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水山蹇 雷风恒(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202字
  • 2014-10-19 22:13:53

军队沿着河水向前推进了十数里,终于看见了犬戎那标志性的皮毛帐篷。近日以来,随着周军人数的不断增多,犬戎也不断的从各地向此处聚拢,持续地积蓄着力量。

而此时,有些奇怪的,在帐篷的周围没有见到一个犬戎人。李逸云虽然已无心思考,却仍是心生疑惑,下令军队放慢速度,仔细周围。

突然,一声羽箭破空之声传来,一道黑色的流光朝着李逸云激射而来。这点攻击李逸云自然是不放在心上,手掌在空中一转,一股螺旋粘力在空中生发而出,箭矢落入其中,速度立刻被减慢,轻轻一握,李逸云便将它握入手中。

几乎在同时,密密麻麻的犬戎骑兵从军队两侧的长草中冒出头来,喊杀着快速奔来。更多的羽箭铺天盖地的落下,向周军士兵倾洒。士兵们连忙挥舞着长矛四处格挡,还有一些士兵拉开长弓,运足力气向着犬戎骑兵的阵营回射而去。

看着即将包围己方的犬戎军,李逸云却不立即下令变阵。他将左手食指、中指并拢,按在眉心之上,双目微合,而又陡然睁开,大喝一声“蹇!”手腕一抖,手指挥出一道弧线,刚好将四面而来的犬戎骑兵笼罩在内。

一指挥出,李逸云的脸色立即变得有些苍白,坐在马上的身子也晃了几晃才坐稳当。他此时施展的,正是从成王所留笔记中学到的八八六十四卦之一——水山蹇。

从候武习得的雷风恒秘诀,以及得自碧玉扳指中的天火、火天两卦,都是将一个固定的运动路线“印”在李逸云的身体、魂魄之中,心念一动,便可以尽情施展,因此只要灵力足够,便毫无困难可言,但也因此,李逸云根本不知法术运行之理,无法对这些法术进行调整。

而成王的记录则不同,它从八卦的属性说起,将六十四卦所蕴含的天地至理一一道来,而对于法术,则是只提示从每一卦研习出相应法术的方法,而不是直接传授法术,据成王书中记载,八卦之术,本就是每个人对于六十四卦的独特领悟而产生的法术,若是强学别人,不但无法将法术修炼大成,而且也会影响自己原本的领悟,使得修为不进反退。

然而,八卦之术的艰难程度也是世间独有的,尽管成王所记载已经极尽能事,但李逸云花费一月有余的时间,也不过研习出了三卦,而这些法术的消耗也是巨大的,水山蹇消耗的能量以神识之力为主,一招使出,李逸云的神识之力便消耗了三成有余,险些昏厥过去。

消耗虽大,效果也十分明显,被蹇卦笼罩了的犬戎兵依旧喊杀着,但他们的行为却变得怪异起来:射出的箭矢往往在距离周军几丈远的地方便耗尽力气,落在地上,而冲在前面的士兵,则在距离周军还有数丈远的位置便停住脚步,对着空荡荡的虚空横斩纵劈,有的犬戎士兵打着打着,便无故惨叫一声,自己从马上跃下,躺在地上不再动弹。周军士兵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若是有擅用神识的修道者在此,便会发现,在这些犬戎士兵的身上,都包裹着一层由神识之力形成的并不惊人、却十分玄妙的能量,从而判断出,这些犬戎士兵都是中了幻术。

在幼年修炼的时候,李逸云就因为幻术的无形无形,变幻莫测而对其颇有青睐,只是后来他的元灵不适合施展幻术,所以才舍弃幻术,转而依仗起五行灵力。而通过一个月来对成王笔记的研习,他最终找出了适合自己的元灵的使用之法,将全部所学的幻术融汇于水山蹇这一招。

水山蹇,险阻在前。

李逸云的这一招,能够根据环境的不同,在人们的脑中投射出相应的景象,从而真正做到惟妙惟肖,不着痕迹。在犬戎士兵的眼中,周军所在的位置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前移了数丈。于是,才有了他们之前箭矢落在空处,以及与虚空厮杀的情景。至于那些倒地的士兵,则是无法承受自己心中的恐惧,才精神崩溃而晕倒,这还是李逸云修为有所欠缺的情况,否则,他甚至可以让犬戎的士兵把他们的同伴当成敌人,相互厮杀。

见犬戎士兵中了自己的幻术,李逸云挥动令旗,命令军队变化为双龙吐水之阵。庞大的队伍井然有序的一分为二,呈扇形张开。仿佛是从中心喷出的水花般,向着两边兀自慌乱的犬戎军队冲击而去。

一方在军令的指引下井然有序,另一方已经在幻像迷惑下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情况自然是一边倒。在周军的冲击下,犬戎的阵营很快被冲的四分五裂,眼看便要溃不成军了。

而这时,队伍原本朝向的正前,犬戎营帐所在的地方。喊杀声由远及近,潮水般涌来。“杀!”一声犹如惊雷般的大喝破空而出!震得在场所有的人心中一惊,而那些身在幻象之中的犬戎士兵,身子一齐发出一阵颤栗,颤栗之后,目光重新聚焦在了面前的周军士兵身上,眼神重新恢复了清明。

一声大吼便破掉了蹇卦,李逸云不用看也猜到了是谁。一纵身,身体化为一道残影跃下马背,却在瞬间将已经恢复了的分身释放出来,让他坐在马上,就好似没有离开一样。

“圣犬王我来应付,其他的交给你了!”李逸云说道。李玉龙点点头:“放心吧,我什么时候出过错?”李逸云笑了笑,转头看去。一队仅用眼睛便看得出,比之前更加强大的犬戎军队,正如一股褐色的旋风般席卷而来,而在他们的最前面,圣犬王一袭漆黑的盔甲,临虚御风,如一尊黑甲战神般,流星般飞来。

“晶晶,上!”李逸云呼唤道。一直以来,他之所以能屡次以弱胜强,固然有法术的精湛以及应变的巧妙这些原因,但李逸云最大的依仗却一直是晶晶的力量,而面对这实力达到羽化境界的圣犬王,借助晶晶的力量自然成为了唯一的胜机。

一如既往的,晶晶化为一道浓郁的流光,钻如李逸云的体内。敢而,带给李逸云的感觉却与之前的几次截然不同,他清晰的感受到,随着这股力量的涌入,自己的身体中,经历上清雷劫后在经脉之上延伸出的各个细小的分支,都在如饥似渴的汲取着能量。

在晶晶所拥有的能量注入下,这些细小的分支很快的被灌满,继而又延伸出更加细致入微的分支……循环往复,李逸云身体的每个角落,都充满了这精纯无比的能量。

心念一动,李逸云依照内功心法,将这股能量化为己用,灵力运行一个周天,便全部的转化为了与他灵力属性相符的力量,而变化,也在这一瞬间发生了。

李逸云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充斥着引力的洞,天地间的能量都疯狂地朝着他涌来,透过他的皮肤,进入他的体内,吸收、融合,而自己的身体所能容纳的能量总量,也在不断地扩展、扩展。

“小子,注意揣摩,这对你今后的修炼大有益处。”沉默多日的九婴开口道。奈何李逸云此时已然心如死灰,对于战争也只是秉着一种责任在硬撑。听了九婴的话,他只是苦笑一下,敷衍地点了点头。

能量的积累到了巅峰,此时的李逸云,全身上下都溢满了奔腾汹涌的力量。他忍不住仰天大吼道:“啊——”随着这声大吼,又一股天地能量被他吸引而来,在他的身周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芒。光芒中,他原本所穿的盔甲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琉璃般的淡金色铠甲。

金色的头盔,两端微微翘起,那是轻轻晃动的两只精巧的羽翼。盔甲的正面,惟妙惟肖地雕刻着山水鸟兽,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自然气息。双臂双腿之上,无数宝石般的晶体连缀着,反射出金色的微光。手腕处则伸展出不知何名的延展性很强的材质,贴合着手部的每一丝细节,将其包裹在内。

而在后背中央,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镶嵌在盔甲的正中,闪耀着黑白相间的光芒,又随着真气的律动缓缓旋转,持续吸纳着天地灵气。太极的两边,一双足有数丈宽的金色羽翼伸展开来,将一小片天空遮挡住,每一根金色的羽毛都好像是透明的一般,将通过它的光芒尽数折射,琉璃般的羽毛笼罩着着淡金的光辉,透出高贵典雅的气质。

而在力量的掌控上,李逸云发觉,自己所能使用的力量,不在局限于自身,他体内的每一丝能量的运行,都能够引发周围空间的天地之力作出相应的运作。一举手、一投足,天地间也会生出微不可见的变化,与自身想应和着。

“这就是羽化境界与上清雷劫的差距。”九婴说:“达到羽化境界,每个人都将与天地产生独有的共鸣,从而操控天地之力为己用,所有的法术,都将得到天地之力的加持。因此说,羽化境界与上清雷劫的境界,是根本不能相比的。而突破了羽化境界,你所具有的能量也就不再称之为‘灵力’了,而应当称之为‘法力’。”

“行啦!老家伙别啰嗦了!大哥,我们上!”晶晶不耐烦地说。李逸云嘴角扬了扬,双翅用力一拍,向着已然近在眼前的圣犬王,长虹般地射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