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残图

云韵此时站在洞口处,望着初升的太阳,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萧然正准备走出去,这时,缠在他手臂上的七彩小蛇突然轻爬了出来,仰起她那小蛇头,吐着蛇信,做出很可爱的样子,似乎是在向萧然讨吃的。

萧然看到这小蛇,伸出手来,刮了刮它那可爱的小脑袋,现在这可爱的模样,肯定不是美杜莎,美杜莎那种高傲的女王范可做不出这模样,也不知道美杜莎的灵魂会什么时候夺回控制权。现在萧然纳戒中还有两瓶紫晶源,那了一瓶出来,用手指粘了些,伸到了七彩小蛇小嘴边,七彩小蛇扬起小脑袋,允吸着萧然手指上的紫晶源液体,萧然又重复粘了些出来,七彩小蛇吃饱后又爬到萧然手臂上缠绕了起来。看到又爬回去的七彩小蛇,萧然手好瓶子,向山洞外走去。

萧然走出去,看到矗立这的云韵,轻抱的走过去,从身后抱住了她那娇躯,头轻靠在了云韵肩膀上。“云韵姐,在看什么呢。”

云韵在萧然走出了的时候便知道是萧然了,对于萧然和自己的关系,云韵心里已经接受了,对于萧然抱住自己,云韵现在表现倒是淡然了些,并没有因为被萧然抱住就变得害羞。听到萧然的话,云韵轻声说道:“没想什么,只是有些发呆而已。”

萧然抬起头来,因为比云韵高一些的原因,正好靠着了云韵的秀发前,萧然轻嗅了嗅云韵的秀发,一股清新的味道穿入萧然的鼻中,和兰花的沁香很是相似。

“云韵姐,我等会你和我去办一件事情吧,办完后我和你一起回云兰宗好不好。”萧然抱住云韵在她身后轻声说道。

云韵听到萧然的话,脸上浮现一抹轻笑“嗯,好,萧然那等你般完事情后我们就一起回去。小医仙在云岚宗很想你。”

萧然听到云韵说到小医仙,自己的小徒弟,自己已经有许久不见她了,心中倒是乖想念她的,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炼丹如何了,他体内的毒有没有被控制的很好。

不久之后,青鳞这眯睡的小丫头清醒了过了,青鳞在自己自己居然睡了这么久,而少爷和云韵姐都早早的起来了,一想到自己作为少爷的侍女居然起的比少爷还玩,心中很是责怪自己,到现在脸上海有些一笑懊恼。

萧然和云韵青鳞收拾好了东西后,在萧然的带领下向着海波东所在之地而去。

萧然可没忘记了那还有的半张净莲妖火参图在海波东哪里。

几个小时后,沙漠的边缘之处,坐落在沙漠之中的巨大城市出现在了萧然云韵青鳞的面前。

在萧然的带领下,云韵和青鳞三人很顺利的进入了城市,萧然根据着自己的记忆向着海波东所在的地方走去。半响之后,萧然,云韵,青鳞三人停在了一家名为古图的店铺面前。此时,正当正午,名叫古图的店铺店门大开,但里面似乎没有什么客人的样子。

云韵因为不想让过多的麻烦,此时已经换上了她先前的一身黑袍装扮,一般人根本看不出她现在是什么模样。

萧然答应了海波东帮他炼制丹药,而且沙之曼陀罗自己已经从月媚哪里的到了,现在有有云韵在自己身边,所以并不怕海波东回耍诈,要是海波东敢耍咋的话,不用云韵出手,现在萧然就你把他解决了。

“这里就是海波东所在的地方吗。”云韵轻声问道。

因为在来这里的时候,萧然已经和云韵说起过海波东的事情,云韵对于海波东也很感兴趣,毕竟是曾经加玛帝国的十大强者之一。

“没错,而且他应该已经发现我我们的到来了。”萧然话音刚落,一道有些苍老的身影便走出门来,在哪身影身后还跟着三人,一个身穿红色衣裙,长相很是娇艳的女子,令两个是长的颇为有些粗犷的汉子,脸上有些尊敬的跟着海波东的身后。

本来正在里面刻画地图的海波东突然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正是一个多月前从自己这里那走那半张残图的少年。而且在哪熟悉的气息身边还跟着一股强大的气息,比起曾经的自己只强不弱,斗皇,而且还是高阶斗皇。

海波东见此,不得不听下了手中的刻图,向外走出。

海波东走到外面,一脸凝重的看着萧然身边的黑袍人,果然,是从黑袍人身上传出来的气息,高阶斗皇。接着海波东又看会萧然,脸上带着笑意道:“呵呵。小兄弟。你终于回来了。可真是让我好等啊。”海波东目光在萧然身上扫了扫。眼眸中突然的闪掠过一抹奇异。这才两个月不见。面前的少年。竟然变得这般强横。而且在他身上。海东波似乎还隐隐的察觉到一股让的他略微有些恐惧的东西。

云韵美目扫了一下眼前有些苍老的男子,有些叹息。现在的他,虽然脸上有些笑容,但却是一脸的暮气的样子,根本看不到作为曾经加玛帝国十大强者之一,冰皇的的傲气。

“当然,你手中可是有我要的东西,自然是要回来的。不过这一次还是要多谢你的地图了,不然我可没你们容易的回来。”

海波东听到萧然的话,鼻子微抽了抽,轻笑着说道:“呵呵,各取所需,各取所需罢了。”

“哦,对了,..想兄弟,不知道我拜托你的事情。”海波东边说,便搓了搓他那干枯的手掌。

“自然是完成了,喏,这便是沙之曼陀罗了。”萧然轻弹着纳戒。一株淡黄色的植物。出现在了萧然掌心中。这株植物外形颇为古怪。缠缠绕绕的就犹如是一条盘来的黄色长蛇一般。在植物的顶部位置。便是那高高昂起的蛇头。在蛇头之上。略微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瘤子。这瘤子。便是整株植物中精华最浓郁的所在。

海波东看到这珠沙之曼陀罗,有看向萧然身边的黑袍人,脸上浮现一抹所以然的笑容。

“呵呵,那真是辛苦小兄弟你了。”海波东说完,有些兴奋的接过了这一株沙之曼陀罗。

这时被凉在一旁的红群女子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声道:“那个,冰.大师。”

拿到沙之曼陀罗正高兴的海波东,听到声音,回过头,发现刚才自己拒绝了的红裙女子还在,皱了皱眉,脸上有些不悦道:“你回去吧,还有,以后也不要来了,和你的父亲说一声,他们的这些伎俩,真的很烂。”

红裙女子听到海波东那丝毫不客气的驱逐话语。脸上玩玩一愣。随即眼眶变得有些湿红。贝齿轻咬着红唇。满脸委屈的模样。她本意是想拜海波东为师的,没想到海波东居然的一番话,显然是断了她的希望。一想到这,本来湿红的眼眶丝丝雾气浸润了出来,将她那长长的睫毛浸湿了过去。

萧然看到的海波东身后快梨花带雨的女子,看不得女人哭的萧然出声道:“老先生,以你的身份,这样对一个女子,可是有些掉价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