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疏甲惊略:晓星皓月(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748字
  • 2021-12-17 19:20:37

楼上的几名苗人似乎听到声响,赶紧拿起长刀跑下楼。

李顾疾步向前,一个蹬脚跃上楼梯,伸出右臂,快速肘击面首苗人,然后侧身抬脚踢向另一名苗人。

顷刻间,这些苗人就被李顾击倒落入楼下地板。秦慕兰与许山见状立即踏上楼梯。

三人在二楼找寻半刻未果,继续行至三楼,仍未寻获羊皮地图,他们只得走上四楼。

不多时,四名蒙面男子匆忙来到楼阁,石恒被两个人挟于中间。肥胖男子推开大门,忽然见到地上躺着几名苗人,心里一紧,抬头环视周围,屋内并无其他人影。

“情况不妙!我们赶紧上去!”肥胖男子迈步走上楼梯。

此时楼阁外面,利库玛见到有几个人进入屋内,赶紧起身,正欲上前,被小胡快速阻拦,“不要轻举妄动,免生事端。”言罢,他取出一个小哨子,模仿鸟叫声,以此提醒李顾有人闯入阁楼。

李顾听到叫声后,躺下耳朵紧贴地板,既尔站起轻言道:“有人上楼了,赶快躲起来。”李顾说完蹬步跃上横梁;壁墙处的秦慕兰亦然爬上横梁边上,蹲步来到他身旁;许山则迅速躲到木柜后面。

顷时,楼下传来局促的踏步声,这几名蒙面人挟持着石恒来到四楼。

肥胖男子进屋后示意手下松开石恒,“那件东XZ于何处?”

石恒缓步行至右侧木柜,伸手将其推开,露出内墙。然后扭动机关,墙壁出现一个暗格。

他从内袋里取出一把自己刚才从石冉那里欺瞒而来的钥匙。打开暗格后,看到里面藏有许多物品,只能逐个查找。

就在石恒找寻东西之时,肥胖男子及其三名手下解开蒙在脸上的黑布。

李顾看到其中一人面容,感觉很熟识。再细看一下,终于想起此人为谁,原来是在秀山与梵山见过的那名校尉。

如此说来,肥胖男子的身份那就非同寻常了,而且可能与和珅有关。心里暗道:“难道说陈奇口中所说的那名幕后操纵者便是此人?”

就在这时,石恒在暗格前面叫喊几声,并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石章分明就是说藏在于此处。”

肥胖男子听到声音后,急忙走过去,来到石恒身旁,“你找到了吗?”

石恒摇摇头,颇为无奈,惟有继续在暗格里翻找。突然间,他发现里墙似乎还有空间,赶忙伸手进去敲一下,果然还有夹墙。

“你们有小刀吗?”石恒探身暗格查看这个夹层。校尉从腰间取出一把匕首上前几步递给石恒。他接过小刀后往夹墙边沿划了几下,双手同时握住匕柄径直插下去,使劲撬开木板。

“里面有个木盒!”肥胖男子大喜,赶紧取出盒子将其打开。他发现里面全部都是羊皮,并未找到所想要的东西。

他看着这些羊皮,略显失望,随手将木盒扔到地上,下令道:“你们彻底搜查这层楼房,我就不信找不着!”三名手下听到指令后立即分开各处翻找木柜。

石恒蹲下来捡起地上的几张羊皮,发现上面布满文字。他急忙找到卷首,当看到墨书的几个大字后,惊呼道:“这些羊皮所载竟然为传说中的《岐山疏注》。”

李顾听闻此言,大喜过望,立即跃入地下,手持短刀朝着石恒方向奔袭而来。此时正在木柜查找东西的两名手下突然听到声响,嗅到危险来临。他们赶紧拔出长剑急冲而去。

肥胖男子看到李顾身影时,心中大惊,顿时俯身趴到地上,两名手下赶到其身前,右手伸出长剑以应战。李顾见状再从腰间取出一把短刀,旋转半身,双臂展开撩起双刀挡住长剑。

李顾收回短刀,往左侧横走几步,然后迅速跃起跳到二人身后,与他们进行鏖战。

校尉见机俯身向前,扶起肥胖男子循外行走。秦慕兰落入地板噔噔追击而去,刚迈出一丈,对方忽然转身,并迅速射出一件暗器。她赶忙仰身躲过攻击。

那二人与李顾搏斗间隙,瞧见肥胖男子与校尉离开此地,立即后撤几步,跃身来到楼梯口,燎急下楼。

“别追了,过来帮我看住石恒。”李顾此时已然手持短刀抵住石恒的喉咙。

秦慕兰停下脚步,收回短剑,从背包里取出一根粗绳,行至李顾身旁着手缚住石恒的双手。

李顾收回短刀,出手夺走石恒手中的几张羊皮,放回地上的木盒,随后将其捧起来。他翻开盒中的羊皮,粗略算了一下,至少有三十张,“我们无心插柳,却无意收获柳荫。”

“你确定此物真为《岐山疏注》?”秦慕兰急忙问道。

“应该不会错。”李顾关上盒盖,走到秦慕兰身后,将木盒放入其背包。

就在这时,阁楼外面再次传来鸟叫声。李顾听闻声音立即发出叫声予以回应。

“不晓得狐狸想些什么,我们此刻就在楼阁内,怎会不知那几人已然逃出此地。”

“李顾,既然那些已经逃离,那我们如何处置此人。”

“我们先找寻缺失的羊皮地图。至于石恒怎么处置,可将他押解到永绥城交与苗人。”

石恒听到这话,内心相当慌张,急忙求饶道:“你们千万别将我交给族属领部!你所说的羊皮地图并未藏在这里。”

李顾赶紧蹲下来向石恒问道:“你知晓羊皮地图?”

石恒此刻战战兢兢,慌忙道:“我在几个月前有幸见过。”

“你当时所见是否为一张羊皮,其表面绘制有图案和文字?”李顾继续问道。

“没错,确实如此。”石恒应声道。

“那这张羊皮如今藏于何处?”李顾赶紧问道。

“羊皮所藏之地距离此地十里远,我可以带你们去往那里。”石恒直言道。

“那好,你千万别耍什么心计啊。”李顾解开石恒双手的绳索,然后伸手抓住其右臂。

石恒瞬时感觉臂膀隐隐作痛,自知难逃他手,既而消去逃跑的念头,只能待到披处再作打算。

许山知晓情势已然被控制,便从木柜后面走出来。石恒见到许山时,大吃一惊,但是并未言声。

半刻时,一行人走出石氏主寨。石恒在前面引路,他们正往永绥城方向折返而行。

利库玛骑着马匹在前方探查情况。李顾几人行于小道上,不时停下歇息。不久后,他们来到一处山谷,此地万籁寂静,人烟全无。

石恒举目望向不远处的大山,开口言道:“再走一段小路,我们就到官道了。”

这时,李顾忽然闻到声响,虽然动静不大,却依然被其灵敏的耳朵听见。他环视四周,察觉到危险来临,“我们得加快脚程!”

果不其然,几人刚走出几丈,只见小道右侧的山坡之上,瞬时沙土扬起。多名黑衣人一拥而下,朝他们袭来。

“狐狸,你去到慕兰身旁,保护好她背包里的秘物。”言罢,李顾跃步上前,正面迎击敌人。

经过一番搏斗,敌人已然耗尽气力,难以应战。正当李顾以为对方将要撤退之时,他们竟然想要合力施展最后一击。

李顾赶紧后退几步,取出短刀挡在胡宜与秦慕兰面前。就在紧张时刻,他的眼睛瞄到敌方有一人突然离开队伍,手持长刀向左侧奔去。

“不好!他们目标并不是我们手上的秘物!”李顾赶紧从腰间拔出另一把短刀急射出去,此刀如箭矢一般射进那人的手臂,但还是被其偷袭成功。

长刀刺穿石恒的腹肠处,并且迅速拔刀,鲜血瞬间迸出。其他黑衣人见已事成,便放弃进攻,扶起受伤的那人,往山上遁走。

许山见状立即走上前去,伸手摁住石恒腹部的伤口。李顾并未追击这些黑衣人,然即取出粗布来到石恒身旁,迅速包扎好伤口。血流倒是止住了,石恒却已经掩掩一息。

“那块羊皮地图藏匿地点具体在何处?”李顾赶紧从背包里拿出一张永绥地形图,展示给石恒。后者撑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地图,然而此时他已经说不出话了。

不多时,石恒缓缓闭上双目,已然无任何气息。李顾半蹲地上,默默看着石恒,一言不发,心绪难以平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