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疏甲惊略:晓星皓月(一)
  • 弘邑录
  • 杨少惟
  • 2460字
  • 2021-12-01 20:10:24

言毕,他走到小胡与石鲁领者面前,悄悄将利库玛刚才刺探的信息告诉二人。

石鲁领者听罢此言,沉思一下,继而对李顾言道:“我跟随你们去一趟吧,我晓得二人的秉性,他们此行必然有什么目的。”

“如此甚好,你整理一下自己的物品,我们马上出发。”李顾说完拉住小胡的手臂,往外面走出几步。

“倘若二个小时后不见我们归来,你们立即前往永绥,并且在永安商行会合。”

“好的,你们要小心点。”

须臾间,李顾与石鲁领者迈步前行,很快便追上秦慕兰。他们一路跟着吴陇登与陈奇。

这二人并未朝着永绥城走道,而是往东北方向行路。李顾颇为诧异,只能默默追随他们。

半个时辰后,二人来到一座小寨子,四周山林密布。观此寨子大门与汉民楼房无异,两侧伫立阙门,筑体高约二丈。

秦慕兰觉得这两座阙门似曾相识,片刻时,她忽然想起什么,“李顾,我在乾州见过这种汉制的寨门。而且颇为奇特的是寨内房屋所呈形状为‘雨'字。”

“吴陇登可是苗人,为何进入汉人宅院,难道是陈奇的缘故?”李顾远观寨门,颇为不解。

“并非如此,乾州那处寨子有苗人驻守。我怀疑他们与当地乡绅有所勾当。”秦慕兰言道。

石鲁领者在旁边听到李顾与秦慕兰的对话,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言辞。

李顾思索一番,继而对秦慕兰言道:“我先潜入寨子,你们留在此地。”

石鲁领者赶忙拉住他,并且言道:“还是由我带你们进去吧。”说完起身朝着寨门方向走去。

李顾见此情形,不知如何是好。秦慕兰则取出两块粗布,其中一块蒙住自己的口鼻,另一块递给李顾,后者无奈的接过粗布,迅速围住脸部。

顷时,他们迈步前去,很快追至石鲁领者身后。

寨门外面并没有人把守,阙门内侧几名苗人看到石鲁领者进入大门,立即走过来。他们见石鲁领者身穿的苗服以及随身饰品相当名贵,都在犹豫着,不敢过问其身份。

前方站立的苗人伸手招呼身后一个人过来,附耳吩咐几句,那人很快朝寨子里面跑去。

吴陇登与陈奇刚进入后屋,便接到守卫来报,有一名苗人老者来到寨子。几人从主屋行至寨门,他们走近时见到石鲁领者,赶紧跑到其面前。

石鲁领者瞥一眼吴陇登与陈奇二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不回乾州吗?”

“您说笑了,我们肯定会回到乾州,只是来此拜访一下好友。”吴陇登露出尴尬的笑容,显然感到不知所措。

“别说这些了,我们先进去吧。”石鲁领者拂袖而去,那几人相互看一眼,默然跟随于后。

李顾不时观察内寨情况,并在脑海里形成平面构图。他惊奇发现此寨所有房屋竟然排列成一个“本”字,寨门就在此字形直竖的底部。而“本”为木之根,草木生长皆系于根本。

半刻时,众人来到寨内后屋。石鲁领者坐上客厅主座,侍从端上热茶。他拿起茶杯泯了一口,感觉有点涩,便放下茶杯,转头望向中年男子。

“你是这里的首者?姓甚名何?”

“回领者,属下名唤蓝池。”

“你们首部为何驻扎这个汉寨?”

蓝池心里一惊,顿首思索,随然应声道:“我们三日前接到石三保领者的指令驻守此地,作为前哨监视朝廷鹰犬的动向。”

石鲁领者听闻此言,希图试探一下对方,继而问道:“昨夜你们有派出暗影者吗?”

此时蓝池略显不安,坐在椅子上不时变动身体姿势,“领者,我们这里没有族内的暗影者。”

“我再给你一些时间,好好想一下,这座寨子里到底有没有这些人。”石鲁领者从椅子上缓缓起身,行至大厅中间,环顾四周,双目落下后将视线集中在蓝池身上。

吴陇登感觉气氛不太对劲,迅速站起,俯身言道:“领者、蓝池兄,我还有要事先走一步。”说完当即迈步离开客厅。陈奇见状赶忙起身跟上前去。

“你们哪里逃!”此时内室走出两人,分别一男一女。男子面容厉怒,手持长剑急速冲向吴陇登和陈奇。

李顾早已知晓内室有人,但是并没有理会。他想弄清楚此二人藏于暗处有何目的。

吴陇登听闻叫喊声,立即转过身,惟见来人执剑直刺而来,惊恐不已。他慌忙之中拔出悬于腰间的短剑,急速上前挑动一下,哐吱一声,碰触到对方剑刃,弹开长剑。

男子横步向右甩剑而去,想要来个措手不及,以此偷袭吴陇登侧身,后者见状迅速后撤半步,惊险躲开攻击。此人忽然转过身体,向前几步伸出手臂,挥动长剑刺入陈奇的腹部。

陈奇看清来人的面容,瞬时瞳孔放大,惊诧不已,“小山,你这是为何?”

“你害死我父亲!”男子怒喊道。

陈奇使尽最后气力推开男子,缓缓倒入地下。

李顾正欲阻拦男子刺杀陈奇,但是为时已晚,赶忙疾步奔去,扶起陈奇,同时用手按住伤口,防止血流过多。他转头看一眼男子,此时方才发现此人竟然是许山。但是他并未出声,而是继续尝试抢救陈奇。

吴陇登见到许山静呆在原地,手脚不停颤抖,估计是让眼前情形惊吓住了。他见状立即撒腿就跑。

客厅门前守卫没有接到蓝池的指令,故而并未拦住吴陇登,任由其离开后屋。蓝池双眼紧盯面前的女子,并没有做任何动作,未发一语。

而在另一边,李顾仍然帮助陈奇欲止血流。他此刻面容煞白,迷离之际,望着眼前的蒙面人,轻言道:“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我是李顾。”李顾扯开蒙布一角,但是并未完全解开。

陈奇听到声音,再观其面容轮廓,“原来是你啊。”言罢,陈奇转头看着石鲁领者,顿时明白过来。他费劲气力,伸出右手朝向石鲁领者。

“石鲁叔,我对不起.....”话未说完,瞬间晕厥过去。石鲁领者望着昏迷中的陈奇,连声叹气。

李顾赶紧用手压几下陈奇的胸腔。少时,他睁开眼睛,淡然望着屋顶,自知将要丧命于此,便使尽最后的力气,张开嘴巴,对李顾言道:“缺失的张羊皮地图如今藏匿于石寨。”说完这话,他徐徐闭上双目。

秦慕兰摸了一下陈奇的颈脉,“他已经断气了。”

李顾获知羊皮地图藏匿处后,轻轻放下陈奇的躯体,缓缓站起,看着满头大汗的许山,但是并未言语,而是转身来到石鲁领者面前,“我们回去吧。”

“现在就离开吗?”石鲁领者问道。

“我们不宜留在此地过久。”言毕,李顾行至其身后,默然环视客厅周围。

石鲁领者此时心知肚明,随即对蓝池言道:“你们首部必须牢牢驻守此寨,我有紧急事务要尽快前往永绥领部。”

他正欲离开客厅,蓝池赶紧走上去拦住其面前,并开口言道:“领者刚到敝寨,一路上已然困乏,不如在这里住上一宿。”

“什么意思?你这是想扣押我吗?”石鲁领者大声呵斥道。

“最近朝廷鹰犬时常在附近出没,属下只是担心您的安危。”蓝池俯身言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