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疏甲惊略:萧笙云烟(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580字
  • 2021-11-26 16:15:27

隆尔泰极其愤怒,双手扶案正想起身,王展赶忙拦住他,开口言道:“总督大人,我们营部刚刚抵达松桃,车马劳顿,需要休整,不宜立即投入战斗。”

“这位将军很面生,姓甚名何?”福康安问道。

“禀报总督大人,属下姓王名讳展,现为朝廷剿匪军副将。”王展应声道。

“真是年轻有为啊!”福康安瞄一眼隆尔泰,见他并未言语,又言道,“我们黔军如今已经包围松桃城,如若迟迟攻城,士气定会大减,惟有速战速决。”

隆尔泰听闻此言,冷笑一声,开口言道:“总督大人难道忘了几年廓尔喀热索桥一役的惨痛教训,我可是历历在目啊。”

“隆尔泰!你还是对当年这场战役有所念词,我当年做出这样的决定亦为无奈之举,军队在极寒天气下孤立无援,惟有继续深入敌营。”福康安语气颇重,很显然被隆尔泰这番话所激怒。

“我们当时死了那么多弟兄!你难道没有一点愧疚吗!”隆尔泰大声吼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这可是两码事!”福康安伸手拍一下案台,喝叱道:“我决定了!明日就攻城,你们营部必须前来投入战斗!”

“我只听朝廷的军令!”言毕,隆尔泰立即起身,甩头走出营帐。

王展赶紧跟随出去,劝住隆尔泰:“将军莫要动气,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好商量。”

“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你放心吧,我自有打算。”隆尔泰说完往前直走,命侍卫牵马过来,蹬上马鞍,迅速离开黔军营地。

午正一刻,二人回到驻扎营地。隆尔泰下马来到大帐后立即召集参将、参领和副参领商议军情要事。

会议结束后,隆尔泰下达军令,众将士就地休整一日,如无紧要事宜,任何人不准离开营地。

第二日凌晨,王展睡得正酣,忽然传来阵阵响动声。他顿时惊醒过来,急忙穿上衣物,出到帐外。

惟见营地南边红光漫天,轰隆声响彻大地。王展观此情形,自忖黔军已经开始攻打松桃城。他立即赶往隆尔泰营帐,此时后者已然站在帐前,怔然望着南面的松桃城。

“大将军,福康安开始攻城了,我们是否前往城门援战。”

“我决计不会让将士冒着生命危险作战,继续在此休整。”

“那我带几个人动身前去查探一番,以便了解战况。”

“好吧,你须得小心,不能过于深入。”

说话间,隆尔泰欠声连连,转身走回营帐。少时,王展叫上自己的亲信,火速赶往松桃城。

城门轰隆声再次传到客栈,李顾虽然有点不情愿,但还是翻开被子,徐徐下床。他双眼迷迷糊糊,随便穿上几件衣物。

房间外忽然亮起灯光,随即而来的事急促的敲门声。“马上就来,我正在着衣呢。”李顾行至门前,打开房门。当他看到秦慕兰时,大脑瞬间清醒过来。

“朝廷官兵已经攻城了,我们是否离开此地。”秦慕兰走进屋内,来到窗前,举目望向客栈外面。

“我们现在暂时不能离开,必须取得秘物。”李顾坐到椅子上,片刻时,他转头看着秦慕兰的背影,眼眶泛起柔情细水。

秦慕兰瞬时转过身,李顾赶紧回收目光,躲避她的眼神。“按照你的意思,我们惟有留在客栈,等待石鲁回到松桃城。”

“毋须如此,我去叫胡宜和利库玛过来,再向他们交代一些事项。”言毕,李顾旋即走出房间。

少倾,二人随李顾回到屋内,秦慕兰向他们言明城内事态。

李顾将一些物品行囊,迅速背到肩部,“狐狸,你和利库玛留在客栈,主要任务是在朝廷官兵攻城期间看住朗塔。还有,你们要时刻保持警觉,并且随时接应我们。”

“你们难道要潜入府衙?”小胡急忙问道。

“是的,我想查明秘物藏于何处。再者,严密监视苗人首领,以防他们趁乱移走秘物。”李顾言道。

“那我们先回房间了。”小胡说完打开房门,左右观瞧,迅速离开。

小胡和利库玛走后,秦慕兰向李顾问道:“什么时候出发?”

“你先回去收拾好东西,我在客栈大门对面墙壁犄角处等你。”李顾言道。

一刻时,秦慕兰从客栈后院蹿到小巷,一路上黑灯瞎火,很快来到客栈门前街道。

城外轰隆声依旧不断传来,李顾抬头望向天空,红光如雷电般阵阵闪烁。这时他看到秦慕兰朝此地急奔而来,“你怎么现在才来。”

“我回房间时在廊道遇到潘叔豹,交谈一阵,耽误少许时间。”秦慕兰低语道。

“没事就好,我们走吧。”说完二人向府衙潜行而去。

此时城墙内外战火纷飞,各处生起浓浓黑烟弥漫整座松桃城。朝廷官兵挥舞着旌旗,面露狰狞,铺天盖地的嘶叫声,响彻原野。

空中箭矢如狂风暴雨般倾下,只见城头不断有苗兵倒下,云梯上的先锋官兵不停掉落地上。

不远处,官兵动用十几台攻城车向城门投掷火石,霎时火光四射,不少守城的苗兵葬身火海,吟声哀嚎。城墙外壁不时脱落,但是仍旧很牢固。

直至天亮,官兵依然攻不下城池。福康安见此战况,心急如焚,打算强攻,但是被手下将领劝阻,无奈之下,只能下令暂时鸣金收兵。

“城外没有什么声响了,朝廷官兵似乎要退兵。”秦慕兰轻声言道。

李顾环视四周,感觉不太对劲,便开口言道:“我们在此监视那么长时间,可是府衙内都没有动静,先去城门查看一番吧。”

二人穿过几个小巷,一路向西急行。须臾间,他们爬上一座旧阁楼朝城门望去,惟见一片萧敝景象。

这时城门街道上忽然走来几十名苗人,他们身着苗服,行至城门下,坐到地上,并且取出笙器,托住笙斗,双指插进笙孔,徐徐奏响乐曲。

笙声清越,呜呼响彻天际,极尽悲壮。声声嗟叹默然敲打着心灵,悠缅情深落入声处,惨戚而哀嚎。

这一幕不禁让秦慕兰想起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怅望银河吹玉笙,楼寒院冷接平明。

“你没事吧?”李顾用手轻拍一下秦慕兰的肩膀。

“只是想起一些事情罢了。”秦慕兰缓声言道。

李顾并未言语,抬头望着城门二楼。他看到几个人从楼内走出,他们穿着一身盔甲,在众多黑色服饰的苗人中极为显目。

不多时,李顾发现石柳邓和吴廷道的身影,吴陇登并不在其中。他心里一紧,暗想吴陇登此时与陈奇留在府衙,不知做甚。

“我们须得回去。”李顾迅速跃下阁楼,奔向府衙。秦慕兰疑惑不已,惟有跟随其后。

二人在府衙内找寻半日,未能觅得吴陇登的踪影,悻悻离去。刚走出府衙不远,忽然听闻前方急促的脚步声,他们赶忙躲到暗处。

倾时,几名苗人来到府衙大门前,为首是一名老者。李顾远观此人的身影,感觉很熟悉。再细看,这才发现原来是石鲁领者。

大门打开后,石鲁领者急忙进入府衙,很快来到后院大厅。当他得知石柳邓此时正在城门楼上督战,便令侍卫前去通传。

半个时辰后,石柳邓迟迟而归,见到石鲁领者时连声谦意,“城门守备需要重新布置,故而来晚了。”

石鲁领者坐到椅子上,直言道:“无碍,战事要紧。”

“松桃城已被朝廷爪牙包围,您如何进得城内?”石柳邓言道。

“围攻东门官兵不知何故被调离到别处,仅留少许人监守。我们既此得以顺利进城。”石鲁领者言道。

“我就说城门处骤然聚集那么多爪牙,原来如此。”石柳邓到椅子就座,并拿出水壶喝下几口水。

“我此趟召集万余名坎奇族人来援,他们如今埋伏在城外。”石鲁领者言道。

“如此一来,我们既可守住城池。”石柳邓言道。

“坎奇族人能力虽强,却敌不过数量众多的官兵。我在回城途中遇到一支骑兵,大约有三四万人,如今驻扎在城北几里处。回到城外时估算了一下包围城池的官兵,约莫有十万余人。而我们拢共才四万人。兵力悬殊太大,恐怕敌不过官兵。”石鲁领者言道。

“那您认为我们该怎么办?”石柳邓急忙问道。

“我已经作出战术安排,朝廷再次攻城时,坎奇族人会伺机攻击侧翼的官兵,城内的族人披时便可向东门行进,然后从此处撤离。”石鲁领者言道。

石柳邓吸了几口水烟,沉思一阵,随即言道:“我们先取出秘物吧。”

二人很快起身,行至后院东厢房,打开暗墙后,现出一间秘室直贯地底。

“原来这里有间地下储藏室,我就说怎么找寻不到呢。”秦慕兰低语道。

“我们进去吧。”李顾轻步走上前,悄然进入密室。

就在这时,城外轰隆声再次响起。“不好,那些爪牙又要攻城了。”石柳邓加快步伐,行至储藏室深处。

“箱子在何处?”石鲁领者问道。

“您看在这里!”石柳邓来到右侧墙壁,只见底下有个铁箱。他随后取出钥匙打开铜锁。

石鲁领者朝箱子看去,观察一番,确定无误后,同样取出一把钥匙打开另一个锁头。

箱盖被二人掀开,里面藏有几本很厚的古籍。石柳邓将古籍拿出阅览一下,言道:“石鲁领者,您将秘物藏好立即出城。我必须回到城门指挥族人守城。”

“现今这局面,也只能如此!”言毕,石鲁领者把古籍放入包袱,斜肩而背。

顷时,石柳邓走出储藏室。就在他迈出室门不久,李顾和秦慕兰处暗处现身,迅速击晕几名苗人,并控制石鲁领者。

“原来这就你此行目的!”石鲁领者看到李顾面容后颇为惊讶。

“时间紧迫,松桃城随时可能被官兵攻破,我们须得出城。”李顾说完便拉住石鲁领者往外跑去,没走几步,便遇到胡宜、利库玛和潘叔豹等人,“我不是叫你们在客栈等候,怎么出来啦。”

“我们等待时间太长,以为你们出事了,故而跑来府衙。刚到后院是,见到吴陇登和陈奇在东厢房里面鬼鬼祟祟,赶忙将他们打跑,然后进入此处。”胡宜言道。

“不讨论这些了,我们出去吧。”秦慕兰急忙言道。

一刻时,李顾带着其他人顺利逃出松桃城。他们疾走几百米后,朗塔实在跑不动,慌忙坐到地上,大口喘着气。

石鲁领者也停下脚步,转身望着远处的松桃城,惟见城门处火光四散,黑烟直上天空,既与茫茫乌云连成一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