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疏甲惊略:永绥迷影(三)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03字
  • 2021-11-26 15:54:05

一个时辰后,王展带着他们俘虏的苗人回到临时营地,稍作休整。少时,他独自行至隆尔泰军帐。

“王将军真乃一名勇将,刚才接到捷报。你带兵追剿苗匪得胜而归,并且擒获百余名匪人。”隆尔泰见到王展来到帐内,便起身相迎。

王展盘坐在地上,连声应道:“大将军过誉了,如此小胜既矣,不值得一提。”

隆尔泰微微一笑,直言道:“王将军不必过谦。”少时,他见王展眉头紧锁,没有言语,惟有继续开口言道:“你到此有何要事?”

“大将军,松桃城内那些苗匪如今已作鸟兽散,难以继续追剿,不如尽快转战永绥。”王展对隆尔泰言道。

隆尔泰用余光瞄一眼王展,依然露出笑容,徐徐回到座位上,“既然这样,追剿逃散苗匪一事就此作罢。今日午时,我们启程前往永绥,协助福宁夺回这座重要的城池。”

“那便好,我先回去准备一下。”王展说完起身向隆尔泰拱手拜别,迈步走出军帐。

半刻时,王展回到自己的军帐,刚进入帐内,隐约察觉有点不对劲,急忙拔出腰间长剑。霎时一道黑影从身后袭来,他迅速转身右手伸出长剑挡住那人的攻击。

双方各后退几步,那人突然双脚一蹬,跃身向前,举剑刺去。王展连忙侧身,并抬腿踢向对方。

那人躲闪不及,猛然被王展踢中臀部,疼得连声叫道:“哎惹!大哥,您这劲头可真够大!”

王展收回长剑,面带笑容,随后对他言道:“轻燕,你先坐到地下,缓和一下疼痛。”不多时,轻燕用手轻揉自己的臀部,感觉不怎么疼了。

“几个月不见,您的武力见长了。”轻燕言道。

“你何时进入这个大帐?我此前怎么没有发觉。”王展坐到案前,手里收拾着案上的书籍和卷宗。

“我也是刚到不久。”轻燕看着王展,此时他将帐内重要物品装入布袋,“大哥,您这是在做什么,难道要拔营进驻松桃城?”

“并非如此,绿营军将要启程前往永绥。”王展低声言道。

轻燕走到帘前,半身而出观瞧左右,然即回到帐内,对王展言道:“黔军这边也要援战湘西。”

“那你们什么时候出发?”王展急忙问道。

“我们斥堠未时先行一步往永绥进发,以此刺探军情。大军则要到明日辰时才出发。”轻燕言道。

王展顿首思考一番,对他言道:“你到永绥后,须得密切留意苗人的动态。还有福康安这边如有异动,尽快传信与我。”

“晓得了,那我先回军营,迟些时间回去的话,如果被人发现就糟糕了。”轻燕转身正欲离开,王展上前一步拦住他,“你往南走,很快便可到达黔军营地。”

轻燕先是怔一下,旋即明白王展所言之意,“大哥,此番前去湘西恐怕困难重重。我到永绥后,刺探军情后即往助你完成此项计划。”说完疾步离开大帐。

午时过后,绿营军开拔朝东边行进,这些将士都为骑兵,故而行军速度相当快,酉时便抵达永绥地界。

众将士驻扎在一处山谷,四面环山,只有一条狭道连接谷外,易守难攻。以此同时,隆尔泰命王展领军五千人马继续前行,既而在距离营地十里处,找寻到一个全无人烟的村落夜宿,作为先锋军前哨。

深夜时分,朦胧月色下,王展带着几名侍卫,他们所骑战马的马蹄上包裹一层厚厚的粗布,奔跑起来声响极小。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来到一座山岗。王展下马后,命令侍卫留在原地等候。他随后独自走进林间深处。

暗处岩石上趴着两个人,从他们穿着来看,左侧应该是一名参领,而右侧为校尉。

王展悄然行至二人身旁,用手轻拍他们的肩膀。参领看到王展后赶紧起身挪出一个位置。

“现在什么情况?”王展此时俯身趴在二人中间,举目望着前方亮光处。

“这些人可能要留宿于此。”参领尽量拉低声音,以免惊醒对面的人。

王展又问道:“那么他们有何异常举动?”

“他们从白天知道夜宿都很正常,从行进路线来看,可能要前往永绥城。”参领轻声言道。

林间火堆旁,李顾侧身躺在地上,其缭然竖起耳朵,既而听闻窸窣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但是他并未理会,依然自顾睡觉。

不多时,冷风掠过树林,呼呼声响愈来愈近,李顾双目突然睁开,察觉到有人向此地靠近,而且不止一人。他仔细倾听,对方呼吸急促,杀气腾腾,自忖这些人与此前发出声响之人亦非同一伙,顿时清醒过来,立即起身。

利库玛也嗅到危险气息,率先从地上站起,疾步奔向暗处。跑出百余步后,迅速攀爬上一棵大树。惟见几个身影急速而来,他拔出长剑,跃入他们身后。

这几个人感觉身后有一股强大气流汹涌而至,他们立即停下脚步,转过身躯,瞬时被利库玛撞到在地,起身后迅速分散开来,作出进攻阵势。

突然间,空中针雨纷纷落下,利库玛见状急忙后撤几步,趴在草地上,抬头观察对方的行动。顷时,又有茫茫多的暗针射来,利库玛看不清他们使用何种器械,惟有再次爬到树上。

李顾同时到达此地,林深处阵阵响动。他急忙朝着声处望去,心里暗道:“糟糕了,东边又有一些人向这里赶过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声响忽然停止,他们可能接收到同伴的信号。林中除了树梢发出的吱吱声,双方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李顾竖耳听到这些人的喘着粗气,随之逐渐减弱,继而均匀。他拔出悬在腰间的短刀,白光一闪,凛然骤起。

对方见李顾袭来,由于不晓得其武力如何,谨慎起见,其中一人立即吹响竹节,其他人纷纷躲到四处,伺机而动。

如此而言,那人应该是这些人的首领。

秦慕兰听到竹节声后惊醒过来,循声而去,刚跑到林中,发现此地并无人影,惊觉之时,四处张望。

“慕兰,小心身后!”李顾收回短刀,纵身一跃,迈出几步,来到秦慕兰身旁,双手握住她的肩膀,迅速将其扑倒在地。几十支短箭从二人背上咻咻略过,瞬间射入距离他们一丈远的草地上。

秦慕兰听到箭声,顿时感觉头皮发麻,后脊发凉。“我们找个掩体躲避一下。”李顾说完扶起秦慕兰朝旁边一颗大树跑过去。

二人藏在树下,不停观察四周。李顾再次拔出短刀,“这伙人有几十人之众,夜黑不见面首,不宜强攻,须得逐个击破。”

利库玛几个跃身朝着刚才射出短箭的方向疾步而去,速度极快,对方几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利库玛出拳击倒。

他跑出几步,观瞧地面,既已未现歹人身影,见状赶紧转身,撤步行至李顾和秦慕兰身旁。

李顾见利库玛到此,压低声音向其问道:“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刚才我与这些人交手时,发现他们身体包覆硬物,不知为何。”利库玛轻声言道。

李顾思索一番,低语道:“如你所言,歹人可能身穿重甲。”

“他们难道与黑袍人有关?而且冲着我们身上的羊皮地图而来。”秦慕兰言道。

“既然如此,我们更不能放过这些歹人。”利库玛厉言道。

“那些羊皮地图如今藏在你身上吗?”李顾向秦慕兰问道。

秦慕兰急忙用手摸一下自己的腰部,长舒一口气,“幸好还在身上。”

李顾转头看着暗处的树林,“利库玛,你向左侧攻击。我与慕兰朝右侧包抄他们。”

利库玛观察一下周围地形,攀爬上眼前的大树,既而纵身一跃,跳至另一棵树。

以此同时,李顾和秦慕兰一前一后,踏上草地,疾速跑去。

利库玛闻到三丈距离的一处草丛有两股气息,他跃入地下,奔向那两个人,就在将要接近之时,忽然伸出右脚猛然一踢,二人瞬时被踢开十丈远,并且身上的重甲全部破裂。

顷时,他抬头一望,迅速跃上旁边的柏树树杈,抓住一个人的双腿,拽入地下,随后伸出拳头击打此人胸部,其腹甲处很快出现一道裂口。

“原来是木甲啊!怪不得那么容易裂开!”言毕,利库玛行前几步,攀爬上一棵大树,突袭树上的歹人。

李顾和秦慕兰跑出十几步后,发现一棵老树后藏个几名歹人。李顾伸出右手向身后的秦木兰打出几个手势,随即二人分开左右,以此夹击他们。

这些歹人亦觉察到危险,急忙逃窜,但是刚迈出几步,就被李顾快速出肘将三个人击晕。而在另一侧,秦慕兰用同样手段解决两个人。

李顾蹲下来查看这几名歹人,当他拆开其中一人面甲时,发现此人竟然是女性苗人,观其面容,约莫二十岁年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