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疏甲惊略:永绥迷影(二)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13字
  • 2021-11-25 19:09:06

秦慕兰走到二人身旁,望着远处的松桃城,言道:“我们走吧,不然官兵就要追过来。”

“距离此地十里处有个小苗寨,居住着十几户苗人。此寨地处偏僻,朝廷官兵肯定不会追击到那里。”石鲁领者言道。

李顾抬头看一下天空,估摸着将近酉正时刻,惟有言道:“我们趁着夜色出发,到那里借住一宿。”

一个时辰后,他们到达石鲁领者口中的苗寨,此地确实只有几户人家,均为猎户。

倘若不是石鲁领者在此,这些猎户不会欢迎他们到来,亦然不会提供住宿和食物。

一行人围坐在火堆旁,大快朵颐的吃着山猪肉。不多时,他们各自回到住所休息。

石鲁领者走回室内,这是一间带有木床的房屋。他脱去外套刚要躺下,门外忽然走进两个人,心头一紧,“你们要住在这间屋?”

“是的,你不会介意吧。”李顾微笑道。

“怎么会呢,我肯定不会拒绝啊。”石鲁领者瞬时报以笑容,自忖他们住进这间屋,以此监视他,提防自己逃跑。

利库玛没有理睬二人,而是径直走到木床上躺下。

石鲁领者这下睡意全无。他取出别在腰上的水烟筒,徐徐来到房门前,坐到长凳上,点燃烟壶嘴,噗嗤几下吸下一口烟,然后吐出烟雾。

李顾缓步行至他身旁,同样往长凳上坐下,“抽多了水烟对身体不好。”

石鲁领者听闻此言,顿时感觉喉咙发痒,咳嗽几下,“老夫身体挺棒的。就在几年前,我还独自上山捕杀过一头山猪。”

“可惜岁月不饶人,终究比不上少年人。”李顾望着前方默默言道。

石鲁领者转头看着李顾,知晓他所说话语之意,起身走回屋内,取来包袱,将其打开后拿出几本古籍,然后递给他。

李顾接过古籍后,赶紧看一下书名,分别为《蛊术要略》、《金器录》、《木器录》以及《幻术技偃》,“这是怎么回事,那本《岐山疏注》呢?”

“你从何得知《岐山疏注》这本秘物?”石鲁领者惊讶道。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隐瞒什么。几日前,我们到过神农林深处,并且找到那个神秘的族落。”李顾回应道。

“难道蒙卡还活着?”石鲁领者又问道。

“是的,他的年纪应该和你差不多。”李顾此言向他证实自己的确见过蒙卡。

石鲁领者沉思一阵,言道:“他是否将此秘物因何带出族落之事述说出来?”

李顾倒也不含糊,随口应道:“确实如此,不然我们怎么会去梵山。”

石鲁领者叹喟道:“哎,都四十年了。当年蒙卡来到我们寨子时,我才二十多岁,可到如今却是两鬓斑白。”

言毕,他又抽了几口水烟,继续言道:“还记得那天,我与几名族人在山上狩猎。傍晚回程路上,我们遇到了陈正楠。”

李顾听到陈正楠这个名字时,心里一惊,但是面容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陈正楠当时时常与我们族人做生意,故而相互认识。只见其神情慌张,大汗淋漓,并且气喘吁吁的告诉我,他在诸溪沟看到一名受伤严重的苗人。

我和族人急忙赶过去,很快在诸溪沟找寻到伤者,此人身长体壮,面容黝黑,眼眶深邃,不怎么像苗人。其双足与胸腹有几处裂伤,血液染红身上衣物。

我们赶紧撕开粗布给此人包扎伤口,随后几人轮流将其背回寨子。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的身体逐渐恢复过来,几个月后能够说话。

但是我们之间的交流,从一开始就不是很顺畅,只是知晓他的名字叫蒙卡。此后我和陈正楠经常去探望他。时间一久,我们三人便成为很好的朋友。一年多后,蒙卡学会了苗语。

有一天夜里,我睡不着觉,故而来到他的房间聊天。这期间,我们把酒言欢,无所不谈。在他微醺之时,无意中透露,自己从北方而来,到此找寻与他们有血缘关系的远亲族人。

听闻蒙卡这番言语,我隐约觉得他口中的远亲族人,极有可能是我们苗人。次日酒醒后,我便带着蒙卡前往永绥族部,找到我的父亲后,三人一起参见族里的几位领者。

蒙卡将自己族落里的传说告诉领者。这些故事与我们苗人迁徙过程不谋而合,既此蒙卡坚信我们就是他所要寻找的远亲族人。

见面结束后,蒙卡从随身背着的包袱里取出一件秘物,交给几位领者,并且言明此物为先人留传之物,让他们妥善保管。

此件秘物即为《岐山疏注》,随后它被几位领者藏于秘处。我们回到寨子后,蒙卡继续在那里休养一年多,身体恢复后,他最终还是决定回到自己的族落。

我与陈正楠一起送蒙卡到四川秀山。临别时,他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取出携带的金银珠饰赠予我们。经过几番推辞,我没拒绝这些贵物,反而陈正楠接受了馈赠。

“你还没告诉我,《岐山疏注》到底藏在何处?”李顾急忙问道。

石鲁领者停顿一下,缓声言道:“别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如今你手上的古籍都是抄录本,原本为羊皮。”

李顾听闻此言,翻一下这些古籍,仔细查看纸张和墨迹,确系近几十年誊录的新本,“那么《岐山疏注》为何没有抄录下来。”

此事过去几年后,我父亲被推举为领者。他带着我进入密室,有幸瞧见族内所藏的秘物,亦然看到《岐山疏注》,但也是匆匆看一眼,很快便离开了。此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些秘物。

直到十年前,我成为苗人领者,方才详睹族内秘物。也就在此时,我终于获知族内深藏于秘物的诡术,包括蛊幻术、暗影术、金木辑筑术等。

至于那套《岐山疏注》羊皮卷,虽然族内有人晓得古夏文,却未能译释其内容,有可能古夏文未尽通晓,亦或是内容晦涩难解。故而我们并未将其抄录,此后一直深藏在密室。

李顾听到他这段赘述后又问道:“你的意思是《岐山疏注》现今在永绥苗人领部?那么藏物密室在何处?”

“此件秘物肯定藏于永绥,但是老夫成为领者不久后,便到梵山重地驻屯,由于重任在身,我不怎么署理族内之事。这期间,密室几经易地,故而不知其处于何地。”石鲁领者言道。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惟有去前往永绥找寻藏物密室。”李顾言道。

“《岐山疏注》如此难以释解,你们又何必费力寻获此物。”石鲁领者缓缓起身,走回屋内。

“那是因为我们此行中有人通晓古夏文。”李顾言道。

石鲁领者顿时停下脚步,转身行至李顾身旁,急忙问道:“那个人是谁?”

李顾露出诡异的笑容,“你要不猜测一二?”

石鲁领者思索一番,开口言道:“难不成是被你们挟持的那位老者?”

“还是给你猜出来了。”李顾依然微笑着,随后站起来回到屋内。

“有点意思啊,这世上竟然真有完全懂得古夏文的人。”石鲁领者感觉身体着凉,便关上房门,行至木床躺下盖上被子。

李顾坐到小凳子上,脱下布鞋,解开外套扔到床边,“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他是何身份?”

石鲁领者仰着头望向屋顶,默默言道:“我观此人面容,不像是汉人,亦不像苗人。”

“我就直说了吧,他是神农林里那个族落的人。”李顾故意压低声音。

“不可能,蒙卡曾经对说过,他们族落里人绝对不能离开神农林,近几百年来,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行出此地。”石鲁领者言道。

“既然这个族落的人已有几百年没有走出神农林,那么蒙卡何以寻得路径,从而顺利到达外面。”李顾言道。

“原来如此,此人在蒙卡之前便独自走出神农林。那他何以熟识古夏文,因为我们族人如今仅认识一点皮毛而已。蒙卡也曾对我说过,他们族落的人已然不通晓古夏文。”石鲁领者疑惑道。

“我也同样问过这个问题,但是他每次的回答都非常含糊,似乎隐瞒些什么。”李顾应声道。

石鲁领者掀开被子,徐徐而起,转头望着李顾,沉思一阵,言道:“我陪你们去一趟永绥吧。”

“梵山那边还需要你回去统领,不必为此身涉险地。”话虽如此,但是李顾甚为欢喜,因为以他的身份而言,此行肯定会顺利许多。

“如今这局面,如何回得梵山。此去永绥,除了帮你们找寻《岐山疏注》,还须得与其他领者商议反剿事宜。”言罢,他重新躺倒在木床上,侧卧而睡。

李顾见他已经睡熟,便不再说话,很快熄灭蜡烛。

次日早晨巳时,松桃城以南十里处小村落,一小股苗人逃往至此。王展带兵追击而来,这些苗人无处可逃,惟有弃械投降。

王展并未为难他们,只是命人用粗绳将之束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