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手机失踪了?

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好犹豫的的,毕竟一切都不是自己的,用的时候当然要慎重小心不是?

现在的屠千秋就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心理状态,有点像职场女性的择偶过程,但纠结的对象却成了自己的亲生爸妈——既享受着来自他人的照顾殷泽,又希望获得独立平等待遇。

手中的手机不是最新型的,屠千秋也对这方面没有追求——只要玩游戏不卡就行。但今天屠千秋纠结的不是手机本身,而是手机里的某样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不玩游戏又死不了——即使非得要玩,不氪金也行啊,钱都不是你的,怎么能这么浪费呢?”

“因为爽啊!”

“爽个屁......很真实啊,但还是要克制一下的,毕竟都是父母辛苦挣来的……”

“要是你控制得住还有今天的对话?”

“……好他妈有道理。”

脑海中的两个小人竟然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很快开始给屠千秋的氪金行为找借口——自己身心愉悦了也能叫父母放心不是?更何况游戏和旅行、看书一样,都是愉悦自我的一种方式,根本就没有那么复杂罪恶……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邪恶的小人已经赢了啊。

闻到鸡汤的香味,屠千秋放下了心里爽快和罪恶混合的纠结,从床上坐起来——

有时巧合叫人觉得有趣——比如现在,或许是因为坐起身的动作太大了些,又或者是一阵微风拂过,放在书架顶端三年的袋子突然掉了下来,而袋子的把手又勾住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杯,而杯里的水又以一道诡异的抛物线落在了屠千秋手上的手机充电口。

“我操!”

惊怒之下的屠千秋没能把到了嘴边的词汇压回去,因为此时的她正在经受这一辈子经历过最强的电流——娇生惯养二十年的女孩哪受得了这种电刑?

“你怎么了?没事吧?”

屠千秋终于将手机甩到了床上,捂着仿佛着了火的掌心,只是摇头。

屠千秋的妈妈不高,大概只有一米六,圆滚滚的身材叫人能想到最传统的中华女性——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家庭的伟大角色,而张黎明也的确是这样的人。

一看屠千秋鲜红的手掌,张黎明就心疼的直呼气,嘴上埋怨着,整个人就已经闪电般地在药柜里翻找了。

“你看你一天天的,老实一点不行啊?怎么把手烫成这样了?”

“又不是我把手放在火上烤的,谁知道水怎么非得大老远的往我手上跑?”在父母面前,屠千秋说不出的硬气,一边抱怨着,一边心安理得的让老太太伺候自己,“要怪就怪我倒霉,老天都看不顺眼。”

说不定还因为氪多了遭报应了?在心里默默的为正义的小人扳回一局,屠千秋将冷水装进保鲜袋里扔进了冰箱,这才想到一个关键问题。

“我手机怎么了?”

“你这死孩子,都成这样了还惦记手机呢——你别动,我去给你拿。”什么叫刀子嘴豆腐心,张黎明的声音隔了好一会才从屠千秋的房间里穿了出来。

“你把手机扔哪了?我没看见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