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疏甲惊略:萧笙云烟(二)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08字
  • 2021-11-07 18:56:34

李顾从刀鞘里拔出短刀,双眼直盯陈奇,言道:“你和吴陇登是什么关系?”

陈奇并未应声,此刻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想回答的话,那也不打紧。要是官府知道你们陈家与苗人有勾结,恐怕陈家会遭到覆灭。”

“我和他几日前才见面。再者,我们陈家与苗人只是做生意罢了。”陈奇言道。

“没那么简单吧。”李顾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逼近陈奇。

就在这时,小胡在窗边叫道:“好像有人来了!”李顾立即转身,疾步来到窗前,爬窗而出。

府衙内的苗人听到此处有动静,正往这里赶来。李顾和小胡闻见阵阵脚步声,很快跑到围墙边,纵身攀上墙头,跃入侧道,扬长而去。

酉正三刻,客栈内。

灯光之下,小胡半躺在椅子上,其手里拿着一册书籍,斜影映入地面,不停晃动。

“你在看什么书?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利库玛言道。

“这是一本明代的书籍,名唤《山海异闻录》,至于里面什么内容,我就算说了,你也听不懂。”小胡缓缓言道。

“我怎么没听过这本书,你是不是找到一本没有名字的书籍,自己胡乱起名。”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倾时,秦慕兰轻推房门,手里拿着木盒,飒然走进屋内,朗塔跟随在其身后。

“此书就叫《山海异闻录》,你不知道的书可多了,怎么知道没有这本书。再者,我没必要杜撰其名。李顾,我说得对吧。”小胡说完起身将书籍放好,然后回到座位。

李顾故作思量,轻声言道:“本朝纪昀大学士总纂的《四库全书》并未收录此书,亦或四库馆藏有书籍,以异说为名焚毁。但是不排除民间秘藏,没有上交朝廷。”

“你们那么较真干嘛。”秦慕兰笑言道。

“民间许多秘藏的书籍都未上交朝廷,比如我们族落里的秘物。”朗塔言道。

“既然说起秘物,你们是否成功获取《岐山疏注》?”秦慕兰问道。

“神农林此行并未取得此秘籍,至于为何,以后有时间再细说。你先把地图拿出来,让我们阅览一番。”李顾言道。

小胡一听到地图,顿时精神震烁起来,“是的,你给我们看一下地图。”

秦慕兰将手里木盒放置桌角,从里面取出羊皮,摆在桌面上,逐张拼接。

李顾靠近地图,看到左下方有一个口子,急忙问道:“为何缺失一张羊皮?”

“陈青在宅府内所藏便为二十三张。”秦慕兰言道。

李顾听言并未作声,默然拿起蜡烛照亮地图右侧。小胡见状,立即凑上来,查看图形和文字。

与此同时,朗塔给二人述说图形标注的译文,与昨夜一样,并未讲解题首文字。

少时,李顾已然知晓这些图形,但是当他向朗塔问起上面文字时,后者支支吾吾就是不愿讲述,只是说等他参透其中含义,便将之言出。

“我觉得地图上山川河流的名字,肯定蕴含什么线索。”小胡言道。

“中间位置的城池最为关键,找到其城址所在,便可定位。”李顾言道。

“陈青可能知道地图一些线索,他向你们交待了什么?”小胡向秦慕兰问道。

“我们寻得羊皮地图前,他就已经被人杀害,并未从他口中获得任何信息。”秦慕兰言道。

“怪不得刚才陈奇如此紧张,他可能已经得知陈青死讯,害怕歹人来取自己的性命。”李顾言道。

“既然陈青死了,那么只能从陈奇身上寻获羊皮地图的信息。”小胡言道。

“你们就不想知道何人杀害陈青?”秦慕兰言道。

“是什么人?”李顾与小胡异口同声地问道。

“苗人。”秦慕兰随后将黑袍人杀害陈青的细节告诉他们。

“陈家不是与苗人有生意往来吗。就算为了羊皮地图,也不至于下此狠手。”小胡疑惑道。

“这就不清楚了,苗人内部可能出现问题。我们明天继续去府衙探听消息。”李顾言道。

“如此看来,我们需要再去一趟府衙。因为除了陈奇外,其他两个人都颇为怪异。”小胡言道。

“你说的吴陇登和吴廷道?他们此时来松桃的确可能别有图谋。”李顾言道。

“难道为了所谓的清单而来?”小胡言道。

秦慕兰不懂小胡所言为何,惟有向其问道:“清单?这是怎么回事?

李顾起身走到行囊处,从里面取出一个锦盒,放置在桌面上,“这里面可能有一则清单。”

秦慕兰靠近锦盒查看一番,想将其打开却无从下手,“暗锁设计得相当精妙。”

这时,朗塔开口言道:“我弱年时学过锁技,可以尝试着帮你打开锦盒。”

李顾双眼盯着朗塔,片刻时,对他言道:“你别动什么歪念。”

“我如今受缚于你们,可不敢有什么念想。”朗塔言道。

“那便好,你过来看一下。”李顾言道。

朗塔来到桌前,身子微微蹲下,观察一下暗锁,然后取出一根粗针,插入锁内,鼓捣几下。只听到啵的一声,暗锁已然被打开。

李顾迅速靠近锦盒,用左手捂住口鼻,右手缓缓打开盒盖。倾时,盒内并无暗器,他俯身凑上前去,只见里面藏有一本名簿,很快伸手进去取出来。

“石柳邓所言没错,这本名簿记录着南方各省官员贿赂和珅的明细。”

小胡从李顾手里抢过名簿,逐页翻阅,惊叹道:“和珅收受的金银珠宝真是擢发难数啊。”

“上面是何人!”利库玛忽然抬头望向房顶,只听到一阵脚步声匆匆而过。小胡见状立即收起名簿,藏入衣内。

李顾双脚一瞪,跳上窗框,迅速爬上屋檐,来到房顶。这时,利库玛也爬上房顶,李顾看到其身影后,赶紧说道:“你留在客栈,小心对方使出调虎离山之计。”

言毕,李顾迈步朝那个人逃走的方向追击而去。他踏着斜脊行走,跃入客栈后院,来到一条狭巷小道。

巷子转角处有一间面食店,掌柜此时正在收铺,看到李顾从暗处跑来,吓得赶紧躲进屋内。

李顾听到房顶有声响传来,他上前几步拿起店内的面擀,铆足劲甩向房顶声处。但是被那个人躲开,哐当几下砸到瓦片上。

面擀落入地上,李顾迅速爬上房顶,沿着横脊,来到角梁,踏上弯榫,纵身跃至另一间房屋。

他快速行走在厚重瓦片上,发出咯吱声响,那个人顿时停下脚步,猛然回头,看到有人追来,立即起身遁走房顶。

李顾也见到此人身影,疾步跑去,同时从腰间拔出一支短箭,甩手朝其射去。对方似乎听到飞箭的声音,瞬时跃入地上。

客栈里,夜阑人静,秦慕兰坐立难安,很快从椅子直立站起,来到窗前,清风徐来,看着空无一人的街边。

此番情景,使她想起宋代文人秦观所作诗词:

湘天风雨破寒初,深沉庭院虚。丽谯吹罢小单于,迢迢清夜徂。乡梦断,旅魂孤。峥嵘岁又除,衡阳犹有雁传书,郴阳和雁无。

秦慕兰心里莫名惆怅,抬头望向月亮。光影处刀刃瞬间闪起,“我出去帮助李顾,你们留在此处。无论外面出现任何动静,都不能离开客栈半步。”

她刚说完这话,迅速蹿出窗户,手持短剑寻迹追去。

以此同时,李顾见那个人落到地面,随之跃下。就在将要追上其身后时,对方突然爬上旁边一道围墙。

李顾没想到这人身手如此敏捷,霎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回过神后,急忙爬上墙头,跳入院落。

此处为大户人家,院内几条狗听到声响后,狂吠不止。前院排房里的人点燃油灯,房间瞬间亮起。

几名院守手拿长刀迅速走出房门,来到院子,瞧见李顾跑向后院,却不敢向前阻拦。只因李顾身着苗服,既此眼睁睁看着他离去。

那个人跑至后院后,并未进入主屋,而是走到侧墙,翻墙而出。

李顾见状赶紧爬上身旁的围墙,落入侧道。他迈出几个大步,很快追上此人,“你是谁?为何偷听我们谈话。”

“你认为我会说出来吗?”说完从背上取出双钩,置于胸前,微微蹲下,以此防守。

李顾拔出短刀,疾步奔去。那个人高举双钩挡住李顾的短刀,瞬时火光四射。此人反手扯拉,短刀被其牢牢勾住。李顾旋身前倾,对方迅速后撤几步。

短刀受制被压到地上,李顾迅速侧身抬脚踢向对方胸腔,那个人做出后仰动作,躲开攻击,此时双钩微微抬起。李顾趁机收起短刀。

突然间,半空中撒来白色粉末,李顾瞬时趴到地上,此时耳边听到有人大喊一声:“贼人!往哪里逃!”

李顾抬起头定睛一看,来者竟然是秦慕兰,只见她跃步向前,持剑朝那个人刺去,对方做出几个空翻动作,抓住前方房屋的横梁,摇晃着身体,使尽力气爬上屋顶,消失在夜色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