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情为何物(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142字
  • 2014-10-29 22:56:37

“嗖!”一阵割裂空气的响声扫过,三支羽箭齐头并进,向一只振翅而去的山鸡追逐而去。山鸡拼命地向前飞去,三支箭中的两支劲力耗尽,擦着山鸡的脚爪射了出去,而仅剩的一支羽箭去势不减,终于在山鸡远遁之前,“噗”的一声,射中了它的翅膀。

山鸡哀鸣一声,跌落在地。立即有人跑上前来,那人看了眼山鸡翅膀上的羽箭,向后方高喊道:“国主,是李聃公子射中的!”后方理解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未能射中的两人神色间多少有些不自在,但仍是真诚的朝李聃比出拇指以示祝贺,李聃则彬彬有礼的向众人拱手致谢,毫无傲慢之色。

等到喝彩声渐渐散去后,李逸云才开口道:“聃儿侥幸开了头彩,接下来便按着惯例,壮士们自行狩猎去吧,等到酉时二刻再到此处集合便是,都散了吧!”“遵命!”众人齐声应道。之后便自行分为无数个人数或多或少的小队伍,有李逸云府上的家丁组成的几支队伍,有不当值的士兵们组成的队伍,还有更多的百姓组成的队伍,以及三者混杂的队伍。这些队伍在原地商量了一阵,便朝着四面八方依次离去了。

人群散去以后,留在原地的,便只剩下了李逸云师徒,刘蕊以及两名少女。待众人走得远了,李逸云指了指一个人迹稀少的方向,说了声:“我么也走吧。”便拨马领着几人向着那个方向踏雪而行。

九莲山之所以得名,一是因为它的山峰数量刚好是九百九十九座,而山峰的形状又酷似莲花,因此才被叫做“九莲山”。层出不穷的山峰被白雪所覆盖,充斥着李逸云几人的视野。绕过了几座山峰后,平整松软的雪地上终于浮现出了一行有些模糊的脚印。

“是一只野兔!”李聃欣喜的叫道。也不等其他人,便自行追赶前去。李逸云也不着急,带着几人不紧不慢的赶了上去,追上李聃的时候,他已经笑嘻嘻地将一只灰色的野兔拎在了手中,惹得两个少女目光中满是敬佩。

搜寻了半日,李聃又猎到了三只野兔,五只山鸡,两个少女在李聃的帮助下也分别猎到了一只野兔,一只山鸡,两人都十分开心。

午饭的时候,李逸云故意先让李聃去烤,结果自然是火候掌握的不好,有的地方考焦了,有的地方却没熟,在李逸云的挑拨下,莺儿、燕儿毫不客气地对李聃一番娇叱。见徒弟被斥责得有些不知所措,李逸云才笑着出手,让几人吃上了一顿美味的烤肉。

饭后,几人又四处走了走,李逸云见刘蕊神色间有些劳累,便提议回出发地等候众人,但李聃少年心性,兼之身具修为,多半日下来,正是精力充沛之时,丝毫不愿离去。两个少女也难得参与一次冬猎,自然也舍不得离开,李逸云见状也只好作罢。

于是几人又在山中转了几圈。日渐西沉,李逸云忍不住叫道:“聃儿,该走啦!”李聃此时正发现一行好似獐子的脚印,怎肯放过?头也不回地喊道:“等猎完这只獐子便回!”说着打马前奔,两个少女也正玩得兴起,纷纷打马紧跟着李聃追去。李逸云冲着刘蕊笑了笑:“到底还是孩子!”

两人驾着马慢悠悠的前行。突然,一股危机感袭上李逸云的心头,他勒住胯下的枣红马,警惕地瞧向四周。尽管修为已失,但李逸云仍有着异于常人的感知力,而与他几乎同时做出反应的,还有正驮着刘蕊的玉骥,它双耳竖起,一双明亮的眼眸四处扫视着。

事实证明,一人一马的感知是十分正确的,两双闪着绿光的眼睛从路旁的山丘后面浮现而出,闪烁着来到了两人的前方。那是两匹十分壮硕的灰色巨狼,两匹狼全身铁灰,足有四尺多高,两张血盆大口微微的张着,露出闪着寒光的尖锐獠牙,一滴滴涎水从口中缓缓滴下,淡淡的腥臭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玉骥还算镇定,而李逸云胯下的枣红马已然浑身颤抖的前后踱着步,若不是李逸云紧紧拉住缰绳,恐怕早就掉头跑了。而刘蕊也被吓得花容失色,李逸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头,她才没尖叫出声。

直视着两匹巨狼,李逸云眼中泛起凶狠之色,巨狼也定定的瞧着他,双方在这雪地中僵持着,都不敢轻举妄动。李逸云轻带缰绳,枣红马颤巍巍的向后挪了两小步。突然,他猛然伸手遮住了枣红马的双眼,猛地一挥马鞭,同时大喊道:“冲!”

话音刚落,玉骥后发先至,一跃而起,从两狼中间的缝隙呼啸而过。而被遮住双眼的枣红马,因为看不到了眼前的景象,便没了对巨狼的恐惧,却生出了对未知的惧怕,再加上李逸云用里的一鞭,便只知没命的奔跑,在李逸云双腿的操控下,紧随着闪电般的玉骥,也从两狼间的缝隙中穿了过去。

两匹灰狼的目光呆滞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料到李逸云的突然之举。但只是一瞬,两匹狼眼中的凶光便再度凝聚,猛的一掉头,嚎叫着向着两匹马扑去。

李逸云也在这一瞬间从背后的箭囊抽出两支羽箭,将弓拉满,一回身,轻勾手指,两支羽箭一左一右,呼啸着向两匹狼闪烁着的眼睛射去。“嘭!”“噗!”两只狼尽管体型巨大,动作却是出人意料的快,在羽箭命中的前一瞬,两匹狼将头一扭,避开了致命之处,两支羽箭只是射中了它们的肩头,更令人惊讶的是,其中一支箭只是发出一声钝响,便被弹了开去,而另一只也仅仅刺入不足一寸。

这两箭激起了巨狼的凶性,它们眼中的凶厉之色更盛,接连发出几声巨吼,利爪下开始环绕起淡淡的光芒,它们的速度也随之变得更快。李逸云心中的担忧更甚了,能引动灵力加快速度,这说明这两匹狼已经不是单纯的野兽,而可以称之为妖了。而无法调动真气的李逸云,则不过是个身体强壮些的人罢了。

在巨狼的加速追赶下,两匹马也不得不再度加速,玉骥倒是一副尚有余力的样子,可枣红马却渐渐地吃不消了,动作开始变得迟缓,呼吸则越发的粗重起来。而李逸云因为本就没打算狩猎,就连之前的两支羽箭还是从李聃那儿拿来把玩的,此时,全身上下一件武器也没有了。而两匹狼的距离则越来越近了。

“刘姑娘,在这样下去,我们都跑不了,我引开它们的注意力,你去找人求救!”刘蕊直摇头:“不……”不待她再说话,李逸云便瞧着玉骥道:“玉骥,带刘姑娘到安全的地方!”说着一回身,将手中的长弓抡圆了,向巨狼的额头砸去。

“嘭”地一声,长弓在狼的额头上反弹而起,飞到空中,巨狼一声嘶吼,显然是被激怒了。李逸云一带缰绳,从面前的山峰的右侧奔过,与此同时,他打着呼哨向左一指,玉骥长嘶着向山峰左面奔去。刘蕊的呼喊也渐渐远去了。

而后面的两只巨浪,果然如李逸云所愿,将刘蕊抛下,全都尾随着他而来,枣红马的速度越来越慢,又绕过几个山峰后,巨狼已经追到了距离李逸云仅有三丈远的地方,枣红马连哀嚎的力气也没有了,只是不停地向前跑,却被巨狼追的越来越近了。

而这时,前方的山路戛然而止,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横在了面前。李逸云苦笑一下:“看来我就要死在这里啦!”说着,带马踏上悬崖边的平地之上,一带缰绳,枣红马转过身来,呼呼直喘地瞧着两匹狼。

两匹灰狼,也停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李逸云的去路完全封死,目光中满是人性化的戏谑之色,似乎在嘲笑李逸云的弱小。李逸云跳下马来,拍了拍枣红马的后背,轻声道:“伙计,对不住了,你恐怕活不过今天了,不过别担心,我也会与你一起上路的,你至少还能有个伴。”

望向面前的虚空,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无数人的身影:去世多年的母亲,恩仇难辨的师父,昆仑山的师兄弟,太古神裔、苍梧之野的诸位好友,风沐翎,晶晶,李聃,候武、彭祖等前辈,朝中形形色色的大臣,自己的父亲穆王,还有那牢牢印在心中的,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少女。

“哈哈!我的命,由我自己来了结,怎么能便宜你们这两只畜生?”李逸云笑着向后一纵,仰面落入深不见底的的悬崖,他的脑海中,最后的浮现的,是这几日快乐而又悠闲的时光,无数片段渐渐凝聚成了一张清理温婉的脸庞——那是刘蕊的脸。

“希望她平安吧。”李逸云心中嘀咕着。已经闭起来的双眼再度睁开,他想再看看这个世界,然而,映入眼眸的,却是自己刚刚还在为她期盼平安的女子——她紧随着自己,也已然身在半空,无所依凭。“不是叫你快走吗?”他想说,却觉得身体正不受控制的向下坠着,每一个部位都已不再收到自己的控制,一股舒爽而又令人窒息的压迫之感传遍全身,李逸云的脑中感到一阵阵的眩晕,终于,失去了意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