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黑火宗(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93字
  • 2014-06-10 23:10:49

连绵不绝的青灰色岩壁从东至西,像一面没有尽头的墙壁般将大地几乎完全分割成了南北两部分。这片山脉被称作天门山,天门山北方的地域,是以周王朝国都镐京为中心的一片辽阔大地,华夏文化的核心所在。

而山脉的南方,则是这一片名为巴蜀,呈现半隔绝形态的辽阔土地。虽然偏远,但因为土地肥沃,巴蜀之地在农耕生产力上毫不逊色于中原大地,更因其诸多雄奇景致而被殷商的太宰伊尹称作“天府之国”,时过境迁,即使是伊尹那样的绝世之才也早已成为冢中枯骨,但从他口中说出的“天府之国”四个字,却永久的以这片土地为依托传承了下来,宛若他思想的延续。

巴蜀之地与中原大地间,隔着天堑般的连绵不绝的天门山,在战略上自然便形成了一块易守难攻的宝地。更远的记载已不可考,往近说,即使是以当年周武王横扫天下的雄师,也无力派兵攀过群山来征服巴蜀。而此处的几大首领,也只是在武王向天下昭告登基之时派出过使者自称臣属,再有便是在每次新任天子的登基大典上献上祝词,除此之外,连其他诸侯每年都要进行的朝贡也不曾有过,而周天子对此事也早已习以为常。

而在蜀地之内,最靠近北方的便是一处被称作剑阁的小村落,村落的北方,距离那隔绝南北的山脉不过几里远。眼力好的人可以清楚地望见天门上的岩石。严格的说来,天门山也没有完全隔绝南北,有一些零星的小路分布在山脉的各个角落,那是由以往那些往返于南北的人们渐渐踩踏出来的。而其中最宽的一条,便处在剑阁的正北方。宽约丈许,蜿蜒曲折的深入群山之中。这条路,便是巴蜀之地的诸侯们寥寥几次朝拜天子时,所走的道路。看上去依旧是一条小径,但已经是此地最宽的道路了。

而此时,伴着那正从东方爬向高处的烈日,一个消瘦的身影出现在了山峰的顶端之上。开始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过了一会儿才显现出体态来。他的出现,引起了村中不少人的主意,大家纷纷放下手中的事,瞧着那由远及近的身影。人们瞧了许久,直到他的相貌已经显露出来,也没有其他人的出现。于是大家便先后的移开目光,纷纷再次忙起了自己的事情。

“又是个闲来无事翻山游玩的人吧?”人们心里想着。

这可真是冤枉了李逸云。现在的他可没有丝毫玩耍的心思。姬玉柳被劫走的当晚,他收拾了一番,便连夜出发。一路向南,走了不少弯路,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才终于找到了一处有人聚居的村落,通过询问得知了通往巴蜀之地的道路,之后又足足的赶了两天两夜的路,才终于翻过了这人迹罕至的绵延山路,瞧见了一望无际的巴蜀之地。

拥有了神识后,李逸云也已具有了御物飞行的能力,但这一路极为漫长,以他现在的修为,飞出全程的九牛一毛,神识之力便会消耗的七七八八,还不如靠着双脚一步步走来的快。而只是行走的话,凭着他如今肉身的强度,再走上几天也是可以忍受的。

瞧见了远处的村落,李逸云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喜悦的光芒。努力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着跑下山来。村口靠近他的位置,有一家小小的茶摊,摆着两三张厚重的木桌。李逸云跑到茶摊前,二话不说便坐了下来,大声喊道:“老板!来壶茶!”连续走了这么久,他也实在有些疲倦了。

“来喽!”老板是名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之前瞧着他走来,便一直留心着,听他开口呼唤,立刻应了一声,端着紫砂的大茶壶来到了桌前,满脸堆笑地说道:“客官!咱这儿有刚沏好的蒙顶,这可是我们蜀地的特色,您应该没喝过吧?要不要来一壶?”

“行啊!多少钱?”李逸云爽快地说。“不贵!十文钱一壶!”李逸云摸了摸怀中的钱袋,点点头说:“好!那就来这个吧!麻烦帮我先倒一杯!”“好嘞!”老板笑着答应着,手掌微垂间,淡碧色的水流便直坠而下,落入李逸云面前的茶杯之中。

几个呼吸之间,茶杯便已被填满。老板娴熟的抬起茶壶,微微躬身道:“客官!请用吧!”李逸云点点头,伸手端起了面前的茶杯,端到了眼前,鼻子用力地吸了一下,赞叹道:“好茶!”接着便将它向嘴边移去。

但突然,他猛的一抖手腕,杯中的茶水化作一道碧色的水箭,笔直地射向茶摊老板的面门。而李逸云的身体也在这一瞬间撞翻了一旁的桌子,朝着身侧树林的方向疾速跃去!

朝着那喷涌而来的水箭,茶摊老板露出了一丝惊讶的神情。但刹那间便消失不见,垂在身侧的手掌如风一般在身前划过,一道漆黑的火焰匹练便迎上了那道水箭,瞬间将其吞没。

“果然有诈!”李逸云心中一片骇然。之前老板给他倒茶的时候,不知怎的,他就是有一种直觉隐隐的感觉到,对方似乎也是修为高强的修道者,而他端起茶杯的那一刻,借着用鼻子闻的机会,他将茶水移到了眼前,以他的目力,竟然无法看到茶杯中有一处裂痕。这一点别说是在这荒野小村,就算是在玉虚宫中,也极为罕见。茶杯的做工太精细了!于是李逸云便惊觉,自己似乎已经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之中。

而在他腾身而起的那一刻,两道身影从两旁房屋的阴影处蹿了出来,一左一右的拦住了李逸云的退路。黑色的火焰在两人手中化作两道相对的弧形光浪,以李逸云为中心向内迅速的合拢着。

身体依旧处在后退的状态中,李逸云脚尖用力一点,同时腰部用力,身体瞬间转为了头上脚下的倒立之态,手掌在地面上一撑,碧色的木属性灵力从他掌心奔涌而出,那些原本孱弱的野草在这股灵力的注入下,飞快地生长为高度过丈的庞然大物,像一道从内之外爆发的碧色浪潮般,将那黑色的火焰连同那两人的身体全部淹没在碧色之中。

尽管这些疯长的野草并不能对两人造成伤害,但他们的合围之势却在瞬间被冲垮。李逸云在这一刹那便穿过了两人的围堵。离树林更近了一步。这时,又是两道身影陡然浮现。两人手中都持着缠绕着黑色烈焰的长剑,一高一低的对着李逸云拦腰斩来,挡在了他的前行之路上。

眼看着便要被站成三段,李逸云在空中猛地一扭身,又化作了头脚平齐的姿态,迎着那横斩而来的两道光刃冲去。淡银色的光芒从他的掌中延伸而出,被他双手握着,锋芒直指向前。他那悬在空中的身体则飞速的旋转了起来,化作一道银色的尖锥,刹那间冲入了两道剑芒的包围之中。

以缥缈剑气为依托,李逸云的这招风卷残云可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呼啸而出。顷刻间便将这一上一下的两道黑色光焰撕成了漫天的碎片,将它们连同裹在内部的剑刃抛向了四周。而再度突破了阻碍的李逸云则咬牙运转体内消耗近半的灵力,借着旋转的势头猛地前冲,在空中宛若雄鹰般展开了身体,接着朝后方的空中用力一踏,踏出一团炸开的气浪。他的身体则像离弦的箭矢般冲了出去,瞬间便将半个身子没入了森林的笼罩之中。

在五行法术中,李逸云最擅长的就是木属性法术,若是他能够进入林中,那他就有很大的把握能在这些人的围攻下逃脱。所以他之前才毫无保留的拼尽全力,他那看似轻巧的回击,实际上已经是他能够爆发的最强反击,所幸一切到目前为止都按着他的计划发生着,只要他下一刻能够进入林中,那么他就将渐渐地拿回主动。

但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从一颗参天古树之后缓缓地绕了过来。他不像之前那几人那般迅捷,但却像一座高大的山峰般,压的李逸云有些呼吸困难。李逸云抬头一看,立刻认出了这人正是前些天在映月湖出现过的乌云。能认出对方来,李逸云也很是惊讶。事实上,倒不是他能记得对方的长相,而是乌云那高大魁梧的体型实在让人难以忘却。

轻哼一声,乌云也不搭话。一挥手臂,醋钵大小的拳头便带着凛冽的风声朝着李逸云当头砸下。拳上附带的光芒并不浓烈,甚至可以说黯淡。但李逸云的目光却陡然一凛,因为在他的拳头上,覆盖着一层漆黑色、似真似幻的护甲,包裹着他的整个手掌,并蔓延到了他的手腕之上。

这是只有突破了上清雷劫才能引动体外灵气凝聚的灵甲,随着修道者修为的精进,灵甲覆盖的范围也将逐渐扩大,直到覆盖整个身躯,若能再渡过太清雷劫,便会蜕变为羽化境界修道者专属的羽化神甲,成为羽化境界修道者最强大的战力之一。

从乌云的灵甲覆盖面积来看,他不过是刚刚渡过上清雷劫,甚至境界还尚未稳固,但比起刚刚修成神识的李逸云来说,还是高了整整一个境界,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李逸云也早已没有了后退的可能。只能放手一搏。借着残存的前冲之势,李逸云身形一转,猛的冲天而起。双手将银色的剑光高举过头,将全身的力道灌注其上,旋转着劈斩而下。而乌云则抬起双手,十指相互交叠在一起,握在一起的双拳带着那覆在其上晶莹剔透的黑色灵甲,全力向上一冲,迎向了李逸云那从天而至的剑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