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噬魂

夜色已晚,天上哪一轮明月格外的亮,一些星星时不时在闪亮,萧然此时正在洞口外,背靠墙壁坐着,正沉浸在自己脑海之中的十个选项之中。

“第一项:斗尊一星一小时体验卡。”

“第二项,萧炎同款武器,玄重尺。”

“第三项,地阶枪法斗技,威震八方。”

“第四项,六品丹药皇极丹一枚。”

“第五项,一份神奇的大礼包。”

“第六项,一把神奇的平底锅。”

“第七项,法宝,星梭”

“第八项,无等级功法,噬魂。”

“第九项,魂果一枚。”

“第十项,一千个立方储物戒一枚。”

萧然看着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选择,只有选项,没有介绍,但是大概的情况都知道。

而且这鬼系统的特性萧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了解了,这鬼系统賊坏,什么非好人,直接叫流氓算了。

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是十选四,萧然记得上两次是十选三和五选二,但是这一次居然是十选四,这就有点意思了,难道是有规律是自己没有想到的。

看着这这十个选项,显然立刻便做出了选择,因为这流氓系统给的时间不多,而且没错给完就关机,一点都不理会萧然的感受。

萧然选了一、七、八、九、四个选项,分别是:斗尊一星一小时体验卡、法宝星梭、无等级功法噬魂,和魂果一枚。

至于什么神秘大礼包,神秘平底锅,萧然一概不选,至于皇极丹,到时候自己都可以炼制。

在萧然选择之后,那鬼系统果断的关机,连理都不理萧然。

萧然的储物戒里面突然多出了一枚淡白色的果子,一枚晶状的卡片,一个菱形的梭子,至于那无等级功法噬魂现在已经传入了萧然的脑海里了。

看到传进来自己脑海里的记忆,萧然脸上满脸的欣喜,轻声说道:“这功法简直就是灵魂体,和魂祖的克星啊。”

功法噬魂,就像名字一下,噬魂,吞噬别人的灵魂来壮大自己的灵魂,这简直就是魔功啊,不过萧然喜欢。

不过也有一些限制比如说不能吞噬比自己灵魂太过强大的灵魂,灵魂等级分为凡境、灵境、天境、和帝境,现在萧然的灵魂已经是凡级大圆满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突破到灵级。

这时萧然拿出了一个梭子一样的东西,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听到法宝的称呼,而它便是法宝~星梭。

萧然放出灵魂力,感受一下这星梭的能力,一知道这星梭的能力,萧然知道,以后自己有浪的资本了。

星梭,所属法宝,炼化之后,发动破空之力,穿越空间,瞬间便可以出现在百万米之外,只要实力够强,跨越整个大陆都只是瞬间的事情。

凭借萧然现在的实力,根本炼化不了,要是到了斗王,或者还有些机会把这星梭炼化。

萧然把星梭收了起来,拿出了那淡白色的果子,魂果,这时一枚吃了能够提升灵魂力的果子,看来一会,萧然决定现在便吃了它。萧然盘腿坐好,平复一下自己体内的气息,把魂果放进了嘴里,淡白色的魂果入嘴即化作一股暖流冲向了萧然体内,最后来到了萧然的脑海之中,萧然运转这噬魂功法,噬魂不仅仅是可以吞噬灵魂力,还是一门灵魂力修炼的功法。

萧然盘推修炼,身上冒出振阵白光。

时间悄然过去,天边的那一抹鱼肚白色已经浮现,萧然这时停下了修炼,经过自己吸收了那个魂果之后,自己的灵魂力便已经突破到了灵级,而且还是中级。

萧然刚想起身,发现自己脖子上突然多出了一把青色的剑来,萧然发誓,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人。

这时萧然突然想起了一段话:“当时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柱香之后,那把剑的女主人将会彻底地爱上我,因为我决定说一个谎话。虽然本人生平说过无数的谎话,但是这一个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萧然这时肯定是要说谎话的,只是云韵会不会爱上自己,他不知道,但是这把剑真的很锋利,要是在用力一点,他怕自己就杯具了。

萧然缓缓的举起了双手,一边站起来一边轻声说道:“有话好好说,我投降,你先听我给你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道。”一道冷冷的声音从萧然背后传来,此时云韵脸上带着一丝寒意,手里举着那把剑,冷冷的站在萧然身后。

云韵在昨晚便已经醒来了,昨晚醒来的时候云韵便发现了自己的情况,下身的疼痛是做不了假的,而且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被换过了,这里只有萧然一个男的,处了他还有谁,当云韵在醒来的时候,便恨不得立刻出去给萧然来一记风之极陨杀,但是她毕竟是一名成熟的女子,做事情没有那么冲动,她稍微回忆了昨天的记忆之后,便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自己主动上去抱萧然的,一想到这,云韵本来有些红润的脸变的更红了。不对,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那时自己似乎发现了萧然也不对劲,忽然,云韵想起来了那个红色的瓶子。在自己打开那个瓶子的时候,自己便有些不对劲了,想到这,云韵在石床上微微屈这身子,双手抱着双腿,看上去有些柔弱。

在天亮的时候,云韵知道萧然在洞口哪里修炼,因为在昨晚的时候,云韵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体内的封印已经松动了一些,自己实力也恢复了不少。云韵向洞口走去,只是整个走路的过程悄无声息,一把剑,就悄然架在了萧然的脖子上。

这时萧然已经慢慢的站了起来,伸出手,轻轻的把剑捻到了一旁,转过了身。

云韵其实并没有想杀萧然的想法,在萧然把剑捻开的时候,手就松了下来,见萧然转过了身,云韵把剑又拿紧放在了萧然的脖子上。冷冷道:“说吧,你有什么解释。”

萧然听到云韵那冷冽的话,脸上恰笑道:“这个,其实我说是个误会,你相不相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