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劫辰己世(八)
  • 弘邑录
  • 杨少惟
  • 8228字
  • 2021-03-05 08:49:27

院子极为清静且雅致,四周种满花草,中间摆着有一张石桌和几张石椅。

这家带有院落的小旅馆,是张千千在动车上订下来的。旅馆里面其实有八间房间,但她为了不让别人打扰,就包下这家旅馆。本来就是旅游淡季,老板也就欣然接受。

张千千住李顾隔壁,这是她有意为之,是为了方便靠近李顾。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她来到李顾房门前,用手敲了敲门:“李顾,开下门。”

李顾打开门,见到张千千便让她进屋。“什么事?”李顾问道。“到饭点了,我们出去吃个饭吧。”张千千回答道,

“我们还是别出去了,叫外卖吧。”说完李顾便走出房出门,向对面喊道:“狐狸,你过来一下。”

小胡打开房门兴冲冲跑过来,见到张千千时给她一个白眼,张千千也没给小胡好脸色。

从蒙城到晋安的路途上,他们两个人就在无休止的争吵,小到鸡毛蒜皮的事也能让他们急赤白脸。

李顾颇为无奈,只能打圆场道:“你们还在生彼此的气啊。”然后看一眼小胡,对他说道:“狐狸,你也真是的,那么小气,让着点千千,人家毕竟是女孩子。”

他们二人依然默不作声,片刻钟后,李顾说道:“你们要吃什么,我来点外卖。”此刻他们倒是同一个鼻孔出气,都让李顾随便点菜,点来什么就吃什么。李顾有点无语,只能点他们平时喜欢吃的菜。

十几分钟后,李顾觉的气氛有点缓和。便说道:“我们最主要是在这里等希迪他们回来,一旦有线索的话,明天就出发。”小胡身体靠近李顾,问道:“你说他们人生地不熟的,去哪找线索啊。”李顾说道:“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希迪有说他们来过晋安。”

就在此时,旅馆老板打电话过来,说他们的外卖到了,就在前台。李顾二话不说便走出院子,来到宾馆大厅取走外卖。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希迪和复都姆回到旅馆。随后李顾他们几个人聚集在希迪的房间里。

希迪告诉他们,明天要到郊外的一个废墟,寻找一些线索。不过呢,但现在有一个棘手的问题,他找到一位可能知道欧阳度下落的人,要在明天见一面。所以要分成两队行动。

李顾思考一阵,说道:“这样的话,那我和你可能要分开来行动。”希迪听完接话道:“我本来就是这么想的。”

可没等他们开始分队,小胡急忙说道,“我要和李大腿一队。”小胡刚说完,张千千便抢话道,“我要和李顾一起。”这下可好,两人又开始吵起来。

李顾心想:他们两人暂时不能再一起,得让他们分开。“好了,都别吵了,你们两个也真是的。这样吧,千千和我一起,狐狸你去希迪那里。”

希迪一阵苦笑,说道:“那好吧,小胡和我一起。复都姆去你那里,这样方便有个照应。”李顾看一眼希迪,知道他什么用意。

李顾问道:“我是去废墟呢?还是去见你说的那个人?”希迪答道:“你去见那个人吧,刚好那块古玉在你那里,你给他看,可能会知道什么线索,毕竟那块古玉也是欧阳度带到蒙城的。。”

就这样,他们分好队伍,准备明天出发。

第二天,天空才刚亮,希迪和复都姆就起床准备好所需物品。由于这是一家小旅馆,他们几个人的房间离得很近,动静很大。二人吵得李顾他们都睡不好觉。

直到八点多时,李顾他们才陆续起床,出门时见到希迪和复姆姆,二人已经在院子等候他们。

吃完旅馆老板送来的早餐。李顾开口说道:“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希迪一刻也不想等,“越快越好,为了防止事情生变,我们要立刻出发。”李顾三人听完便各自回房准备东西。

李顾拿好所需物品,打开房门,复都姆已经在等他,“你可真够利索的啊!”他没有搭理李顾,而是直接说道:“出租车已经在外面了。”

“你连出租车都叫好了啊,那行,我们出发把。”随后他叫上张千千。而在希迪那边,他和小胡早已不见人影,他们已在赶往郊区废墟的路上。

在出租车上,李顾向复都姆问道:“你们联系好那个人了吗?”复都姆没有回答,只是点点头。李顾道:“万一人家不搭理我们怎么办?”他依然惜字如金,“不知道。”

看来很难再他身上套出什么话,李顾只能闭上眼睛,休憩一下。

由于他们要见的人就住在市区,一行人很快便到达那人所住的地方。“李顾,我们到了。”张千千在副驾室叫醒李顾。他被惊醒了,揉揉眼睛,向车窗外面望去,他们到达的地方竟然是在闹市。

他们下出租车,穿过闹市,来到一个小巷子里。复都姆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条,反复观察这里周围房子,他最终确认面前的小洋楼就是那个人所住之处。

李顾的眼睛相当锐利,就在复都姆合上纸条的瞬间,李顾隐约看到上面的文字,他竟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

复都姆轻轻的敲一下房门,并没有人答应。他们在门前等几分钟后,才有人出来开门,是一位七十岁上下的老者。他身着唐装,体态略胖,似乎腰不是很好,杵着拐杖,走路极慢。

他看到李顾三人后,倒也不是很意外,轻声对他们说道,“你们都进来吧。”

老者说完便转身走进屋内,他走得很慢,李顾他们也只能默默的跟在他后面。

这座小洋楼分上下两层,屋内布置得古色古香,装饰也很有韵味。老者带这他们来到一楼的客厅。

老者示意他们坐在椅子上,而椅子旁则早已沏好茶。老者喝了一口茶,缓缓的说道:“我已备好茶,你们品尝一下。”

李顾也不客气,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是上等的好茶,老爷子好品味。”老者哈哈大笑:“看来小友是懂茶之人。”李顾听完谦虚的说道:“略懂一点。”

复都姆没有喝茶,而是在末座正身坐着。张千千则不停的观察屋内四周的环境。

老者问道:“小友姓甚名何?”李顾答道:“木子李。”但他没有说出名字,他向老者问道:“请教老先生的名讳。”

“老夫的名讳不便相告,你们叫我老唐便可。”老者回答道。“那好,唐老,我们来此是有件事要请教您?”李顾直接说道。老者喝了口茶,缓缓说道:“可以,说吧。”

李顾拿出那块古玉,双手递给老者,“您看一下这个。”老者接过古玉,拿起桌上的老花眼镜,不停的打量这块古玉。

一刻钟后,老者开口说道:“确实是真品无疑,不过这块古玉正面中间的图案是后刻的。”李顾有点诧异,“这怎么可能?这上面的图画怎么看都像和它周围的文字是同时雕刻而成的。”

老者看出李顾心中生疑,“其实就连我也看不出端倪,不过老夫确信是后刻的。”

“您的意思是这图画是近些年造刻的?”李顾问道:“我怎么看着不像啊,您有何依据。”老者点点头。

老者缓缓说道:“因为在四十几年前老夫有幸看过这块古玉,那时没有中间这幅图画。”

随后他给李顾他们讲述当年所发生的事。

当年我响应国家号召,前往西北的一个小村庄下乡插队。那个村庄的人民淳朴且好客,对我这个外省来的青年极为热络。他们把村里最好的房子让给我住,待我极好。

我来到村庄差不多一年后,一天夜里,村里来了一名年轻人,说是和家人走散了,一路流浪到我们这个村庄。我问他是从哪里来的,他告诉我老家是晋西省,我一听原来是老乡,而且还说一口流利晋西话。

当晚我就让他在我住的房子里过夜,当年晚上他苦求我让他留在村里,他没有地方去。我于心不忍,便让他留下来。

村民睁一只闭一只眼,只当他是新来插队的,也不过问他的来历。在此后的几个月里,他和常人无异,白天干农活,晚上和我谈天论地,我们什么都聊,我感觉他是读过书的。

有一天晚上,下着大雪。到了半夜,我听到他屋里有响动,一开始我没在意。可是不一会儿,他打开房门,好像要到外面去。我寻思着这大雪天的,外面那么冷,他出去干嘛。

我下了炕,披着大衣,拿了手电筒,但没有打开。偷偷的跟随在他后面,只见他来到一座土墩里,在那里徘徊十几分钟。随后在半坡处,用铲子深挖下去,他似乎是在挖坑。

几分钟后,他好像想挖到什么,然后他从不远处搬来几块大石头,往里面砸去。我以为他要破坏什么东西,赶紧上去向制止他。

他见到我时,感到很惊慌,朝我跪下来,我立马将他扶起来。他向我求饶,说这座墓里面的东西我们一人一半。这时我才知道这里面是一座古墓。

我考虑很久,还是同意和他一起进入墓葬里。

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住了,没有往下说。李顾也知道他可能想隐瞒些什么,也不向他追问下去。

随后老者继续讲述。我们从墓里拿走很多陪葬品,其中就有一块古玉,和你这块一模一样,但是没有中间的图案。

李顾听完后说道:“也可能是形制上差不多的古玉而已,也不能说明是同一块玉。”老者没有说话,李顾见状便问:“那古玉上面的文字呢?”老者回答道:“那块古玉上也有类似的文字,但是我不清楚这上面到底是什么文字。”

李顾笑着说道:“我们知道这些文字的含义。”老者听完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片刻钟后,他说道:“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李顾心想:终于进入正题了,便说道:“这件古玉是一名叫做欧阳度的人卖给我一位长辈的,我想知道那个人的消息。”老者缓缓的拿起茶杯喝一口茶,说道:“在我们晋安有个地方名叫做临集村,那里有你们想要知道的答案。”

“谢谢您了,唐老。我们就不打扰您了。”李顾便向老者辞别。老者正欲起身相送,李顾连忙拦住他。

他们走出小洋楼后,复都姆随手把大门关上。“我们现在要回去了吗?”张千千问道。李顾看一眼复都姆,答道:“是的。”随后他在路上叫停一辆出租车。

他们上车后,车子没走几步,张千千就说道:“你不觉得那个老头怪怪的吗?”李顾听完微微一笑,“除了有点老古板外,那里怪了,人家都这把年纪了,也算正常。”

“他好像知道我要来,然后把该说的话说完。还有他为什么要讲述他年轻时的那段经历?。”张千千说道。李顾向车窗外望去,不一会儿,他对张千千说道:“你想多了。”

张千千凭借记者的敏锐观察力,把其它疑点也告诉李顾。李顾见她如此执拗,只好叫司机师傅转头回去。

回到老者所住小洋楼附近,李顾从口袋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司机师傅,“不好意思啊,师傅。您在这里等我们一下,辛苦您了,这是额外给您的。”他满心欢喜的接过这张大红钞,直言要他在这里多久都没问题。

李顾三人来到大门前,他用手轻轻的推一下门,没曾想门竟然开了。可想而知,他们三人离开后并没有人把门从里面锁上。

进入房子后,李顾便闻到很浓的血腥味。果不其然,在客厅他们发现老者,此时他已倒在地上,鲜血直流。

李顾停下脚步,喊道:“你们都别动。”不过复都姆并未听他的话,而是从口袋那出一队手套,感觉很熟练,戴上手套后靠近老者的面部,查探气息,说道:“他已气绝。”

李顾眼睛瞄向老者,说道:“我也看出来了,他正面朝地,是被人在背面用刀刺杀的,而且直击心脏位置,绝无生机。”因为张千千是社会版的记者,所以她对眼前的情形已经很习惯,问道:“要不要打急救电话?”

李顾很快便回答道:“不用了,打报警电话吧。”随后继续说道:“我们先出去。”复都姆倒也没说什么,他们一起走出了小洋楼。

“我们是回旅馆?还是去别的地方?”张千千进入出租车后问道。李顾眼睛看向复都姆,“你知道那个废墟的位置吗?既然这里出事了,我想那边也不安全。”

复都姆知道李顾言语之间的意思,倒也不隐瞒,说道:“知道。”然后他向司机师傅说出废墟的地址。

晋安市郊的一座废墟里,希迪和小胡二人正在向废墟深处进发。

这座废墟原来是一座大型的炼钢厂,始建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晋西省是产煤大省,按照产业布局在此配套建立炼钢厂。

不过进入新世纪后,国家产业逐步升级,淘汰了落后产能,所以在异地建立了新的炼钢厂,老厂搬迁,这里也就慢慢的荒废了。

他们沿着小路缓缓行走着,只见两旁几堵高高的石墙显得摇摇欲坠,墙角处青苔斑驳。不远处有两座一大一小的烟囱孤独的耸立在那里。

地上纷乱的碎石遍地皆是,几朵野花点缀其中,随风摇曳。周围灌木丛生,枝条横生凌空拦路,显得极为狰狞。远处不时传来几声古怪的鸟鸣声,此起彼伏,令人望而生畏。

“这里那么阴森,会不会有鬼啊。”小胡胆战心惊的说道。希迪转身来到他的身旁,问道:“鬼是什么东西?”

“鬼能是什么东西?你是故意的吧。”小胡说道。这时希迪停下脚步,“你听到声音了吗?”小胡左顾右盼,“没有啊。”希迪转身望向后面,几秒钟后回过头来,“我们继续向前走吧。”

这一路上都是杂草丛生,几条干沟毫无生气的横卧在他们两旁。越往深处走去,阳光已经照射不到这里,天空已经阴暗起来,荒凉感油然而生。

一刻钟后,他们来到一个仓库,这里很显然是荒废之前用来堆放粗钢的。偌大的仓库空荡荡的,除了建筑表面脱落的碎块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小胡心想:不知道他来这里是何用意,除了他们二人以外,别无他物。

只见希迪四周查看一番,随后在地上的几处地方均用手敲打几下,从他表情来看感觉他挺失望的。他蹲在原地思考一阵,然后吩咐小胡去仓库周围再查看一遍,看有什么别的发现。

小胡动作倒是利索,大仓库看了一遍,很快进入旁边的几个小仓库。这几个小仓库其实是和大仓库拼接在一起的。

他来到其中一个小仓库门前,房门上贴着危险品的牌子,“你过来一下。”虽然声音不大,但这里实在是太空旷,希迪很快便听到他的叫声,急忙循声赶过来。

“发现了什么?”希迪问道。小胡指着门前的锁头说道,“你看这个锁头,好像是不久前被撬开的。”

希迪走上前拿起锁头看了看,“看来还真是的。”他看一眼门前的牌子,问道:“你进去了吗?”小胡摇摇头,表示没有。

希迪从背包里拿出两个小型防毒面罩,递一个给小胡让他戴上

他们整装完毕后,进入这个小仓库。这个小仓库堆满了塑料桶装物,他们着手清理这些物品,大约五分钟后,他们在清理过后的地面上发现几块石板。

他们眼神对视一下,不约而同的开始搬开这些石板。石板被移走后,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直径大约两米的黑洞。

希迪从背包拿出手电筒,伸头进入洞内,然后打开手电筒往里面照射,“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说完他站起来,拿出两根粗绳,因为这里周围并没有柱状物,所以他只能系在门把手上,系稳后把绳子往洞口丢下去。

二人很快顺着绳子进入洞内,和希迪所预料的一样,这洞内的空间很大,距离地面差不多有十米左右。

小胡拿着手电筒往上照射,然后在几个地方反复查看,“上面好像是穹隆顶。”他对着希迪说道:“这里可能是一座古墓。”希迪也向上面看去,问道:“古墓?”

小胡答道:“自南北朝开始,中原的出现一种砖砌的穹隆顶墓葬,里面葬的大多为贵族,是仿照阳宅而建。建造时从墓室四面向上,逐渐内收,形成顶端尖状,四壁弧形的墓室顶。”

希迪问道:“如果是古墓的话,那这里葬的是什么人?”小胡答道:“这就不知道了,我们四周看看吧,可能会有什么发现。”

小胡走到墓壁墙面旁,在手电筒的照射下,他发现墙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你带有铁锹之类的工具吗?”

“有的。”希迪说完从背包上拿出一把小型铁锹,递给小胡。他拿起铁锹轻轻的刮开墙面,几分钟后,墙面露出一角,好像是壁画。

“这座墓可能是唐墓。”小胡说道,希迪一脸迷惑,他只能继续说道:“这幅壁画的风格有浓烈的唐代特征,如果我猜得没错,这里四周的墙面应该都绘有类似的壁画。”

小胡拿着手电筒四处照射,“这里应该是前室,你看中间有个通道,这是甬道,那里可能还会有壁画。”小胡用手电筒照向甬道处。“那我们把墙面都刮开,看有什么重要的线索。”希迪说道。

小胡惊诧道:“线索?什么方面的线索,这和我们此次晋安之行有什么关系?还有,我这一路上都想问这个问题,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希迪回答道:“你的问题太多了,我统一回答吧。是这样的,卖给马世杰那幅画的那个人,名叫欧阳度,他来蒙城所做的事之前和你们说过,就不赘述了。”

“他来蒙城之前到过晋安,他来晋安以后去了几个地方,其中一个地方就是这里,至于他到过的还有什么地方,以后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和你们讲述。”

“他来到这座废墟后,我们也跟踪到此地。原来我们以为他来这里是想和什么人接头,但是并非如此,他拿出一个圆形盘子,我们并不知道是什么,只见他拿着那个东西,好像在寻找什么”

小胡此时插话道:“他手里拿的东西,应该是罗盘,是用来探测的工具,一般是用来定位特定事物的方向。”

“原来是这样啊。”希迪继续说道:“经过一段时间后,我们见他进入这几个仓库,但我们没有跟随他进入仓库,而是外面对他进行监视,怕打草惊蛇。”

“他进入这里大概一个小时后,我们见他出来,我们发现他手里明显多一件东西。但我们还是没有动手,一路跟踪他,所以就有了后面蒙城发生的事。”

小胡问道:“既然你们都没进来这里,那怎么知道要带这些工具来?”

希迪回答道:“他进来这里那么久才出来,所以我们怀疑有什么密室或者洞穴之类的,没想到竟然是一座古墓。”

“原来如此。”小胡说道。希迪则看着四周的墙面说道:“那到底要不要刮开这些墙面。”

小胡听完,思考片刻,对希迪说道:“不用了,这应该是正常的墓室壁画,墓主不可能留下这么这么明显的线索。而且我们这么鲁莽的行为会破坏这些珍贵的壁画。”

希迪收好小型铁锹,问道:“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小胡指着甬道方向,“我猜得没错的话,甬道两旁会有侧室,里面是后室,那里是墓主人棺椁的安放之处。”

果不其然,甬道旁边有两个侧室,小胡走想左室,近距离查看一番,里面有不少陪葬品,虽然表面沾满泥土,但明显看出来是陶俑。有骑马俑、乐俑、舞女俑和单人直立俑等。但不知道是不是唐三彩,因为不知道陶俑上有没有彩绘。

他估摸着右室的陪葬品也和这里差不多,可能会多一些动物俑,如陶猪和陶羊等。至于其它的,诸如镇墓兽之类的也可能会有。

小胡对希迪说道:“这些都是正常的陪葬品,我们去后室吧。”希迪点点头,随后两人经过甬道走进后室。

后室的正中央摆放着两个石棺,但均被人撬开,棺盖被敲碎后散落一地,而棺内则空空如也,小胡说道:“这座古墓已经被盗,但应该是古代的早期盗墓,因为现代盗墓贼不会放过前室的壁画和侧室的陪葬品。古代盗墓贼的目标一般是墓主身上的贵重物。”

希迪听完有些失望,蹲在地上久久不愿起身。小胡则在石棺周围仔细观察一番。

十几分钟后,希迪起身说道:“我们原路返回吧。”他正想往回走,小胡拦住了他,说道:“等一下,我好像发现什么了,你过来看一下。”

小胡发现棺内的棺壁上,有个直径不足两厘米的小孔,便说道:“这可能是什么机关,古代盗墓贼之所以没发现这个小孔,极有可能是太着急,想急切盗走棺内的贵重物,没注意到。而且这个孔实在太小,这里又那么昏暗,不仔细看的话很难被发现。”

小胡说完便探身进去,正想按一下这个小孔,突然听到希迪一个叫喊声,并从身后传来打斗声。他急忙起身,看到希迪和两名黑衣人缠斗,不一会儿,两个用围巾蒙着面身影出现在他们身后。

来者正是李顾和复都姆,他们一同和希迪联手攻击那两名黑衣人。很明显它们不敌这三人,很快就败下阵来,两人见状连忙从后室遁走。

复都姆想要追上去,但被李顾拦住,“算了,别追了,先把这里的事情弄清楚最要紧。”他听完后看一眼希迪,后者点头表示同意。

在两名黑衣人逃走后,小胡才从恐慌中缓过来,向李顾问道:“你们怎么来了?”李顾先观察一番这里四周的情况,随后回答道:“这个回去再说,你先说一下你发现了什么?”

小胡把这座唐墓大致的情况说一遍。“你发现的机关在哪里?”李顾问道。小胡来到石棺旁,指着棺内的小孔,“你看,在这里。”

李顾走近石棺内部观察一下,“看来真的是机关,而且这个可能是主棺。”然后继续说道:“你们三个离开后室,我来打开它。”

在他们三人离开后室后,李顾用食指插进那个小孔,轻轻一按。李顾下方突然出现响动的声音,大约一分钟后,主棺好像被什么外力牵引慢慢的离开原地。随后在原来主棺的位置上出现一个坑。

“这是腰坑啊,没想到唐代的墓葬竟然有腰坑。”小胡惊讶道。这个所谓的腰坑长约两米,宽约一点五米,深度大约一米。

李顾说道:“可能墓主人没想过要什么腰坑,他只是想藏匿重要东西而特意营造的。”

李顾这时看到一块泥土,明显低于周围土层陷进去,而且还是新痕,说道:“看来还是有人执足先登了。”

“应该是欧阳度。”希迪说道,随后他在这坑内不停的翻找,除了随葬的青铜器,并没有什么重要的发现。

小胡蹲下来近身观察这些青铜器,除了小部分器物上有一些铭文外,其它青铜器上并没有留下文字,甚至连图案都没有。他再仔细查看这些铭文,似乎是正常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李顾也在坑内找寻可能出现的重要物品,片刻间,李顾终于在一个青铜壶旁边找到几片木牍,很显然它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应该是特意放置的。李顾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捡起来,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塑料盒子,打开盒子将这些木牍放进去。

几分钟后,李顾说道:“我们要赶紧离开这里,不知道上面仓库上的危险品会不会泄露。”希迪听完点点头。

他们一行四人很快便从原路返回。走出废墟时,张千千已经在外面等候他们。

确定大家都安全后,李顾对希迪说道:“你打个电话给于教授,告诉他就说我们在这片废墟的大仓库内发现一座唐墓,请他通知文物保护部门。同时请他别透露我们的身份,让于教授说是他的学生发现的。”

回旅馆的路上,晴空万里,一束阳光照在张千千的脸上,她眼睛一闭,转过头来,同时眨开眼,看见后座的胡宜也在注视着她,而李顾则静静的望着窗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