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劫辰己世(九)
  • 弘邑录
  • 杨少惟
  • 8164字
  • 2021-03-05 08:54:44

晚风徐来,树梢上的蝉在肆意的鸣叫着。明月当空,如眼眸一般皎洁。

李顾从房间里拿出一张背椅,搬到门前的院子里。手里拿着一本书,借着房间透出的灯光,一页一页的翻看着书本。

这时小胡从房间走出来,正好撞见李顾,便对他说道:“你还有这份闲情看书啊。”李顾的注意力依然在这本书上,说道:“我喜欢边看书边思考。”

李顾瞥一眼小胡,说道:“这么晚了,准备去哪?”小胡笑着答道:“我在屋内实在闷得慌,想出来走走的。没想到你也在这里,要不我们哥俩好好聊聊。”

“杯里的茶凉了。”李顾缓缓的说道。小胡立刻反应过来,拿起茶杯,往李顾房间走去,不一会儿,他拿着一杯热茶出来。

“李大腿,我们明天要去那个叫什么临集村的。你们去找那个老头,按照张千千的说法,感觉挺怪异的,他说的话,能相信吗?”小胡向李顾问道。李顾并未着急回答,他拿起茶杯轻轻的吹口气,然后小喝一口,缓缓说道:“人家都为此送了命,你说呢。”

“那你觉得那里有危险吗?”小胡问道。“不是还有我在吗。再说了,你在看看希迪和复都姆,两个人都身怀绝技,要是普通人都近不了身。”李顾说道

小胡拍了拍李顾的肩膀,“你也不赖嘛,呵呵。”他笑着说道:“他们两个真的睡着了?说睡觉就睡觉啊。”李顾听完说道:“我看是的,说好的他们两人轮流守下半夜,还挺自律的。”

小胡朝希迪和复都姆的房间看去。片刻钟后,他回过头来,小声对李顾说道:“今天在那座唐墓里,我看到你从腰坑的一个青铜壶旁边,捡到几片木牍之类的东西。”

李顾微微一笑,说道:“你真是人如其名,像狐狸一般狡猾,眼睛东瞧西看的,我做什么事你都能知道。”小胡也笑了笑:“说真的,你捡那几片木牍的用意何在。”

李顾说道:“汉代以前都用木牍来书文记事。一座唐墓里放着汉代以前的物品,你不觉得奇怪吗?就算是墓主生前拥有,死后藏在这么隐秘的地方,这恐怕对其而言也是极其重要。”

“原来如此。”小胡说道:“说到奇怪的事,还有就是这座古墓的墓道好像被人为堵住,而且极有可能是下葬的同时进行的。”

李顾说道:“当时我们走出古墓的时候,我在前室就注意到你说的这异常之处。但由于大家想急着出来,我怕会出现什么变故,所以没有上前探究一番。”

小胡说道:“墓志铭一般都会放置在墓门前,你说会不会是想隐藏墓主的身份而有意为之。”李顾道:“也有这个可能。”

“那这几片木牍上有图案或者文字吗?”小胡问道。“没有图案,但是每一片木牍上都有一些文字。”李顾答道。

小胡听到此处,赶紧问道:“是什么文字?”李顾答道:“字体很模糊,既不是隶书也不是小篆,好像是秦朝以前的文字。我直到现在也没仔细看,等以后再说吧。”

“算了,不讨论这些了。对了,我们明天什么打算时候出发?”小胡问道。李顾答道,“依我的观察,我们恐怕得早点起来。这几天我算是摸透希迪和复都姆的习性。”

“那行,我先回去睡了。”小胡说完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李顾则继续坐在那里看书。

第二天,早上六点,李顾已经起床收拾东西,一刻钟后,门口传来了敲门声。李顾打开门,来者正是希迪和复都姆。

李顾出门时见到小胡,他坐在院子的石椅上,这次他装了一大袋的东西,调侃道:“你小子起得挺早的嘛。”随后拎着背包走到小胡身旁,“昨晚睡得好吗?”小胡答道,“还行吧。”

快到七点时,还没见张千千出来,这四个大男人也不好意思敲门。李顾只能走到她房间窗户前,喊道:“千千,我们要出发了。”只听见房内答应一声。

“没事的,还有时间,我们可以等她。况且我们还要在这里等一个人。”希迪说道。李顾转过身,问道:“要等什么人?”希迪回答道,“因为临集村地处偏远的山区,一般人很难顺利到达那里,所以我找到一位熟识这个村子的人,也算是向导吧。”

几分钟后,张千千的房门终于打开了,她一身整洁利落的打扮,黄色长裤配白色衬衫,脚上穿着长筒靴,头发盘起露出额头,简直是英气逼人。

“我说张大小姐啊,您这是想干嘛呢,我们又不是去荒漠。”小胡微笑的说道。“你这只死狐狸。”张千千气得直跺脚。

李顾赶忙打圆场:“好了,千千,他只是开个玩笑。”然后继续说道:“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桌子上摆放旅馆老板送来的早餐,不一会儿,他们都围着石桌坐下来,默默的吃着东西。

他们吃完早餐后,希迪找来的那个向导来到旅馆。这名向导是一位五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自我介绍说姓颜,可以叫他老颜。

李顾上下打量着这名自称位老颜的中年人,身材不高,略胖,笑嘻嘻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虽然李顾对他的观感不是很好,但人家是希迪找来的,自己也不好意思说什么。

他们几个人一阵寒暄后,进入了一辆停靠在旅馆门口的七座休旅车。老颜坐在副驾,他们五个人则进入后座。司机姓王,是一名年轻人,老颜介绍说是他的外甥。

小王并未说话,只是冲着李顾他们微笑,等所有人坐稳后,他便启动车子。小王虽然年轻,但是车倒是开得很稳。

一路上李顾三人都在聊天,主要是聊聊家常。并未谈论与此行有关的话题,老颜时不时的插进来说几句话,希迪和复都姆则全程都没搭话。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小胡瞄一眼后车窗,说道:“后面的那辆车一路上追了我们很久,是不是在跟踪我们?”李顾没有说话,而是看一眼希迪,从他的眼神来看,显然他已经知晓后面有跟踪的车辆。

既然如此,李顾便轻声对小胡说:“让他们追吧。”随后闭上眼睛小睡一阵。

大约三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一座山的山脚下,停了下来。“我们到了吗?”小胡开口问道。

老颜回答道:“还没有,我们要去的地方还有一段山路。”李顾问道:“那大概需要走多长时间。”老颜表示可能需要两个小时。

“走山路就算了,竟然还要两个小时才到。”小胡大声骂道。他赖在车里不出来,而其他人已经收拾好物品下车。

片刻钟后,李顾走到后座门前,对小胡说道:“你看千千都准备要出发了,人家可是女孩子。”小胡看一眼张千千,无奈的拿起背包下车。

就这样,除了司机小王,其余六人均已上路,临走前老颜叮嘱小王三天后来接他们,到时候如果没见他们按时到来,可以在这里最多再等上三天,实在等不到可以自行回去。

一路上,小胡一刻也不消停,每走一段便叫苦喊累的,其他人并未理睬他,而是默默的赶路。

中午一点多钟的时候,他们一行人终于到达临集村。由于是中午,又是大热天的,村里并没有什么人影,倒是有几条狗,可能听到有走路声,不停的狂吠。

老颜带着李顾他们往村长的家走去,村长的家在半山坡上,走到门前,老颜先是从门缝往里面瞄一眼,然后喊道,“村长,你在家吗?”他连续叫了几声,屋内都没人答应。

老颜正想继续叫喊,这时屋内传来一个女声,“别叫了,听到了。”一位老婆子走了出来,她打开门,“是奇声啊,进来吧。”

他们进屋后,老颜问老婆子:“村长在家吗?”她回头看一眼老颜,然后发现他身后的李顾他们几个人,不过她并不在意,“我们家老头在屋里,正睡着呢。我进去叫醒他。”老颜微微一笑,“那行,我们在这等他。”

几分钟后,从屋内传来脚步声,村长从里屋走出来,看到老颜在那站着,“原来是奇声啊,你几天前才回去,怎么又来了。”老颜感觉不妙,赶紧说道,“这哪跟哪啊。”然后用眼神示意村长看他身后。

村长看到李顾他们后,脸色略显凝重,冷冷的说道:“有来客啊。”说完便坐到椅子上。

村长继续说道:“你们几位我们这个小地方有何贵干?”老颜见状赶紧说道,“他们是.....”没等他说完,村长便呵斥道:“我问你了吗!什么人都往村里带!”

希迪转头看向李顾,李顾领会到他的意思,勉强挤着笑容,只能随便编个理由,说道:“村长,是唐老叫我们来的。”说完他瞥一眼村长,如果这个理由不过关,那只能说是做买卖的。

可没想到,村长却说道:“是哪个唐老?”李顾眼睛一亮,知道有戏了,便说道:“他老人家不愿意说出真名,只是说姓唐。”

村长说道:“他最近可好?”这下李顾有点迟疑了,是说真话还是假话?就在李顾犹豫不决的时候,希迪开口说道:“他昨天被人杀害了。”

李顾心里微微颤抖一下,他眼睛看着村长。后者显得很镇定,内心波澜不惊,李顾见此情形,心里就有底了。

不一会儿,村长说道:“今天早上我才知道这件事,算了,不说了。你们既然是他生前介绍来的,那先住在村子里。晚饭时再请你们过来商议此事。”

李顾旁边的小胡听完这话正想说话,被李顾拉住,他知道小胡想要问什么。小胡瞅了他一眼,知道他什么意思,默默的退到他们后面。

一刻钟后,村长叫来一个年轻人,吩咐他带着李顾他们去住的地方,并告诉他们有什么事可以找这名年轻人。

和村长辞别后,他们一行人便在年轻人的带领下去往住所。在路上年轻人告诉他们可以叫他柱子。

他们所住的房子是四合院,门前有一条小溪。他们五个男的住在正房和东厢房,张千千则单独住在西厢房。

在正房里,李顾整理好床被正想休息一下,小胡和希迪进入房间,小胡一进来便向李顾问道:“你说村长要和我们商讨什么事?他是不是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李顾看着希迪,从他的眼神来看,很显然他也想知道这个问题。

“具体商讨什么我就不清楚了。至于是否和我们此行的目的有关,有可能有,也可能没有,到时候我们见机行事。”李顾缓缓的说道。

小胡说道:“带我们进村的老颜似乎和村长很熟识,你觉得他有问题吗?”李顾答道:“这你得问希迪,是他找的人。”他说完这话看一眼希迪。

希迪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通过别人介绍让他来当我们的向导。”李顾说道:“我们到晚上看是什么情况,再来决定后面的事。我要休息了,你们回去吧。”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柱子来到他们所住的四合院,遇到正要出门的希迪,便对他说道:“村长请你们到他家一趟。”希迪说道:“好的,我去通知其他人,很快便到。”

当李顾一行人到村长家时,村长已经备好酒菜等候他们。就坐完毕,只见村长伸直腰,不时的看着李顾他们几个人。李顾和希迪由于不明事由,所以未过多言语,其他三人也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倒是老颜不停的和村长寒暄。

宴席间,村长不时的举起酒杯,李顾他们识趣的小酌几杯,直言他们几个不胜酒力。不过还好有老颜在场,举止言谈间便知是久经沙场之辈,他和村长举杯相饮,把酒言欢。

不多时,老颜稍有醉意,村长亦是赤面微醺。李顾他们吃足饭菜,几人坐在那面面相觑。此时,村长开口说道:“老唐请你们来这里的原因,想必他已经告诉你们。”

李顾和希迪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的坐在那里,张千千正想说话,但看到李顾向她投去的眼神,便知道其用意。她知道他们来此地并非唐老请来的,而要来找寻欧阳度和希迪的伙伴。

村长继续说道:“他可能没有向你们说出详情。是这样的,从几天前的开始,每晚都有怪物入户袭击村民,数量未知。据受袭村民的反映,他们看到的怪物挺吓人的,力气很大,奔跑的速度极快。而且怪物不光袭击人还偷村民家的东西。”

李顾问道:“受到袭击的村民有没有看到怪物的面目?”村长答道:“它们都是半夜潜入村子的,黑灯瞎火的,没人看清楚它们是什么模样。”

“那村子里以前有没有类似的怪事发生?”李顾继续问道。“哪个地方没有一些怪事发生,包括我们村庄,不过都是一些所谓牛鬼蛇神之事,多为心里作怪罢了。但此件怪事却和以前的不同。村里人心惶惶的,我作为村长也是身负重担啊。”村长答道。

老颜插话道,“我才没走几天,村子里就发生了怪事。”村长见他醉醺醺的就没接话。李顾则问道,“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吗?”村长眼睛看着李顾他们,“你们能帮到什么忙?”

李顾思考片刻,问道:“你们进出村庄共有几条道路?”村长答道:“我们村东面一条大路,村里人都从这里进出。其它三面都是山川,南面的山稍微矮一点,那里有一条小道,但是道路崎岖蜿蜒,村里人不常走此道。北面和西面是崇山峻岭,延绵长达几十公里。”

李顾想了一阵,说道:“这样吧村长,您在村里找几个壮丁来,加上我们几个,分成两队,今晚分别守在村子东面和南面。”村长很快便答应下来,“好的,你们要几个人。”

“起码要十个。”李顾说道:“能抓住那些怪物最好,如果不能,我们也可以跟踪它们,以便对它们有所了解。”

村长叫来柱子,让他通知村里所有的成年青壮男到村长家集合。

随后李顾几人向村长辞别,几分钟后他们回到四合院,在大院里,李顾叫住张千千,“今晚的行动,你就别参与了。待在屋里,关紧房窗,除了我们几个以外别让陌生人进来,也别随便走出房门。”张千千点点头,“你们也要小心一点。”他说完便回到自己屋里。

“我好像是酒喝多了,你们的事我就不参合了。”老颜走路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头也不回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也不知他是真醉还是假醉。

李顾四人来到正房,李顾一进门便拿起水壶倒一杯水喝下,“说刚才在村长家,你说要分队来抓捕怪物的,打算怎么分队?”小胡说道。“你要参加?”李顾惊讶道。“是啊。”小胡答道。

李顾看一眼小胡,“这样吧,你和我一队吧。”然后对希迪说道,“你们俩一队。”希迪说道,“行吧,我和复都姆守东面,怪物从这里进入的可能性最大。你和小胡就轻松一点,守在南面。”

分好队后,希迪和复都姆离开李顾房间,小胡则留下来,帮助李顾准备晚上要用的东西。小胡向他问道:“李大腿,为什么要帮他们?”

李顾答道:“你那个当记者的洞察力跑哪里去了?如果时间线没有错的话,在欧阳度来到晋安后,怪物就出现了,两者之间可能存在某种联系。就算没有,帮了他们也没坏处,欧阳度再次回到村子后就失踪了,难道村子的人会没有掌握相关线索?”

小胡笑着说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李顾则说道:“别说那么多了,你赶紧收拾好东西。”

时间刚过十二点,柱子带着村里十几个壮汉来到四合院,李顾他们也准备妥当。随后他们快速分好队伍,李胡二人和村里的七个人包括柱子来到村子南面。

到达地点后,李顾他们这一队就地分成三组,李胡二人和柱子在南面进村口小道旁边小坡里躲起来,这里地势较高,视野宽阔,草丛相当茂密。

另外两组同样分三人一组,在他们后方小道两旁的麦堆里藏着。三组人的距离较近,可以随时相互策应。

而在希迪那边则较为简单,他们直接分成两组,希迪和复都姆分别带一组人在进村口道路两旁站岗,他们要么蹲着,要么趴在地上。在这期间希迪两人教给到场壮汉一些简单的战术和搏击技巧。

小胡轻声说道:“那怪物今晚该不会不来了吧。”柱子道:“这几天每晚都来。”片刻钟后,李顾道:“按照我们原先制定的计划进行。”他们两个点点头,随后关上手电筒。

时间过得很快,李顾借着微弱月光看一下手表,时针已经迈过两点。他有点困意了,眼皮不停的合上张开。

不一会儿,李顾突然惊醒了,他似乎听到一些微弱的细细碎碎脚步声。随后他集中精神仔细听着,果然没错。他立刻叫醒小胡和柱子。

李顾快速打开手电筒,向村子的西边疾步跑去,同时朝后方叫喊道:“都随着我来。”小胡和柱子紧跟在他后面。而其他两组人察觉到这里的动静,也不管什么缘由起身就往西边跑。

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村子西面就有户人家大声喊道:“来人啊,遭贼了。”还在路途中的李顾循声跑过去,他后面同时有一帮人在往这边赶来。

大约三分钟,李顾率先到达那户人家,他很快在院子里看到一个身影,这怪物在村民的叫喊声后竟然没有离开,它好像在寻觅什么,不停的在院子四周翻找。

这时这个怪物敏锐的察觉到李顾正朝自己方向过来,在快要靠近时,它抬腿就跑。不过没有跑出几米,就被李顾一个大脚踢倒。由于李顾是在快速跑动中飞脚踢过来的,所以李顾也在重心不稳的情况下,重重的摔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李顾,用手电筒在身前的地方来回照射,当他照射道那怪物,他惊讶的发现这怪物有四肢,身体和头上毛发很多,而且头毛很长,超过三十厘米,身体的毛稍微短一点,脸上似乎戴着什么东西,由于它是脸朝地的,所以没看清是什么?

那怪物在摔倒几秒钟后,快速站立起来,然后向村外跑去。而李顾也不管身体的疼痛起身追了上去。此时,小胡和柱子他们也赶到这里,见状也都马不停蹄的追上去。

与此同时,希迪他们那一队人马也在急速跑来。按照两队原先商讨的计划,支援的那一队在得到信号后,就要跑另一条道路,以便策应,还可以对怪物形成包围之势。很快他们在熟悉村子地形的壮汉的带领下,绕开大路抄小道朝李顾方向跑来。

几分钟后,怪物跑出村外,进到了树林。李顾见那怪物消失在眼前,也就停止脚步。喘了几口气后,蹲在地上,用手电筒照射怪物留下的足迹。

在李顾观察足迹的同时,小胡和柱子也赶到这里,小胡看着蹲在地上的李顾,问道:“那怪物跟丢了吗?”说完,他大口的喘气着,并且一屁股坐在地上。

希迪他们也快马赶到,他们见此情形,也都明白点什么。

不一会儿,李顾站起来,说道:“大家也都累了,都回去休息,有什么明天再说。”说完便转身走回村子。其他人也都悻悻而归。

回去的路上,李顾无暇顾及其他人。心想:村里有两条路,怪物都没有从这里进村。而它今晚却突然出现在村子西面,说明它是从西面进村的,当然也不排除是从北面进来。还有就是它对村里村外的的地理环境都很熟识,这点很重要。看来明天要重新制定计划。

李顾他们回到四合院,很快便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李顾从梦乡中醒来,由于昨天白天车马劳顿,晚上又要抓捕怪物,一直折腾到凌晨三点,所以昨晚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就见到明媚的阳光。

李顾走出房门,正房里的希迪和小胡并未醒来,他走到东厢房窗外往里面瞥一眼,见到复都姆正在熟睡中,而老颜已不在房内。

这时张千千也走出房门,手里拿着几块烙饼。不只是有心还是无意,她走到李顾面前把手上的烙饼递给他,李顾微微一笑,接过烙饼,说道:“千千,你昨晚睡得可好?”

张千千回答道:“还行,就是昨晚你们抓捕怪物时响动太大,把我惊醒了,想出去看看,又怕有危险。”她看一眼李顾,继续说道:“抓到那怪物了吗?你有没有受伤?”李顾回答道:“没抓到,但是掌握了一些线索。这样吧,我们到村子里遛一圈。”

在村子里他们遇到很多村民,他们在自家院子里好像是制作什么东西,男的似乎用竹片和纸张制作一些人物像和动物像,女的有的做剪纸,可能是要贴在那些造像上,也有的在做面塑。

他们走到一户村民家时,看见了柱子,李顾向他招手并叫他过来。柱子满脸笑容,“你们醒了啊,刚才我去你们那里,想给你们送吃的,见你们在睡觉,没敢打扰你们。”

李顾说道:“我就是随便逛逛,对了,这一路上看每家每户都在忙着制作一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柱子回答道:“由于这几天怪事频发,所以我们村民自发组织一次祭神,就在今晚。”不一会儿,他继续说道:“村里所有人都会参加,你们要来吗?”李顾答道:“怎么重要的事,我们肯定会来。”

当他们准备离开时,柱子家来一位年轻人,一见到柱子就说道:“柱子哥,大家都准备好了,出发吧,这次我们采摘到一些上等的药材回来。”

李顾一听这话,便问道:“你们要去哪里?”柱子回答道,“去村子西面的树林里。”李顾思考片刻,说道:“我们随你们去一趟,可以吗?”柱子很爽快的答应他要求。

李顾对张千千说道:“我和柱子他们去一趟西面的树林里,你先回去。”张千千点点头,正想回去,李顾叫住她并说道:“你回去后,叫他们晚上来看祭祀活动。”

柱子他们准备妥当后,便向西面的树林深处出发。

在路上,柱子向李顾他们详细讲述树林的地形地貌,李顾在路上一边听他述说,眼睛也在不停的观察树林里的情况。

大约几个小时后,他们一行人到达采摘地点,这里花草众多,阳光充足,雨水充沛,的确适合药材的生长。

柱子说道:“这几天,我们都在这一带采摘药材。”李顾说道:“你们先去做事,我到附近看一下,如果需要帮忙就喊我一声。”

十几分钟后,柱子的一位同伴突然不小心掉进一个坑里,并大喊救命。李顾听到呼救声急忙赶过来。

柱子的同伴原来掉进了不法狩猎者布置得陷阱里。片刻间,李顾在附近发现了其它三个大小不一的陷阱,坑边为不规则圆形,呈倒圆锥,坑深高约两米。这些陷阱挖好以后在往坑壁上涂满猪油,以防止掉落的猎物爬上地面。再往坑里盖上几张网,最后铺上一层厚厚的野草和泥土。

把同伴救上来后,他们正想离开。突然从树林北部传来阵阵鸣叫声,看起来像是羊群。李顾他们赶紧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

果不其然,等待大约半个小时后,有几只山羊从这里经过,而且跑得极快。李顾心想:不好,这里有陷阱。

李顾赶紧冲出去,拦住那几只山羊。这几只山羊慌不择路,四处逃散。这时,他似乎听到不远处有几声低鸣声传来,他循声而去,发现两只山羊倒在地上,肠肚处有撕咬的痕迹,而且是新痕。

李顾叫柱子他们来到此处,但是几分钟后,这两只山羊很快便死去。柱子和同伴用刀割下羊头,拿回村子里用于祭神。

在回程的路上,李顾走在队伍的后面,山路两旁的树木高耸挺拔,茂密的树叶挡住了阳光,一阵阵阴风吹来,令人心惊胆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