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再起波澜(上)
  • 云起尘封
  • 慕笛
  • 3688字
  • 2014-06-08 21:48:20

“好香!这泡馍好香啊!”姬玉柳一边吃着,一边不住地赞叹道。坐在对面的李逸云瞧着她的吃相,忍不住笑出声来,揶揄道:“瞧瞧你!瞧瞧你!哪儿还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模样?”姬玉柳性格活泼,李逸云也正值少年,两人一路走来,早已经相互熟悉了起来,说话也渐渐没了顾忌。

姬玉柳用力咽下口中的食物,这才开口道:“你刚刚修成了元神,突破到了玉清境界,我昨天晚上可是被人抓住,受了半天的苦!要不是怕姜龙姜虎带着人连夜过来!我肯定得在客栈好好吃一顿,睡一觉!这都走了一夜了!能不饿吗?”说着,她端起面前的粗瓷碗,将碗中剩余的泡馍连同汤底一饮而尽,之后抹了抹嘴,举起碗大声说道:“老板!再来一碗!”……

两人这顿早饭足足吃了半个时辰,姬玉柳才终于满足的放下碗筷,打着饱嗝呢喃道:“吃饱了!吃饱了!阿云,这儿附近人烟不多,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小镇,在这里住一晚歇歇吧!”听了她的称呼,李逸云先是愣了愣,随后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点点头道:“好!反正我也有的是时间!就听你的安排吧!”姬玉柳俏皮地笑了笑,一脸兴奋的神色。抬起头高声道:“老板!结账!”

离开了这个小摊之后,姬玉柳先到一家成衣铺买了两身衣服。她身上的那身衣服已经满是尘土,脏的不成样子。之后,两人好不容易才在这不大的小镇中找到了一家二层的客栈。要了两间二楼相邻的屋子,身心疲惫的两人推门而入,一下子扑到了床上。

平躺着身体用力地伸了伸,灵力像温水般顺着经脉流过李逸云全身的每个角落,一身的疲倦便已经消去了大半。经过玉清雷劫对身体的强化,他的体力增长了不止一倍,接连走了一夜对他来说也只是轻微的疲倦,事实上更令他疲倦的,是陪着姬玉柳在铺子里挑衣服的过程,那对他来说才真是身心的煎熬。

从床上一跃而下,李逸云神识一动,操控着灵力透出体外,让它像一阵无所不至的轻风一般拂过身上的每个角落,衣袍从头到脚沾上的灰尘都被尽数拂去,重新变得一尘不染。他脱下麻布长靴,盘膝坐在床上,开始在体内运转起灵力,重复着他过去十年每天都在做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的感觉与以往截然不同。之前他没有神识之时,想要运转灵力在体内行功只能采用存想之法,即用意识专注于灵力的运转路线,灵力才会随之而动。一旦他稍稍分神,灵力便会停止运转。而这一次,在他神识的操控下,之前需要极为专注才能驾驭的灵气变得无比轻盈,一股豁然贯通之感随着他灵力的流转遍布了他的全身,不时地传来一阵阵舒爽。灵力的流动速度比起之前也要快上数倍,而且在运转灵力的同时,他也可以思考其他的事情,只要他还存着一丝运转灵力的念头,灵力的运转便不会受到影响。

此时的李逸云身体正稳稳地坐在木板床上,但他却仿佛正处于广阔无边的天空之中,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飞翔,环绕在他身边的只有或轻柔或凛冽的风。而下一瞬间,他又似再次回到了那映月湖消失后的深渊上方,四周空无一物,寂静辽远。接着,那道当时使他惊叹的紫色身影再度浮现。李逸云自小便有脸盲症,极难记得住交往不深的人的相貌,但当那紫色身影浮现之时,那女子的相貌立刻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脑中,连嘴角的一颗小小的黑痣也一清二楚。

自嘲地笑了笑,李逸云心想:我这是怎么了?是修成元神后脸盲症好了,还是像二哥说的“知慕少艾”?嗯,算来我也十七岁了,倒是符合二哥所说的年龄阶段,不过不会吧……

正胡思乱想着,一阵时而响起的流水之声透过并不厚实的土墙传了过来,落入李逸云的耳中,打断了他的思绪。李逸云露出疑惑的神色,心想:“她在干嘛?是在修炼水遁法术?难道是这公主受了刺激,想要追求法术的力量了?”

但突然,一声尖叫压倒了其他所有的声音,震得李逸云耳膜生疼。目光中露出一丝惊骇,他腾地站起身来,来不及思考便一拳击向那面墙壁,身体也如影随形。片刻之后,他便穿过了不复存在的阻碍,来到了墙的另一边。

但出现在他眼前的情形,却使得他愣的呆在了原地,一动不动。靠近墙壁的这边,少女正坐在五尺高的浴桶中,所有的衣物都搭在一旁的架子上。李逸云此时身处的位置正紧贴着浴桶,少女那羊脂玉般的身体在撒着花瓣的水面下若隐若现,填满了他的视野和神识。

“快帮我把它赶走!”姬玉柳紧缩着身子,伸出藕一般的手臂指向屋中的一个角落,高声尖叫道。李逸云这才如梦初醒的转过目光,红着脸定了定神,朝着她指向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半尺长的灰色大老鼠正在地上来回游走,不时地接近浴桶。

李逸云屈指一弹,一道五彩的光芒激射而出,准确地射中那灰鼠的头颅,那灰鼠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便瘫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店小二的声音从楼下响起,伴着脚步声逐渐接近。李逸云赶紧向前一步,用身体挡住浴桶中的姬玉柳,同时手掌一挥,一层光幕罩在了那被他打破了一个大洞的墙壁,以及那满地的碎石土块之上。光芒一闪,这些事物在人们的眼中顿时变得与之前一般无二,毫无破损。

这时,店小二的脸也从门口露了出来。李逸云轻咳一声,指着地上不动了的灰鼠道:“你们这里有老鼠!”姬玉柳则在他身后高声嚷道:“把它拿走!”店小二瞟了一样李逸云身后的浴桶,露出一丝含义深刻的笑容,点头道:“好好好!”进门拎起老鼠的尾巴转身就走,笑着关上了房门。

李逸云这才松了口气。背对着浴桶问道:“怎么样?没事吧?”“色狼!”姬玉柳气呼呼地说道。李逸云一脸苦笑:“谁知道只是一只老鼠啊!瞧你叫成了那样,我还以为又有人来抓你呢!”“反正你就是色狼,我穿衣服了,不许转头看!”姬玉柳又羞又恼地说。

一阵阵水流滑落的声音从李逸云背后响起。那雪白晶莹的身体似乎再度浮现在他的眼前,身体也开始有些燥热。他连忙运转灵力,按照清心去祟的心法运行一个周天,这才消解了心中的燥热。

“好了,你转过来吧!”姬玉柳轻声道。李逸云长出一口气,转过了身来,只见姬玉柳已经穿好了她刚刚买的那身衣服。比起她之前那件碧色华服,这件桃红色的裙服既不华丽,也不精美,但穿在她的身上,却显露出一丝自然清新的美,瞧得李逸云露出了赞赏的神情。

“瞧什么呢?再瞧把你眼睛挖出来!”姬玉柳瞪起眼睛说道。但即使她生气的模样,也显得极为可爱,让人害怕不起来。不过李逸云还是招办,微微垂下了头,郑重的施了个礼说:“殿下,对不起,但我刚刚真的不是有意的,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

姬玉柳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那,那你看……看了我,也不能白看,得拿一些东西来赔罪!”语气中带上了哭腔。听了这话,李逸云心中一沉,想到:“是啊!公主千金之躯,定然视名节重于生命,今天却毁在了我的手里,我与那杀人害命的恶人又有什么区别,我与他……又有什么区别?我的确罪该万死!”

一想到那个人,李逸云便有些失控,无数往事的光影在他眼前掠过,一个疯狂的决定出现在了他的心头。抬起头来,他毫不避让的迎上了姬玉柳的目光,朗声道:“殿下,小人自知罪孽深重,让小人自己动手把眼睛挖出来,这样就无损殿下的名节了!”说着,垂在身侧的双手猛的弹起,朝着自己的双目扣了上去。

“别!”姬玉柳尖叫一声,双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抓住了李逸云的双手。被他手上的力道一带,姬玉柳的双手掌心立刻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痛的她惊呼出声,但她却强忍住没有松开。

“说要挖你眼睛你就信啊?”姬玉柳轻揉着双手,皱着眉说道。李逸云愣了愣:“殿下不要我的眼睛?可是殿下的名节……”“要了你的眼睛又能怎么样?”姬玉柳反问道:“别说你挖了眼睛,就算是你死了!你也已经看过了,这能改变吗?”

李逸云被她说得愣住了,无数的思绪在脑海中不停地闪过,少女的声音回荡间,那徘徊在他眼前的心魔般的记忆渐行渐远……终于,他的神色恢复了往日的淡然自若。笑了笑,躬身施礼道:“是我失态了,惊扰之处请殿下谅解!”

姬玉柳哼了一声:“瞧你把我的手弄的!还有,别以为这样一闹我就饶了你,你还是得赔罪!”李逸云满脸赔笑:“好!不知殿下想让我拿什么赔罪!”

“我要你拿来赔罪的,可比眼睛重要得多,你能拿得出来吗?”这时,一贯嬉笑的姬玉柳神情陡然变得郑重了起来,她目不转睛地瞧着李逸云的双眼,等着他的回答。“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尽全力去做!”李逸云瞧着她的双眼,沉声道。

“好!”姬玉柳朗声道:“我要你答应我,从今天开始不许骗我!不许欺负我!尽全力保护我!无论我和什么人为敌,你都要站在我这一边!直到我死了或者你死了!你能做到吗?”

李逸云愣住了,此时的他还意识不到这几句话中的艰难,他觉得对方说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过简单了。于是,他深深地瞧着眼前的少女,轻声道:“我答应你,从今天起不骗你,不欺负你,尽全力保护你,无论你和谁为敌,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直到生命的尽头!”

“真的?”姬玉柳眼中的泪花荡漾出了笑意:“我们拉钩!”李逸云伸出手指,两根小指勾在一起,紧紧地相互扯了一番,才被姬玉柳放落下来。

“还有,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许叫我殿下,说过要叫我名字的嘛!”姬玉柳瞪着李逸云说道。“好好,玉柳你先等一下,我出去一趟就回来!”李逸云轻声道。

“你去哪儿?是不是反悔了想逃?”姬玉柳再度露出惊慌的神情来。瞧着她的模样,李逸云无奈地笑着说:“怎么可能?我是给你拿些药来,你的手总不能那样放着吧!”说完,便迈步走出了房门。听他一说,姬玉柳才又察觉道手掌的疼痛,她皱着眉坐了下来,将手放在嘴边轻轻地吹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