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疏甲惊略:逾危觉变(三)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209字
  • 2022-01-03 19:20:22

他刚进屋内便瞧见右首处坐着一名老者,观此人面容,乍一看与苗人颇为相像,但是走近后细看却有略微不同。这名老者体格健硕,尤其站起时,身高达到六尺。

“你便是此寨的寨主?”朗塔迈出几步开口问道。

中年男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走向中间位置的椅子,坐下后缓缓言道:“说是也不全然,说不是亦不知何谓。”

“你说这话云里雾里,就当你是寨主了。老夫叫朗塔,敢问寨主大名?”

“我姓杨,名字为何,恕我无法告知。”中年男子露出扭曲的微笑,斜眼看着朗塔。

“既然杨寨主不愿说,那就算了,我们直接进入重点吧。”朗塔回身坐到椅子上。

“您可真是爽快!这样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刚才听守卫说您知晓《帝舜舆图》的下落。”杨寨主缓缓言道。

“没错,老夫有幸见过这些羊皮舆图,可惜的是缺失了一张。”朗塔这番言语已然说出两个重要的信息,一是此物为羊皮,二则缺少一张。

杨寨主自然明白朗塔此番话语之意,言道:“舆图如今藏在何处?”

“老夫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必须先见到那张缺失的羊皮图。”朗塔毕竟经历的事太多,此时略显沉稳老练。

杨寨主并未应声,只是默默观察朗塔。

片刻时,朗塔见他没有言语,又道:“这里是你的地盘,况且还有那么多暗影者在此,难道还怕我遁走不成。”

“我只是怕你和朝廷有所牵连,不过如今也顾不上这些了。”他从衣物内取出那张羊皮图放在桌面上,继续言道:“说出舆图藏物地点,便可过来阅览此图,我决计不会阻拦你。”

“我得先观看这张羊皮图,方能告知藏物地点。”朗塔直言道。

杨寨主岂是那么容易糊弄之人,“我看你就是奸狡之徒!”言罢,他伸手从桌面拿回羊皮图。

“且慢!”朗塔叫住杨寨主,弯下身子,拉起裤腿,里面绑着一块帛绢。他轻轻解开绳子,取下此物。然后缓缓站起向桌子走去。

“怎么不是羊皮?”杨寨主看着朗塔手中的帛绢颇为不解。

朗塔将帛绢平铺于桌面,惟见绢描绘山河,书写文字,且有一处空白,既为缺失的那张图,“杨寨主,老夫之前不是说过曾经见过舆图。我就是凭借记忆手绘此图。”

屋外的李顾听闻此言,不禁感叹,朗塔竟有如此记性。

就在这时,不远处走来两个人影,疾步行至几人身旁。李顾此刻方才发现二人是秦慕兰和小胡。

“我们在北侧楼内看到杜叙躺在地上,这是怎么回事?”秦慕兰轻声问道。

“这就不清楚了。”利库玛回答道。

“我们来到他身旁时,其气息微弱,不久便断了气。临死前还念念不忘菀今,还向我询问她的情况。”秦慕兰言道。

“他可真是痴情之人。可惜菀今现在伤情严重,恐怕命不久矣。”利库玛指着屋内躺在地上的菀今,不禁扼腕叹息。

秦慕兰透过窗户油纸窥视屋内,只见左侧地板上躺着一个人,面容憎恶,其腹部衣物已被染红。

“此人就是菀今?”

“没错,正是她。”

“她与杜叙何以至此,二人为谁所伤?”

利库玛看着地上的菀今,然即转过身来,轻声言出他们此前所遭遇之事。秦慕兰思考一阵,言道:“如你所述,我觉得她可能身中蛊毒。”

“那是不可能的事,这名杨姓男子为汉人,根本不懂蛊术。”陈正楠反驳道。

“会不会是暗影者所为。”秦慕兰言道。

“那名女子身中最严重的蛊毒。这种蛊毒能抑制人性,从而最终受人控制。据我所知,能够使用此种蛊术的苗人寥寥无几,而且皆为大蛊师。”陈正楠解释道。

就在二人谈话之时,楼外忽然走来三个人,形色慌张。他们几人见状赶紧躲到暗处。

这三人进入客厅后,径直走到杨寨主面前,急忙言道:“族主,大事不好,朝廷官兵已经攻入寨子!”

杨寨主立即起身,下令道:“你们让暗影者尽可能拖延官兵的进攻,我在这里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三人听令后赶紧走出客厅。

朗塔见时机已到,四周之人没有任何防备。他迅速拿起帛绢和那张羊皮图往楼外跑去。

他刚跑出几步,就被杨寨主发现,急命黑袍人上前拦住。

羊皮地图里面所载文字均为古夏文,右首书写三行字,左下亦墨记两行字。中间标有一座城池,往东上下各有两座山,两山之间途径一条河流;往西有三座山,既而呈三角形,北山标注森林,与南部两山中间有山谷,似乎还有溪流,但已缺失。

“这些羊皮都是真的,图形较为清晰。至于里面的文字内容,部分记述前后说不通,而且有点混乱。”朗塔言道。

秦慕兰用手指着羊皮中间位置,“这个图形很像一座城,其下方文字所述为何?”

“你的观察能力不错,这个的确是一座城。附文述做罗如答拿,其意为落入地下,亦可称之坠土之城。”朗塔言道。

“据我所知,所有苗地并没有叫此名字,难道是故城?”秦慕兰心生疑惑,大脑不断回想现有地名,哪怕是古时称谓。

郎塔再次查看地图,思索一番,“名字应该没错,如此看来,还真有可能是一座故城。”

“那其它图形呢?”秦慕兰问道。

“右侧两座山称做脊弯和明须,左侧的山名唤刺云、马尾以及壶炉,此为古夏文直意。河流名称未知,其音述为可阿几西鲁。”朗塔言道。

片刻时,利库玛见其没有反应,便从内袋取出一颗药丸,并用手捏碎。那人很快被灌下药末,呼吸平顺许多,但是依然昏迷不醒。

藏身暗处的朗塔趁着二人不注意,突然拔出长剑冲上前去。利库玛此时察觉到朗塔的行动,但为时已晚,长剑已经刺穿躺在地上的女子腹肠处,瞬时流出黑红色的血液。

利库玛望着女子的面容,长叹一口气。身旁的李顾倒是看出什么来,开口问道:“你与他们相熟?”

“你所言没错,我和秦慕兰前往乾州路上,认识这两个人。面前之人名叫杜叙,女子唤作菀今。只是不知何故他们沦落至此,菀今还变成这般形容,已然不认得我。”利库玛挽起杜叙的袖子,查看其手臂的颜色。

“看来此人情况与女子不同,并未身受毒药侵蚀。”李顾观察杜叙双颊和口唇,并未发现有中毒痕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