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疏甲惊略:逾危觉变(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042字
  • 2022-01-28 16:50:09

时值夏始,与北方不同,南方既已烈日炎炎,酷热难耐,路上行人稀少,仅有几名货郎走街串巷。

李顾与秦慕兰走进临江街角一间茶馆,迅速来到窗前就座。惟见八仙桌上摆放着一大一小两盏茶壶。

店小二疾步走来,满面笑容,“二位客官,想要吃什么茶?”

秦慕兰环顾四周,既而对店小二言道:“给我们上一壶你们这里最好的茶,再来一盘米糕,一碟瓜子。”

“好得咧!”店小二拎起小茶壶欣然回到柜台。

此时楼台坐着一名老者,手里拿着南胡立于左腿上,右手拉弓,低沉的弦音黯然传来,馆内茶客不无动容伤感。

弦停乐止,老者收起南胡,起身拉起椅子,缓步来到楼台角落,挽袖而坐。

须臾,侧台行来四名乐师,他们有人手里拿着牛角,或双手持笙,或手拎竹柝,几人身后的中年女子腰间束挂花鼓,其手中紧握鼓棒。很快从后台走出一男一女,年纪较轻。不多时,乐师开始奏乐,二人对唱潇湘小曲:

“马桑树儿搭灯台,哟嗬。写封的书信与姐带哟,郎去当兵姐在家呀。我三五两年不得来哟,你个儿移花别处栽哟。马桑树儿搭灯台,哟嗬。写封的书信与郎带哟,你一年不来我一呀年等啦,两年不来我两年,唉哟。钥匙的不到锁不开哟。”

此曲开唱为悠扬悦耳的“平腔”,继而使用高亢激越的“高腔”,兼之“仡佬腔”以及“吆嗬调”。曲终,二人继续小唱几曲民调。

李顾听着小曲,双目不时瞄向右侧桌子坐着的两名男子。其中一人穿著白衣,脸颊消瘦;另一人全身素装,面容黝黑,身材矮小。看二人神情无精打采,似乎并非特意来此消遣。

这时,茶馆走进一名豹头大汉,此人落座后,嘴里一阵呢喃,嚷说天气闷热,亦及津渴,急呼店小二过来。

店小二见状,颇为紧张,赶忙跑去,“您有何吩咐?”从他对大汉的态度即可看出,此人为当地痞赖。

“你为何许久才过来!快点上茶!”大汉呵斥声传遍全馆。李顾回身看一眼此人,只见其形容奇特,煞面倾骨,却有着不凡的气质,甚为怪异。

店小二闹不明白,自己分明很快走来。然而他不敢驳言,惟有低声下气,“您稍等片刻,我立马给您上茶。”

李顾很快转过身来看一眼那两名男子。他们此时极其冷静,全然不理会大汉与店小二的争执,这番举动在喧嚣的茶馆略显怪异。

大汉听到楼台上的二人唱曲,不知何故,竟然破口大骂,“这是什么曲子!太难听了!”

内堂煮茶的店小二耳闻骂声,立即拎着茶壶行至外堂,见到大汉在座位上站起,便问道:“您这是怎么了?”

大汉嘴里如同烫了油,骂声不断,直嚷着让二人下台。掌柜见店小二劝不住他,便匆忙走来,“您别生气,我这就让他们别唱了。”言罢,伸手一挥,并且给台上唱曲人使个眼色。

二人对视一下,知晓台下闹事之人难惹,惟有怏怏回到后台。

秦慕兰见大汉如此蛮横,心中愤懑无比,便起身朝此人行去,“你为何在此嚣腾?”

大汉不知何谓,默然看着面前的秦慕兰,见其面目清秀,书生模样,扬起手掌正欲拍向她。

就在这时,大汉身前突然出现一个身影,瞬时抓住他的手腕,“这位兄台何必动手呢。”

大汉怔然,没看清李顾何时到此,只是感觉耳边一阵风掠过。他赶忙甩手挣脱李顾,后退几步,迅速拔出短剑。

“你打算和我们过几招?”李顾步步向前逼近。大汉见其右手握住腰间刀柄,想到方才此子不凡身手,心生怵意,便收起短剑,转身离开茶馆。

秦慕兰正想上前追去,却被李顾拦住,“不宜在此生事端。”言罢,他转而望向此前盯住的两个人,心里一惊,他发现座位上已然空无一人。

“不好!人不见了!”李顾急忙夺门而出,走上街道,他左顾右看,却不见二人踪影。

大汉刚走到一家酒馆,忽然听闻街角传来局促脚步声,转头望去,只见李顾正在朝这边跑来。他以为李顾追击自己,赶紧迈大步伐,快速逃离此地。

李顾穿行几条街道寻觅二人无果,只得往回走,正好遇到秦慕兰。他们不觉间来到茶馆后巷,这时不远处传来尖叫声。

他们疾步行至巷中,继而转弯进入一个狭窄的巷子。只见地上横竖躺着两个人。李顾走近察看,顿时惊觉,竟然是此前寻觅的瘦矮两个人。

那名呼叫的路人见到有人至此,便匆匆离去。李顾蹲下来查看一番,只见二人颈部均有一道伤痕,无数血滴洒落于距离尸首三尺外地上,“此二人系被人从身后勒住使用短刃划破喉咙,而且动作极快。”

“我们搜查一下死者身上的衣物。”言罢,秦慕兰立即动手,可是搜遍全身却未发现任何有用之物。

这时,不远处传来阵阵脚步声,亦听到有人疾呼包围凶案现场,别让闲杂人等进入小巷。

“好像是官府衙役,我们须得离开。”李顾观瞧左右,起身迈步离开。秦慕兰则紧随其后。

不多时,他们行至一间食肆,发现一楼已然座无虚席,便匆匆走上二楼,行至靠近窗户的桌子就座。

炎日之下,食肆临街,几名衙役缓行而来,他们此时押解一人,此人手脚锁着铁链,头发凌乱,面容无色。

秦慕兰正好在座位上见到街道行走的衙役,当她仔细观瞧被捕之人面容时,立即对李顾言道:“你看下方那个人。”李顾循声望去,只道这人便是此前在茶馆无理取闹的大汉。

这些衙役走到街尾后,很快便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内。李顾呆坐于椅子上,默然看着街道,似乎若有所思。秦慕兰未敢打扰他,只是轻轻拿起筷子,小心翼翼的夹起豆腐送入口中。

晚上戌时,城南一间客栈内,李顾临窗望着空中的月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