,只见姬迎此时已经跑出了殿门,纠集着士兵向这边围拢过来,将大殿包围起来。自己却趁着众人不注意一点一点的向外围移去。李逸云知道他是见势不妙,想去宫外召集自己的旧部,此时幽州城原本的人马都在逐鹿城下围攻,城中除了宫中的护卫之外就只剩下跟随姬迎前来的数万雁门驻军,若是让他与军队汇合,即使召公完全恢复也会很麻烦。

想到这儿,李逸云飞身一跃,身体朝着姬迎直射而去。但楚戾又怎能让他脱身而去?李逸云刚刚跃到空中,楚戾便脚踩着一柄漆黑的长剑,腾空而起,也不施展什么法术,就这样直上直下的像一块巨石般朝着李逸云的头顶砸下。

李逸云只是简单地跳跃,而不是御物飞行,自然无法在空中改变方向,楚戾迎空而来,他无法躲闪,只好双手握住剑柄,自下向上倾斜着扫去。

“锵!”一声金铁交击之声传出,李逸云的南斗剑斩到了楚戾长剑的剑身之上。如今论实力,李逸云比起楚戾差了不少,但若比起两柄剑来,南斗剑就不知道比楚戾的长剑强了多少了!

一斩之下,剑身上笼罩的黑色雾气立刻便溃散而去,剑身在南斗剑的一击之下,也隐隐有一道裂纹出现。但剑上蕴含的灵力却实打实的打击在李逸云的身上,将他反震而出。斜着弹向一边的地面。

李逸云出手之时,便是斜向挥剑,因此被弹出之时也是斜着弹出,这样就避开了楚戾自上而下的一击,却也距离姬迎更远了。李逸云在空中调整了下身形,双脚便落在了地面,同时也被周围众多的宫中护卫包围在了中央。

楚戾站在长剑之上,挥手一招,一道道黑色的气流从夜空中被抽离而出,聚在他的手掌之中,化为黑色的球状。一道道黑色剑芒从中钻出,呼啸着向李逸云射去。尽管士兵们也没搞清状况,尚未向李逸云出手,但处在人群之中,却也影响了他的闪避。几轮剑芒过后,李逸云的身上已经被割出了数道伤口,剑灵之力也已经剩余了不到一半。

李逸云正焦急间,却见一道青色身影从楚戾后方飘然而来,向着这边飞掠而来。李逸云心知是田锋,神色一喜。却刚巧被楚戾瞧在眼里,楚戾心中疑惑,便要向后看去。李逸云心中一惊,大违常理地喝道:“攻他后心!”楚戾停下了动作,眉梢一挑,冷笑道:“李师兄,怎么?还想使诈?看我……啊!”

楚戾说话的时候,田锋已然到达了他的身后,光华闪耀的手掌,“砰”地砸在他的后背之上,将他横击而出,但楚戾反应也颇为迅速,强忍着腑脏的剧痛,挥动双手,扫出数道劲气,阻止了田锋蓄势待发的连续追击。

李逸云放眼瞧去,姬迎此时已经跑到了接近宫门的地方,就要逃出宫门,外面街巷纵横,再想找他就难了。李逸云当机立断,对着田锋喊道:“田前辈你挡他一挡,我去追姬迎。”说着一步窜出,又猛然想起一事,头也不回的大喊道:“他能够吸人灵力,要小心!”

士兵们见李逸云向姬迎追去,便认定了他是敌人,纷纷挥舞着长矛向他涌来。李逸云心中焦急,再也顾不上其他,手中南斗剑挥舞如风,如同一道碧色的旋风般在士兵的队伍中呼啸而过。成群的士兵惨叫着跌倒在地。杀到了最后一层包围圈,李逸云脚下用力一踏地面,旋转之势不变,身体却腾空而起,越过最后的士兵们,向着宫门口的姬迎飞身而去。

身在半空,李逸云趁机将手中捏着的龙玉塞入怀中,空出的左手向前一探,抓向姬迎的后颈。异变陡生,姬迎猛的一缩头,避开了李逸云的一击,一道寒光闪过,他手中突然多了一柄匕首,向着还在半空的李逸云胸口刺来。

李逸云没想到,看似纨绔的姬迎竟能有如此快的反应,仓促之下赶忙探过右手,想用南斗剑去抵挡匕首。“锵”地一身,匕首与南斗剑一碰,便被弹射而出,只是尖端在李逸云的手背上刺出了一点芝麻大的伤口,李逸云借势长剑一挥,将姬迎的退路封死,再次探出左手,将他的后颈拿住,劲气一吐,姬迎全身经脉便被制住,再难动弹。

被抓住的姬迎不急反笑,咧着嘴对李逸云说:“我那匕首上涂满了剧毒,见血封喉,赶快放了我,求我给你解药,否则几个呼吸之间你就命归黄泉啦!”李逸云心中一惊,忙抬起右手观看,伤口果然已经变成了紫黑之色,并在不断地扩大着,转眼间便有核桃大小。

“哈哈!怎么样?快求我!”姬迎越发的得意起来。李逸云心中焦急,正要向他索取解药,却见手掌上的黑紫之色又飞快地消失着,不过一转眼,伤口中渗出的血滴便恢复了鲜红之色。

“这……这不可能!”姬迎惊叫道。李逸云冷笑一声:“虚张声势!”随即将他挡在前面,士兵们见姬迎落入李逸云手中,纷纷投鼠忌器,不敢上前,李逸云便迈着大步向回走,再次回到了田锋与楚戾交战的附近。

抬头一看,两人的打斗正陷入胶着之中,若是论实力,楚戾自是强上一些,但经李逸云提醒,田锋一直在较远的距离与他缠斗,导致楚戾吸取他人灵力的能力无法施展,而且方才与李逸云一战也消耗了他不少的灵力,此消彼长,二者便战的势均力敌,一时间分不出高下。

李逸云心中焦急,向去帮忙,但又不能将刚刚抓到的姬迎抛下不管,一时间踟蹰不前,没了主意。正这时,远处传来内侍那独特的尖细嗓音:“国主有令,公子姬迎谋害父君,图谋不轨,着宫中护卫将其捉拿,等候处置。”

士兵们顿时有些不知所措。李逸云却哈哈大笑起来,冲着面前的士兵喊道:“听见没有?这可是你们国主的命令,把他看好了!”说着一推姬迎,将他送入士兵的怀中。那士兵接住姬迎,半晌才缓过神来。忙将姬迎双手反剪,扣在掌中。不过李逸云放开姬迎之前已经封住了他的经脉,即使不剪住双手,他也需要多时才能自由活动。

李逸云扭了扭手腕,纵身而起,手中的南斗剑划过一道弧线,到了他的脚下。站在长剑之上,李逸云心念一动,长剑破空而去,载着他闪着碧光的身影,加入了战团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