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水山蹇 雷风恒(下)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94字
  • 2014-10-20 22:39:51

这一刻,李逸云只感觉从未有过的力量感在全身弥漫,无数以爆发力强大著称的招式在他脑中竞相浮现,渐渐地融合在一起。双手握住剑柄,剑尖斜向下指,李逸云脑中灵光一现,脱口高呼道:“圣犬王!接我一招拨云见日!”说着双手向上一挑,绚丽的剑气自下而上,如咆哮的浪潮般迎上了圣犬王双手劈斩而来的黑色刀光。

两道光芒相撞,“轰”地一声在空中炸开,冲击的气浪也在瞬间向两人袭来。李逸云旋转着身躯,借着气浪的推力向右退去,划出一道弧线。而圣犬王也如出一辙,二人刚好又来了个面对面。圣犬王凌空击出一拳,拳影如一张择人而噬的巨口,咆哮着冲向李逸云。

这一招新创的“拨云见日”消耗了不少法力,但那股酣畅淋漓之感却将他之前的郁闷暂时驱散。嘴角不自觉地微微翘起,李逸云背后的太极光轮一阵疾转,迅速地恢复着之前的消耗,此刻,法力的吞吐就如同呼吸一般自然、流畅。片刻间,之前的消耗就几乎完全恢复。

汹涌的力量在体内奔腾,李逸云一掌击出,一朵五彩花蕊从掌心射出,迎风而放,五色的花瓣与圣犬王击来拳风相交,“噼啪”数声爆响,黑光与五彩光芒双双湮灭。紧接着,双方又各展神通,在空中释放着各色的光彩。

在李逸云与圣犬王交战的同时,地面之上的激战也已然展开,两军交锋的中央,一身鎏金甲的李玉龙正被四个杀气腾腾的身影围在当中,而其中三个,都是熟人。“原来是二哥,四哥和五弟啊,这位年长的是大哥吧?哈哈,久仰久仰啦!”李玉龙骑在马上,皮笑肉不笑地说。

“大哥,就是他!砍了五弟的一只手臂,还把我打成重伤!”圣二王指着李玉龙说道。圣大王双目圆睁:“敢伤我兄弟?哥儿几个,一起上把他砍了!”“喂喂,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啊,只是长得一样罢了!”李玉龙大声喊叫着,但没人理他,三柄弯刀,一柄重剑,已经向着他当头砍来。

“他妈的!什么都不给老子留!”李玉龙向着天上的李逸云叫骂道。双手向前胸合拢,手腕相抵,向一朵正要开放的花朵般,而在他的掌心,七彩光轮旋转着浮现而出。

依旧是七彩光轮,却已然与往日的日月五行轮截然不同,光轮的中央,不再是相互嵌套着的金日蓝月,而是旋转着的阴阳太极。

李逸云从成王所留的典籍中所获得的最大好处,并不是学懂了几招八卦妙法,而是通过它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道路,从根本上改变了修行的方式。

李逸云原本的灵力,是完全依照《七曜谱》修炼得来,分为日月五行七种属性,五行的相生相克,李逸云掌握的十分巧妙。而对于日月之道,却一直不甚了了。

而施展八卦之术,则需要必须要从阴阳二气中提取相应属性。成王自幼修行的便是纯正的阴阳二气,李逸云若也想这样,必须散去原有灵力,重新修炼,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于是,李逸云依照成王典籍中所说,将五行灵力逆炼为阴阳二气,再施展八卦之术。但此法既消耗时间,又加大了法术施展的难度,还会因为灵力的不纯而使法术效果大减,事倍功半。久而久之,李逸云结合自身,想出了另一个办法。

他的七曜谱,原本是从五行灵力开始修炼,而以日月之辉作为它们相融合的媒介,相辅相成。李逸云则反其道而行之,将日月两属性全部散入五行之中,再依照成王修炼阴阳二气的方法,重新修炼出五行灵力的核心,而这个新的核心,自然是纯正的阴阳之气。

比起日月两属性,阴阳二气包罗万象,化生万物,可谓无所不及。尽管李逸云在阴阳之道的领悟依旧远远不足,但阴阳二气的绝对优势却仍使他实力大增。而他用阴阳之力施展出的八卦之术,更是非同凡响。

离开传道阁之前,李逸云在成王原有的结界处,以水山蹇再度施加了幻术,其精妙之处令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那时他便知道,自己再一次脱胎换骨了。

由于天火同人的独有效果,作为分身的李玉龙也自然地掌握了这样的力量。与李逸云迎击圣犬王的方式相反,七彩的光轮在他的掌心如花朵般由盛开到并拢,但却在迅速的拉长,转眼间,七彩的光轮变化为一支通体黑白环绕,又有着五彩锋芒的长枪。

骑乘着灵性十足的玉骥,李玉龙手中长枪纵横捭阖,勾架封挡中,勉强抵挡住了四人的攻击。然而,围攻他的四人却更是意外,圣大王的实力与圣二王不相上下,都是处在上清雷劫的后期,圣四王数月前与李逸云一战,也是因祸得福,渡过了上清雷劫,圣五王断臂之后痛定思痛,勤加修炼,也达到了玉清雷劫的后期。

而没有晶晶和南斗剑的加持的李玉龙所具有的,也仅仅是李逸云本身的上清雷劫初期的修为,这一点刚一交手四人便已察觉。本来依照这样的实力,只是圣大王或圣二王其中一人便可将其战胜,而此时,在四人夹击之下,尽管有些狼狈,李玉龙却仍在坚持。并且,几人的每一次攻击,总感到有些许的能量被李玉龙手中的长枪吸纳而去,减弱了攻势,又增强了李玉龙的自身。

这一切,无不得益于阴阳二气的玄妙,阴阳之道,造化天地,囊括宇宙,所有的真气在它的面前都变得尽在掌握,若是李玉龙的实力也像李逸云本体一样达到羽化级别的能力,那么这些玉清、上清层次的攻势,便可用阴阳二气将其全部吸纳,化归自身。

地面的激战陷入僵持,空中的战斗也进入了新的阶段,几番缠斗后,圣犬王终于使出了自己的兵器,李逸云瞧见,那是一柄极长却又极细的黑色长刀,刀刃接近李逸云南斗剑的两倍,刀身通体漆黑,一股股狂暴的能量在刀身上纵横驰骋。一道道细密的黑色裂缝随着刀刃的轻轻挥动,浮现在它的周围,那是空间被割裂的景象。

相比之下,李逸云的南斗剑就要柔和的多了,碧绿的剑身荡漾出一道道宛如实质的波纹,将圣犬王发出的凛冽杀气涤荡的无影无踪,而在波纹的覆盖范围,被刀锋割裂的空间也在缓缓地恢复、弥合。

几乎同时,两人一抖手腕,手中闪耀着各自的光华的兵器便朝着敌人攻去,圣犬王的每一刀,都带起撕裂天空的力量,尽是卷起的劲风,便刮得李逸云面颊发痛。而李逸云则施展出一路快剑,奔涌的剑光,如一道道青碧色的长虹,将圣犬王的招式封在一个随势而变的空间中,而每一道碧色的剑光中,又隐秘的包含着阴阳之气,不断地消磨着圣犬王的力量。

此时,地面上战斗也脱离了僵持,渐渐接近了尾声,尽管有着崭新的阴阳之力,但犬戎方面修为的优势却是决定性的,见识了阴阳之力的奇妙,几人默契的将灵力内蕴到武器之中,凭借着单纯的力量攻击李玉龙,这样几个回合下来,李玉龙便左支右绌,再也无法与对方分庭抗礼,随着四人的攻势,包围圈越来越小,眼看便要分出胜负了。

见了此景,空中打斗的二人中,圣犬王虽是仍不见笑容,眼神中却透露出隐藏不住的喜色,而李逸云则是无悲无喜的一副无谓的表情。

缠斗间,李逸云猛的加力,一剑横斩,丈余长的剑芒瞬间将圣犬王的漆黑之色驱散,露出一片青天白云。圣犬王借势后退,缓步稳住身形。而对面的李逸云,却借着这斜向下的一剑,再度纵身而起。

旋转着上冲,李逸云手中的南斗剑搅起一阵碧色旋风,一道细而耀眼的金芒夹在其中,仿佛一条金色游龙,蜿蜒舞动。游龙挥出一道弧光,卷向圣犬王,再次将他的身形推向远方。李逸云则在这一瞬间将左掌托在了胸前。

黑白相间的光点,从他的掌心浮现而出,转瞬间便化为巴掌大小的阴阳转轮。黑白相间的阴阳鱼转动着,巨大的吸引力以它为中心,迅速的撕扯着四周的天地灵气,五块颜色各异的水晶状能量,在它的周围凝成。一朵以阴阳圆盘为蕊的五彩花朵,便这样绽放开来。

这便是《七曜谱》中记载的最强攻击手段——周天一掷。轻轻一抖手腕。五彩花朵便从李逸云的掌中脱落,旋转着袭向圣犬王,速度越来越快,起初还能看清轮廓,渐渐的,便化为一抹光芒刺眼的光团。

面对这一击,圣犬王也不敢掉以轻心,连忙闪身躲避,而随着他的躲闪,光团也在不停地变换着位置,并且越来越迅速、准确。转眼间,光团已然到达了圣犬王胸前不足一丈之处。

“暗狱!”圣犬王陡然大喝一声,以他为中心,周围的天地瞬间变的漆黑,所有的光芒都消失不见。“小心,这是他的领域!”脑中的九婴高声提醒着李逸云。

羽化境界的修道者,都具有改变一定范围内世界法则的能力,这种能力就叫做领域,领域的功能多种多样,有的能改变空间中的能量分布,有的则能改变能量属性。这种手段,对于羽化境界修道者来说,是与羽化神甲并称的杀手锏。

李逸云正奇怪着圣犬王为何此时才使用领域,对方就立刻给了他答案。他大喝一声“融!”周围那方圆数十里的黑色光芒便尽数融入他体内,他那本就壮硕的身形似乎再度膨胀了几分,隐约可见的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显然这种能力不能使用太久!

融入了这股力量后,圣犬王气势陡增,双手持刀斜斜挥出,狭长的刀芒正斩中七彩光团的侧面,光芒一个偏转,便冲过了他所在的位置,而他也借着这一斩的反冲之力向旁一跃,将光团的攻势完全避开。

脚尖一点虚空,圣犬王朝着空中的李逸云冲去,此时他的气势已经完全超越了李逸云。但这时,就见李逸云将双手合拢,专注地瞧向更高的天空,目光中透出一丝与他的年纪不符的道尽沧桑之感。继而,他的嘴角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李逸云清晰地吐出了三个字:“雷风、恒!”

在这瞬间,一股奇异的能量,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而正在前冲的圣犬王自然是首当其冲。被能量波及的瞬间,诡异的感觉在他的灵魂深处浮现。魂魄仍有知觉,却失去了运转的能力,再也无法产生丝毫的想法,而周遭的世界,也变的完全静止,连一缕光都不再流动。

圣犬王静静地看着,这股能量在笼罩了他之后,又继续扩展,将地面上他那处于战场中心的四个兄弟,也笼罩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