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再起波澜(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818字
  • 2014-11-01 19:45:18

“狼兄也是神通广大嘛!斗胆问一句,不知狼兄师承何门何派?说不定与在下还有些渊源。”李逸云来到辽地三年,也没有发现一位修士,如今凭空冒出的老狼,不能不让他心生警惕。

听了这话,老狼哈哈一笑:“你是怕我们对这里的人有威胁?不用担心,我的门派在北面数百里,常年积雪覆盖的大山之中。我这次是因为这两个徒弟受了伤,才跟着他们来这里,否则的话,是绝不可能到这里来的,门派中的其他师兄弟更是专心于探寻天地至理,哪有时间管其他的闲事?”

李逸云先是一惊,辽地的气候已经是每年有小半年的寒冷时日,再向北数百里,那里的气候实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再想到老狼称两匹狼为徒弟,又管玉骥叫姑娘,李逸云灵机一动:这老狼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修成人形的狼妖!而他所在门派,更很可能是纯粹妖怪门派!

李逸云吃惊之情更甚,向着老狼再施一礼:“狼兄,多有怠慢,还请海涵!”老狼目中神光一闪,二人心知肚明,而又不互相点破。他也向李逸云回敬一礼:“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告辞了!不能耽搁了兄弟你的好日子啊!兄弟若是哪日有空?不妨去向北寻访,我们那儿附近还是有少数人聚居的。我们所在的山被当地人称为长白山,兄弟若能寻访到那儿,只要提我的名字,定会有人接引。”

“多谢狼兄!”“好说好说。”说完这句话,也不见老狼怎样动作。众人只觉空中刮过一阵劲风,一人两狼三道身影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李逸云松了口气,挥了挥手,众人怀着复杂的目光各自退去。李聃等人关切的要上千询问,李逸云连说无碍,几人才先后退去。

将脸上的血迹清理干净,李逸云才走向新房。来到房门口,却见管家王石带着两个侍女走上前来,禀告道:“公爷,夫人刚刚听到外面响动,想要出门来,小人想着新婚之夜新娘不宜出门,并且考虑到夫人的安全,便没让夫人出来。”

李逸云点点头,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嗯,你做的很好,下去吧。”接着又对莺儿燕儿两名侍女道:“接下来不用你们伺候了,你们也下去吧。”两名少女相视一眼,笑着应道:“是!”三人前后依次退下。

李逸云再次平息了一下气息,这才走到门前,伸手将门上用来掩门的木栓放下,双手一推,将贴有喜字的木门轻轻推开。目之所见,刘蕊正坐在门前的桌旁,满脸焦急之色。而金丝纹路的红盖头则被她扯了下来,放在桌上。见他进门而来,刘蕊“蹭”地站起身,似乎想要扑过来,却又面颊一红,止住脚步。

见此情景,李逸云玩心大起,顺手关上门后调笑道:“呦!这新娘子怎么自己将盖头扯下来了?这么急着变成黄脸婆?”刘蕊脸上的娇羞之色顿时散去,改为了一丝怒色。她娇斥道:“你还说?你在外面和人家又打又杀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还不让我出门去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说着眼圈发红,竟要落下泪来。

李逸云笑着走近,轻轻牵起刘蕊的手,轻声道:“娘子,都是我的不对,我向你赔礼啦!”这还是他第一次说出这样的称呼,刘蕊脸上又是一红,一时没了言语,李逸云趁机扶着她走到了床边,并排坐了下来。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刘蕊坐下后回过神来,不依不饶地问。李逸云没办法,只好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不过自己接老狼两招的过程则极为简略,以免刘蕊担心。等他说完,刘蕊定定的瞧着他,眼神极为认真地说:“李郎,下次若是再有这样的事,你记得一定不能再像这次这样把我关起来了,无论怎样,我都要与你在一起。”

李逸云见她认真的样子,感动的点了点头,却又突然醒悟,笑着说:“你刚才叫我什么?”刘蕊的脸又红了,她低下头,犹如蚊呐般说道:“李郎……”烛光映在她的脸上,更平添了几分妩媚之色。李逸云心念所至,伸过手捧住妻子的脸,缓缓的探过头,刘蕊也抬起头,然而眼睛却已然轻轻地闭上了。李逸云也缓缓的闭上眼,两人的唇交缠在了一起。

已经渐渐熟悉的感觉攀上李逸云的心间:温暖,柔软,而又令人十分安心。李逸云微微一笑,轻轻一拂袖,烛火立刻而灭,“当啷”一声,长剑被他随手扔在了地上,不管不顾……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进来,映照在两人的脸上,李逸云轻轻晃了几下头,睁开眼睛,看着身边依偎着自己的妻子,一股幸福之感涌上心头,让他感到如今的生活犹如梦幻般美丽,却又不知为何地担心它只是一场梦。

他伸出手,轻轻地拧了拧刘蕊较小的鼻尖,刘蕊下意识地向他怀中缩了一下,才睁开眼睛。“懒虫!你还要睡到多久啊?”李逸云嘲笑道。刘蕊撅起小嘴:“你不也是才睡醒吗?还好意思说我?”两人相视一笑,起身穿好衣服,叫来侍女来收拾屋子,便一起到前厅来用饭。

吃过饭不久,一些昨日留下的宾客便赶来告辞,李逸云与他们颇为寒暄一番,众人便相继离去了。不多时,刘蕊的亲人也来此行,刘蕊的母亲少不得要多嘱咐她几句,李逸云则主动拉过刘蕊的父亲,与老人的交谈中,做了不少的保证,哄得老人喜气满面,谈论良久,老人们见已经接近正午,也只好不舍离去。

过午不久,宾客们终于全都散去了。李逸云和刘蕊两人都感到颇为劳累,坐在椅子上不想动弹,便吩咐侍女端过午饭,慢慢地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饭后无事,两人又下起了棋,李逸云原本自忖棋艺还算不错,但和妻子试了一盘便大败亏输,好胜之心一起,他又缠着刘蕊连下数盘,最后刘蕊逼得没办法,故意输给他一盘,才算了事。

之后的几日,两人如胶似漆,整天的腻在一起,感情也是越发的亲密无间。这天,又下了场雪,两人正在院中堆着雪人,却见管家过来禀报,说镇守辽东冠日城的公孙篪突然赶来,正在府门外求见。

刘蕊疑惑地说:“这都接近年关了,还会有什么事啊?”李逸云一拍头:“哎呀!快到年关了才有大事呢!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吩咐管家道:“你让他先到客厅坐着等我一下。”又面向刘蕊说:“娘子,这次是大事,耽误不得,外面冷,你先回屋里等我,我一会儿就跟你解释!”刘蕊点点头,转回屋中,李逸云这才迈步朝着客厅走去。

来到厅中,已经坐好的公孙篪立即起身施礼:“见过国主!”李逸云挥挥手:“不必多礼。”走到面前,扶着他重新坐下,自己坐在一旁的主位上问道:“怎么?今年那些狄人的情况如何?”

公孙篪一拱手:“大人,今年的雪格外的大。据我们的眼线说,狄人部落饿死的牛羊比以往要多出许多,恐怕有点难办。”李逸云略一沉思:“这样吧,你吩咐下去。今年的交易,我们降一些价格,让他们能拿毛皮换的更多的食物,以免他们过不了年关,惹出乱子。这三年府库也颇有些结余,所亏空出便从府库里补充吧。”

公孙篪点点头,但眉宇间仍有一丝化不开的忧色,李逸云见状道:“怎么?你觉得我这样会养肥狄人的胃口,让他们更贪婪。”公孙篪有些犹豫,但还是点头道:“下官正是此意。”

李逸云站起身:“可若是不这样,就难免会有人饿死,狄人也是人,而且一旦他们因为饥饿而再度向我们开战,那样,又不知要死伤多少人了!我的想法是:用我们华夏的礼仪,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们,使他们渐渐学会善,这样,总有一天,我们可以和谐的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

公孙篪也跟着站起来,目光中露出憧憬之色:“那一天,还有多远啊?”李逸云走到门口,轻轻地拭去一片挂在屋门上的白雪,望着天说道:“总会看到的,不是吗?”说着,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丝充满希望的微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