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 风云暗藏
  • 云起尘封
  • 慕笛
  • 1620字
  • 2014-06-03 19:49:29

微风拂过,一棵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白杨轻轻地摇晃着叶片,像一只只挥动着的手掌。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在地上投射下许多斑点,这些斑点也随风轻轻地晃动,仿佛在跳舞。

树下,一个瘦弱的男孩正坐在石头上,手握树枝在地上专心地写着一个个文字。男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眼睛十分明亮,目光流转间,显得精气神十足。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入他的耳中,由远及近。他一抬头,家里伙计铁锤那张熟悉的脸出现了在他眼前,他喘着粗气,汗也顾不上擦就开口道:“阿云……”“知道啦!铁锤哥,我这就回去吃饭。”男孩笑嘻嘻的站了起来,并没有注意到铁锤那铁青的脸色。“不是吃饭,是家里……出事了……”那个十八岁的小伙子颤抖着说。男孩愣了愣,手一松,被他攥着的树枝掉到了地上……

发疯似的挤开门口的人,男孩冲进屋中,左侧桌子上放着的饭菜还冒着热气,仿佛跟往常一样,没什么变化。但有一点不同了,以往男孩每次回家,都能听到一个人温和地说“回来了啊!洗洗手吃饭了。”然而,说这句话的人,此刻却正躺在地上,胸口的衣服已经浸透了殷红的血迹。“娘——”男孩小声嘟囔着“我回来了,吃饭吧。”他抱住母亲的头:“娘,你怎么不说话?”说着说着,男孩觉得眼前发黑,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孩听到了轻微的响声,他慢慢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屋顶有着黑白两色的图案,好像是母亲讲过的太极。“娘呢?”男孩想。“铁锤哥跟我说娘死了,一定是在做梦。我得让他给我买糖葫芦,做梦也吓我。哼!”

接着,他向着那发出响声的方向转过头去,便看到一个堆满葫芦的架子,而在架子的前面,一个身穿蓝色长袍,身形略微发胖的青年正在翻找着什么。“这是哪啊?”男孩怯生生地问。青年的背影僵硬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瞧着他惊喜地说:“你醒啦?等等啊!我去找师父!”说着也不等男孩回答,撒腿就跑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了男孩一个人。他此时的整个身体都感觉酸软无力,便躺在床上四处张望着。只见屋中摆放着许多高大的架子,上面陈列着数不清的各色葫芦,淡淡的香味从它们身上发出,充斥了整个屋子。闻着这淡淡的香气,男孩的思绪像被一只温暖的手缓缓地抚摸着,焦虑的情绪无形间被缓解了下来。

这时,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两个半大的青年跟在他的身后。一个是之前男孩见到的,另一个则身材细长,生了一副书卷气十足的相貌。两人都探着头,好奇地瞧着男孩的模样。

中年人走到了男孩面前,垂下头来。他的相貌并不十分出众,但却能让人在第一时间生出亲近之感,他微笑着说“孩子,感觉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吗?”男孩头还有些晕,但摇摇头,迫不及待地问:“叔叔,我娘呢?”那人的神色变得凝重了,他轻柔地说:“孩子,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你家的附近发现了一个作恶多端的人,想杀了他为民除害,可我并不比他强很多,没能在短时间内制服他,我们一路打到了你家里,刚好看见你的母亲,那个人便以你母亲为人质,我怕伤及无辜,就准备放他一马。可谁知在逃跑的路上,他还是杀害了你的母亲。我赶到时,只看到你母亲的尸体。孩子,你的母亲已经去世了,我没能救下她,实在对不起。”

此时,男孩的嘴唇已经被他自己咬出血来,从听到母亲去世开始,男孩就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能哭,娘说过,哭是会被人笑话的”。但眼泪却不是那么听话,无声的从眼眶中涌出。

“孩子,哭吧。哭出来会好受得多!”中年人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额头,柔声道。男孩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下面颊,将他心中那沉重的悲伤缓缓地带走……

半晌,男孩渐渐止住了哭声。那中年人握住他的小手,轻声道:“孩子,你家的客栈我让你家的伙计铁锤暂时帮着管理,你觉得可以吗?”男孩想了想铁锤经常照顾自己,含着眼泪点了点头。“那你愿意做我的弟子,以后跟我住在这昆仑山上吗?”中年人又接着问。男孩抬起头,迎上了他那真诚而满是期待的目光,想了想,再次点了点头。努力地将双眼瞪大,似乎想要将眼前的人刻在心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