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疏甲惊略:双城困局(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406字
  • 2021-11-07 18:56:47

另一只怪物被叫声唤醒,观此体型,相较之下高出几丈,头部更为巨大。四人见大怪环顾周围,并朝他们袭来,赶紧丢下武器,转身逃离。

小怪并未理睬他们,迅速爬到那颗蛋面前,当它看到蛋壳破碎后,顿时震怒,立即朝大怪吼叫一声。

大怪听到叫声后,趴下来窜至小怪身旁,望着地上流出的蛋液,仰天长啸,翻身落入地面,急速朝着四人逃跑的方向追击而去。

最终只有两人回到族落,其中一人身负重伤,奄奄一息。可是没想到,那两只怪物追到族落,伤害不少族人,还毁坏部分房屋。

族落被袭击后,族人开始恢复家园,修筑崭新房屋。但是好景不长,怪物再次来袭,造成严重的伤亡。此后怪物三番两次来袭,族人被迫迁到不远的地方。

怪物仍然不依不饶,当它们找到新建的族落后,不时侵袭领地。族人不堪其扰,决定开始反击,他们学习先人流传下来的秘术,在间战斗中能与怪物相抗衡。

随后几百年,族落与怪物的抗争仍旧继续。在这过程中,族人无意中发现,传入中原佛教的梵音竟能催眠怪物,故此,族人邀请众多僧侣来到领地,共同抗击怪物。

最后一次战斗中,巴人率众来援,他们与族人和僧侣一道,经过漫长的战斗,最终将小怪击杀,大怪负伤遁走。

此战过后,族落恢复往日的平静,这时大部分族人开始南迁,并在黔东建立不少寨子。

直至三百年前,有一天,巴地几百名族人来到我们领地,他们多为妇孺。原来那里的族人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突遭大怪袭击,族落被毁,人员伤亡惨重,幸存之人惟有来此投靠同族。并且他们还带来一个更坏的消息,大怪此时正在往南前行。

族人听闻大怪将至,赶忙召集各部首领共同商议御敌之策。随后,各个寨子的青壮年全部聚集起来,共同抗敌。与此同时,紧急派人到黔西与湘东各个佛寺求援。

几日后,大怪到达领地,逢见寨子便攻击,但是这些寨子的族人都已撤离,故而没有任何伤亡。

当大怪来到梵山时,发现族人与僧侣已经在此列阵御敌。大怪见到情形,勃然大怒,大吼一声,朝着众人袭去。

族人早已做好防备,大怪攻击之时,便开始使用各种密器物具,共同出击,艰难将其控制。随后梵音传来,大怪逐渐陷入昏迷状态。

众人看到大怪镇定下来,赶紧取来准备好的铜鼎,并合力往它的嘴里倒入蛊水。不多时,大怪四肢疼痛不已,随即全身无力,彻底瘫软下来。

此后,族人在梵山修建一个地牢,用来困住大怪,防止其逃脱出去,为祸世人。

“你们在此建立一座山寨,藉以看守修蛇。”李顾言道。

“你说得没错,确实如此。”石鲁领者言道:“还有,你称怪物为修蛇。我不知此名从何得来,但是某些人听闻寨子地下藏有名唤修蛇的怪物,便到此寻猎,取得其皮肉,误以为食之可治心府之疾。”

“故而你认为我们也是来猎取修蛇。”李顾言道。

“如此说来,你们真不是为这怪物而来。”石鲁领者沉默一下,继续言道:“我不晓得你有什么目的,但是绝不能伤害我们族人,否则对你不客气。”

“放心吧,我若想加害苗人的话,决计不会帮你们抓住修蛇。”李顾言道。

石鲁领者凝视李顾的双眼,感觉他不会说谎,便言道:“我只答应带你们进入松桃城,至于你们进城所做之事,与我无关。”

李顾默不作声,右手拨开帘布,望着窗外。大雨逐渐变小,很快停下。雨已歇,风未止,前路漫漫,若然吹向何处?

酉初一刻,马车抵达松桃城,前车两名苗人走出车厢,行至几名城门守卫面前,用苗语交谈几句。少倾,守卫查看一下前车,既而来到后车,刚想拨开后帘,石鲁领者忽然从车厢半身而出。

“你们难道想检查我的马车?”

守卫看到眼前老者面容时,赶紧俯首单膝跪下,“在下冒犯领者,请恕罪!”

“罢了,我还有急事,你们立即放行。”石鲁领者命令道。

马车很快进城,一刻时,他们来到一个巷子。李顾朝车外望去,四下无人,迅速取出短刀抵住石鲁领者喉咙,“别乱动!”

车夫听到车厢内有动静,预感不妙,赶紧下车跑向前车。

几名苗人赶忙来到后车,拨开帘布,看到李顾这番举动,立即拔出长剑,“放开领者!”

“你们别上来,否则我便取他姓名!”李顾转身来到石鲁领者身后,左手狠抓其左臂,右手紧握短刀。

“你们想干什么,赶快退下!”石鲁领者向手下打出几个手势。他们领会其意,缓步后撤。

小胡听到有人大喊一声,惊醒过来,恍惚之间看到车外站着几名苗人,手上还拿着长剑,猛然起身,来到前厢。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已经被苗人围在车内?我可不想命丧于此!”言毕,小胡忽然发觉自己失言,这辆马车本就属于苗人,何以被苗人所围。

此时,他用余光瞄到李顾手持短刀,其身前为石鲁领者,这才知晓如今是何状况,面容瞬间严肃,“李大腿,需要我帮忙吗?”

李顾听闻此言,顿时无语,心想,变脸的时间比翻书还快,惟有对其言道:“你待着不动,便是在帮我。”

石鲁领者沉着冷静,神情并未慌乱,他知道李顾不会伤害自己,便言道:“说出你的要求,如果我能做到,肯定配合。”

“我们想扮成你的手下,以此陪同左右。”李顾言道。

石鲁领者沉默一阵,深感疑虑。李古已然猜出他内心所想,知晓其担忧为何,“我此前应允不会对你们做出不利之事,必会信守承诺。”

“你们并非苗人,如何进得议事厅。”石鲁领者言道。

“等一下你自然会知道。”李顾话音刚落,便收回短刀,松手放开他。

半刻时,李顾与小胡装扮完毕,面容与普通苗人无异,加之衣着,更为相像。

石鲁领者不禁惊叹,没想到除了自己的族人外,竟然还有其他人晓得易容之术。

“我们重新出发吧。”李顾整理自身衣物,取出短绳将背包束住,打了个死结。

马车行驶到松桃厅府衙门前。几日前,苗人攻陷松桃城,占据府衙以作领部。

三人走下马车,进入府衙后,由几名守卫引路,到达议事厅。石鲁领者坐上椅子,环顾四周,随后目光停留在李顾和小胡身上,“我们商讨事情时,你们别说话,容易露馅。”

“我们晓得。”言毕,李顾默默走到石鲁领者身后的椅子落座。

不多时,吴陇登与吴廷道来到府衙内院,二人年约四十,身着苗服。他们一边走路,一边交谈,时而手舞足蹈,不觉嬉趣。

二人走到议事厅,见到石鲁领者,俯身行礼,然后坐到其对面椅子上。他们身后坐着六个人,不过其中一人装束极为怪异,其他人都是用黑布半遮脸部,而此人却是遮住全脸,仅露出双眼。

少倾,石柳邓领者步出内室,来到大厅,行至石鲁领者左侧椅子前,扫视厅内众人,很快落座。

此时议事厅内,四人开始一阵寒暄,轻谈这几日的战事。突然间,石柳邓领者话锋一转,表情略微严肃,“不知石鲁领者到此有何事相商?”

石鲁领者并不打算隐瞒,便将今日之事告知三人。

石柳邓领者听闻后大为震惊,连声喝叱道:“梵山竟然发生如此祸事,石恒这个叛族贼子如今身在何处?”他年逾六十,嗓音却如此洪亮,令在场之人撼然。

他们使用苗语交谈,李顾并不知晓商议何事,惟有通过四人的表情和动作进行判断。

“石恒已经回到城里,难道不在领部?”石鲁领者言道。

“我已经三天没见过他,怎会知其行踪。”石柳邓领者言道。

二人说话间,吴陇登身后一名男子忽然插言道:“两位领者,在下知晓石恒下落。”

众人齐刷刷望向声响处,原来说话的是掩面男子,令人诧异的是他并非使用苗语,而是官话。

“那石恒现在人在何处?”石柳邓领者用官话问道。他似乎不在意掩面男子为汉人,这让李顾感到疑惑。

“几个时辰前,我得知他被朝廷鹰犬劫持,便匆忙赶去梵山。却在半道遇到他,此时他正想前往永绥。”掩面男子言道。

“你可知道他为何要去永绥。”石鲁领者言道。

“他当时形色匆匆似乎急着赶路。我们分别时,并未告知因何前往永绥。”掩面男子言道。

吴陇登看一眼掩面男子,即而言道:“可能还是与清单有关。”

“不可能,那些清单都被官兵取走了。”石鲁领者言道。

“其实还有一则清单,如今藏在永绥。此清单记录南方诸省各级官员近十年来贿赂和珅的明细。”吴陇登言道。

“那则清单并不在永绥,而是在清廷嘉庆王府。不过我已经派人前往京城,将之取回。”石柳邓领者言道。

小胡听闻此言,用手轻轻推一下李顾,后者微微转头,向他使眼神表示已然知晓。

吴陇登并未出声,此时双眼迷离,不知到他在想些什么。

少时,石鲁领者起身言道:“既然石恒叛族之事与你们无关,那我就此拜别。”

其他三人从椅子站起,送别石鲁领者。他们刚走出议事厅,突然间,一名苗人慌忙跑来,言道:“刚才前哨探子来报,朝廷几路兵马将要抵达松桃城,可能想要围城。”

“看你们惹出来的祸事。朝廷官兵将要围困整座城,但是城里有那么多族人,若有伤亡,这该如何面对他们的家人。”石鲁领者生气道。

“为了族人,惟有一战到底!”石柳邓领者言道。

石鲁领者听到这话,望着众人,内心平缓下来,“你们固守城墙,不可出城应战,待我召集族人来援。”言毕,迈步朝着府衙大门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