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疏甲惊略:永绥迷影(四)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18字
  • 2021-11-30 20:45:05

秦慕兰走到另一歹人身旁,迅速拆开其面甲,朝其面容瞧了一下,这让她惊诧不已,此人亦为女子,而且年纪也很小。

二人正想查看其他人,不知何故突然涌出一股白烟,弥漫整片树林。少倾,白烟愈来愈浓,李顾已然看不到秦慕兰身影。他深吸一口白烟,发现烟雾中并未含有毒素。

“慕兰,你没事吧!”李顾对秦慕兰方向大声喊道。

秦慕兰并未回应李顾,而是喃喃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些白烟从何而来?”

“这些苗人可能使用什么特殊装置,以此向树林散发白烟。”李顾伸手想拔开烟雾,但是没有成功。

就在这时,距离二人几丈远的地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他们顿时警觉起来。

“你们别紧张,我看到烟雾就急忙跑过来,所以步伐很快。”

李顾听到利库玛的声音,心里放松下来,“你那边也出现这些白烟吗?”

“是的,突然间浓烟四起,我察觉到状况危险,便想到与你们会合。”利库玛回应道。

这些歹人并未有任何动静,同时也没有突袭三人。李顾感觉颇为怪异,暗道:“他们此行目的难道不是抢夺羊皮地图?”

他忽然间想到什么,赶紧朝向二人喊道:“他们的目标并非我们,很有可能是石鲁或者朗塔。”

“如此我们须得回到夜宿地,你们跟在我身后。”利库玛说完后凭着自身超强的感知能力,迅速判断出回去的路径,迈步朝着这个方向跑去。

顷刻间,三人冲出烟雾带,见到十几名全身木甲穿著的歹人,分成两排,正在朝着夜宿地的几个人袭去。

李顾立即加快脚步,高高跃起,翻转身体,几个跟斗下来,很快到达后排歹人身后。他在落地时瞬间拔出短刀,狠狠刺向中间那人后腰,此为木甲上下身相连的软肋处。

虽然没有刺中腰部,但那名歹人仍旧疼痛不已,顺势从空中倒入地下。李顾既而做出一个前空翻,同时伸出右腿,大脚踢向其左侧的歹人;然后弯腰侧身,转而一个旋踢,猛然击中右侧歹人的头部。

其他歹人见状纷纷转身跃起叠成双层人墙,快速取出暗扈木箱,并从里面射出暗针。李顾奋力一跃,躲避对方的攻击。

霎时,两个身影从空中闪过,利库玛和秦慕兰同时赶来这里,惟见歹人摆出奇特阵势,立马分散开来随时应敌。

小胡与潘叔豹几人站成一圈,已然将石鲁和朗塔围在里面。

歹人首领发觉情况不妙,赶紧使用暗语传达作战指令。

李顾不知这些歹人作何战斗打算,只能站立在原地,双目紧盯着他们。

转瞬间,对方手里的木箱忽然传出振动声,并从暗孔里朝着三人发射骤雨般的短箭。他们见状立即做出躲闪动作。

但是歹人并未继续攻击他们,而是人墙覆地,同时转身拔出背上的短戟,箭步向小胡与潘叔豹刺去。

“不好!狐狸那边有危险。”李顾赶紧迈步奔去。

利库玛此刻也发现歹人偷袭举动,立即跃步跳至对方身后,瞬时撞到两个人。小胡与潘叔豹同时拔刀迎上去,奋力阻击这些歹人的攻击。

李顾刚跑出几步,余光瞄见歹人首领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身体忽然转向石鲁领者。他心里一惊,铆足全劲蹬地跃起,并在空中展开手臂,就在落地刹那抵挡住对方的袭击,双刀相碰,发出叮哐一声响。

歹人首领赶忙收回匕首,后退几步,还是被李顾伸出右脚踢中胸部,瞬时仰头倒地。他迅速从地上爬起跑进树林,并从怀里取出竹节吹出三声短音,然后一声长音。

其余歹人听到竹节声后,立即扶起受伤的同伴逃离此地。

利库玛和秦慕兰正欲追去,但是被李顾拦住,“别追了,小心中了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

二人停下脚步,燎急回到李顾身旁,以此保护石鲁领者。

半个时辰后,这些歹人亦未再次来袭。他们几人心里微微舒缓下来,便让利库玛守夜,其他人继续躺下宿寐。

不远处,王展依然趴在岩石上。由于不晓得前方战斗情况,故而不敢冒然向前查探。不多时,他见宿地无比安静,自忖双方的打斗已经结束,不觉然矣,交代手下二人继续监视他们,既而起身离开。

次日清晨,李顾睡醒过来,眼神迷离,抬头环视周围。秦慕兰见到李顾已然起身,便给他端来盛满净水的铜盆。

李顾挽袖伸进铜盆,顿时感觉双手无比冰凉。他洗漱一番,随后向秦慕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辰初二刻。”秦慕兰轻声言道。

李顾坐到地上转头瞥一眼石鲁领者,又问道:“昨晚那些歹人离开后,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我问过利库玛,他说只有两人在附近监视。然而偷袭我们的歹人并没有任何动静。”秦慕兰应声道。

李顾沉思一阵,对秦慕兰言道:“我们半个时辰后出发。”

秦慕兰并未言语,只是微微点头,随即收拾自己携带的物品。

辰正一刻,一行人继续往东进发,由于队伍里面有两位老者,加之脚力行程,故而前行较慢。直至中午时分,他们方才到达尼山,此地距离永绥还有二十里路。

此时几人困顿乏力,饥肠辘辘,李顾便让他们逾集山脚休憩。

利库玛从山路折返回来,并且告诉李顾自己见到吴陇登与陈奇正骑行在前方小道上。

李顾听到这个信息,深感疑惑,这二人为何至此,而且还是行走小道。

“他们身边有随从吗?”

“有的,拢共有十六名,全部都身着轻甲。”

“那我们前去查探一番。”

就在他们说话之时,秦慕兰闻声而至,并问道:“你们谈论什么?”

“利库玛在前方刺探情报时发现吴陇登与陈奇正在行路。”李顾应声道。

“此二人要去往何处?”秦慕兰又问道。

“不晓得,我和利库玛打算上前追踪他们。”李顾言道。

秦慕兰看着李顾,思考一阵,言道:“我随你前去,利库玛留在此地,以策万全。”

“此行危险,你还是留在这里吧。”李顾连忙劝阻道。

秦慕兰并未听劝,而是背起行囊往道路行去。李顾没敢拦住,惟有对利库玛言道:“你留下来作为这几人的随扈,时刻护住他们,特别是那两名老者。我隐约觉得昨夜那些歹人还未走远。”

言毕,他走到小胡与石鲁领者面前,悄悄将利库玛刚才刺探的信息告诉二人。

石鲁领者听罢此言,沉思一下,继而对李顾言道:“我跟随你们去一趟吧,我晓得二人的秉性,他们此行必然有什么目的。”

“如此甚好,你整理一下自己的物品,我们马上出发。”李顾说完拉住小胡的手臂,往外面走出几步。

“倘若二个小时后不见我们归来,你们立即前往永绥,并且在永安商行会合。”

“好的,你们要小心点。”

须臾间,李顾与石鲁领者迈步前行,很快便追上秦慕兰。他们一路跟着吴陇登与陈奇。

这二人并未朝着永绥城走道,而是往东北方向行路。李顾颇为诧异,只能默默追随他们。

半个时辰后,二人来到一座小寨子,四周山林密布。观此寨子大门与汉民楼房无异,两侧伫立阙门,筑体高约二丈。

秦慕兰觉得这两座阙门似曾相识,片刻时,她忽然想起什么,“李顾,我在乾州见过这种汉制的寨门。而且颇为奇特的是寨内房屋所呈形状为‘雨'字。”

“吴陇登可是苗人,为何进入汉人宅院,难道是陈奇的缘故?”李顾远观寨门,颇为不解。

“并非如此,乾州那处寨子有苗人驻守。我怀疑他们与当地乡绅有所勾当。”秦慕兰言道。

石鲁领者在旁边听到李顾与秦慕兰的对话,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言辞。

李顾思索一番,继而对秦慕兰言道:“我先潜入寨子,你们留在此地。”

石鲁领者赶忙拉住他,并且言道:“还是由我带你们进去吧。”说完起身朝着寨门方向走去。

李顾见此情形,不知如何是好。秦慕兰则取出两块粗布,其中一块蒙住自己的口鼻,另一块递给李顾,后者无奈的接过粗布,迅速围住脸部。

顷时,他们迈步前去,很快追至石鲁领者身后。

寨门外面并没有人把守,阙门内侧几名苗人看到石鲁领者进入大门,立即走过来。他们见石鲁领者身穿的苗服以及随身饰品相当名贵,都在犹豫着,不敢过问其身份。

前方站立的苗人伸手招呼身后一个人过来,附耳吩咐几句,那人很快朝寨子里面跑去。

吴陇登与陈奇刚进入后屋,便接到守卫来报,有一名苗人老者来到寨子。几人从主屋行至寨门,他们走近时见到石鲁领者,赶紧跑到其面前。

“领者,不知您来到敝寨,有失远迎。”面首一名中年男子俯身言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