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只影向谁去(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766字
  • 2014-10-24 22:20:34

“李大哥,你、你怎么了?你别吓我!”瞧着李逸云反常的举动,风沐翎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了。李逸云摇摇头,伸手将随着笑声而留下的一滴泪水擦拭而去,开口道:“没事,你们也是好心,说吧,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风沐翎踟蹰道:“还、还有一件事。就是新法颁布的当天,祭谋大人便带着鲜血写成的请愿书,到乾坤殿前恳请陛下收回成命,但陛下却一直不肯见祭谋大人,祭谋大人便在乾坤殿前一直跪到了晕厥,才被家仆抬回府中,从那时便一病不起。今早刚刚传来消息,祭谋大人已然仙去了。”

霎时间,李逸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双脚顿时失去了平衡。“噗通”一声跪倒在青石板的街道上。胸中又是一阵翻滚,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

“李大哥!”风沐翎尖叫道。李逸云挣扎着站起,用袖子将嘴角的血擦干净。整了整衣冠,一言不发地朝前走去。风沐翎追上前来,急切地问:“李大哥,你要去哪儿?”李逸云沉声道:“我要去送祭谋大人最后一程。”

祭谋的府邸,此时已经被装饰成一片惨白之色,营造出了一股悲凉的氛围。由于祭谋已然请辞,再加上他刚刚做出反对天子的行为,来吊唁的宾客稀稀落落,大多都是一些迟暮之年的老者。

李逸云的到访,令许多人感到意外。看着这个全身素白的年轻人穿过长长的甬道,一路来到灵堂之前。无论是府中的家仆还是其他的宾客,都露出一丝惊讶之色。而识得他身份的人更是奇怪:仕途正如日中天的李大人,怎么会来吊唁这个冒犯天子、不识时务的老头子呢?

一身重孝的祭凌见李逸云前来,倒是一反常态的态度恭谨,躬身施礼道:“多谢李大人。”李逸云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又无言以对,从祭凌手中接过点燃的线香,恭恭敬敬地行了三个礼,将香插在长桌上正中的香炉中。

“公子节哀。”李逸云朝祭凌拱手道。祭凌拱手回礼:“多谢李大人吊唁家父,家父临终前嘱咐我带几句话给李大人。”李逸云眼睛一亮,心想:难道祭谋大人还有计策能够挽回大局?脸色也随着想法而认真起来。“公子请讲。”李逸云说。

祭凌先冲着灵堂中的棺椁行了个礼,随即说道:“家父让我对李大人说:事情发展到今日,完全是天意如此,大人已然尽了力,便无须再自责了。”

李逸云只觉心中一阵难言的酸楚,却又夹杂着丝丝温暖。算得上是自己同门长辈的老人,临终之前对自己的话没有丝毫责怪,也没有任务似的嘱托,却是对自己的劝慰。“多谢祭谋大人,多谢公子。”李逸云听见自己说。

祭凌拱手道:“李大人留下用过饭再走吧!”李逸云苦笑了一下:“多谢公子的好意,不过在下此时实在没心思吃饭,留下来的话,恐怕会影响诸位宾客的心情,还是算了吧。”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浓重的悲伤。

“那李大人走好,后会有期。”“嗯,公子还请节哀,多多保重。”李逸云抱了抱拳,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走出院门,站在一旁等候的风沐翎便迎了上来。李逸云冲她抱歉一笑:“妹子,辛苦你了,我们回去吧。”风沐翎走了过来,搀扶住李逸云有些摇晃的身躯,两人并肩而行,向着李逸云的府邸走去。到了府门口,李逸云挥挥手,告别了身边的少女,独自一人走入府门。

身心俱疲的他连招呼家人的力气似乎也没有了,径直的来到卧室,正要躺下,却觉得有一道灼灼的目光正瞧着自己,他转过头去,只见卧室的门口,正有一道纤细俏丽的身影面向他站立着。两只闪亮的明眸一眨不眨地瞧着自己。

李逸云心中一痛,心中立刻生出想逃离此处的想法,但终究抑制住了冲动,咬咬牙,硬着头皮向少女走去。

姬玉柳疾奔几步,一下子扑入李逸云的怀中。她全身都在微微颤抖,颤声道:“逸云。我好想你,前些日子听说你受伤了,我想去看你,但不知为何,父王这些日子禁止宫中所有人员外出,而且他也受了伤,我也不忍心让他生气。所以就拖到了现在,你不会怪我吧?”

她自顾自地说着,却不知被他环抱着的李逸云此时已经泪流满面,他用力地握紧双拳,已经将掌心按出血来,这才终于止住泪水。抬起手来将眼泪擦干,他勉强用冷静的声音说:“公主说笑了,微臣怎么敢怪您呢?”

听他这样一说,姬玉柳立刻愣住了,直起身来瞧了瞧他,不解地说:“逸云你怎么了?别和我闹了,我来找你是说正经事的!我父王这几天一直在说,要让我嫁给齐国的那个姜不辰,你到底什么时候和父王提亲啊?”

李逸云又笑了:“公主您别开玩笑了!您和姜世子门当户对,正是难得的良配,为什么要拒绝呢?”姬玉柳张大眼睛愣在那里,嘴唇张了数次才说出话来:“逸云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对吧?你一定是不想我着急故意逗我的是不是?不过没有办法也不行啊!”

说着这些话,姬玉柳的眼中蓦地亮起一股有些疯狂的光芒,坚定地望着李逸云说:“你没有办法没关系!我有办法!我们今日就……那样父王不同意也不行了。”说着,她也不等李逸云回应,踮起脚尖,温暖的唇便吻上了李逸云的唇,双臂也绕到他的背后,紧紧地将他箍住。

柔软温暖的触感从身体的每个角落传来,李逸云的心头也攀上了一股冲动,他的身体也变得炽热,开始不自觉地回应着少女。但这时,一声冷冽的声音在他的脑中炸开“她是你的妹妹!”这句话就将一盆冷水,立刻将他体内的火浇灭了。

他伸出手来,用尽了全部的毅力,强忍着心中的痛推开了少女,退到了距离她五尺远的地方,躬身施礼道:“公主还请自重。”姬玉柳被他的反常姿态弄得愣在了当场,半晌才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哀求地望着他说:“逸云,别闹了,一点也不好笑。”

李逸云抬起头,挤出一丝笑来:“在下一介贱民,公主对微臣,实在应当礼数周全。”“逸云!我这次好不容易才偷偷溜出来,没多少时间在这里听你胡说。”姬玉柳有些不耐烦了。

李逸云笑着说:“公主,小人没有胡闹,小人现在已经明白,小人卑贱之躯,根本不能与公主您相匹配,往事种种,都是小人的痴心妄想,我如今已经幡然悔悟,还请公主原谅。”说罢躬身施礼,双目一瞪,将眼中的泪花硬生生的收住。

“你为什么这么说?难道?难道是父王不同意我们的事?逸云,我和你走,我们现在就走!”说着,姬玉柳走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李逸云的袍袖。那一瞬间,李逸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道疯狂的想法:带她走!什么世俗礼法?什么天道伦常?统统不管了!然而片刻之后,他还是坚决地抽回了袍袖,后退一步道:“公主请自重。”

“逸云,你是怎么了?”姬玉柳涩声道:“难道?是因为她?因为风沐翎你才变心?”姬玉柳的纤纤玉指颤抖的指向窗外。李逸云笑道:“公主说笑了,这和风姑娘可没什么关系。况且我也算不得变心,一直以来,我的目标便是裂土封侯,光耀门楣。不瞒公主,陛下在战前便暗示小人他十分喜爱公主,不想让您远离他的身边,如此的话,我的目标又怎能达成呢?还好陛下不知我们间的事……”

“啪”地一声,姬玉柳的手掌重重的打在了李逸云的脸颊,一丝鲜血顺着嘴角滑落。“你一直在利用我?”姬玉柳颤抖着说。“利用谈不上吧?公主与小人相处,不是也很快乐吗?也算是各取所需了吧。”李逸云依旧笑着。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再说一遍。你现在到底是不是在骗我?”姬玉柳双目通红地瞪着李逸云说。“哈哈,公主,我骗了你这么多年,只有现在说的才是彻头彻尾的实话啊!你怎么就是不信呢?”李逸云大声喊道。

“你不要后悔!”两行热泪顺着姬玉柳的脸颊流下,少女一甩袍袖,转身奔出院去。见少女走得远了,李逸云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下来。他转身看了看正站在门口的晶晶,想要笑一笑。却觉得喉头一阵腥甜,接连喷出三口鲜血,头一歪,晕倒在了晶晶的怀中。

半个月后,李逸云终于在回归镐京之后,再次见到了穆王。看到穆王的第一眼,李逸云就理解了,这个作为自己父亲的男人,为何为突然违背了约定,强行颁布新法。

仅仅数月不见,穆王却像是老了数十岁一样,脸上原本的光泽涤荡一空,目中的神采也消失殆尽,一股沉重的暮气从他的身上蔓延开来。“原来犬神口中打偏了的一击,竟然也造成了这样不可逆转的伤势!”他心中不禁涌现出对犬神的恨意,却又有一股无奈和倦怠袭上心头。

“你来啦?坐坐!”穆王让赵祗搬过一把椅子,让李逸云坐下。“你为什么不把实情告诉玉柳呢?这样的话她会恨你一辈子的啊!”穆王语重心长地说。“若是照实说,以妹妹的性格,恐怕会迁怒您,若是传扬出去,更是会影响您的威望,反正我与妹妹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了,倒不如把一切都算在我身上,也好落个干净。”李逸云苦笑说。

“唉!孩子,你这样让我很是难过啊!我倒情愿你别这样为别人考虑的如此周全。”穆王抓过李逸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颇为自得地说道:“犬戎抓来的五个首领,都被我关在了地牢里面,还俘获了四匹白狼、四只白鹿,也算是增强了我大周的威望。”说到这儿,穆王语气一变:“至于楚戾那小子,却是自己逃之夭夭了,便宜他了!”穆王恨声说。

李逸云微微笑了笑,自然而然的开口道:“爹,这样很好了,别太执着于改变不了的事情,这样心情也会好许多。”穆王一愣,随即脸上滑下一股热泪,边流泪边笑着说:“你这小子倒教训起我了!”两人相视一笑,笑中有幸福,也有苦涩。

“你想留在镐京还是去别的地方?”穆王慈爱地瞧着李逸云说。李逸云叹了口气:“我还是离开吧,在这里面对旧人旧物,总有些抑郁难平啊!”。穆王点点头:“也好。那你想好要去哪里了吗?”

李逸云正想摇头,却在一瞬间想起了造父在介绍玉骥时对他说过的话“那匹马,是最后才得到的,它来自东北的辽水。”李逸云脱口而出:“我想去辽地看看!”穆王疑惑道:“那里……很冷啊!你能受得了吗?”李逸云笑笑:“放心吧,爹!我没事的!”说着,嘴角的弧度再次被勾了起来。显露出一丝看透了尘世的淡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