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疏甲惊略:逾危觉变(一)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341字
  • 2021-12-25 19:10:49

秦慕兰望着不远处的山寨,缓缓解开腰间的布袋,递给潘叔豹,“这是给你们的报酬,任务到此为止。”

“不必了,我们二人随你进入那座山寨。”潘叔豹斩钉截铁的言道。

“我感觉这座山寨有点危险,此行恐有性命之忧,你们还是回去吧。”秦慕兰劝说道。

潘叔豹百般推脱,却怎么也不肯接过布袋。秦慕兰颇受感动,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此深明大义之人,不过依然对他言道:“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可是土娃怎么办。”

他沉思一阵,最终还是接过布袋,打开后数一下里面的银两,竟然有百余两,连忙将布袋归还秦慕兰,“这里银两太多,我不能接受。”

秦慕兰瞧一眼潘叔豹,缓缓言道:“布袋里面多出来的银两是给死去几名兄弟的亲赡,你就收好吧。”

潘叔豹停顿一下,俯首叹了一口气,默默收下布袋,“既然如此,那你们多加保重。”说完便转身行至峡谷出口,与土娃一起往回走。

“潘大哥,等一下。”秦慕兰叫住潘叔豹,“你们就别回军营了,这场战事还得耗上好几年呢。”潘叔豹听闻此言,顿时明白其中含义,停下脚步转身冲着秦慕兰点了点头,随即进入峡谷内。

二人离开这座大山不久,一队骑兵赶到山脚下,约莫两百人。时值傍晚,只见山上森林密布,阴风阵阵,已然看不清前方道路。

王展下马,上前几步观察一番,然即命骑兵点燃火把。不多时,山上传来响动声,很快从树林里走出几个人,为首者是轻燕。

“山上情况如何?”王展向轻燕问道。

“他们进入一处峡谷,我们没有进去,故而不知里面怎样。”轻燕应声道。

“你们在前面带路。”言罢,王展退回马匹身旁,蹬上马鞍,下令骑兵继续前行。

这队人马刚走上山,右侧忽然传来嘈杂声。他们不知对方是谁,赶忙停下,留在原地,静待对方的到来以应战。

王展拉起马匹缰绳向右方骑去,几位侍卫跟随于后。他跑到距离对方几丈的地方,大声喊道:“敢问前方何人至此?”

对方并未应声,只听闻马蹄声传来,似乎几匹马骑行而来。王展从腰间取出一把长剑,随时迎战。

“别来无恙啊!王将军!”对方为首之人开口言道。

王展听着声音感觉很熟悉,往前几步观其面容,只见此人身材略胖,额窄宽脸,“原来是和大人啊。”

“自XZ一别已有年余,王将军竟然升任绿营副都统了。”和琳微笑道。

王展赶紧下马,并从侍卫那里拿来火把行走过去,“和大人,您不在督标大营待着,大晚上跑到这个荒山野岭打猎来了?”

和琳仍然在马背上,俯看王展,“你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我们川军奉皇上旨意到湘西剿匪,可不是什么行营野猎。不过此地猎物还是有猎物,我此前接到线报称此山中藏有苗匪首领,故而带兵马前来行剿。”

王展观瞧和琳身后,大概有五百兵马。他此时内心轻蔑一下,带这么少的人马信誓旦旦说什么剿匪,恐怕来此另有目的。

“我们营部斥堠此前刺探到有小股苗匪逃往至此,隆尔泰将军命我们前锋军到这里探查一番。”

“既然我们都是来此剿匪,那就一起上山吧。”

“我亦正有此意。”王展拱手行礼,随即来到战马身旁,上马后很快骑回自己所在队伍。

此时峡谷内,天空皓月之下,李顾、秦慕兰、小胡和许山四人借着弱光朝山寨行去。

他们刚走到半途。小胡突然停下脚步,蹲下来探查此处一个陷坑,随后起身往前几步拔开茂密的藤荆,很快找到几块岩石,既而仔细查看石头表面。

其他三人追上前去。李顾和许山并未说话,秦慕兰则向小胡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这座山谷有人工开凿的痕迹。”小胡默默言道。

“为了修建一座山寨而深挖山谷,这可是费力又费钱。”秦慕兰直言道。

“并非如此,从开凿痕迹来看,极可能是百余年前开挖而成。”小胡言道。

李顾听到此言,兴致颇高,赶忙言道:“何以见得?”

“陷坑和石快表面风化程度相当严重,并非短时间内形成,但是也不太晚。而且这两者并非同时开凿而成,我怀疑此座所谓的山谷为百年前矿坑,这也能解释为何两者形成有年轮差别,因为采矿需要数年时间。”小胡言道。

“这偌大山谷竟然是矿坑!这得开采多长时间啊!”秦慕兰略显惊讶,瞬时蹲下身体,伸手拿起几块石头观察一番。

“真是有意思啊!”李顾环视整座山谷,叹喟不已。

不多时,李顾催促几人继续前行。很快,他们到达山寨不远处。

秦慕兰趴在草丛之中,不时望向山寨,只见不少苗人手持火把在寨门附近巡逻。

月色下,几个人静待暗处。这时,不远处吱吱声作响,听着方位似乎在左侧,距离他们约莫几十丈的地方。

“利库玛似乎向我们发出信号。”秦慕兰尽量压低声音。

“我看不太像,可能是大风吹拂树枝产生的声响。”小胡轻声言道。

二人说话间,声音忽然停住了。少倾,又继续发出声响。李顾听到这番动静,赶忙言道:“还真可能是利库玛。”

“你和许山过去与他会合,我们留在这里随时接应你们。”秦慕兰言道。

李顾转头望着秦慕兰,缓缓言道:“那好吧,你们要小心点。”说完起身迈步朝左侧行去,许山跟随在他身后。

二人很快走到声响处,见到利库玛蹲守在一块岩石背面。“你这边有何状况?”李顾趴到地上,举起双目紧盯着寨门。

“朗塔刚才走到围墙处就消失了。”利库玛伸手指向山寨左侧暗处。

“那我们过去看一下。”李顾迅速站起迈步向前,径直来到围墙边上,惟见此处草长及肩,而且密密麻麻。

三人拨开这些茅草,发现围墙下方竟然有个方形小洞,可容一人屈身进出。

李顾趴到地上往洞内观瞧一番,并未察觉到危险,随即匍匐进入小洞。利库玛与许山同样前后爬进寨内。

“从外面看不出来,没想到这座山寨竟然如此宏大。”许山看着这些建筑,不禁感叹。

“你别站在这里自言自语,找个地方藏起来,不然要被发现了。”言罢,李顾爬上面前的四层高楼。利库玛也跟着他来到楼顶。

“我们如今站立的楼房居然为斜排楼!”利库玛单膝跪地,望着整座石寨,深感讶异。

李顾站在内沿往右上方望去,有一排长楼连接着斜楼。再转头看向下方,映入眼帘的是四座楼房,形制宛如四合院。

“此寨的楼房怎么看起来像小篆体的‘石'字啊。”李顾喃喃自语道。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清楚。”利库玛向他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