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情为何物(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14字
  • 2014-10-30 21:32:29

一阵寒风吹过,李逸云慢悠悠地醒了过来,些微睁开的眼眸中,除了白茫茫的一片便空无一物了。“这是死后的世界吗?还蛮不错的。”他心想着,凝聚力气坐了起来,便看到了躺在他身边的刘蕊,少女的一身粉红色棉袄,在这白雪皑皑的世界中点缀出一抹温馨的美。

李逸云无奈地摇摇头,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头,刘蕊的睫毛轻颤了几下,醒了过来。眼中的神色渐渐聚拢。抬眼瞧着李逸云问:“我们这是在哪里?”李逸云瞧了瞧身边的景象,拉着少女的衣袖一同站起身来,轻笑道:“如果我们死了的话,自然不是人世了,若是没死的话,这儿应该就是悬崖下面了吧?”

两人放眼四顾,身旁的一侧是白雪皑皑的山壁,一眼望不到顶,山壁笔直光滑,毫无攀爬的可能,正是他们跌落的悬崖,而周围则是白茫茫的一片,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事物。

“哎呀!”刚刚起身的刘蕊痛呼一声,身子歪向一边,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怎么了?”李逸云问道。刘蕊低头道:“左边脚踝好像扭了一下,不要紧的。”李逸云斥道:“什么不要紧?我看看。”说着扶着少女重新坐下,将少女左脚鞋袜除下,只见少女的脚踝都红肿起来,整整粗了一圈。

李逸云轻轻地探手覆上红肿处,刘蕊又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李逸云抬起头来,瞧着刘蕊的眼睛说:“脱臼了,你忍着点。”刘蕊点了点头,还没等她再有什么反应,李逸云手腕猛然发力。“喀”地一声,刘蕊“啊!”地叫了出来。李逸云则又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脚踝,脚踝的红肿正渐渐地退去。“还疼吗?”李逸云轻声问。刘蕊此时感到李逸云的手掌在自己的脚踝反复摩挲着,脸颊不由得微微泛红,轻声道:“好多了。”

李逸云点了点头,为刘蕊将鞋袜穿好,却未扶她站起,而是将少女双手向着自己的肩头一搭,转过身来,将她背到了背上。“骨头已经复位了,不过暂时不能用力,我先背你一阵子吧。”李逸云背对着刘蕊说。刘蕊被他背在背上,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的红云变的更红了,她如梦呓般的轻声道:“劳烦国主了。”

李逸云瞧了瞧前方茫茫的天地,叹口气说:“虽然不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摔死,不过待在这里肯定不是办法,我们先向前走吧。”刘蕊点了点头,李逸云便背着她踏步向前。雪地厚而松软,足有一尺多深,每走一步都快要浸没李逸云的膝盖,但他却走得十分平稳,背上的刘蕊丝毫没有颠簸之感,李逸云的气息透过衣物传递到她的身上,让她的一张俏脸不住的泛红。

李逸云正往前走着,只听从后方传来一阵野兽奔跑的声音。他心中一惊,此时山穷水尽,若是再遭遇野兽定然是毫无生还之理。他警惕地向后看去,只见一抹玉色正在迅速接近,看的还不清晰,但却有一股源自内心的熟悉感袭上心头。

“主人,是我!”那道身影呼喊道。声音竟是十分甜美的少女之音。而此时那道身影距离两人已然很近了,而两人却都惊讶的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直到那道身影电掣般来到两人面前,李逸云才终于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说:“你是……玉骥?”

“当然是我啦!主人,您是不是摔糊涂了?我记得驮你下来的时候你没摔着啊?”玉色的骏马站在两人面前,口吐人言说道。李逸云惊讶道:“是你驮我们下来的?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还有,你怎么会说话了?”

玉骥甩了甩尾巴:“当时你让我们分开跑之后,刘蕊姐姐硬拉着我回来,我拗不过她,只好往回跑。正好看见你跳下来的那一幕,姐姐也跟着跳了下去,我一着急,也就跳了下来,后背却突然长出一对翅膀,于是我便追上去接住你们,落在了这里,不过落地的时候不小心,把刘姐姐摔了一下。至于说话,也是突然就会了的,可能是晶晶大哥当初叫我修炼时候所说的达到了一个阶段吧。”

李逸云点了点头:“不错。那你刚刚应该是去查探周围的情况了吧。怎么样?”玉骥水汪汪的眼中透出一抹无奈:“这附近的山壁都是直上直下的,根本就爬不上去,倒是没什么野兽,没什么危险,但也没有食物了,我找到了一个山洞可以御寒,从一颗松树上面采摘的松子也全都堆在了那儿,我之后便回来找你们,可你们不在原地,我又顺着气息搜寻,才找到你们。”

李逸云点点头,又皱眉道:“那我醒来的时候在周围怎么没有看到你的脚印呢?”玉骥说:“我也不知道啊,我现在走路的时候,有的时候就感觉身体不知不觉的变轻了,走在雪地上都没有一点痕迹。”说着原地走了几步,果然有好几步都没有在地上留下痕迹。

李逸云知道这显然也是处于修炼突破瓶颈边缘,便也不点破,随着玉骥向前走,边走边出言指点,没过多时,玉骥便已将调整身体轻重的方法掌握的十分熟练了。在茫茫雪地上走着,李逸云感觉绕了好几个圈子,玉骥还停下来好几次,反复辨别了方向,这才终于找到了她所说的那个山洞。

自己的马竟然不认路,这让李逸云很是郁闷,但看到玉骥在洞中准备好的松子和木柴,李逸云却又十分的感动和欣慰。他将洞中一处的雪清扫干净,将刘蕊放在地上后点燃了木柴,一股暖意在洞中徐徐荡漾开来。但李逸云瞧着这为数不多的木柴,以及洞外白茫茫的天地,却很是忧虑,他又和玉骥出洞寻找木柴,搜寻好久才搜罗到几根已经接近风化了的树枝。

李逸云又问乐闻采摘松子的位置,按着玉骥的描述,李逸云知道自己是绝对没有体力走到那里去的,而且据玉骥所说,那棵松树也已经接近死亡,只剩下稀疏的几根枝条,根本是杯水车薪。

坐在洞口,望着只剩下一道残影的夕阳,李逸云叫过玉骥:“玉骥,我们待在这里不饿死也会冻死,你看一看,能不能试试再长出翅膀,载我们上去。”玉骥点了点头,闭目凝神。半晌,“嘭”地一声,从后背生出一对同样玉色的犹如实质的羽翼,煞是美丽。

翅膀用力的拍打着,玉骥的身体果然缓缓地升上了空中。李逸云惊喜万分,示意它落下来,自己攀上马背再度起飞,却发现玉骥拼命地煽动翅膀,也无法上升,换了轻一些的刘蕊,尽管能勉强升空,却是十分的吃力,看样子肯定无法到达悬崖之上。

李逸云叹了口气,无奈地说:“这样的话,只能你先上去,然后喊聃儿来救我们了,辛苦你了。”玉骥点了点头,但又露出忧愁之色:“可是,我记不得九莲山的路啊!”李逸云撇撇嘴,从内袍撕下一块白布,用烧过一头的树枝在布上画出了九莲山的地图,又向玉骥描述了几遍,这才将地图递给她,让她叼在嘴里。“拜托啦!”李逸云道。

“恩恩。”玉骥叼着地图,模糊地答道。随即拍动翅膀,缓缓地向上升去,渐渐地消失在了空中。李逸云长叹道:“但愿她能快些找到路吧。”

夜色渐渐深了,篝火剩下了几根仅有的枝条,即将燃烧殆尽。刘蕊裹紧了衣服,问李逸云说:“我记得来的时候没有多长的时间啊,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走一个来回了吧?”李逸云拨弄着仅剩的几根枝条,笑道:“我那匹马,记不得路,我只希望她别弄错了地图,否则,恐怕我们就要死在这个山洞里了。”

两人沉默了好一阵,李逸云望着越来越黯淡的火苗,突然开口说:“你为什么要跟着跳下来。”刘蕊愣了一下,嘴角不自觉地勾勒出一抹微笑,轻轻地说:“我也不知道啊,当时什么也没想,就跳了下来,现在想想看,可能是不再想让你一个人了吧。”

“啪!”树枝蹦出一颗火星,在空中炸开,刘蕊接着说:“你应该也猜到了,我表哥让我来的目的,就是想通过我,来拉拢你这个实力强大的国主,借而巩固他的地位。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想帮着我表哥,表哥的地位稳定,我家人的生活过的也会更好。但见到你之后,我的想法却改变了。”

李逸云抬起头来,两人的目光紧紧地接在了一起。“我在你的眼神中,看到了孤独。”刘蕊说:“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渗到骨子里的孤独。尽管你风光无比,但我能感觉到,你的内心一直都是痛苦的,我不是可怜你,但是我……我想尽我的力量,让你不再那样孤独,也让自己不再孤独,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李逸云转过头去,再次面向微弱的火光,他的目光闪烁起来,随着火焰的跳动,不断地闪烁转换着。终于,他的目光变得坚定了,微笑了一下,他将手中的枝条随手扔在地上,走到刘蕊身边,在对方惊愕的目光中,将刘蕊拥入怀中。

“国……国主。”刘蕊颤声道。“叫我逸云吧。”“逸云……”“嗯,蕊儿,我们不再孤独了。”说着,李逸云转过头,眼睛正对上她那明亮的双眸,缓缓地吻了过去……

夜色渐深,篝火完全熄灭了,两人相拥着坐在洞穴的深处。寒冷渐渐地侵入体内,刘蕊早已冻得直打哆嗦,李逸云将她裹在怀中,才稍稍缓解,但他自己却也被冻得脸色发青。两人的腹中也已传来一阵阵空虚之感,本就不多的松子早在两人之前为抵御寒冷的踱步中,消耗干净。两人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玉骥这家伙,看来是没找到路。我们怕是要……”李逸云打着哆嗦说。而在他怀中,脸色惨白的刘蕊嘴角却勾勒出一丝笑容:“这样……也不错啊!”李逸云也笑了:“是啊,也不错。”说着,低下头去,将自己已经麻木了的嘴唇,轻轻地抵在了刘蕊的额头。两人的眼睛都缓缓地闭了起来,过了许久,身体也渐渐的不再动弹。

寒风呼啸着,又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了隐约的呼唤:“师父!你在哪儿?师父!”已经僵硬了的李逸云挣扎着睁开眼,他看着怀中也已经僵硬的女子,眼中再度燃起火焰,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我在这儿!”随即只觉一阵用力过度的眩晕,再也没力气喊出第二声。头一低,又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