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再起波澜(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60字
  • 2014-10-31 22:46:06

半个月后,冻伤痊愈不久的李逸云和刘蕊就顺理成章的成婚了。两人都不愿太过张扬,于是也没有邀请太多的人。李逸云这面,只是请了一些相交多年的部下。而刘蕊一方,也只是请来了她的父母和几个嫡亲的兄弟。

李逸云对待刘蕊父母颇为恭敬,两位老人见女儿能寻得这样年少有为而又彬彬有礼的夫婿,自然十分满意,所以百姓家中嫁女儿时应该有的眼泪也很少见。充当了媒人的姬远则说事务繁忙,不能前来,派人送来了贺礼,不过李逸云从信中读出,他是遇到了一些麻烦,便欣然接受贺礼,并隐晦地向使者表示愿意出力相助。

宴席一直持续到了接近子时,众人才各自散去。将刘蕊的家人们安排好,李逸云略微摇晃着走向新房。尽管这次众人并没有有意刁难他,但陪那么多人饮酒,终究是有些醉了。

夜风袭来,吹在李逸云的脸上,一股有些熟悉的气息也随之而来。“是谁呢?”李逸云想,即猛地一惊。一道紫色的光华已然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朝着他飞驰而来。

就在紫芒即将碰触到他的身体之时,一道碧光在他的袍服中冲天而起。刚好挡住了紫芒的来路,两道光芒在空中相遇,爆发出一道更为耀眼的光芒,之后便尽皆消散了。而光芒散尽之处,李逸云正手持碧色长剑,剑上不断地燃起碧色的火焰,火焰向周围延伸,将他的身体,也包裹在内。而他的剑锋所指,是一个身着兽皮、相貌凶狠的中年人,在他的身侧,则静静的站立着那两只铁灰色的巨狼。

这时,听到此处的响动,几道光芒也都从府邸的各个角落飞射而来,其中一道五彩的光华笔直的落到李逸云身前,正是手持长剑的李聃,而在他的四周,一些他传授了法术的家丁也都摆好阵势,将他紧紧地护在当中,而一些宾客中的修道者,则站得稍远些,观察着这边的变化。

“什么人?敢到我们国主府闹事?”一个性格急躁的家丁冲着那中年人说道。没想到却迎来了李逸云的呵斥:“退下!”“是……”那家丁不情愿地退到一边,李逸云又挥了挥手,让李聃也让到一边,但却没有放下长剑,只是将剑尖指向地面,冲着对面的人说道:“老兄修为精深,不知怎么称呼?来这里又是所为何事?”

那中年人面露凶光:“甭套近乎!叫我老狼就行,看你小子还有些眼力,知道这些废物上来也不过是送死。不过我怎么觉得你拔出这柄剑之前是毫无修为呢?难道你的力量全是靠着这柄剑?不可能呀,怪事怪事!”

李逸云苦笑一下,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秘密,连李聃也不曾得知。他被自己的“周天一掷”所伤,原本应该修为尽失。但在一次偶然的尝试中他却发现,他居然还能够通过神识使用南斗剑,而且还可以用剑灵的力量连通体内经络,暂时恢复修为。只是剑灵的灵力无法像自身原有的灵力一般,可以通过修炼恢复,而且在战斗之时它也会随着自身灵力的消耗而减少,灵气消耗殆尽,便完事大吉了,自身灵力也会再度回到原本粉碎的状态。只能等剑灵自行恢复力量,才能再度使用。

使用剑灵之力时唯一不足的,就是他自身灵力的属性,完全由剑灵的属性取代。这样一来,就无法使用除了南斗剑之外的其他法术。并且经过试验李逸云发现,虽然这三年他无法修炼,但修为却也在诡异的不断增长着,只是只能借助于南斗剑才能释放,持续战斗力也由南斗剑灵来决定,再比不了从前。

冬猎之时,李逸云没有携带神剑,这才狼狈逃窜,否则,就是另一番景象了。自那以后,他就再不敢放松警惕,总是把剑带在身边,以防万一。

这次,南斗剑便派上了用场。通过之前双方试探的一击,李逸云便已发现,这老狼的修为,至少也达到了六九雷劫的层次,因此,他才执意让众人退下,以免造成牺牲。

“不管了不管了!小子,听我徒弟说,前几天你这儿有人把他们伤了,你看这儿!”老狼停下思考,大声嚷道。说着,他指了指两匹狼的腰腹,李逸云定睛瞧去,只见两匹狼的的腰部各有一个巴掌大的肿块,像拳头似的高高鼓起。李逸云心想:“聃儿没和我说找我的时候遇见巨狼的事啊!再说,若是他所伤,那应该是剑伤,不该是这钝器所伤啊!”

心里正犯嘀咕,却听一个有些慵懒而又十分甜美的声音说道:“呦!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大灰二灰吗?上次踢了你们一脚你们还敢来?我告诉你,这回我们可是人多!不怕你们!”李逸云回头一看,只见玉骥正迈着四方步,悠闲的走了过来。

这下他的心中便猜到了事情的原委,被救之后,他便曾发现玉骥身上有伤,但当时身体尚弱,便也无暇细问,而玉骥又因为找路不及时有些羞于见他,此事便不了了之。现在想来,应当是玉骥又遭遇了两匹狼,一番缠斗中,各有损伤,最终玉骥成功逃走。

两匹狼发出呜呜的叫声,老狼眼睛一瞪,喝道:“什么?是她伤了你们?你们两个小子,真给我丢脸!居然被一个小姑娘伤成这样!”说着,他又看向李逸云:“不管怎么说吧,小子。这姑娘是归你管的,你给个交代吧。”

见老狼对玉骥一口一个姑娘的叫着,李逸云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一拱手:“狼兄,恕我无礼,贵徒当日险些要了在下的性命,若不是玉骥的帮忙,加上在下运气好,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您怎么不先说说您徒弟的不是呢?”老狼冷哼一声:“得了吧!我徒弟才不会吃你呢!他们只喜欢吃素食类的动物。像你这样整天吃肉的,吃起来又肥又腻,他们才不喜欢呢!”

听闻自己连作食物都不够格,李逸云又是一番哭笑不得。他只得说道:“那狼兄,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好?”那老狼沉思道:“本来我瞧着这小姑娘身影匀称,又快要修成人形,想给我儿子娶回去当媳妇的,但看这姑娘的性子,我儿子怕是得挨欺负!”

玉骥听了一瞪眼,正要发怒,却被李逸云的目光所慑,强行压下怒气。却听老狼接着说道:“这样吧,我也不好意思打一个姑娘,小子,你过来,替着姑娘捱我两下,也就算了。”“不行!你还是打我吧!”玉骥踱了过来,挡在李逸云身前。李聃也再次在前方护住李逸云,目光中满是戒备,手中长剑之上也是光华闪烁。

“都闪开!”李逸云不紧不慢地说,语气中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一人一马只好再度让开,李逸云向前走了几步,向着老狼拱手道:“狼兄,既然如此,还请赐教。”

说罢,他双手握住南斗剑,心念一动,碧绿的剑身瞬间融化成一道璀璨的光芒。碧光反转,像一条蛟龙般顺着他的双臂缠绕而上,不多时便布满了他的整个身躯。而一副通体碧绿的纤薄铠甲,便在这光芒之下,如抽枝发芽般延伸开来。

铠甲贴合着李逸云的身躯,显得十分轻盈。一片片绿叶般地装饰物点缀在肩头,腰胯等位置,随着夜风轻轻地摇动。胸口中央,却是一副阴阳五行轮的图案,只不过颜色都是碧绿间纵横着一道道金线。左右对称的金色纹路从中央延伸而出,如同血脉般通达全身各处,将他这身碧色连接成一个整体。

“好!”老狼不觉赞叹一声。随即喝道:“小子,接我第一招!”话音未落,人已然飞身而起,两只手掌一前一后的举在胸前,散发着晶莹的紫色光华,如同一只扑食的饿狼,由上自下向着李逸云俯冲而去。

李逸云一踏地面,身形如同箭矢般弹射而起。肩头处狭长的装饰如同两片微小的羽翼般披在身后,在风中晃动不止。李逸云同样也是光芒四射的双掌,迎上了老狼带着锐风的双爪。

“嘭、嘭、嘭、嘭、嘭、嘭。”密集的响声在空中响起,老狼仿佛在一瞬间变化为无数个身影,从四面八方向着李逸云发起攻击,而李逸云身在空中,凝立不动。双臂却幻化出无数的光影,好似无数的手臂般,将老狼的攻势依次挡下。

“嗒”的一声,两人的身影一闪而逝,去势不绝,几乎同时落在了地上。两人背对背静默的站着。李逸云的嘴角无声地流下一行鲜血,被他用手轻轻抹去。老狼密集的攻势,终究还是伤到了他。

“不错!接我第二招!”老狼背对着李逸云,猛然大吼一声,一匹银色巨狼从他的后背探出头来,一声嚎叫,便跃出身来,巨狼足有一丈多高。仰天一声怒吼,便朝着李逸云飞扑而去。

“去!”李逸云同样大喝一声,碧色的火焰再度从手掌处燃烧开来。这次,身上的盔甲却随着火焰的燃烧逐渐消失着。火焰飞快的朝着他的后背聚拢着。一道高大的身影在火焰中渐渐显露出来。高度近三丈的,长相与李逸云相同的本真剑灵再度现身了!

“杀!”剑灵怒吼着,毫不犹豫地冲向飞扑而来的巨狼,二者在空中化为两道光芒,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嘭!”地一声,银色的巨狼身影顿时被撞得粉碎,剑灵所化的光芒也黯淡了很多。碧光一掉头,重新钻回李逸云手中的剑身之中。南斗剑仍散发着碧色的光芒,却要比之前黯淡的多了。而他身上的火焰也已经只剩下淡淡的光华,昭示着所剩不多的剑灵之力。

“不错不错!”老狼拍了拍手,转过身来。李逸云却是当场俯下身,用长剑抵住地面才没有倒下,所幸这次没有在吐血。喘了一阵,他才直起身来,身上所剩不多的碧色火焰也全部涌入南斗剑之中。

“狼兄,承让了!”李逸云依旧保持着应有的风度,拱手道。老狼一咧嘴:“我可没让着你,这两下都是实打实的。小子,你不差嘛!”说着,朝李逸云比出一个拇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