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疏甲惊略:双城困局(四)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35字
  • 2021-11-07 18:56:55

不多时,他们来到一处宅院,其外观与一般汉制房屋无异,位置颇为奇特,既非城门,却修建在围墙之间,既而成为城墙的一部分。

利库玛迅速爬上楼顶,观察整座宅院。秦慕兰亦到达此处,行至利库玛身旁。“你看这宅院,是否似曾相识。”利库玛轻声言道。

“是有点像,不过此院守卫太少。”秦慕兰言道。

二人随后转身望向城南,不远处,一些苗人手持火把正在往这里前行。不过幸好,其他人此时已经爬上楼顶。

少倾,六名官兵带着朗塔从楼顶爬到地面。秦慕兰望着城墙下方,对杜叙与菀今言道:“你们可以下去了,我们跟在后面,以策万全。”

“你们先走吧,我要留在这里。”菀今突然开口言道。

杜叙瞬时愣住,听她的语气,好像是认真的。秦慕兰赶紧向她劝说城内危险,万万不能留下。

但是菀今已经打定主意,无论他们怎么劝告都没用。“既然你坚持留在此地,那我就陪着你。”杜叙言道。

利库玛望着天空,迈步来到秦慕兰,对她耳语道:“天快亮了,我们再不走就会被苗人发现。”

时间紧迫,秦慕兰看着二人,深感无奈,惟有言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好自为之。”言毕,只身沿着屋檐迅速爬到地面。

一行人出到城外,沿着小道一路奔去。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一座小山脚下,山坡上有一间破旧的道观,

“朗塔望着小山,使劲大口喘气,同时用手锤着大腿,“走不动了,我们到那间道观休息一下。”

秦慕兰转头看向朗塔,观此形容,言道:“也罢!”随即决定不再前行,而是来到道观。

郎塔坐到道观地板上,长舒一口气。利库玛取出铜壶,走过来递给他,“你先喝点水,如果身体有什么不适,务必告知于我。”

不多时,潘叔豹来到秦慕兰面前,拱手抱拳,言道:“感谢秦兄弟再次相助,如今我们已经出城,潘某就此拜别!”

“你们要前往何处?”秦慕兰问道。

“我们要回军营。”潘叔豹言道。

“前日下午,你们所在的营队被苗人偷袭,遭遇败仗,残兵剩将四散而逃,这是要回哪个军营?”秦慕兰言道。

“秦兄弟,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潘叔豹笑言道。

“不用多想,我只是探路时无意中遇见罢了。”秦慕兰缓缓言道。

“我们几个原籍在湖北荆州,都是同一个乡里。既然军门无路,惟有回归故里,讨个生计。”潘叔豹言道。

“看来你还是不肯说实话,不过我并不在意此事。”秦慕兰言道。

潘叔豹心里一怔,但是并未应声。他缓缓起身,来到道观门口,抬头望向外面几棵老树,无限感慨。

秦慕兰看着潘叔豹的背影,“你刚才所言,想讨个活,我倒是可以雇佣你们几个。”

潘叔豹回过神来,听到秦慕兰这话,并未立即答应,只是问道:“你给出的这个活,需要我们做什么?”

秦慕兰站起来,走到潘叔豹身旁,低语道:“很简单,你们只需近身保护朗塔即可。”

“只怕没那么简单吧,不过你们有救命之恩,我可以答应。”潘叔豹言道。

秦慕兰不想过多透露,然即转身回到原处,从包里取出银子装入布袋,递给潘叔豹,“这里有二十两银子,预付给你们一半的报酬。”

潘叔豹并未接过布袋,直言道:“你给的银子有点多了!”

秦慕兰将布袋塞到潘叔豹手上,“你们的任务就是看住朗塔,如遇危险,交由我们处理。”

潘叔豹沉思一阵,随后给其他同伴使个眼色,几个人走到道观外面,似乎要讨论什么事情。

不多时,他们回到道观,默默席地而坐。

蜿蜒的官道,一望无际,两辆马车向前行驶。前一辆马车坐着几名苗人,从装束来看,应该为随扈;后面那辆马车里面有三个人,一名老者以及两名年轻人。

突然间,天空乌云密布,大风袭来,很快下起滂沱大雨。南方初春时节,这样的天气实属罕见。

马匹停下脚步,不再行走。车夫翻开马车帘布,言道:“领者,天气突变,马匹不愿前行。”

石鲁领者探身出来,抬头看一下天空,“那就原地休息吧。”车夫听令后,起身走下辕座,来到前车。

“我们何时到达松桃城?”小胡向石鲁领者问道。

“小兄弟,别着急,我们已经行进一半路程。”石鲁领者言道。

“两个时辰才走半程,那也太慢了吧!”小胡显得有点不耐烦。

“这是马车,肯定是慢行的,你真以为是驿马啊!”李顾骂言道。

小胡闻言不再说话,只是默默躺下来,侧卧着身体,闭目休憩。

石鲁领者微微一笑,用余光瞥一眼李顾,“有些事情我不应该过问,但还是忍不住。不知二位此番前去松桃有何要事?”

李顾听到此言,瞬时露出笑容,“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既然不想回答,那就算了。”石鲁领者继续问道:“你们到我们寨子是想做什么?

“如果说我们跟随那些官兵而来,你相信吗?”李顾肯定不上当,若是透露蒙卡的名字,他既可知晓二人此行目的。

“肯定不信啊,你们是为了那个怪物而来山寨,我猜得对吗?”石鲁领者言道。

“并非如此,不过我想知道,这只修蛇怎么会被囚禁山寨地下。”李顾言道。

石鲁领者沉默一阵,随后取出水壶,喝下几口清水,“这涉及我们族内的秘密,如今告诉你们也无妨。”

三千年前,我们苗人祖先来到肥沃蜀地开荒定居,但是被蜀人排挤,并在对方挑起的战争中落败。无奈之下,我们族人被迫东迁到巴地广袤的山区。

此后一千年,族人在巴地过着平静祥和的生活,并与巴人相处融洽,相安无事。不过这一切,都被出现的怪物毁坏殆尽。

某一天,族里的六名年轻人,结伴同行,前往十几里外的巫山深处打猎。此行收获不少猎物,由于深山夜晚危险,所以中午过后必须归程,如此便可在日落前回到族落。

归途中,他们在溪边发现一只野熊,此时它正在饮水。六人商讨是否捕猎这只野熊,因为厚厚的熊皮可以御寒,正是族里所需之物。

他们最终决定对这只野熊进行狩猎。四个人分散到各个方向,对野熊形成合围之势。身体比较强壮的另外两个人,手持长矛急步冲向前去。野熊见有人跑来便大吼一声,转身跑向树林。

可是没想到,附近竟然还有几只野熊,它们听到同伴的吼叫,匆忙赶来。几个人见状赶紧逃跑,但是很快被野熊追上来,经过几番搏斗,终于摆脱野熊。

在这过程中,有两个人腿部负伤,其他四人搀扶伤者离开深山。不久后,他们在深山迷途,已经找不到下山的路,只能在山里过夜。

几个人在日落前找到一个很大的山洞,随后在洞口生火,在火堆旁放着猎物,炙烤后可以充饥。不多时,他们便在火堆旁席地而睡。

半夜时分,山洞深处突然传来声响,这六人猛然惊醒,没有受伤的四个人点燃火把,进入山洞一探究竟。

四人洞内越过层层壁垒,穿进无数隐孔,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一个空间巨大的地洞。此时声响再起,令人震耳发奎,他们循声而去,霎时惊呆了。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眼前的怪物,其体型硕大,如小山一般;形似蛟,却没有鳞片,全身通黑,而且还是两只。它们交缠在一起,盘在地上,伏首呈现睡态,还能听到呼吸声。

怪物面前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头,可能是翻动时身体碰触到墙壁掉落到地上,这也可以解释在洞口为何会听到声响。

他们不敢往前,惟有撤离此地。刚走出不远,其中一人忽然想起一个古老的传说,食用蛟皮可治百病,便拦住其他三人。经过一番讨论,决定回到那个地洞。

此时怪物熟睡正酣,四人手拿铜斧与短戟悄然靠近它们,不久便来到其腹部位置,斧砍戟戳,很快剥下小块表皮。但是他们贪念太重,打算割下整个大块的内皮。

刚进行到一半,怪物身体突然动弹一下。他们赶紧停下来,发现怪物没有动静,便继续往肚皮处割扯。

怪物感觉到疼痛,睁开眼睛,看到地底有人,微微翘起尾巴,轻甩而去,将之驱离。四人慌忙躲开,但是他们并未放弃,很快回到原位。

不多时,怪物再也无法忍受,随即大吼一声,吐出长舌,朝向四人攻击而去。他们四处逃窜,但是并未脱离险境。就在这时,有个人看到右侧墙壁旁竖起一颗蛋,其形如球,略高于人身。

此人想利用这颗蛋吸引怪物的注意力,便拿起铜斧猛砍蛋壳,直至蛋液流出,这是他犯下的最致命错误。怪物看到这颗蛋遭受破坏,发出长长的撕叫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