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华狄之别(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83字
  • 2014-11-03 22:29:30

正月初七,李逸云在冠日城祭祀天地,宣告正式出征讨伐盘踞于城周的狄族诸族。公孙篪跟随他多年,知道他厌恶杀戮,于是建议李逸云不用亲临前线,在后方坐镇就好。但李逸云轻轻地笑了笑说:“我亲手犯下的罪孽,不去看它,它就不存在了吗?”

与当初的犬戎相比,狄族可以算得上名符其实的乌合之众了。既没有类似犬戎五王般强有力的首领统率各部,又显然没有犬戎一族的修炼之法,只是体格强健、反应灵敏些罢了。这样的战力,遇上李逸云手下数万训练有素的军队以及已不算少的修道者,自然是大败亏输。

李逸云坐镇中军,看着路旁被任意践踏的无数尸体,脸色阴晴不定。这时“嗖”地一声,一支羽箭破空而来,直射向他的面门,李逸云顺手抄起南斗剑,挥过一道弧线,将羽箭钉在斜后方的土地上。

“国主!您没事吧?”一旁的公孙篪见状,立即策马靠近,出声问道。李逸云摇了摇头,却出人意料地说:“这箭射的不错!”公孙篪道:“狄族不过跳梁小丑,何足道哉?”李逸云摆摆手:“你不用和我说这些套话,与犬戎开战时我便发现,这些蛮夷之族的体魄,先天上便强于我们华夏。比如这弓箭之法,是传自于我们华夏,如今看来,无论是犬戎,还是狄族,使用的都比我们的士兵强。”

他沉吟道:“几年前之所以能打败犬戎,一方面是集结了华夏诸国的力量,在人数上取得了压倒性优势;另一方面则是我以迅雷之速擒获犬戎五王,让他们群龙无首,这才取得了胜利。纵观夏商近千年,不外如是,皆是凭借人数的优势,和实力超群的修炼者。若是有一天,世间没了法术这般事物,那时的强弱形势,会不会翻个个儿呢?”

公孙篪面露惊讶:“大人所见,果然是远超我辈,佩服佩服!”李逸云摇摇头,脑中闪过周成王那优雅的字体:“这是一位先贤所说,我不过是见贤思齐罢了。”说到这儿,轻轻说了声:“走!”胯下的玉骥一声长嘶,带着李逸云奔向前去,将公孙篪甩在了后面。

李逸云身先士卒,率领辽军士兵一路砍杀,狄族全军溃败,开始时还能且退且战,用箭矢还击;到了后来,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抱头鼠窜。这时,距离冠日城已经有近百里的距离,地势也有原来的平原开始进入了连绵不绝的峰峦之中。

毫无征兆的,李逸云下令撤军。也不管那些仍在兴头上的士兵,策马向回奔去,剩下公孙篪按部就班的下达全军撤退的指令。回到冠日城中,清点战争成果。出征的两万辽军士兵,伤亡人数在二百左右,横扫狄族三大部落,斩首近千,将他们驱逐数百里,而数十个小部落,听闻几大部落被袭,立即便闻风而逃,跑的比那几个被军队驱逐的部落还要远,只有一个小部落不肯离去,李逸云大军过境,便只剩下几百人逃得性命。

本是一场绝对的胜仗,可李逸云却殊无喜意,将善后事宜全权交给了公孙篪,自己则快马加鞭的奔回了辽阳城,将自己关进书房,倒头便睡,连饭也很少吃。

这浑浑噩噩的日子一过就是一个多月,这天,他正懒洋洋地躺在榻上,刘蕊照例亲手端着些茶点走进屋来,放在李逸云面前的书桌上。李逸云空茫的目光看向妻子,只见刘蕊的腹部已然微微隆起,厚厚的棉衣也无法遮盖了。李逸云脑中一震,猛然回过神来。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只顾着自己心绪难解,却忽略了妻子正身怀有孕需要照顾,还让妻子每日给自己送饭。想到这些,越发觉得自己罪孽深重,连忙从床上爬起来,却因为几日来进食过少泛起一阵眩晕,险些晕倒,幸好刘蕊及时上前,将他搀扶住。

“蕊儿,辛苦你了。我是罪人。”李逸云拉住刘蕊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说。刘蕊深吸两口气,言语中带了哭腔:“没事的,只要你心里不再难过了就好!”李逸云抬起头来,瞧向妻子的双眼,只见刘蕊双目中荡漾着泪水,费力忍着才没有落下。但对上李逸云的目光时,她的眼神却不知为何,下意识的向一旁躲避。

李逸云正要询问,却听管家王石在门外叫道:“老爷,老爷,燕国来的使者到了府上,说是有重要的是要面见您,该怎样处理?”李逸云喊道:“叫他等等!”说着就要起身出门,刘蕊却把他拉住:“你要见客至少也得先吃个东西吧,还有,你都一个多月没洗澡了,不觉得脏?”李逸云嘿嘿一笑,向外嘱咐着:“你先找个地方让使者休息休息,说我忙完手头上的事情就过去。”

王石下去安排了,李逸云赶紧将刘蕊端来的茶点吃了个干净,又泡了个热水澡,这才让王石安排使者在前厅等候,自己起身前往。

来到前厅,李逸云立即认出这是姬远颇为倚重的内侍付安,之前两人的几次会面,姬远都寸步不离的带着付安,据他自己讲,付安自小便进了宫,与他一起长大。由此可见两人的关系是何等亲密。

见了李逸云,付安立即起身行礼:“给国主请安!”李逸云摆摆手:“免礼,请坐。”付安依言而坐。李逸云打量起付安,只见他将近三十岁的模样,面白无须,身材瘦弱,一双眼睛倒还算有神。“远公子居然遣你前来,究竟有何重要之时啊?”李逸云端起茶碗,好奇地问。

付安却紧张起来,似无意地瞧了瞧,确认并无旁人之后才轻声道:“国主,奴才此次前来,是奉了公子的命令,想让公爷出手,卜上一卦。”

一听这话,李逸云刚喝下的一口茶水险些喷出来。派了贴身的付安前来,居然只是让自己卜上一卦?这姬远是怎么想的?他尽量控制住情绪,对着付安说道:“燕国卜卦的能者理应不少,怎么不远千里来找在下呢?这……舍近求远了吧?”

付安却仍是一脸严肃:“国主!公子说了,这件事除了他与我之外,只能让您知道,而且他也完全信任您的神通。根据您卜出的不同结果,公子有不同的两封信托在下送上。”听他这样说,李逸云也好奇了起来:“那公子想请我卜算何事啊?”付安探过身来,再次压低声音道:“公子想让大人您帮忙卜算一下,燕公还能活多久?”

“哦?竟是如此?”李逸云叹道,接着,他又沉吟道:“幽州城有变故?”付安再次深施一礼:“还请大人先行卜卦!小人才敢以实情相告。”李逸云嘿然一笑:“既是如此,随我来吧!”说着站起身,带着付安向后院走去。

来到院中,李逸云先置上香案,拜祭了天地后,又开始静坐,付安则静静地等在一旁,不敢言语。这些并不是故弄玄虚,彭祖传授他卜卦之术的第一天便说过,卜卦所要做的,便是将自己的思绪置于一个空无一物的世界之中,从而完成与天地的沟通,而在卜卦的那一瞬间,预见出那缥缈无状的未来。而这焚香静坐,便是让他的思绪沉静下来的有效举措。

李逸云就那样坐在那儿,一动不动,阳光渐渐地倾斜下去,他也好似无知无觉。突然,李逸云睁开眼,一道神光从他的双目间射出,目光中似乎包含着山川树木,天空大地,他仿佛再也不是他自己,而与天地暂时融为了一体,变成了宇宙的一部分。与此同时,早已准备好的铜币也被他在这一瞬间抛到了空中。

“铛铛铛……”铜币落地的声音响起,李逸云的目光也恢复如常,他的脸色竟然变得苍白了,瞧着地面上或阴或阳向上的硬币,他沉声道:“火上水下,这是火水未济的卦象啊!‘小狐汔济,濡其尾,无攸利。’恕我直言,贵国主恐怕是命不久矣了,最多也就剩下二十天左右的日子了。”

付安点点头,躬身道:“多谢国主!既如此,还请国主过目。”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柄匕首,几名伺候在旁边的家丁见状便要向前,却被李逸云拦住。只见付安解开衣襟,在他的腹部,有一个用棉线缝好的口子,付安咬紧牙,一声不响的用匕首将伤口上的棉线挑开,扒开伤口,从里面掏出一小卷薄牛皮包成的事物。

“大人请过目!”付安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但还是硬撑着说。李逸云探出手,在他的伤口周围点了几指,止住了正要流出的鲜血,这才接过牛皮卷,打开来看,里面包着一片写满了字的锦帛。李逸云看了半晌,才开口道:“你先下去休息吧。此事,我还需斟酌斟酌,但你放心,最晚后天,我一定给你个明确的答复。”

“多谢大人!”付安站起身来,在王石的引领下退了出去,李逸云依旧坐在铺着垫子的竹凳之上,看着这沾着血迹的锦帛,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喃喃道:“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杀戮能在这个世界上真正的消失呢?永远都不再有了吗?呵!”

说着,他站起身,那片浸满鲜血的牛皮,从他的怀中落了下来,落在一旁燃烧着的炭火盆中,化为了寸寸灰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