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疏甲惊略:逾危觉变(二)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634字
  • 2021-12-29 17:13:59

利库玛立即站起来,转身走出几步,并迅速落入地下。

许山见到二人的身影时,赶紧从暗处走出来,“你们查探到那名老者的踪影?”

“我们并未找到朗塔,不过还是有所收获。此寨既为所谓的‘石寨'。”

“如此看来,没有枉费我们一路以来的艰辛。”许山颇为兴奋,既然寻得石寨,便可找到杀害父亲的幕后凶手。又言道:“石为金之所原,古人以金石同论,所谓点石成金就是这个道理。我们此前相遇的那个寨子亦名为‘木寨'。”

“我和秦慕兰在乾州也碰到过类似形制的寨子。”利库玛附声道。

“这三座山寨可能存在某种关联。我们先进入内寨查看一番,而且朗塔也可能藏身在那里。”李顾转过身迈步前行,绕过斜楼,很快来到“口字楼”。

利库玛轻轻推开西侧楼一层的窗户,然后双手撑住窗框迈过去潜入屋内。顷时,他查探到楼内没有守卫,既而低声呼叫李顾和许山进到屋里。

这时,三人听到北侧楼传来惨烈的叫声。他们立即动身前往此楼。

楼前廊道边,李顾用手指戳破窗户油纸,双眼凑上前窥视屋内。只见两丈开外有一个背影,手持一把长戟。他仔细观瞧一下,此人即为逃至此地的朗塔,不知与何人对峙。

李顾的身体换个方位往里面观瞧,朗塔对面太暗,仍旧看不清对方是什么人。

突然间,朗塔对峙之人发出阵阵冷笑声,令人毛骨悚然,而且竟然是女人的声音。

“不好!”利库玛察觉到危险气息,立即双脚一蹬,朝窗户鱼贯而入,做出一个滚翻动作,然后站起来迈步向前。

他奔跑过程中,迅速从腰间拔出短刀,朝着女子方向刺去。由于速度太快,女子来不及反应,很快被短刀刺中手臂,疼得尖叫一声,放下手中捏着脖子的人。

李顾急速而去,伸手抱起倒在地下的这个人,赶紧向后撤几步。

此时,许山见到李顾躺在地上的人,惊讶道:“爷爷,怎么是你啊,你没事吧!”

李顾刚才救人之时,没注意到此人的面容,听到许山这话,转过头来看一眼面前这人,心中一凛,发现还真是陈正楠。

缓过一口气的陈正楠突然听闻熟悉的声音,睁开双目,看到身旁的许山,“原来是小山啊,你怎么来这里了?你赶紧离开此寨。”

“这是为何?杀害父亲的幕后凶手就藏身此寨。”

“不可能的事,害死你父亲的凶手为苗人。但是这个寨子的主人分明是汉人。”

李顾听到这话,心里暗道:“此寨的形制确为汉宅,结合慕兰所述陈青之死以及乾州的遭遇,如此而言,确实有一些苗人为汉人做事。”

许山伸手给陈正楠顺气,那女子忽然嘶叫一声,见到地上的二人,立即朝他们冲来。她手臂上的血液不停往下滴,地上形成一行长长的血迹。

李顾感觉一阵阴风袭来,急忙转过身看过去,女子已然接近陈正楠和许山,立即迈步奔去。

女子察觉李顾袭来,旋即侧着身体,出手接住短刀。李顾顿时错愕不已,竟然还有人徒手接刃。他抬头望向女子,发现她脸若豹首,色如黄姜,面容极其狰狞。

顷时,利库玛也赶到这里,并且伸出右脚狠狠踢向女子腰部。她身体一倾,瞬时失去平衡,倒入地下。

女子快速站起,伸出双手袭向利库玛。后者退回几步,然即出手握住她的手腕,往后一拉。女子俯身向前,利库玛一个大脚踢中其腹部。她大吼一声,显然被激怒了,疾步袭来。

“菀今,不要啊!此人为马库大哥,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有一人从后屋蹿出,想要阻止女子暴怒伤害利库玛。

女子此时彻底丧失本性,已然无法对辨别他人面容。利库玛听到那人这番话,便知晓女子身份,很快收起招式,既以防守姿态应战。

那人接近这名女子之时,伸出右手拉住她的肩膀。女子忽然转过身来出拳击中其胸腔,然后弯腰抬脚踢向头部。他瞬间侧身倒落地下,大脑受到震荡,白沫从嘴角吐出。

李顾瞧见此状,便跃步上前,旋身抬脚踢中女子腹部。女子身体飞出一丈距离以外的地板上。

利库玛走过去抱起那个人,检查他的身体状况,“杜叙,你没事吧!”

片刻时,利库玛见其没有反应,便从内袋取出一颗药丸,并用手捏碎。那人很快被灌下药末,呼吸平顺许多,但是依然昏迷不醒。

藏身暗处的朗塔趁着二人不注意,突然拔出长剑冲上前去。利库玛此时察觉到朗塔的行动,但为时已晚,长剑已经刺穿躺在地上的女子腹肠处,瞬时流出黑红色的血液。

利库玛望着女子的面容,长叹一口气。身旁的李顾倒是看出什么来,开口问道:“你与他们相熟?”

“你所言没错,我和秦慕兰前往乾州路上,认识这两个人。面前之人名叫杜叙,女子唤作菀今。只是不知何故他们沦落至此,菀今还变成这般形容,已然不认得我。”利库玛挽起杜叙的袖子,查看其手臂的颜色。

“看来此人情况与女子不同,并未身受毒药侵蚀。”李顾观察杜叙双颊和口唇,并未发现有中毒痕迹。

“是的,他的手臂也很正常。”说完起身走到菀今旁边,看着她这幅模样,惋惜不已。

李顾转过身,望着朗塔,趋步向他紧逼而来。朗塔见势不妙,紧握长剑,以此应对李顾的攻击。

就在这时,北侧楼外纷乱的脚步声传至屋内。李顾赶忙止步,转身来到门口,发现外面有不少人急冲进来。他抬头望向屋顶,惟见上方有长条横梁,立即后退几步,然后疾步上前抬脚蹬起踏着门楹,顺势爬上横梁。

利库玛赶紧拉住许山的手臂,躲到暗处。二人看到几个人进入屋内,从这些人穿着以及面容来看,应该是汉人。他们身后跟随十几名黑袍人。

那几名汉人并未理睬杜叙,而是直接走到菀今身旁,稍微查看一下她的伤口,很快将其抬出去。站在菀今不远处的朗塔见到那么多人至此,便主动放下长剑,黑袍人一拥而上将他擒拿住,并且押出楼外。

李顾轻步落地,快速追上去。少倾,这伙人行至东侧楼客厅,燃起墙壁的油灯,以及厅内的炉火。那几名汉人正在给菀今的伤口止血。

他感到十分讶异,这名女子的伤势如此之重,为何还要抢救。

利库玛与许山跑至另一扇窗户。二人戳破油纸后观察屋内情况。李顾见他们到来,迅速伸手向利库玛打出几个手势,其意思是让他别轻举妄动。

此时大厅内,两名黑袍人默默走到朗塔身旁,搜查他的身上的衣物,却未能获得任何有用的东西。

事毕后,朗塔整理好衣物,环视四周。片刻时,他突然大声言道:“我知道《帝舜舆图》藏于何处!”

李顾听到帝舜二字时,隐约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少倾,他终于想起在京城时,曾与胡宜潜入嘉亲王府邸,窃闻永琰与大臣谈话之间言出“帝舜遗物”一词。

朗塔此番言语惊动了菀今身旁的一名汉人。此人立即起身走过去,出手扯住朗塔的衣领,喝道:“你从何晓得舆图的存在?”

“我乃是古夏人王族的后裔。”言罢,朗塔迈出几步,不慌不忙的坐到椅子上。

这名汉人惊住了,呆杵原地不知所措。这时,另一名汉人跑过来,凑近他耳语几句,二人急忙走出楼外。

李顾听到朗塔这话,同样无比讶异,没想到他竟然还有此身份。

半刻时,一名中年男人走进客厅,其身后带着几名手下,此前出去通传消息的那两名汉人亦在其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