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疏甲惊略:晓星皓月(四)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270字
  • 2021-12-14 20:53:39

李顾坐回凳子,言道:“如此而言,有可能就是这个寨子,不知此寨守备情况如何。”

“我可以借由给石章叔报噩讯,暗中帮你探查一下。”许山轻声言道。

“你现在便前往领部,我们在此等候。”李顾再次站起,行至门前,透过门隙观察外面街道。

“那我就出发了。”言罢,许山伸手将大门打开,迅速迈出门槛,离开商行。

李顾关上门后,走上楼梯,来到二楼一个角落。他实在太累,惟有躺下来,背靠墙壁,闭上双眼。

不多时,他忽然听到楼梯处传来阵阵脚步声,立即睁开眼睛,只见房门被人打开,“你今天看完《明史》了吗?”

“还有几章传记没看。”他赶紧拿起床头的《明史》,并且将书籍翻到传记篇。

“你得让小顾有自己的课余活动,不要总是给他看什么史书。”

李顾听到这话,停止阅读,抬头看去,房间里出现一名女子。他露出笑容,迅速起身展开双臂,正欲上前,这时突然想起什么。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间点。

他合上双目,脑袋恍恍惚惚,随然再次睁开眼睛。

“李顾,你醒醒,许山回来了。”秦慕兰拍了几下他的肩膀。后者此时双目惺忪,神情依然很迷糊。

“现在什么时辰?”

“已经是酉时了。”

“我刚才似乎听到许山的名字。”

“你没听错,他回到商行了。”

李顾轻揉一下眼睛,环视周围,并未见到许山,即而起身,缓缓走下楼梯。

许山坐在柜台椅子上,似乎若有所思。直至听闻李顾叫喊声,方才回过神来。

“你呆坐在此想些什么?”

“看到石鲁爷爷死在眼前,想起我父亲。我没能最后见他一面,实属平生憾事。”

“你是否想知道杀害二人的凶手?”

许山急切想知晓凶手到底为谁,便问道:“那是何人?”

李顾坐下旁边的椅子,缓缓言道:“幕后主使可能就在那个所谓的石寨内。”

“既然这样,我随你去一趟这个寨子。如今那里并没有什么守卫,成年苗人男子几乎都出寨了。”许山赶忙言道。

李顾欣喜而然,对他言道:“如此甚好,我们明日便出发前往此寨。”言毕,他起身走上二楼。

次日午刻,永绥城内街道上没有任何行人商贩。阳光穿不透云层,天空无比阴沉。

秦慕兰站在窗前,望着空荡荡的街道。李顾整理好行囊后,走到她身旁,“外面情况如何?”

“我观察许久,商行外并没有人监视我们。”秦慕兰转身行至桌子前,坐到椅子上,稍微妆饰一下面容。

“等下你吃点东西,我们大概半个时辰后出发。”李顾说完离开房间。

午时刚过,几人便启程前往石氏主寨。潘叔豹与其同伴一起留在商行看管朗塔。

他们穿过街巷,行抵城门。守卫见许山至此,未上前查看,直接予以放行。

到城外后,李顾雇了一辆马车,确切来说买了车马最为恰当。只因李顾给那户庄民太多银两,以致于民家还馈赠一匹良马。

就这样,庄民坐上辕座载着李顾、秦慕兰、胡宜和许山四人,沿着官道行走一段。利库玛则策马先行刺探那个寨子的情况。

半个时辰后,马车从官道转入山路,此道与一般小径相比,略为宽阔。

山路并未见行路人,哒哒马蹄声在两旁山谷迴转。车厢里几人一路颠簸,身感困乏,惟有闭目养神。

不知过去多久,庄民停下马车,对车厢里的人叫喊道:“几位小兄弟,我们到地方了!”

李顾拨开帘布,朝着外面看去,只见利库玛站立于树底下,手里还牵着马匹。

“大哥,谢谢了,您可以回去了。”李顾走下马车,来到大树旁。

“我们翻过前面那座山便到达石氏主寨。”利库玛对李顾言道。

“那就出发吧。”李顾背起行囊,走入山道。他在路上不时观察四周山崖,以防黑袍人偷袭。

半刻时,几人抵达那座寨子。观此寨大门不太高,形似牌楼,通体由柏木嵌制而成。

此时门口仅有两名中年苗人守卫,他们看到许山行走过来,便用苗语询问来意。许山言出苗语回应,并取出一块方形木牌递给对方。二人接过木牌,靠近阅览,当他们看到上面的文字和图案后,很快推开拒鹿角。

经过寨门后,只见一条长长直道通往寨内,沿路的吊脚楼鳞次栉比,层台累榭。不少老人坐在自家门前抽着长筒水烟,双眼直勾勾盯着路上这些人。

不知不觉间,几人来到议事厅院门口,忽闻厅内传来吵杂声。他们不知发生何事,惟有在此止步,以观事态。

少时,吵闹的声音愈来愈大。李顾见状,便轻声对许山言道:“我们二人先进入厅内探查一番,里面生何事端。”说完从衣物内取出一块黑布蒙住面容。

他们迈过门槛走进院子,此时不知何故,议事厅里的人突然止言,许是听到二人脚步声。

许山进入厅内,见到堂首椅座之人,俯身恭言道:“石冉伯父,我们许久未见,近些日子身体可好?”

石冉看到来者为许山之时,然即露出笑容,“原来是小山啊,赶快落座!”

许山坐上椅子后,方才注意对面的男子。他身旁站着四个人,其中一人身材臃肿,大腹便便,一看既知此人岁数不小。

“石恒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此次来到寨子主要与石冉兄商议一些事情。”

“难道你没有接到石鲁爷爷的死讯?”

石恒听到这话,停顿一下,并未言语。倒是石冉开口说道:“我们早上便获知石鲁领者去世的消息。”

“如此而言,那你们还不进城吊唁。特别是石恒叔,他可是你的亲伯父。”许山缓缓言道。

“我收到命令这几日必须留守这里,故而不敢出寨。”言罢,石冉瞥一眼石恒,只见他面无表情,未有任何哀伤之意,颇为奇怪。

此时厅内无比安静,时间仿佛被凝固住了。许山自知他们并无留客的意思,便起身言道:“既然你们有事商议,那我就不叨扰了。”

他和李顾走出议事厅,并与其他三人一道离开此地。少时,几人来到一座楼阁前门不远处。

“你们想要的那块羊皮地图可能就藏在此楼内。”许山轻声言道。

李顾举目望向这座楼阁,惟见此楼足有四层,木制结构,外墙楼檐雕刻有云纹和蟠螭纹,下方几条巨蛇喻影交映。

“如今他们都在议事厅,时机正好,我们现在就进去吧。”李顾身旁的许山催促道。

“狐狸,你和利库玛留在这里接应我们。”说完李顾迈步朝楼阁奔去,秦慕兰与许山跟随于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