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瞒天过海(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2754字
  • 2014-10-22 20:45:18

“小子,别找死。”见到李逸云疯狂的举动,犬神也面露严肃,厉声喝道。此时的李逸云,双目已然变得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对自己所犯杀戮的自责、对爱情破灭的绝望、对与父亲永诀的悲痛,都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甚至连已经渐趋平稳的五毒咒也被激发了出来。在五毒咒的引导下,这些突然爆发的情绪,融合成了李逸云一生以来,最为庞大的愤怒,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

左腕一甩,七彩光轮脱手而出,不像对付圣犬王时的由快至慢,这次的光轮刚一出手,便化为一团模糊的光影,夹杂着七彩的光芒,向着犬神撞了过去。

光轮所过之处,在空中留下了犬牙差互的裂纹,四周的空间也有些承受不住这股狂暴之力,微微的震荡起来。与此同时,浑厚的能量也被光轮吸引,从四面八方向着犬神压迫而至。

而犬神却是不慌不忙,直到光轮到达他身前不足两尺的时候,他才轻轻地一踏虚空,向旁边滑出三尺,光轮贴着犬神的衣角,以毫厘之差错过了目标。

不过李逸云的攻势却没有就此结束,光轮脱手的瞬间,他那气吞山河的剑气便已经直指犬神,光轮掠过的瞬间,他背后金色的羽翼用力一振,便如同一只扑火的飞蛾般,带着一往无前的剑气,以比光轮还算快的速度,向着刚刚避开攻击的犬神再次攻去。

犬神目光一寒,立手如刀,一股漆黑的波纹从手掌的边缘向外扩散,周遭的气流也被它带动的扭曲起来,并且不断地扩张着。看着这一切,李逸云的嘴角却浮起一丝冷笑,他手中剑光再次暴涨,强大的气势将犬神的身体完全锁定。左手轻轻一勾,已经飞到远处的七彩光轮折返而回,以更快的速度旋转着从犬神身后再度袭来。

“你疯了!”犬神大吼一声。光轮与剑光一前一后的夹击,犬神固然难以躲闪,可始作俑者的李逸云也是无法脱身,两股能量完全爆发开后,犬神自然无法幸免,但他也必然会成为犬神的陪葬,灰飞烟灭。

眼看着剑光和光轮都已经沾到了犬神的衣角,这一瞬间,犬神双目神光暴涨,大喝一声“空!”。一道道的波纹随之在他的身体上荡漾起来。他的身体仿佛变成了气流一般的无形无质。光轮从他的胸口毫无阻碍地穿过,正好迎上了李逸云手中的滔天剑气。

七彩的光轮与金碧色的剑气同时闪耀起来,光轮的旋转停滞了下来,黑白相间的太极圆盘再度出现在光轮中心。这一瞬间,李逸云大吼一声,不顾临体而来的光轮,猛的一转手腕,碧色的剑芒从光轮的边缘刺出,直指犬神的心口。

犬神出手了。他那荡漾着黑色波纹的手掌轻柔的向下一劈,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劈中了光轮正中的太极鱼线。光轮的光芒黯淡了一下,随即猛的前冲,“嘭”地击中了李逸云的身躯,顶着他倒飞而出。

“啊!”伴着李逸云的惨叫,一团浓烈的的光焰在空中炸开,李逸云的攻击,最终被他自己全盘接收,他的整个身体都被渲染成了七彩之色,汹涌的能量在体内的每个角落爆发开来,其破坏力堪比五毒咒。晶晶也在瞬间被迫出体外,砸在地上,昏迷过去。

光芒散尽,李逸云身上原本高贵的淡金色盔甲荡然无存。身上倒是没什么伤痕,面色却一片惨白,一缕缕鲜血也正从嘴角不断的溢出。他的意识变得微弱了,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模糊起来。“我要死了吗?”他想。“这样也好。”

恍惚之间,他原本已经有些模糊的母亲的形象,再次变得清晰起来。她仿佛正站在自己的面前,微笑着看着自己。而更年轻些的,笑着的穆王,也站在母亲的身侧,两人一边笑着,一边向他招着手。“爹、娘,我来找你们了。”李逸云心里想着,嘴角不觉得挂起了一抹快乐的笑容。

几乎是同时,犬神肩头处的衣衫啪的一声,裂开了一条细长的缝,露出一条血色的细线,一滴血珠缓缓地渗出,被风吹落,正好打在犬神劈斩之后放在胸前的手掌之上。李逸云最后的那不顾一切的一剑,终究还是伤到了他。犬神瞧着那正从空中跌落,却兀自笑着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左手屈指一弹,一道黑色光芒如闪电般弹出,笔直地朝着那空中身影弹了过去。

猛然间,一道金色的光芒从一旁掠出,长虹般截住了黑色的闪电,金光划过椭圆形轨迹,将黑色的闪电包裹在内,如同拧麻花般地一拉一扯,两道光芒便一齐无声的消散了。而一个身穿金色华服的老者也已经挡在了李逸云身前,眉宇间满是怒色。

与此同时,李逸云下坠的身体被一道紫色倩影揽入怀中,李逸云似乎辨别出了来人的相貌,满是鲜血的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头一歪,昏了过去。

“候武?你这个老家伙又来捣什么乱?先是彭祖那个家伙妨碍了我杀人,现在又是你。你们这些老不死的约好了?”犬神瞧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老者,不满地说。

候武原本满脸恼怒,听了他的话脸色转为惊疑:“小狗儿!你说的是真的?彭祖那老家伙出现了?”犬神不屑地道:“我骗你何用?”又指了指胸口的鲜血:“这就是刚刚被老家伙打的,要不?谁还能伤的了我?”

“侯爷爷!李大哥他、他全身经脉都断掉了啊!”这时,后方抱着李逸云的风沐翎哭着说道。“什么?”候武双目圆睁,瞪着犬神道:“小狗儿!你下手这么狠?”犬神辩解道:“你弄清情况了吗?是那个小子疯了似的要杀我啊!这小子什么来头?居然能让你这家伙为他出头?”说到这儿,犬神目光掠过一丝凶狠:“不过你要是真出手,我也不见得就怕了你!”

候武摇摇头:“杀了你又能怎样?也不能把孩子的伤治好,我只是有些后悔没能早点赶来罢了。”接着他目光灼灼地瞧着犬神:“至于他的身份,我得劝你一句,你接下来最好按我说的去做,否则会有人还找你麻烦的!”

犬神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侯——前——辈,你别逗了,这世上有资格能找我麻烦的也就那么几个,你既往不咎了,彭祖那个家伙更不可能,难道吴尘还能从昆仑上跑过来?”候武露出一丝揶揄的笑,竖起大拇指道:“聪明!这孩子还就是吴尘那个家伙的徒弟!”

“不会吧?”犬神有些哭笑不得了。候武接着说:“他倒是没自己说过,不过据我观察,他肯定是昆仑山门下,而昆仑山能交出这样弟子的人,大概只有吴尘了吧?而且据我推测,吴尘最喜欢的弟子大概就是他了。怎么?你难道不相信我这几百年练出来的眼力?”

“哪里哪里?”犬神有些慌了手脚。“侯前辈,那个,我该怎么做?我全听你的,这……我把吴尘那家伙的宝贝徒弟给废了,他还不得找我拼命啊?我真的跟那个家伙玩儿不起啊!”

候武点点头:“你小子还算有见识。”指了指身后的风沐翎道:“这丫头告诉我,你们犬戎这次其实是上了人家的当了,等一会儿我让她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你。我教你个法儿,你先等这孩子醒过来,然后把原委告诉他,再真诚的道个歉,基本就没事儿了。”

“这能行吗?他的一身修为恐怕都就此废了啊!我道个歉就能管用?”候武一摊手:“随你信不信,总之据我对着孩子的了解,他原谅你的可能大概有七成。”“那好!我全听前辈的!”犬神毕恭毕敬地说。候武一瞪眼:“那还不赶紧给这孩子治伤?傻站着干嘛?”

“好好!”犯到了人家手里,不可一世的犬神,也不得不变成了被人颐指气使的小厮,他心里叫苦道:我今天是撞了什么鬼了?怎么这么倒霉!脸上却还不得不笑着,按着候武的吩咐开始给李逸云疗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