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华狄之别(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81字
  • 2014-11-02 22:20:12

李逸云向公孙篪颁布命令的几天以后,他便不得不面对着冠日城发来的一份份报告。

开始的时候,狄族对于能够换到更多的粮食这一现象都十分的满意。但没过几天,就渐渐地有狄族以次充好,强买强卖的消息传来,而到了十天以后,则开始出现狄族因为买卖不成打伤冠日城百姓的事件发生了。李逸云起初还抱着侥幸的心理,只是出言安抚。但之后的几日,又有数起类似的事件发生,其中甚至有几起造成了有人丧生的情况。李逸云只好下达命令,停止与狄族的交易,将一切的狄族人驱逐出冠日城。

“我错了吗?难道真的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李逸云面对着记载着几日间发生的惨案竹简,心中不住地涌上痛苦之情。他突然又想去“醉乡楼”喝个一醉方休。但正在这时,一杯冒着热气的热茶被一双白皙的手端着送了上来。同时,那人另一只手覆上他的脖颈,轻轻地按揉着。

“李郎,别太烦心,先把这杯茶喝了吧。”刘蕊俯下身,贴近他的耳边说道。李逸云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放下茶杯,握住那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柔声说:“蕊儿,谢谢你。”刘蕊也不言语,只是微微一笑。李逸云沉默半晌,停在肩头的手将她轻轻拉到身前。“我想去一趟冠日城。”他对刘蕊说。刘蕊微微用力,反握他的手:“嗯,我陪你一起去。”……

半日后,李逸云站在了冠日城的广场上,他只觉浑身上下已经麻木了,那股寒冷尽管穿着厚实的棉衣也依旧无法抵挡,因为那寒冷,来自心底深处。看着面前跪着的几个磕头磕到额头出血的身穿重孝的人,李逸云只觉得浑身冰冷,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

“把他们带下去!”公孙篪有些无奈地下令道。几个士兵正要上前,却听李逸云大喝一声:“住手!”士兵们一听,只好悻悻地退了回来。李逸云走上前,将其中一名年纪最大的,头发已近全白的老者搀扶起来。“老人家!您快快起来!跪在地上要着凉的!”他一边搀扶,一边说道。被搀扶起的老人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涕泗横流的说:“国主!你可要给小老儿做主啊!小老儿今年六十多岁了,就那么一个儿子呀!就被狄族的那些崽子活活打死啦!我以后还活个什么劲儿啊!”说着,双腿一沉,这个垂暮的老人竟然爆发出一股大力,硬是挣脱了李逸云的搀扶,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老人身后的人们也跟着哭喊出声:“国主!给我们做主啊!”一时间,哭嚎声漫天,李逸云望着这群披麻戴孝跪在雪地中的人们,胸中一阵阵剧痛,“哇!”地一口,喷出一股鲜血,洒落在白雪堆积的地面之上,仿佛点点落梅。

刘蕊一把将他扶住,关切地叫道:“李郎!你怎么了?”李逸云又咳出几丝血迹,摇晃着站直了身子,将要再次差人将百姓赶走的公孙篪拦住。

“我会给大家一个公道!”他紧咬牙齿,似乎用尽全部的力量挤出了一句话:“正月初七,杀牲祭旗!出兵征讨狄族!”“国主圣明啊!”“国主为我们做主啦!”众人此起彼伏的呼喊着。而那白发老者眼中更是一个劲儿的流泪,只是不住地道:“国主啊!国主啊……”而承受着这一切的李逸云面色则越发的苍白起来,他在妻子的搀扶下缓缓的转回身,在一阵将他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的风中,远离了这个他再也不愿见到的场景。“我们回家吧。”他两眼空洞,无助地说。

一路赶回辽阳城,李逸云一下子坐到了卧房的椅子上,直直地瞧着前方,一动也不动。刘蕊瞧着他的模样,不声不响的出去了,不多时,她带着两个侍女,捧了几坛酒和两个大碗走了进来,将他们堆到李逸云面前的桌子上。她又让两个侍女退下,这才打开酒坛,将酒液倾倒进两个大碗中。“我知道你想喝,我陪你喝!”说着,她端起一只碗,递到李逸云面前。李逸云木然地接住碗,刘蕊伸出手,两只碗碰撞在一起,刘蕊也不管李逸云如何,端过酒碗一饮而尽。

见此情景,李逸云这才缓过神来,忙试图阻止刘蕊,却晚了一步,抓住对方手腕之时,碗中的酒已经空了。李逸云苦笑一下,也将手中的酒碗一饮而尽,眼中堆着泪说:“你这又是何苦?”说着端过酒坛,仰头向口中灌去,这次焦急的人换成了刘蕊,她忙上前试图抢夺,可等她将酒坛夺下只是,坛中只剩下了留在坛壁上的几滴。

刘蕊重重地喘了口气,颓然的将酒坛往地上重重一放,一股酒气涌了上来,她的一张脸开始泛红。而灌下一坛酒的李逸云,则连续打了几个嗝才缓过气来。几个呼吸之间,他的脸颊也由原本儒雅的冠玉之色变为了一副通红的面孔。

“蕊儿,你可知我是怎么想的吗?”一行清泪从李逸云的脸颊滑落,他也不等刘蕊答应,自顾自地接口道:“我当年因为私欲率军征讨犬戎,不得不杀戮无数,又在许多人已经放弃抵抗的情况下还斩断他们的右臂,从那时起我便无比的厌恶战争,厌恶杀戮。”

压了压胸中泛上来的酒气,他接着说:“可笑的是,这样的我当初还主动请求把我封到这极北的辽地,初到之时,为了整顿局面,我不得不率军与狄族诸部开战,从而建立起以辽地三城为首的诸座大小城池。而自局面安定下来后,我便致力于与狄族的交流、通好。很少有人理解我,他们都觉得我是打的累了,想坐下享享福了。”

“瞎扯!我才不是这么想的呢!”李逸云酒意上头,越发难以支持,他带着哭腔道:“我是真的不愿意在杀人啦!狄族,狄族人也是人啊!这三年多以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让更多的人过得更好,无论是狄族,还是我们华夏。我想着,总有一天,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华夏,什么北狄西戎南蛮东夷,大家都能够快乐的生活在一起,该有多好?”

说到这儿,他哽咽了。刘蕊探过身,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咳了几声,李逸云抬起头,望着刘蕊喃喃道:“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呀?我知道我们和狄族的生存观念,礼法传统有所不同,但为什么一定要成为敌人呢?为什么啊?”他无力的将头靠在妻子的肩头,无助的不停低语着……

年关当日,沉寂了几日的李府再度热闹了起来。刘蕊说,无论怎样,先把年过了再说。他也不顾管家等人的阻拦,强拉着李逸云一同下厨,为众人准备饭菜。李逸云一开始仍是一副愁云惨淡的表情,但随着各色菜式在他们夫妻两人的手中不断出锅,他的思绪仿佛回到了早年无忧无虑的生活中,再加上刘蕊不时的撩拨,脸上慢慢开始有了笑容。等到开饭的时候,他脸上的阴霾之色便几乎荡然无存了。

几十名家丁对着这满桌的佳肴,受宠若惊地不敢落座,夫妻两人反复相劝,众人才坐了下来,有些紧张地开始吃菜。刚吃了没几口,便有人赞叹道:“真好吃!”接着,便有更多的人跟着附和。之后,府中的张大厨便被众人依次含笑贬低了一通,不过张大厨性格开朗随和,倒和众人笑骂成一团,惹得李逸云也不住微笑。

刘蕊夹起一块鸡肉,送到李逸云口中,笑着说:“尝尝我这个!”李逸云一边咀嚼着一边说:“嗯,不错!你也尝尝我这个!”说着夹起一块红烧肉,塞到刘蕊口中,刘蕊嚼了两口,正要说话,却突然猛的皱了眉,跳下凳子,跑向屋外。李逸云忙追出屋门,其余家丁也都跟了出来。

出了屋门,李逸云便看见刘蕊正弯着腰在屋角不住的呕吐着,李逸云走上前来,不住的轻抚着她的后背。刘蕊呕了半天,也只吐出了少许秽物,更多的只是干呕。见她呕吐渐止,莺儿便立即递上漱口水,刘蕊漱了漱口,这才直起身来。李逸云急切地问:“你这是怎么了?”刘蕊疑惑的道:“我也不知道啊!就是突然觉得恶心,我也说不上来。”“我看看!”说着,李逸云抓过她的手腕,按着幼时学过的诊脉之法,感受着刘蕊的脉象。

半晌,他才皱着眉抬起头,眼神复杂的看着刘蕊。刘蕊深吸口气:“怎么样?很严重吗?告诉我吧,没事的!”李逸云依旧皱着眉,突然微笑道:“我们有孩子了!”“什么?”刘蕊一惊。“真的吗?”李逸云笑得合不拢嘴了:“那是当然啦!你丈夫诊脉绝对错不了!”他转过头吩咐王石:“管家,一会儿吃过饭,你多弄些红纸,裁成喜字,将我们成亲时贴的那些地方都补齐。”王石也是满脸喜色:“放心吧国主,小的一定办好!”

“大家继续吃,继续吃!”李逸云扶着刘蕊重新入座,招呼众人道。众人答应着重新落座,短短的片刻,宴席间就充满了浓重的喜气,众人眉宇间都带着快乐,为那个刚刚宣告了自己存在的小生命。在这喜气洋洋的氛围中,这个不算冷的年关,就这样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