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半似日兮半似月(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008字
  • 2014-11-08 19:49:05

“着大祭司田锋觐见!”内侍的声音从幽深的殿堂中传出。站在殿外的田锋闻言,立即整理整理袍袖,迈步踏上石阶,步入殿堂之中。殿堂中央,金色的长椅之上,燕召公正襟而坐,身姿倍显雄健,丝毫看不出被疾病纠缠多日的光景,只是仔细看去,便会发现他的眼神中偶尔会出现异于常人的混乱之色。

田锋走上殿来,拱手道:“国主在上,微臣田锋有礼了!”召公笑了笑:“田爱卿辛苦了,免礼!”田锋收回双手,正想稍稍地放松一下,燕召公的脸却突然变了,他厉声道:“给我拿下!”原本守护在殿堂四周的士兵一同向中央一跃,数条长枪便将田锋的退路尽数封死,而紧接着,殿堂的四个角落,四道闪耀着的流光向着田锋激射而来,后发先至,四条光带相互交织着,打了层层的死结,没等田锋反应过来,便被牢牢地困在了大殿中央。

召公双目圆睁,厉声叫道:“田锋这贼人!在寡人病重之时妄图加害于我,意图不轨,多亏上天福佑,才没能让他得逞,赶紧将他押进死牢,等候发落!”持枪的士兵们闻言,应了一声,也不等田锋分辨,便将他架了下去。而那几名修道者,自然是跟在士兵的后面,遥遥的维持着绑缚田锋的光带。

召公似乎余怒未消,怒气冲冲地朝着殿外吼着:“来人!”一名看上去像是头领的士兵奔进殿来,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召公吼道:“寡人已经查清,背后的指使者,正是那不肖子姬远,立即率领寡人的亲卫队,将他捉拿归案!”“是!”士兵领命下殿。

召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但他突然用手抵住了头颅,眼神也变得异常混乱,脸部的肌肉不断地抽搐。他跌倒般地坐到椅子上,急促地呼吸着。良久,他的呼吸才渐渐平缓,手掌从额头上放了下来,露出一张目露凶光的疲惫的脸庞。

而此时,远在幽州城外的山林中,李逸云正驾着玉骥,与姬远齐头并进的向南疾驰,他的五百人马、姬远的妻子孩子以及数百心腹家丁,也都跟随在后。姬远喘着粗气,仍不忘向李逸云道谢:“多谢国主,若非国主相救,即便在下能逃得了活命,在下的家小恐怕也难逃此劫。”

李逸云摆摆手:“公子不必客气,还好公子仅有一妻一妾,若是人数太多我就是有心帮忙也无能为力啊!”说到这儿,他原本调笑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公子,现在可不是松懈的时候啊!这次逃出幽州之后,你便没有回头路了,只能是不成功便成仁!你要有所觉悟啊!”姬远听了这话,沉默了片刻,接着点了点头,沉声道:“我知道,多谢国主提醒。”李逸云点点头,不再言语,专心策马向前。

一行人又奔行了一段,从山林中钻了出来,到了开阔的原野之中,远远地便瞧见那古旧的城墙。幽州城已经算是古韵十足了,可比起这座城池,就根本不值一提了。城墙全部由纵横两丈有余的石砖构成,每一块石砖都是浑然天成,鲜有刻凿的痕迹,城墙上淡淡的青苔印记,昭示着它那悠久的岁月。而四丈宽的城门,则完全是由两个整块的木料造就,而非拼接而成,莫说幽州,就连镐京也难以相较。

李逸云悠悠道:“逐鹿古城,果然名不虚传啊!”脑海中,黄帝与蚩尤大战逐鹿的神话也在此时变得异常清晰,李逸云不由得拨马疾走几步,到了众人的前方。

“站住!”城上的士兵呼喊着,无数的弓箭瞄准了他们。姬远策马向前,挡住李逸云,拱手道:“兄弟们,我是世子姬远,有要事求见夫人,不知可否通行?”“世子?世子怎么了来?”士兵们在城墙上交头接耳的说着。一个士兵头子有些怀疑,探出头问道:“你真是世子?”

姬远笑了笑:“如假包换!这是我的令牌。”说着从腰间拿下一块巴掌大的金色的令牌,扬起手想要掷出,却又瞧着高大的城墙垂下了手臂。李逸云笑着伸出手,接过令牌,扬起手臂用力一掷,“嗖”地一声,令牌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那士兵的手中。

“呦!真是世子!”看清了令牌上烫金的“远”字,士兵们又有些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李聃策马上前,对着姬。李二人说道:“师父,姬叔叔,后面隐约有马蹄声传来,怕是追兵就要到了。”听了这话,姬远有些心急了。朝着城上喊道:“弟兄们,有话先放我们进城再说好吗?”

谁知他这样一说,士兵们反倒起了疑心。领头的士兵支支吾吾的说:“世子,你先等等,我先去请示一下夫人。”说着从城墙上消失了,想必是进城禀报去了。而这时,姬远也听到了后方传来的阵阵马蹄声,回头一看,只见全副武装的队伍正从远处的地平线渐渐显露出身影,看那阵势,人数恐怕要达到上万。

跟随着姬远的士兵们,纷纷将手中的武器握紧,进入了备战的状态,但情况却是很不乐观,李逸云带这些人前来,原本是打算在幽州城内,甚至是宫殿之中使用的骑兵,而在这旷野之上,则毕竟是人数太少,他一边心中焦急,心里面一边默默祈祷着另一个人能过快些动作。

“快请世子进城!”一声高呼从城墙上传来,一名士兵手持令旗冲上城墙,顾不上调匀呼吸,便大声喊叫起来。城上的士兵们听了,也立即行动,他们在城楼上拉动铁链,转动城门的铁索,城门缓缓打开。

此时,追兵们的身影也越发清晰起来,一个个盔明甲亮,精神抖擞,领头的一名将领见众人停在原地,大喊一声“冲!”士兵们猛的加速,如同一波巨浪般向城下涌来。城门已经开了一道缝隙,李逸云举剑高呼:“进城!”士兵们一边护卫着姬远的家眷,一边维持着秩序,迅速地向城中冲去。

李逸云却将马头倒转,望着逼近的追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几个呼吸之间,近千人的队伍只剩下最后一拨还处在城门口,可是追兵也已近追到了距离城门不到十丈的地方。眼看便要尾随着队伍冲进城中。

一道碧光突然亮起,晃的追赶而来的士兵们两眼发花。李逸云沐浴在碧光中,连身躯也变得有些虚幻了。他双脚一踏马镫,从玉骥身上一跃而起,如同一颗碧绿的太阳般升到空中。所有的剑灵之力,在这瞬间,被他完全压榨了出来。

身在空中,李逸云双手合十,自右上至左下,倾斜劈斩而下。全身的光芒随着这一斩,尽数倾泻而出。

“轰!”的一声后,李逸云袍袖轻挥,抵消了反冲之势,轻巧的落在了马背之上,而在他身前十丈远的地方,一道长达数十丈的沟壑凭空而出,显然是被他先前的一击所劈斩而出的。追在前面的一些士兵收势不及,纷纷连人带马坠落而下,发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后面的士兵也都不敢轻易冒进,纷纷停在原地,踟蹰不前。

趁着这个机会,徘徊在城门口的队伍如同飞燕一般轻盈的钻入了城中。李逸云见状,面无表情的调转马头,玉骥轻踏马蹄,一步一步地踱进城中,厚重的城门,在他的身后,缓缓地闭合了。

剑灵之力消耗了个干干净净,李逸云至少一天之内无法发挥实力了。过去的三年,他在辽阳城深居简出,几乎从未战斗,无法调运灵力对他来说也就算不得什么。而这几个月来,却是连番大战,使得他的心里开始怀念起自己原本那一身不俗的修为了。

进了城中,姬远立刻迎了上来,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名老者。李逸云与姬远点头示意后,冲着老者一拱手:“前辈,您的动作还不算慢!多亏您了!”老者笑骂一句:“我哪有你那嘴皮子呀?不过也不知道那分身能撑多久?”

老者正是田锋,而那被打入死牢的,则是他的一个分身。田锋得到召公召见他的命令后,便知道对方不会放过自己了,而他的家小又都在幽州城,若不就范,便会连累家人,权衡之下,这才想出了这个办法。

田锋原本的分身之法就有着独到之处,能过于本体产生感应,而李逸云为了实现计划,更是毫不藏私的将天火同人之道讲述给他。八卦之术本就艰难深奥,李逸云又近乎现学现卖,而且时间短暂,田锋自然很难掌握。但虽没能学得天火同人,通过对它的理解,田锋将自创的分身之法再度改良,幻化的分身具有了更强的独立性,而那操控召公的人大部分精力都用在召公之上,对于这巧妙的分身之法,自是没有察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