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斜月沉沉藏海雾(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42字
  • 2014-11-10 21:44:06

“国主,姬迎公子求见!”内侍冲着半倚着龙床的召公说道。召公有些精神不振,挥了挥手说:“让他进来,你们先下去吧。”内侍躬身应道:“诺!”随即转身出门,走出屋外。

屋门之外,一名劲装青年正满脸轻松地站在台阶之上,这人正是姬迎。内侍出了门,立刻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对姬迎说:“公子,国主有请。”姬迎挑了挑纤细的眉毛,略微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迈步走入屋中,顺手将屋门“哐当”一声地关了起来。

内侍被这突然的一下子吓了一跳,心中疑惑:尽管现在国主表露出对他的器重,但在国主面前,这迎公子怎么练基本的礼仪也不讲?他心中起疑,但屋中却是一片寂静,内侍又等了片刻,这才摇了摇头,转身离去了。

姬迎进到屋中,一眼不瞧倚在床上的自己的“父亲”,却自顾自的拉过一把凳子,坐着朝屋中的虚空之处说道:“出来吧,在我面前有什么好藏的?”

“姬迎公子,现在可还不到松懈的时候呦。”一声阴测测的声音响起,一道黑雾从召公的额头中钻了出来,在空中凝聚成一道模糊的身影。姬迎冲着他无所谓的笑了笑:“现在大局已定,姬远和姜老婆子不过是困兽之斗,又有何虑?”

黑影冷笑一声:“反正我已经劝过你了,如何决断与我无关。倒是你答应我的条件,何时才能办到?”姬迎撇了撇嘴:“你不是也说了吗?现在还没有大功告成,等到了那时,我自然会将那东西给你。”

说完,姬迎站起身来,转身推开门,径直走出。儿在他的身后,那道黑影再度化为黑雾,钻回召公的体内,召公闭合多时的眼睛再度睁开,闪烁出阴晴不定的光芒来,随即再度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休息。

又过了片刻,召公仍是一动不动。这是,屋顶上的两人才终于松了口气,相互使了个眼色,开始了行动。田锋先对李逸云使了个眼色,接着用传音的方法说:“操控召公的人本体不在此处,召公体内的只是他元婴的一个分身,我们贸然出击只会打草惊蛇,你先去跟上姬迎,看看他作何打算,见机行事。我在这儿继续盯着。”

李逸云知道以自己现在受到诸多限制的实力,留在召公这里监视,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便毫无疑义的同意了田锋的决定,点了点头,双脚一踏屋顶,一层淡淡的波纹在他脚尖荡漾开来。毫无声息的,李逸云腾身而起,又毫无声息的落到远处的一处阴影遮盖的角落,几个起落,朝着姬迎远去的方向纵身而去。

与姜夫人的联盟关系确立之后,几人立即探讨起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毫无疑问的,论起兵力,逐鹿城的这点人比起听命而来的军队完全不够看,逐鹿城被攻下只是时间问题,而姬远的唯一机会,便是在自己被抓获前,能够找出姬迎谋害燕召公的证据,或是解决操纵燕召公的修士,让召公恢复清醒。

几番探讨,众人在两者间选择了后者,因为不说寻找证据的过程有多艰难,即使找到之后也难以将之公诸于众,因为除了燕召公自己,没人有充当见证者的资格,也难以得到人们的相信,而相比之下,后者则更加切实可行。

但即使这样,人手也明显不足,因为逐鹿城方面,几乎没有修炼之人,仅有的几个,修为也就是李聃的水平,根本起不到作用。计较之下,姬远决定孤注一掷,让李逸云与田锋共同前往幽州,自己的护卫则仅仅使用一些实力平平的修道者。自己再带着几名护卫,乔装改扮,不露声色的隐藏在众多的士兵之中,以躲避敌方修士的刺杀。

从高墙上无声的跃下,李逸云到了一座大殿外,挨着窗户的角落中。姬迎正是在刚刚走进了这座大殿。之后又遣散了殿中执勤的内侍。李逸云心中好奇,他并不好奇姬迎在做什么。因为刚刚姬迎与那黑影的对话,毫无疑问地显露了他许诺给那人些什么东西,而他之后便匆匆赶来这里,想必是与那样事物有关。

李逸云好奇的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物,使得一名修为如此高深的修道者能帮助姬迎,要知道,田锋虽然资质差些,但几十年的修炼下来,修为也稳稳的达到了上清雷劫的后期,上次两人的比试意在试探,若是全力放对,李逸云就很难取胜了,因为只要老者和他拉开距离,拖到李逸云剑灵之力耗尽,自然就获胜了。

而那黑衣人,田锋说从他对燕召公施法的迹象来看,修为还要超过田锋,那就很有可能达到了上清雷劫的巅峰,这样的修道者,即使是直接投奔周天子,也必当得到重用,什么样的宝物能够让他甘于铤而走险呢?

而更让李逸云好奇的还有一点,刚刚从那一缕魂魄,尽管充满了阴森之气,但李逸云却从其中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玉虚宫一脉的修行心法,这更让李逸云心生疑惑,同时,一个人的名字也开始在他的心中隐约地闪现出来。

怀着难以抑制的好奇,李逸云伸出手指,劲气轻吐,轻轻地在窗子的薄纱之上点出一个小孔,将眼睛贴在上面,向着里面瞧去。只见姬迎此时正坐在殿堂中央的椅子上,手中拿着一个雕有金龙的圆形木盒,左右端详着。

“这里面装着的,就是那家伙所说的能辅助修炼的龙玉吧?”姬迎瞧着面前的盒子,自言自语地说:“我先打开看看!”说着双手用力,使劲向着两边拉去,但他“嘿呦嘿呦”了半天,木盒却丝毫不动。

姬迎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理说我这力气使出来,石头也能有点裂缝啊!这木头盒子怎么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呢?”说着,气愤地将盒子朝面前的桌案上一摔。却不慎被盒上所雕的金龙刮伤了手,姬迎“嘶”了一声,将手扯到面前来看,而他的一滴血正顺着金色的龙牙,缓缓的流进龙口之中。

突然,金色的光芒在木盒上闪耀起来,姬迎的目光也瞬间被吸引了过去,只见那龙头浑身金光涌动,仿佛变成了活的一样,轻轻地扭动着身躯,带动身下的木盒轻轻转动,木盒“吱呀”一声,从中打开,盒盖翻转上来,露出黄绫铺就的盒底,以及躺在其中的一块晶莹剔透的紫色玉佩,玉佩的形状,正是一条蜷缩着的龙。

“好漂亮!”姬迎喃喃道,伸出手来便想要将它拿起把玩。他的手正要碰到玉佩的瞬间,一道劲风猛然袭来,强劲的力道将他连着身下的椅子掀到一边,一道黑影在他眼前一闪,便扑向案上的玉佩,而紧接着,另一道身影也“轰”的破壁而入,身上闪烁着碧光,向着先前那道身影激射而去。

后面的那人自然是李逸云,先前他正和姬迎一起端详着那枚玉佩。冷不防突然冲出一人,转眼间便将姬迎掀到了一边。气势之强,李逸云也感到有些心惊,这时再联络田锋已然来不及,于是李逸云放手一搏,毫不计较剑灵之力的消耗,化为一道碧光,穿过墙壁,全力扑向桌上的木盒。

那黑衣人毕竟先入一步,左手一把便抓住了木盒,右手挥手一掌,击向迎面而来的李逸云,李逸云的左掌闪烁着碧光,“嘭”的迎上了那人的手掌,掌心中感受到的力量,与田锋的螺旋之力有些类似,都是一股拉扯之力将他的手掌吸在上面,但李逸云却感觉到,这两股力量截然不同,因为这人的力量,看似是吸引,实则却是吞噬。

双掌相触,李逸云的灵力缓慢却又持续地朝着他的手掌涌去。但如今决定李逸云持续战斗力的再也不是灵力的量,而是剑灵之力是否剩余,于是李逸云便索性放开手脚,任由他吞噬。

两人的手掌黏到了一起,黑衣人冷哼一声,左手已然抓住了木盒的边缘,这时,李逸云的另一只手臂突然扭过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从那人腋下穿过,斜刺里直奔木盒,一把抓住盒中的玉龙,又闪电般的缩了回来。

电光火石之间,黑衣人便眼见着龙玉落入他人之手,顿时勃然大怒,与李逸云黏着的右掌瞬间便要加大吸力,想把李逸云活活吸干。突然,一股剧痛自他的五脏六腹中涌出,瞬间传遍全身。他“啊!”地痛叫一声,忙运起灵力,护住心脉。与李逸云相贴的右手也瞬间没了力道。李逸云心中奇怪,却也来不及思考,赶忙用力一推,借着反震之力跳了出去。

那人的头顶此时云气缭绕,一股股汗水被他逼出体外。他恶狠狠的冲着李逸云说:“小子,你用毒?”李逸云一愣:“我……”此时,双方终于来得及面对面的瞧一瞧对方,借着微弱的月光,相互间熟悉的面容被对方瞧在了眼里。

“哼!原来是李师兄啊,几年不见,别来无恙啊。”李逸云也冷笑道:“楚师弟才是让人刮目相看,现在居然连祸国殃民的壮举也做出来了,佩服佩服!”那黑衣人正是楚戾,他的相貌比起三年前变化不大,只是眼神变得更加阴鸷冰冷,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

“少拿所谓名门正派的言辞来压我!说得冠冕堂皇,也不过是借以满足私欲罢了。废话少说,把龙玉交出来,否则。要你的命!”李逸云哈哈一笑:“如此,便各凭本事吧!”

说着,他周身碧光大盛,双脚一踏地面,便如一道冲天的利剑般向上射出。“轰”的一声,屋顶被戳了个洞,李逸云从中跃出,落在了瓦片之上。楚戾则如一片虚无一般,化为一股青烟,毫无声息的穿越了屋顶,来到李逸云的面前,右手闪电探出,一指点向李逸云的眉心。

这招一出,李逸云已然断定,楚戾的实力的确如田锋所料,达到了上清雷劫的巅峰,而且只高不低。不敢硬接这一指,李逸云脚步微动,侧身向旁闪避,同时手中凝为实体的南斗剑,向着楚戾的胸口直刺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