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疏甲惊略:萧笙云烟(一)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11字
  • 2021-11-07 18:56:47

官道上,骏马奔驰,扬起浓浓尘烟。几名身披轻甲的斥堠,不时踏蹬扬鞭,策马前行,未敢停歇。

回到军营后,几个人急忙下马,行至账前。侍卫见斥堠到此,便知有军情上报,立即拨帘进入账内。

“参将大人,斥堠来报。”

“很好,让他们进来吧。”参将哈善盘坐在桌前,翻阅书卷。

斥堠走进账中,单膝下跪。哈善放下手中书卷,抬头望着几人,“松桃城内现况如何?”

首前斥堠拱手作揖,直言道:“禀报参将大人,苗匪加强城内守备,而城外已无任何苗人驻扎的寨所,仅剩几个前哨点。”

哈善心头一紧,苗人收缩战线,紧守城池。如若强攻,只怕将士的折损更为严重。

思虑至此,哈善呼退斥堠,走出军账,来到总督行营,通禀一声后进入营内。福康安与督标副将、副都统以及协都统正在商议军情要务,见他到来后,众将不再言语。

“哈善,你到此有何要事?”福康安言道。

哈善赶紧向福康安报告斥堠刺探的军情,并言道:“总督大人,属下建议速战速决,如未能攻下,待援军一到,即可覆战。”

福康安坐上卧椅,闭目沉思。半刻时,他起身来到桌前,取出纸张,提笔写下奏报,放入密函,贴上封条后,递给侍卫,“速往京城,呈报皇上。”

交代完毕后,福康安下令督标兵分四路,迅速从四个方向朝松桃城进发,以此包围整座城池。

不多时,天空忽然暗沉,营地很快下起雨来。

秦慕兰骑马跑在路上,见雨势渐大,不再前行。她下马后,牵着马匹寻得一间茅屋,赶忙进去避雨。

利库玛与潘叔豹等人跟到此处。正值未时,秦慕兰从包里取出干粮,分发众人以填腹。

这时,茅屋不远处传来一阵笛声,利库玛听闻此曲,轻声对秦慕兰言道:“这里附近似乎有人在吹笛。”

秦慕兰顿时疑惑不已,因为除了外面的雨声,她什么都听不到。

利库玛正想穿上蓑衣出去查探一番。秦慕兰拦住他,并言道:“还是我出去吧,如果真有人吹笛的话,可能是杜叙。你留在此地,以防发遭遇不测。”

说完戴上斗笠蹿出茅屋。大雨倾下,他跑到一个小山包时,忽然听见雨中混杂着笛声,其声源处就在右前方。

雨水挡住她的视线,故而不敢冒然前行。这时,突闻笛声悠扬而至。低沉的乐曲萦绕耳边,不禁心神宁静,霎时将眼前茫茫雨海渲染得诗意淡然。

旋律舒缓优美,柔和委婉,令人心怡。仿佛整座山都在聆听,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情愫。笛音袅袅,如同天籁一般,穿过清悠岁月,随风飘零,绵延无限的遐思。

好像是轻盈的风,吹拂林中的枝条摇曳着,沉寂的树叶徐徐而落,恰似一只只美丽的蝴蝶,正在翩翩起舞。

犹如深空的星辰与皎月,熠熠生辉。如若天上的银河化成绚烂的织锦,书写无声空灵的画卷。更似明朗照映的山涧,溪水潺潺,默然向远处流淌。

随后乐曲转入慢板,像是温暖的手轻轻抚摸着湿润的大地,抚摸着昏沉的云朵,抚摸着半空中的雨点,浸入无尽的脑海。

空荡荡的山坡,披着厚重的白纱,在倾盆大雨中若隐若现。

少时,大雨逐渐变小,继而停下,可是依然刮着风。秦慕兰迎着大风往右侧行去,刚走出几十步,看到眼前情景时,她心里一怔,只见山坡之下,整个山谷都竖起帐篷。

原来此处为清军驻扎的营地,笛声可能从那里传出来。秦慕兰并未向前查探,以免被官兵发现。她缓缓向后撤步,离开山坡。

回到茅屋后,秦慕兰向他们述说探查到情况。潘叔豹听完后大惊失色,“这是要攻城了,城里的百姓恐怕要遭难。”

“我们现在就出发,争取天黑前进城。”秦慕兰背上行囊,急步迈出茅屋。

军营大帐里,哈善听到外面雨声渐小,徐徐放下手中笛子。此时,传令兵走进账内,俯首言道:“参将大人,总督大人有令,大雨停歇后,众将士即刻启程。”

哈善收好笛子,放回匣子,拿起盔甲穿到身上,朝大帐外走去。

酉初二刻,秦慕兰一行人到达松桃城,并且顺利潜入城内,他们找到一间客栈住店。

不多时,秦慕兰让潘叔豹几个人留在客栈,还特别交代要看住朗塔。她与利库玛走出客栈,行抵厅府衙门。

道路上行人很少,府衙门可罗雀,二人藏身对面的巷子里,“门口怎么不见苗人把守。”利库玛言道。

“可能都去守城了,刚才进城时,我发现城墙有很多苗人,明显加强守备。”秦慕兰言道。

就在这时,府衙里走出三个人,秦慕兰还未看清他们的样貌,便坐上马车车厢,快速离去。

少倾,有两个人折返回来,并未进入府衙大门,而是转至侧道。

利库玛看着他们的身形,感觉有点熟悉,“这两个人怎么好像李顾和胡宜。”

“我也觉得有点像。”秦慕兰望向道路左右两侧,整理一下衣物,“我们跟住他们。”言毕,二人轻步朝前追去。

只见他们行至后院,爬上围墙后,顺着墙头来到府衙主屋房顶。

秦慕兰追到楼顶,看到他们趴在瓦当上,取出几片青瓦。她悄然走近,来到他们身后,伸出右手轻拍其中一人肩膀。

那人身体突然颤抖一下,急忙转身,看到秦慕兰,心中大喜,随即露出笑容,然后打了个手势指向屋内。

秦慕兰很快趴下,望向屋内,观以内饰,此处应为前室,迎客之所。椅子上坐着四个人,似乎正在谈论什么事,而且还是使用官话。

“石鲁领者是否怀疑您参与此次梵山出现的变故?”吴陇登端着茶杯,喝下几口,很快放回桌上。

石柳邓手里提着水烟筒,噗噗吸了几下,吐出烟雾,缓缓言道:“难道你也在怀疑我?”

“我没那个意思,您误会了。”吴陇登心虚道。

石柳邓转头瞄一眼吴廷道,再深吸一口水烟,“那只怪物一旦逃脱出来,不仅为祸世间。对我们族人而言,亦会有灭顶之灾,以后决不允许此事发生。”

屋内三人相互对视一下,他们明白其话中之意,既而默不言声。

“石恒此番前往永绥,如果找不到那则清单,可能会回到松桃。”吴陇登言道。

“可是他没想到,不知何人瞒着他将清单送到京城。”石柳邓言道。

“还是您高明,迅速派人到京城盗取回来,要不然我们难以挟制和珅。”吴陇登言道。

“我也是获得密报,方才出此下策。不过这些时日,他们也应该回到松桃城了,不知途中有何变故。”石柳邓言道。

“如今松桃城已被朝廷鹰犬包围,您派去的人恐怕极难准时而归。”吴廷道言道。

“说起松桃城目前这局面,不知领者有何对策。”吴陇登言道。

“只能集中兵力守住城门,坚持到族人来援。如若守不住,便向北边撤离。”石柳邓言道。

吴陇登听闻此言,迅速起身来到门口呼退守卫,然后回到座位上,轻声言道:“族内秘藏宝物,您打算怎么处理。”

李顾瞬时竖起耳朵认真聆听他们的谈话,冀希得到一些线索。

只见石柳邓沉默一下,继而站起取来水壶,往被里倒入净水,咕噜几下,很快喝完。

“我想等石鲁领者回到松桃城后,共同开启铜柜将秘宝分开保管,那么重要的物品,不能藏于一处。”

吴陇登正想起身说话,就被掩面男子拦住,并开口言道:“领者考虑得十分周全。”

“天色渐晚,你们都回去吧。”石柳邓言道。几人见状,便起身向他告辞。

李顾并未得到秘宝线索,内心觉得有点失望。他盖上瓦片后,离开房顶,爬到墙头。

这时,他看到掩面男子从墙边走过,立即示意三人示意到府外等候,自己则向前追去。

掩面男子来到后院东厢房,进入屋内后,他迅速解开脸上的黑布。突然间,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原来是陈奇啊!”

“外面是谁!”陈奇顿时惊慌失措,赶紧躲到柜子旁,不时望向房门。

李顾瞪一眼小胡,但是没有出声开骂,只是伸手推开窗户,纵身一跃,跳上窗框,蹿入屋内。小胡嘴里嘟囔几句,并未跟随他进屋。

陈奇看到李顾正在向他靠近,慌忙言道:“你怎么知晓我的名字?到此有何目的?”

“原来你刚才变了声调,难怪没认出你。”李顾走到他面前,拉起旁边的椅子,抬手而坐。

陈奇望着李顾的面容,颇为讶异,“你到底是谁?我从来都没见你。”

“其实我们见过面。一个月前,几人聚首名绪山庄,庄主飨宴,共饮美酒。”李顾言道。

“原来是你啊!”陈奇身体微微站起,但是仍然不敢乱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