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疏甲惊略:永绥迷影(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675字
  • 2021-12-03 18:58:12

利库玛观察一下周围地形,攀爬上眼前的大树,既而纵身一跃,跳至另一棵树。

以此同时,李顾和秦慕兰一前一后,踏上草地,疾速跑去。

利库玛闻到三丈距离的一处草丛有两股气息,他跃入地下,奔向那两个人,就在将要接近之时,忽然伸出右脚猛然一踢,二人瞬时被踢开十丈远,并且身上的重甲全部破裂。

顷时,他抬头一望,迅速跃上旁边的柏树树杈,抓住一个人的双腿,拽入地下,随后伸出拳头击打此人胸部,其腹甲处很快出现一道裂口。

“原来是木甲啊!怪不得那么容易裂开!”言毕,利库玛行前几步,攀爬上一棵大树,突袭树上的歹人。

李顾和秦慕兰跑出十几步后,发现一棵老树后藏个几名歹人。李顾伸出右手向身后的秦木兰打出几个手势,随即二人分开左右,以此夹击他们。

石鲁领者瞥一眼吴陇登与陈奇二人,“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不回乾州吗?”

“您说笑了,我们肯定会回到乾州,只是来此拜访一下好友。”吴陇登露出尴尬的笑容,显然感到不知所措。

“别说这些了,我们先进去吧。”石鲁领者拂袖而去,那几人相互看一眼,默然跟随于后。

李顾不时观察内寨情况,并在脑海里形成平面构图。他惊奇发现此寨所有房屋竟然排列成一个“本”字,寨门就在此字形直竖的底部。而“本”为木之根,草木生长皆系于根本。

半刻时,众人来到寨内后屋。石鲁领者坐上客厅主座,侍从端上热茶。他拿起茶杯泯了一口,感觉有点涩,便放下茶杯,转头望向中年男子。

“你是这里的首者?姓甚名何?”

“回领者,属下名唤蓝池。”

“你们首部为何驻扎这个汉寨?”

蓝池心里一惊,顿首思索,随然应声道:“我们三日前接到石三保领者的指令驻守此地,作为前哨监视朝廷鹰犬的动向。”

石鲁领者听闻此言,希图试探一下对方,继而问道:“昨夜你们有派出暗影者吗?”

此时蓝池略显不安,坐在椅子上不时变动身体姿势,“领者,我们这里没有族内的暗影者。”

“我再给你一些时间,好好想一下,这座寨子里到底有没有这些人。”石鲁领者从椅子上缓缓起身,行至大厅中间,环顾四周,双目落下后将视线集中在蓝池身上。

吴陇登感觉气氛不太对劲,迅速站起,俯身言道:“领者、蓝池兄,我还有要事先走一步。”说完当即迈步离开客厅。陈奇见状赶忙起身跟上前去。

“你们哪里逃!”此时内室走出两人,分别一男一女。男子面容厉怒,手持长剑急速冲向吴陇登和陈奇。

李顾早已知晓内室有人,但是并没有理会。他想弄清楚此二人藏于暗处有何目的。

吴陇登听闻叫喊声,立即转过身,惟见来人执剑直刺而来,惊恐不已。他慌忙之中拔出悬于腰间的短剑,急速上前挑动一下,哐吱一声,碰触到对方剑刃,弹开长剑。

男子横步向右甩剑而去,想要来个措手不及,以此偷袭吴陇登侧身,后者见状迅速后撤半步,惊险躲开攻击。此人忽然转过身体,向前几步伸出手臂,挥动长剑刺入陈奇的腹部。

陈奇看清来人的面容,瞬时瞳孔放大,惊诧不已,“小山,你这是为何?”

“你害死我父亲!”男子怒喊道。

陈奇使尽最后气力推开男子,缓缓倒入地下。

李顾正欲阻拦男子刺杀陈奇,但是为时已晚,赶忙疾步奔去,扶起陈奇,同时用手按住伤口,防止血流过多。他转头看一眼男子,此时方才发现此人竟然是许山。但是他并未出声,而是继续尝试抢救陈奇。

吴陇登见到许山静呆在原地,手脚不停颤抖,估计是让眼前情形惊吓住了。他见状立即撒腿就跑。

客厅门前守卫没有接到蓝池的指令,故而并未拦住吴陇登,任由其离开后屋。蓝池双眼紧盯面前的女子,并没有做任何动作,未发一语。

而在另一边,李顾仍然帮助陈奇欲止血流。他此刻面容煞白,迷离之际,望着眼前的蒙面人,轻言道:“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我是李顾。”李顾扯开蒙布一角,但是并未完全解开。

陈奇听到声音,再观其面容轮廓,“原来是你啊。”言罢,陈奇转头看着石鲁领者,顿时明白过来。他费劲气力,伸出右手朝向石鲁领者。

“石鲁叔,我对不起.....”话未说完,瞬间晕厥过去。石鲁领者望着昏迷中的陈奇,连声叹气。

李顾赶紧用手压几下陈奇的胸腔。少时,他睁开眼睛,淡然望着屋顶,自知将要丧命于此,便使尽最后的力气,张开嘴巴,对李顾言道:“缺失的张羊皮地图如今藏匿于石寨。”说完这话,他徐徐闭上双目。

秦慕兰摸了一下陈奇的颈脉,“他已经断气了。”

李顾获知羊皮地图藏匿处后,轻轻放下陈奇的躯体,缓缓站起,看着满头大汗的许山,但是并未言语,而是转身来到石鲁领者面前,“我们回去吧。”

“现在就离开吗?”石鲁领者问道。

“我们不宜留在此地过久。”言毕,李顾行至其身后,默然环视客厅周围。

石鲁领者此时心知肚明,随即对蓝池言道:“你们首部必须牢牢驻守此寨,我有紧急事务要尽快前往永绥领部。”

他正欲离开客厅,蓝池赶紧走上去拦住其面前,并开口言道:“领者刚到敝寨,一路上已然困乏,不如在这里住上一宿。”

“什么意思?你这是想扣押我吗?”石鲁领者大声呵斥道。

“最近朝廷鹰犬时常在附近出没,属下只是担心您的安危。”蓝池俯身言道。

虽然没有刺中腰部,但那名歹人依然疼痛不已,从空中倒入地下。李顾既而做出一个前空翻,同时伸出右腿,大脚踢向其左侧的歹人;然后弯腰侧身,转而一个旋踢,猛然击中右侧歹人的头部。

其他歹人见状纷纷转身形成双层人墙,快速取出暗扈木箱,并从里面射出暗针。李顾奋力一跃,躲避对方的攻击。

霎时,两个身影从空中闪过,利库玛和秦慕兰同时赶到这里,见到歹人摆出奇特阵势,立即分散开来随时应敌。

小胡与潘叔豹几人站成一圈,已然将石鲁和朗塔围在里面。

歹人首领发觉情况不妙,惟有速战速决。他赶紧使用暗语传达作战指令。

李顾不知这些歹人作何战斗打算,只能站立在原地,双目紧盯住他们。

转瞬间,对方手里的木箱忽然传出振动声,并从暗孔里朝着三人发射骤雨般的短箭。他们见状立即做出躲闪动作。

但是歹人并未继续攻击他们,而是人墙覆地,同时转身拔出背上的短戟,箭步向小胡与潘叔豹刺去。

“不好!狐狸那边有危险。”李顾赶紧迈步奔去。

利库玛此刻也发现歹人偷袭举动,立即跃步跳至对方身后,瞬时撞到两个人。小胡与潘叔豹同时拔刀迎上去,奋力阻击这些歹人的攻击。

李顾刚跑出几步,余光瞄见歹人首领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身体忽然转向石鲁领者。他心里一惊,铆足全劲蹬地跃起,并在空中展开手臂,就在落地刹那抵挡住对方的袭击,双刀相击,叮哐一声响。

歹人首领赶忙收回匕首,后退几步,还是被李顾伸出右脚踢中胸部,瞬时仰头倒地。他迅速从地上爬起跑进树林,并从怀里取出竹节吹出三声短音,然后一声长音。

其余歹人听到竹节声后,立即扶起受伤的同伴逃离此地。

利库玛和秦慕兰正欲追去,但是被李顾拦住,“别追了,小心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二人停下脚步,燎急回到李顾身旁,以此保护石鲁领者。

半个时辰后,这些歹人亦未再次来袭。他们几人心里微微舒缓下来,便让利库玛守夜,其他人继续躺下宿寐。

不远处,王展依然趴在岩石上。由于不晓得前方战斗情况,故而不敢冒然向前查探。不多时,他见宿地已经安静,自忖双方的打斗已经结束,不觉然矣,交代手下二人继续监视他们,既而起身离开。

次日清晨,李顾睡醒过来,眼神迷离,抬头环视周围。秦慕兰见到李顾已然起身,便给他端来盛满净水的铜盆。

李顾挽袖伸进铜盆,顿时感觉双手无比冰凉。他洗漱一番,随后向秦慕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辰初二刻。”秦慕兰轻声言道。

李顾坐到地上转头瞥一眼石鲁领者,又问道:“昨晚那些歹人离开后,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我问过利库玛,他说只有两人在附近监视。然而偷袭我们的歹人并没有任何动静。”秦慕兰应声道。

李顾沉思一阵,对秦慕兰言道:“我们半个时辰后出发。”

秦慕兰并未言语,只是微微点头,随即收拾自己携带的物品。

辰正一刻,一行人继续往东进发,由于队伍里面有两位老者,加之脚力行程,故而前行较慢。直至中午时分,他们方才到达尼山,此地距离永绥还有二十里路。

此时几人困顿乏力,饥肠辘辘,李顾便让他们逾集山脚休憩。

利库玛从山路折返回来,并且告诉李顾自己见到吴陇登与陈奇正骑行在前方小道上。

李顾听到这个信息,颇感疑惑,这二人为何至此,而且还是行走小道。

“他们身边有随从吗?”

“有的,拢共有十六名,全部都身着轻甲。”

“那我们前去查探一番。”

就在他们说话之时,秦慕兰闻声而至,并问道:“你们谈论什么?”

“利库玛在前方发现陇登与陈奇正在行路。”李顾应声道。

“此二人要去往何处?”秦慕兰又问道。

“不晓得,我和利库玛打算上前追踪他们。”李顾言道。

秦慕兰看着李顾,思考一阵,言道:“我随你前去,利库玛留在此地,以策万全。”

“此行危险,你还是留在这里吧。”李顾连忙劝阻道。

秦慕兰并未听劝,而是背起行囊往道路行去。李顾没敢拦住,惟有对利库玛言道:“你留下来护住众人,特别是那两名老者。我隐约觉得昨夜那些歹人还未走远。”

言毕,他走到小胡与石鲁领者面前,悄悄将利库玛刚才刺探的信息告诉二人。

石鲁领者听罢此言,沉思一下,继而对李顾言道:“我跟随你们去一趟吧,我晓得二人的秉性,他们此行必有什么目的。”

“如此甚好,你整理一下自己的物品,我们马上出发。”李顾说完拉住小胡的手臂,往外面走出几步。

“倘若一个小时后不见我们归来,你们立即前往永绥,并在永安商行会合。”

“好的,你们要小心点。”

李顾与石鲁领者很快迈步前行,不多时,他们便追上秦慕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