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黑火宗(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21字
  • 2014-06-11 21:56:01

车轮般旋转着的银光与缠绕着黑火的双拳刹那间碰撞在一起,一声震耳的轰鸣声中,李逸云的身体被高高的抛起,银色的剑光已经溃散成点点星芒。但乌云那魁梧的身体也被整个儿地砸进了地面,一直没到了膝盖。双手上的灵甲也化作了无数碎屑消散一空,取代它们覆盖在双手之上的,则是一层殷红的血色。

李逸云口中喷出的鲜血在空中划出一道弯月般的轨迹,他旋转着在空中直起身来。此时,尽管他的脏腑像被一股扭曲的力道搅在一起那样疼痛难忍,但他的身体却已经越过了乌云的阻拦,被树木的碧色取代了阳光笼罩了他的头顶,身侧的不远处便棵参天古木。只要他接触到树干,便能够使出木遁的化生之法,届时他将与古木融合,之后再凭借如今玉清境界的实力,便可以在整片森林的树木中任意移动,那样的话,想要找到他就极为困难了。

身子向右一转,李逸云伸出手掌朝那棵树的树干探去。一尺、半尺、三寸、一寸……突然,一道浓黑色的阴影从天而降,像一块陨石般砸到他的头顶,遮蔽了他上方的所有光芒。刹那间,李逸云的头顶便被这从天而降的阴影击中。先于疼痛降临的,是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之感。李逸云瞬间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从高空笔直坠落,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这时,那好似将全身劈开的疼痛才从头顶传来,与此相比,身体与地面碰撞的疼痛根本不值一提。李逸云双手用力地按住头部,面目狰狞地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嘶吼。他强撑着抬起头来,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悬浮在他头顶上空约十丈远的位置。那男子脚下空无一物,就那样毫无凭借的悬浮在空中,而他的浑身上下,则罩着一副通体漆黑,有无数红色纹路遍布其上的铠甲。铠甲的模样不似铜铁,倒似玉石玛瑙般的材质。从面甲到战靴,分毫不差的护住他的全身,没有一丝的偏差。

“原来是羽化境界的高手亲自出手了,输的不冤了!”双眼还有些模糊,但李逸云还是立刻判断出了来人的实力。这突然出现的敌人,能够不借外物悬浮在空中,又披挂着全身的神甲,自然只有羽化境界的修道者才能做到。这样的话,之前李逸云在他的一击便下毫无抵抗之力的落败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他正想着,两道粗如手臂的锁链已经分别从他左右两侧飞掠而来,像两条蟒蛇般缠上了了他的身体。受了之前的那一击,李逸云此时神识都有种要溃散的趋势,维持意识已经是竭尽全力。再无余力去反抗,只能任由自己被它们紧紧缠住。

“废物!差点让人跑了!”那站在空中的人冷冷道。乌铁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宗主!属下计划失策,请您责罚!”说着,他的脚步声在出现在李逸云耳中,迅速的接近了他的身旁。

站在空中的人挥了挥手:“好了!这不怪你,我也一直看着呢,是这小子太狡猾!带他回宗门!”“是!”众人齐声应道。说完这句话,那人便在空中转过身,双脚轻轻一点,身体便化作一道透着红芒的黑色流光,朝着西南方向飞掠而去。

瞧着他飞掠而去的背影,李逸云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种熟悉之感。但想了想,又实在想不出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情形。而这时,站在他身边的黑火宗门人已经架起了他的身体,在村民们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推搡着他朝着那人离去的方向走去。

离开了剑阁之后,众人一路朝西南而行。这一走,便是将近一日的路程。傍晚之时,才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这是一处群峰怀抱中的山坳,山峰在此处分成两路,像两只环抱着的手臂一样,聚拢在一处,只留下了一条仅容几人并行的小径。此处的山峰,呈现着黯淡的黑色,而生长在它上面的寥寥无几的树木也都呈现着相同的色彩,就像是笼罩着这片土地的凝固着的火焰,似乎随时都有被重新点燃的可能。

刚一进入山坳之中,李逸云便感觉到一股炎热之气扑面而来。这炎热的来源并非是高挂于天的太阳,而是来自于身周无处不在的灵气。在整个山坳之中,每一处的灵气都散发着炽热的气息,不停地炙烤着身处其中的人们的身体与魂魄。

身体被附带灵力的锁链捆了个结结实实。李逸云体内的灵力根本无法运转自如。在这样的情况下,周围灵气中蕴含的炽热气息几乎毫无阻碍的冲入了他的体内,扩散到他身体的每一处。不过片刻的功夫,他便觉得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一滴滴黄豆大小的汗水从他身体的每一处挤出体外,噼里啪啦的砸到地上。

他热得难受,黑火宗门人们却十分享受,他们不仅不排斥这炽热的灵气,反而运起功法,将身周的灵气尽数吸纳,吸收了这些灵气之后,他们自身也开始散发起炽热的气浪,像一座座火炉一般,烤的李逸云更加难受。而越是炎热,黑火宗门人们的神情却是越发的享受。

顶着热气,李逸云开始环顾四周,山坳中所有的建筑,都是用整块的岩石搭建而成,简洁而坚实。而在众多的建筑中央,则是一处占地宽阔的广场,广场最显眼的事物,是一处径长近百丈的圆形坑洞,远远望去便觉深不见底,不知通往何处。坑洞的周围的地面则用黑红两色画出了一道道曲折蜿蜒的线条。透着一股古老庄严的气息,使人一看便知道此处是作为祭坛的存在。一股股细小但却极为恐怖的热流则从深渊中不断地翻卷而上,不时地扫过人们的身侧。

在那深渊之前,之前那一击擒下李逸云的男子正背对着他们笔直地站着,羽化神甲之上的红色纹路不断地流动着,闪烁着熔金般的的光彩。数百名身穿黑袍的门人则分立在他的两侧,围着那祭坛般的深渊站立着。此时,他们的神情都极为庄重,目不斜视的瞧着地下的深渊,丝毫没有理会李逸云等人的到来。

走近了祭坛,几人停住脚步。剩下了一只手臂的乌铁走上前来,朝着那背对着他们的男子躬身施礼道:“宗主!人已经带到了!”说着一使眼色,跟在他身后的两人立刻将李逸云推到了人群的面前。

“好!”那人应了一声,转过身来对上了李逸云的目光。一双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透过面甲上的缝隙射了出来,直击李逸云的双目。而李逸云的目光也刹那间变得呆滞了,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他盯着的并不是这人的脸,而是他的胸口。黑色的胸甲上,一只由红色纹路勾画成的凤鸟正轻振着双翼,不断地吞吐着周遭的灵气。

瞧着李逸云的模样,这人心中也有些奇怪,但还是按着计划说道:“年轻人!你现在来到的地方是蜀中黑火宗的宗门,本座接下来要问你些问题,如果你肯乖乖听话说不定能保住性命,你可要小心了!”

但李逸云却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他依旧不发一言,呆呆地瞧着对方胸前那凤鸟图样,半晌,直到所有人都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那身穿黑甲的高大男子的脸上也开始浮出怒容时,李逸云才终于张开了嘴,皱着眉一字一顿地说了三个字:“乌、天、威?”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站在李逸云对方的人则立起了双眉,饶有兴致地说:“你认识本座?”李逸云露出一丝笑意:“还真是你啊?我可不认得你,我认识的是你这身羽化神甲。你还记得五年前吗?”

“五年前?”乌天威皱起了眉。“对呀!五年前!”李逸云仰着头说:“那时候我二哥磨着要下山,恰巧赶上你来挑战,于是……师父就让二哥和你打了一场,最后以我二哥险胜告终。那场打斗我现在可还记忆犹新啊!毕竟是第一次见到羽化境界高手的全力施为呢!”

“师兄弟间以兄弟相称……原来是你!你是吴尘的三弟子?”乌天威从面甲后透出的双目闪起了灼灼的光芒,有些兴奋地高声道。李逸云耸了耸肩,露出有些无奈的神情:“我现在已经脱离玉虚宫了,不过你要是硬要这么说我也不反对,随你好了!”

“好,太好了!”乌天威笑了起来,但笑容中却有这一丝潜藏着的怒火。李逸云心中随之生出一丝不祥之感,但还没等这感觉化作更明确的思想,乌天威便抬手指向他的面门,朗声道:“来人!将他丢进炼渊!为前任宗主和长老们报仇!”

“是!“站在李逸云身边的几人应声而动,两人分别抬起李逸云的肩头和双脚,将他的身体横着抬了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着那无底的深渊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