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烙毒

萧然目光扫过这些门口处的炼药师,发现他们打多少三品的炼药师,而被拒绝在外的,都是一些二品炼药师,至于一品的炼药师,显然是来凑热闹的,连进门口的资格都没有。

萧然在纳兰嫣然的带领下,很顺利的进入到了里面。

萧然不急不缓地和纳兰嫣然向里面走去,目光在这豪华地府邸中扫过,高耸大气地建筑物。让萧然暗暗点头。这纳兰家族,的确不愧是加玛帝国三大家族之一,这般财势,一般的家族绝对是望尘莫及。

行走在青色碎石小道上,萧然眼睛半眯了起来,在他的厉害力感应下,越进入纳兰家族深处,在那些隐秘的角落里,感应到一道道隐藏的气息。看来这纳兰家族防备还是挺深严的。

在快走到房门前,纳兰嫣然看过向萧然,出声道,“萧然,前面便是我爷爷的房间了,等会就拜托你了,要是能真的治好我爷爷的话,不管你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萧然听到纳兰嫣然的话,出声调笑道:“是不是,什么条件都可以。”说完,萧然有些坏笑的看着纳兰嫣然那有些出尘娇贵的娇脸。

纳兰嫣然听到萧然的话,有看着有些坏笑的萧然,突然想到一种可能,娇脸上浮现一抹红晕,虽然两人才认识不到三天时间,但是他对萧然却是有一些好感,实力强,长的也很帅气,还是六品炼药师,而且很平易近人,没有一点架子,想到这,纳兰嫣然轻点了点头,轻声答道:“嗯。”

看到哪里嫣然的样子,林桀靠近了些,在纳兰嫣然耳边,轻声说道:“你放心,你爷爷的毒,我一定会帮他解决掉的,还有,你长的真的很漂亮。”

听到萧然的话,纳兰嫣然还是有些开心的,谁不喜欢有人夸自己的。

走到房间里面,纳兰嫣然看到有些焦急,在来回走动的中年男子,轻声道:“父亲,我带人来了。”

被纳兰嫣然叫做父亲的中年男子一看到纳兰嫣然,本来失望的脸变得有些激动了起来,这些天他一直忙着找炼药师来帮自己父亲压制他体内的剧毒,但是效果并没有多大作用,现在然然终于带来了云岚宗内的那名六品炼药师,脸上有些迫切出声道:“真的吗。那位六品炼药师在哪,为父亲自出去迎接他。”他自然是看见到了纳兰嫣然身边跟着一名男子,只是以为他是纳兰嫣然宗门的弟子而已,根本没有想过他就是那个六品炼药师。

纳兰嫣然看到父亲直接把自己身边的萧然忽略了,娇恋有些尴尬,不过这冰不能怪她们,之能怪萧然太过年轻。纳兰嫣然看向萧然,向她父亲介绍道:“父亲,我身边这位就是。”

“这位小友就是。”听到自己女儿的话,纳兰啸有些吃惊的看着萧然,他相信自己的女儿是不会糊弄自己的,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很快纳兰啸脸上带着恰笑道:“这不会意思,这位大师,你看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在下纳兰家族纳兰啸,不知这位大师尊姓大名。”

萧然听到他的话,脸上有些有些无奈,唉,谁叫自己太优秀了呢,年纪轻轻便是六品炼药师,这一不乖人家,你说是不是。不过他居然就是纳兰啸,也就是纳兰嫣然的父亲,这倒是萧然没想到的。

萧然轻咳一声道:“在下萧然。”

“原来是萧然大师啊。”说到萧然,纳兰啸忽然顿了顿语气,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出声道:“不知道萧然大师可否现在帮家父....。”纳兰啸说到着,看着萧然,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

萧然道:“那就现在吧,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纳兰啸恭开身体,身出手来。

“那萧然大师,里面青,家父就在里面,有劳您了。”

缓缓走近里面的偏房。房子里照射出淡淡的柔和灯光,萧然轻推开房门。房间之内地空间颇大。在房间的中央位置。一张大床摆放其中。一位脸庞干枯的老人静静的躺在其上。在床榻周边,好几位侍女正在忙来忙去。听得房门声。她们将目光投射而来,看到是纳兰啸带来的人,随即再度细心地照料着陷入昏迷状态的老人。萧然慢慢走近大床,目光在床榻之上扫了扫。发现躺在床上的老人脸庞上隐隐带着大片地灰黑之色,那灰黑之色隐约的带许些死亡的气息。

“果然很严重啊…”瞥着老人那张几乎是半只脚踏入了坟墓的脸色,萧然低声道。

“是啊。烙毒这种东西。恐怕就算是一名斗皇强者,也不敢轻易沾惹,老爷子能够熬过这么多年。已经是达到极限了。”身后,紧跟而来地纳兰肃叹息着摇了摇头,旋即小心地道:“萧然大师。你看。不知道可否有些医治好的方法?”一旁,纳兰嫣然微微点了点头,一对美眸。紧紧的盯着身旁那身姿欣长。脸色淡漠的青年。

“自然,没有把握的话我就不会来了。”虽然烙毒很厉害,就是一般的斗皇也不敢碰,但是毒,对于萧然的幽冥毒火来说,可是一份很好的养料啊。

纳兰啸和纳兰嫣然听到萧然的话,脸上一喜,这些天纳兰啸找了不知道多少炼药师来看过了,每次看听到的话都是无能为力,这几句,现在听到萧然说有办法治好,脸上难得的浮现喜色。要知道当初自己可是找过丹王古河看过的,但是古河还是无能为力。

“不知道,萧然大师,有几分把握。”虽然纳兰啸知道这样问很无礼,但是为了他父亲的生命安危,还是问了出来。

听到纳兰啸的话,萧然淡然道:“十成。”说完,萧然伸出手来,一道淡紫色的火焰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异火。”一看到萧然手中的火焰,纳兰啸眼睛有些瞪大,一脸吃惊的模样,又看到萧然手中的异火,有想到当初丹王古河说的话,纳兰啸脸上一喜,怪不得能够他能够有如此把握,原来是有异火。

纳兰嫣然看到萧然手中的异火之时,娇脸上也是浮现一抹笑意,她知道,自己爷爷肯定是又救了,不过她又想到自己不久前和萧然说过的话,娇脸上浮现一抹殷红。

“你们先让开吧想.,等会别打扰到我。”萧然说完,坐到床前手。

听到萧然的话,纳兰啸和纳兰嫣然连忙后退几步,同时让房间里的侍女全部离开了房间。

萧然伸出令一只手把床榻上的纳兰桀撑扶了起来。看了眼这被毒素侵蚀便得枯瘦的老人,萧然记得他和萧家前任祖长的关系可是极好的。

萧然左手轻拍在哪里桀身上,一股暗劲将这老人上身的的衣袍震碎成粉末。接着露出了一具宛如骨头架子一般的枯瘦身体。望着纳兰桀那具枯瘦地身体,绕是以萧然地性子。也是有些忍不住的轻摇了摇头,而在萧然一旁的纳兰嫣然。看见自己爷爷这枯瘦的不成样子的身体,眼眶之中泛起许些红润,丝丝雾气萦绕在她那一双美眸子之中,让得这位身份娇贵,容貌美丽的女人,显得有些楚楚可怜。

现在萧然对于幽冥毒火的控制已经如臂挥使,缓缓身出手指,一缕淡紫色的火焰在萧然的指尖上缭绕着,萧然用灵魂力控制着幽冥毒火的高温,然后手掌在纳兰桀枯瘦的身体轻点了几下,随着萧然手指点下,那淡紫色的火焰没入了纳兰桀枯瘦的身体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