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瞒天过海(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483字
  • 2014-10-21 22:08:31

数年前,这一招的施展方式便被候武用类似法阵的方式,烙印在了李逸云的灵魂深处,而直到此刻,凭借着超越自身的羽化境界,他才终于将这招在天地间再现。

震上巽下,恒心有成。被这一招所发出的的能量波及到的人,全部凝固在了当地,好像被定身了一样。但与定身术不同,雷风恒所凝固的,是周遭天地的时间。

在法力所波及的宇中,宙的流动被停止。包括气流、光线在内的所有事物都被镀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薄膜,完全的凝固住了,除了李逸云和李玉龙。以及他之前甩出的七彩光轮。

并未再次袭向圣犬王,光轮诡异的在空中倾斜着向下,朝着被定在地面的圣二王等人冲去。十几丈的距离转瞬及至,光轮呼啸而来,地面上的四人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闪耀着七彩光芒的光团,向着自己的身体席卷而来。

耀眼的光芒,在光轮与圣二王静止不动的身体接触之时骤然爆发,如同平地间升起了一轮艳阳。光轮穿过了圣二王的身体,继续呼啸向前,在其余三人的身周同样爆发出灿烂的光芒,将天地间映照的一片灿烂。

黯淡些的光轮旋转着,向着还站在四人中央的李玉龙飞去。轻探右手,李玉龙掌心中黑白光华闪耀,准确地迎上了光轮中心黑白双色的光芒。光轮在他的掌心停下了,旋转的速度也慢下来,重新显现出那七彩缭绕的花朵形状。浑厚的灵力从李玉龙的掌心涌出,光轮再次绽放出了耀眼的光华。

手托光轮,李玉龙纵身而起。又一个光轮从他脚下浮现,承载着他向着空中的圣犬王冲去。而此时,更高处的李逸云背后的太极光轮疾转,疯狂地吸纳着周遭的天地灵气,双手虎口交叉相叠,指向下方的圣犬王,一朵与李玉龙手中相同的光轮在他的掌中再次凝聚。

在空中一个筋斗,李逸云倒悬而起。巨大的金色羽翼用力一拍,迎着李玉龙的上冲之势,带起一道璀璨的光华,流星般的下落。二人的交汇处,正是仍处在雷风恒限制中的圣犬王。

圣犬王身周乌光闪烁,雷风恒所造就的薄膜正被他不断地切割出一道道的裂缝,但李逸云李玉龙两人的速度显然更快,在薄膜破碎的前一瞬,两人的光轮分别罩上了圣犬王的头顶和双脚。

比之前灿烂数倍的光芒在圣犬王的身上闪亮起来,狂暴的能量也从两个光轮结合之处爆发而出。修为不足的李玉龙在这样的光芒面前毫无抵抗力,连忙驱动脚下的光轮向下滑落。李逸云也是暂退一旁,等待光芒稍稍散去,才再次上前。

在这庞大的能量的冲击下,原本就不甚圆融的雷风恒也瞬间崩溃了,七彩光芒的映照下,一层层透明的薄膜从人们身上化开,时间再度恢复了流动。

但犬戎的五大首领却是例外,站在地面上四人,全身笼罩着循环往复的七彩光晕,目光中透着凶狠之色,但却是一动也不动。而还在空中的圣犬王,原本笼罩在身上的漆黑盔甲完全消失了,露出了一套普通的兽皮衣,厚重的光晕在他的身周流淌着,身体在空中静止了一瞬,便要向下落去。

李逸云振翅向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身躯,缓缓的下降距地面三丈左右。用半生不熟的犬戎话向着刚刚从雷风恒中恢复过来,还有些发懵的犬戎士兵喊道:“犬戎士兵们,你们看好了,你们的五位首领已经全部被我们抓获了,你们已经败了,现在我以大周左路军总统领的身份保证,只要你们投降,交出武器和战马,便可立即恢复自由。如有违背,有如此箭!”

说着,李逸云空出的左手向着地面一招,一支插在地面的箭矢顺势飞入空中,接着他又屈指一弹,一道指风弹射而出,正中箭矢的中端。箭杆“咔嚓”一声,在空中断为两截。李逸云挥手轻轻一拂,断成两截的箭矢反向飞回,整齐地插回地面。

“我们投降!”“投降!”眼见作为精神支柱的圣犬王被击败,犬戎士兵再也没有勇气战斗了。无数的犬戎士兵跪倒在地,呜哇乱叫着。只是几个呼吸间,便再没有持刀抵抗的敌人了,闪亮的弯刀,强劲的长弓丢的满地都是。李逸云见状,露出一丝疲惫的释然,抓着圣犬王缓缓落地,与喘着粗气的李玉龙相视一笑。

在李逸云的命令下,放下武器的犬戎士兵都迅速的离去了。十余万匹战马、弯刀、弓箭都被乱糟糟的扔在战场上。而此时,圣犬王几人身周的五彩光芒也逐渐黯淡下来,使得他们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不过李逸云早已用绳子将他们捆了起来,做好了万全准备。

至于他们的修为,李逸云的这招封印术的限制时间则是永久的,无数细小的阴阳五行之气被他注入到五人身体的各个经脉之中,将经脉完全阻塞住,而对于圣犬王这样的羽化高手,他则是特别照顾,用阴阳五行之力将他全部的修为都包裹起来,加以封印。若是没有他人将这些灵力吸出,他们的修为就会被永久的封住。

瞧着安然离去的犬戎士兵,五人相互瞧了几眼,眼中露出一丝疑惑。又见所有的犬戎士兵离去后,李逸云下令原地驻扎休整,几人眼中的疑惑达到了巅峰。最终,圣犬王在瞧了几眼那身披金甲的落寞身影后,开口了。

“李将军,可否过来一叙。”他朝着李逸云说。李逸云听了这话,又瞧了瞧圣犬王,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他感到甚是疑惑,但还是彬彬有礼的走了过来,冲着圣犬王说:“大王,两军交战多有得罪,还请大王体谅,回京之后,我定当尽力为大王求情,保住几位的性命。”

圣二王疑惑地说:“李将军?我们的族人,你就这样放走了?”李逸云疲惫一笑:“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们也都是无辜的,为什么不放他们走?”“你难道不是想通过杀戮我们族人赚取军功,博得封赏吗?”脾气急躁的圣五王忍不住问。

李逸云哑然失笑:“原来我在几位心中是这样的印象啊,那可真是误解我了,若是以前我还真想赚些功劳,好配得上我心爱之人,但也是尽我所能不波及无辜。而现在,一切都与我无关了,我只想早日结束战争,抽身离去罢了。”李逸云苦涩地说。

圣犬王摇摇头:“李将军。看来是我们中了人家的算计了,恐怕事情有些麻烦了,我现在把事情告诉你,但愿还能有所挽回。你认识楚戾吗?他在在开战之前曾经来找过我,对我说大周之所以北征犬戎,完全是由于将军您和穆王的野心所致,他心怀善念,所以才将您的行军路线告知我,并说只要除掉您他便有方法控制穆王,从而也达到他权倾天下的目的。”

李逸云此时仍能保持安然,因为他没有死,所以楚戾的野心也就根本无法实现,等自己领军归来,自然可以让他一败涂地,但圣犬王随后的一句话让他感到天翻地覆。“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主意,据我所知历代周天子都有一种秘法,能过借助士兵们的士气发挥能力,士兵们人数越多,实力越强,他们的能力也就越强,而当你们两路精锐一起出动之时,穆王的能力便降到了最低,所以我们在集结大军对付你的时候,还请了犬神大人去刺杀穆王。”

“什么?”李逸云大喝一声,立刻便要转身离去,圣犬王叫道:“等等!这是代表我身份的狼尾,拿着它,或许还能来得及阻止犬神大人!”说着将指了指怀中露出的一截雪白色。没等他说完,李逸云已然探过手去,将那两尺多长的雪白色狼尾抓在手中。“军队交给你了!”他朝着李玉龙扔下这样一句。后背荧光闪烁,金色的羽翼再度展开,双翼一震,化作一道残影,消失在地平线的远处。“喂!怎么回事啊?”站在地面的李玉龙吼叫着。

“快些!再快些!”李逸云在心中呐喊着:“那可是我的父亲啊!”他此时此刻才终于意识到,穆王对他的重要。想到穆王绞尽脑汁的封赏自己、补偿自己,他心中因为姬玉柳的关系而生出的一丝对穆王的怨恨瞬间化为乌有,他现在只想着穆王,自己的父亲,能够平安无事。

突然,一股危机之感出现在他的心头,脑海中,九婴和晶晶的声音也一齐叫道:“小心。”李逸云收敛心神,抬起头来,便看见了远处浮现出的那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身量极高的巨人,李逸云的身高也算是高挑,但粗略的比较一下,最多也只能到他的胸口。那人看上去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密密麻麻的长着一副络腮的胡子,透露出一种威严之感。不知怎么,也许是独有的气势,也许是元灵的独特感知。李逸云立刻确定了,这个人就是圣犬王口中的犬神。

犬神的脸上,本透露着一丝淡淡的怒色,见了面前全身金甲的李逸云,更显得有些不耐烦,挥手道:“小子闪开,别当我的路!”而李逸云却被他身上的另一些东西吸引住了目光——那是溅在褐色兽皮袍上的点点尚且鲜红的血迹。“你杀了穆王?”李逸云涩声道。犬神一皱眉,不屑地道:“杀了又怎样?赶紧给老子让开!”

一丝锐痛传入李逸云已经近乎麻木的心中,就在昨日,他刚刚失去了心爱之人,多了一个姐姐和父亲,而仅仅一日,他与还未来得及相认的父亲便已天人永隔,连责怪他不负责任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突然觉得胸口一阵烦闷,一张口,“噗”地喷出一股血雾。

“我要杀了你!”李逸云用尽全力怒吼着,右手直指苍穹,前所未有的剑光如贯穿天地的光柱般被他握在手中。“别傻!你不是他的对手!”“大哥,快跑!”九婴和晶晶在他的脑中喊叫着。李逸云却充耳不闻,背后的太极圆盘已然化为一道模糊的光影,不顾一切的吸取着四周的天地灵气。左掌中,如同太阳般闪耀的七彩光轮出现在掌中,气息牢牢的锁定住了远处的犬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