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一别经年若梦(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530字
  • 2014-10-28 22:12:48

第二日,李逸云在一片明媚的阳光中醒了过来,头颅带着酒醉后的阵痛,他从床边的茶几上端过水壶喝了几口,正想再度入睡,却听门外传来略显急促的敲门声。李聃的声音随之传来:“师父!师父?远公子正准备返回燕国,您是不是出来送一下?”李逸云一愣,喊了声:“知道啦!”嘴里嘟囔着:“怎么这么早?”忙披衣起身,简单地洗漱一番,便推门而出,在李聃的引领下赶上了正在府门口准备离去的姬远等人。

远远地看见姬远一行人,李逸云紧走几步上前,拱手道:“世子,昨日不是还说对辽地的风光有所期冀吗?为何今日便急着离去?难道是我招待不周?”姬远一见李逸云,便转头半真半假地斥责李聃说:“这孩子,都告诉你别吵国主,让他睡去就好,怎么不听话呢?”随即笑着对李逸云说道:“国主误会啦,要留下来叨扰的,是小妹刘蕊,在下虽心向往之,但国中事务繁杂,实在无暇脱身啊!”说着,他指了指站在一旁的刘蕊。

李逸云转头瞧去,众人之中,只有她没有骑马,此时,在李逸云的注视下,她的脸庞浮起一层淡淡的红云,微微颔首,显示出一副娇羞的姿态。

“世子,这样不妥吧。你也看到了,我府中多是些男丁,仅有的女仆也都是些老妪,刘姑娘住在这里,许多事情恐怕会有不便啊!”李逸云接口道。姬远一笑:“那就劳烦国主,招几个女婢就好了嘛!”李逸云心中奇怪,一向成熟干练的姬远怎么会说出这样有些失礼的话,却见姬远又朝他眨了眨眼睛,低声道:“一个月后,若是李兄觉得小妹不必回去了,便给在下捎个信儿,我也好将贺礼送来。”

李逸云恍然大悟,这才明白姬远的用意。两人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姬远便曾提起要为李逸云做媒,李逸云心知对方意在拉拢,但又不愿拂了对方的面子,便敷衍着应了过去,没想到姬远这次便先斩后奏的将刘蕊带了来,弄的李逸云进退两难。他微微一笑,正思索着找何种理由婉言拒绝,眼角却适时地瞟见了少女如水般的眼波,他的心不禁微微一颤,到了嘴边的话终究没能说出口。

而在他犹豫的时候,姬远已然飞身上马,冲着他拱手道:“国主,后会有期啦!”话音未落,便已驾马跃出府门,与几名随从迅速地迅速消失在了远处。李逸云望着马蹄掀起的烟尘,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扭头看向刘蕊,略觉尴尬地笑了笑:“刘姑娘,你仍旧住在昨日为你安排的小花园如何?那里少有人去,比较安静。至于女婢,我今日便着手寻两个来服侍你,不过我们边荒之地的人多不通礼数,还请姑娘担待。”刘蕊颔首施礼:“多谢国主了。”

李逸云手抚额头,面露歉意地道:“在下昨日饮酒甚多,今日恐怕不能出行了,姑娘若是待的烦闷,可以让聃儿陪你出去转转。”刘蕊抬起头来,关切地说:“大人千万要保重身体啊!”一听她诚恳的言语,李逸云心中又是一动,笑着摆了摆手,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来到卧室中,他又叫来府中的管家,王六的族兄王石,嘱咐他出府挑选两个十五岁上下,性格乖巧些的少女,召入府中服侍刘蕊,又反复叮嘱了几遍要征得本人以及父母的同意,不得用强等等,这才倒头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清香之气传入李逸云的鼻端,他抽动了几下鼻翼,神智渐渐转为清明。“师父!刚好你醒了,快趁热喝了!”李聃的呼唤声传来,浑浑噩噩间,李逸云尚未睁开眼,便将嘴张开,一股清香的液体随之注入他的口中。

绿豆和莲藕的清香,瞬间便充斥了他的脑海,因酒醉带来的头疼,也在这股清香之下减弱着。李逸云睁开眼,坐了起来。颇为赞许地瞧着眼前的李聃:“不错嘛!很有进步。照这样看,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越我了!”说着,接过李聃手中的碗和汤匙,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着。

李聃吐了吐舌头:“师父,我的厨艺还是老样子,做出来的东西就是勉强能吃,这绿豆莲子羹是刘姑姑熬的。”李逸云眨了好几下眼,才想明白李聃口中的“刘姑姑”就是刘蕊,他敲了一下李聃的额头:“你怎么能让客人干活呢?我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李聃揉着被敲疼的额头,委屈地说:“可是,刘姑姑说了,我若是拘泥这些俗礼而让师父头疼就是不孝,您不是常说,‘百善孝为先’嘛,所以,所以……”

听了这话,李逸云心中苦笑,想象着刘蕊吓唬李聃时的模样,又联想到她温婉可人的言行,不由叹道:“果然女人都不是好对付的啊!”将空了的碗放到几案之上,他拍了拍李聃的肩头:“好啦好啦!不怪你就是了!”李聃这才转忧为喜。

李逸云又接着问:“给刘姑娘找的婢女安排好了吗?”李聃点了点头:“王叔找的两个姐姐,一个十三岁,一个十四岁,都很温婉美丽,应当是十分妥当。”李逸云笑道:“呦!小小年纪,就知道‘温婉美丽’了,看来我得早日给你寻一门亲事了。”“哪有?”李聃争辩道,双眉赌气般的皱了起来,瞧得李逸云笑个不停。

笑了好一阵,李逸云才起身下床,收拾停当之后,便带着李聃往府邸西北的小花园行去。远远地听见一阵嬉笑之声,绕过一簇花团,只见刘蕊正带着那两个十几岁的少女踢着鸡毛毽,红碧两色艳丽的羽毛在空中翻飞,映衬着少女们因运动而略微泛红的面颊,在四周一片雪白的天地间,勾勒出一派罕见的生机盎然之景。

见李逸云走来,刘蕊有些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带着两个少女对着李逸云颔首施礼:“见过国主。”李逸云微笑摇头:“不必多礼。说起来我还要多谢刘姑娘的绿豆莲藕羹,否则我的头还不知会疼到什么时候。”刘蕊笑道:“大人客气了,听闻大人厨艺非凡,小女子定是在行家面前献丑了一番。”李逸云一愣:“这你又从何而知?”刘蕊瞧了瞧一边站着的李聃,笑着说:“是聃儿告诉我的呀!”

李逸云瞪了自己徒弟一眼,又转过头,满脸笑容地说:“孩子的话当不得真,哈哈!这小子还说什么了?”刘蕊的眼神似有些埋怨地道:“聃儿还说,大人经常去一家叫做‘醉乡楼’的酒楼喝酒。几乎每次都是深夜才酩酊大醉的回来,我哪天也想去尝尝,看那家酒楼的酒究竟有何神奇之处,能让大人这样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李逸云尴尬地笑了笑。随后转移了话题,两人又聊了一阵,便到了午饭的时间,于是几人便一起吃了午饭。午后,李逸云又带着刘蕊几人开始逛起了辽阳城。之后的几日,几人便将城中的各大菜馆吃了个遍。在李逸云的授意下,每家的店小二都变成了万事通,向刘蕊讲诉着各种奇闻轶事,街头巷尾的趣闻。只是在醉乡楼的时候,摄于李逸云的带有威胁之色的目光,小二才没把李逸云酒后闹出的许多笑话一一道来。

辽阳城被逛得差不多了之后,李逸云趁着闲暇,又带着几人去了辽东的冠日城和辽西的松锦城,同样也是极尽欢愉。言语之间,刘蕊不时流露出对李逸云的倾慕、关切之情。但李逸云却总是避实就虚地回避着她的心意。

一晃便过了半月有余。这天,刘蕊怀着淡淡的期待之感从睡梦中醒来,惊奇地发觉,在这一夜之间,天地便化为了一片雪白。尺余深的积雪覆盖了庭院的每一个角落。望着满目的雪白,一些铭刻心中的往事被勾勒出淡淡的轮廓,引得她心中泛起一丝惆怅。

刘蕊起身收拾停当,还未等用饭,就见李聃兴冲冲地跑来,脸上充满了抑制不住的兴奋,高声道:“刘姑姑、莺儿、燕儿姐姐,师父叫你们收拾收拾,准备出门冬猎!”刘蕊尚未明白冬猎的含义,两位少女却已忍不住叫道:“真的吗?真的吗?”“我们也可以跟着去?”李聃用力的点了点头,又转身跑去,边跑边喊:“你们快着些!”

莺儿和燕儿不待向刘蕊解释,便不由分说的为她换上一身桃粉色紧身棉袄,两位少女也都迅速的换好衣服,三人快步奔出。

借着这个空档儿,两人才向刘蕊解释:冬猎是辽国冬季除去年关外最盛大的活动,在李逸云的组织下,凡是年满十六岁者都可以参与其中。而冬猎的具体内容则是在冬季第一场超过七寸厚的大雪之后,众人一同到辽阳城南的九莲山一带进行狩猎,借助雪后新留下的脚印追踪野兔、山鸡……若是表现突出,还能得到李逸云的奖赏。除了由于竞赛带来的诸多乐趣之外,冬猎之所以受欢迎的另一个因素则是因为李逸云颁布的法令中规定:在除去冬猎的时间外,若是没有批准,便不能随意的猎杀动物。于是,那些爱好狩猎的人,便都把精力积攒到冬猎之时,冬猎的热闹程度,也就可见一斑了。

三人来到府门前的小广场,李逸云早已率领家丁在门前等候,一身藏青色棉布劲装的他见三人赶来,笑了笑说:“刘姑娘,记得你来的时候是坐马车前来,不知你可会骑马?”刘蕊点了点头:“会一些,但骑的不是很好。”李逸云打了个响指,一身在阳光下闪着荧光的玉骥从一旁稳步行来,走到刘蕊的身边。李逸云说道:“刘姑娘,这匹马灵性十足,你可以完全信赖它,只是切记别打骂。否则他可能会闹别扭。”刘蕊乖巧的点点头,微笑着轻轻抚了抚玉骥的鬃毛。玉骥一副颇为享受的表情,用头亲密地蹭了蹭刘蕊的脸颊。

李逸云见状放下心来,拉过身旁的白马飞身而上,其余人也跟着跨上骏马。两个侍女尽管年幼,身手却是颇为灵活,纵马毫无滞碍。刘蕊上马的动作有些生疏,但玉骥颇为配合。刘蕊纵马前后走了几步,倒也十分安稳。

见众人都已上马,李逸云一扬马鞭,喊了声“走!”骏马嘶鸣间,一行人奔出府门,在白雪的世界中渐渐远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