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疏甲惊略:双城困局(三)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14字
  • 2021-11-07 18:57:01

“如果不是我们让你假死,欺瞒那么些人,你也活不到今日,而且还会连累到你的家人。”秦慕兰言道。

朗塔沉默一阵,缓缓起身走到窗前,望着清静的街道,“虽然错过约定的时间,迟到了两日。如今你们既然来此,那就表示已经成功取得地图。”

“你所言没错,我们的确获得地图。”秦慕兰取出布袋,并从里面拿出羊皮,拢共二十三张,每张长宽约为两寸。她将羊皮铺平摆在桌面上,并把每一张羊皮都拼接起来。

朗塔回到座位上,看着桌面拼接的羊皮,惟见左起竖二,上起横三所在之处,空出羊皮,“怎么少了一张?”

“不知是何原因,导致缺失一张羊皮。而且我们已经在陈府地库里查找一遍,只是寻得这些羊皮。”秦慕兰无奈道。

“既然不完整,恐怕很难从地图里找出确切的线索。但也无妨,我先看一下。”朗塔取出一副西洋眼镜,双手缓缓戴上,然后靠近羊皮,从右至左仔细查看。

羊皮地图所载文字均为古夏文,右首书写三行字,左下亦墨记两行字。中间标有一座城池,往东上下各有两座山,两山之间途径一条河流;往西有三座山,既而呈三角形,北山标注森林,与南部两山中间有山谷,似乎还有溪流,但已缺失。

“这些羊皮都是真的,图形较为清晰。至于里面的文字内容,部分记述前后说不通,而且有点混乱。”朗塔言道。

秦慕兰用手指着羊皮中间位置,“这个图形很像一座城,其下方文字所述为何?”

“你的观察能力不错,这个的确是一座城。附文述做罗如答拿,其意为落入地下,亦可称之坠土之城。”朗塔言道。

“据我所知,所有苗地并没有叫此名字,难道是故城?”秦慕兰心生疑惑,大脑不断回想现有地名,哪怕是古时称谓。

郎塔再次查看地图,思索一番,“名字应该没错,如此看来,还真有可能是一座故城。”

“那其它图形呢?”秦慕兰问道。

“右侧两座山称做脊弯和明须,左侧的山名唤刺云、马尾以及壶炉,此为古夏文直意。河流名称未知,其音述为可阿几西鲁。”朗塔言道。

“可阿几西鲁?好奇怪的名字啊!”利库玛惊讶道。

“其余文字部分呢?”秦慕兰继续问道。

“此前我已向你说明,右首与左下的文字逻辑不通,我需要一些时日进行析解。”朗塔言道。

秦慕兰沉思一阵,直言道:“这些羊皮必须由我带着,你如需查看,我可取出共同阅览。”

“也罢!容我理清思绪既耳。”朗塔言道。

秦慕兰小心翼翼的收好羊皮,放回布袋,“你继续留在此酒肆。待到明日辰时再来接你,我们一起出城。”言毕,她与利库玛走出房间。

二人回客栈途中,不时见到苗人手持兵器,在街道上四处巡查,似乎加强城内的守备。他们行至街尾转角,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大喊一声,“你们停下脚步,我们要搜身盘查。”

利库玛转过身看到几名苗人,右手迅速移至腰间,正想取出短刀,立即被秦慕兰拦住。

苗人行走过来,慢慢向二人靠近。就在这时,前面的苗人拦住同伴,低语道:“他们身上携带兵器。”

秦慕兰察觉二人已然败露,急忙言道:“动手吧,但不要伤害他们,以免横生事端。”

话音刚落,利库玛一个箭步冲向前去,快速击倒前面三个人。秦慕兰亦跃身而至,伸出右腿,踢中一人脑袋,而后收脚,用手肘袭击另一人的背部,随即倒地。

“我们赶紧离开此地。”秦慕兰看着地上面露难色的苗人,感觉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便转身爬上旁边的围墙,身影很快消失。

到达客栈后,二人拂袖而入,俨然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秦慕兰回到房间后,行至窗前,凝望街道,不多时,她见无人追来,方才心安。

次日凌晨,秦慕兰从床榻醒过来,少倾,听闻到客栈外面阵阵嘈杂声,迅速起身,走出房间,随后敲开利库玛的房门,发现他并不在里面。

忽闻屋外嘎吱一声,秦慕兰急忙迈步而出,只见杜叙从房间出来,但并未理睬她,而是直接来到菀今所在房间。

秦慕兰也进入菀今的房间,既而默不作声,假意如此,以观杜叙言行。

菀今已然醒来,当她看到杜叙时,颜色突变,“我真的不认识你!”

“我住在你家附近,我们从小就认识,一起爬过山,还到河里抓过鱼。”杜叙言道。

菀今一脸迷然,虽然并未生气,却依然坚持自己不认识杜叙。

杜叙随后向她一通解释,秦慕兰最终还是忍受不了,赶忙制止他,“你别说那么多了,让她好好休息!”

正说话间,楼顶传来一阵脚步声,绕着脊梁直到屋檐,这时声音停下,一个身影从窗户蹿进屋内。

秦慕兰看清来者后,对其言道:“利库玛,外面状况如何?”

“苗人在各个街口小巷巡查,严令禁止城内的人出城。”利库玛言道。

秦慕兰听闻此言,想起昨天入夜前,苗人加强戒备,便可知晓城内将有事发生,“我们最好趁着夜色出城,待到天明可能会寸步难行。”

“那我赶紧回去收拾物品。”杜叙言道。

少倾,三人离开菀今的房间,准备妥当后,几个人不动声色,悄然走出客栈。

路途上,他们尽量避开巡查的苗人,一刻时,在迷茫的夜色下,已然来到益文酒馆对面的小巷。

秦慕兰抬头望向天空,轻声言道:“利库玛,半个时辰后,天空就要翻白。你进入酒肆,唤醒朗塔后,与他一起从后门出来。还有记住了,不要耽误时间。”

利库玛答应一声,轻步迈向酒肆,纵身一跃爬上围墙,很快来到后院。

秦慕兰带着杜叙与菀今默然来到后门,半刻时,院子出现两个身影,迅速打开后门,迈步走出酒肆。

二人与秦慕兰会合,确定安全后便离开此地,朝着城门方向行去。

一行人很快抵达城门道路,可是前方灯火通明,秦慕兰看到有许多苗人把守城门,急忙停下脚步,并让身后几个人退到暗至角落。

“城门处那么多苗人,我们只怕难以偷潜出城。”利库玛担忧道。

秦慕兰环视四周,思考一阵,言道:“我们先回去吧。”

他们刚走出几十米,利库玛忽然听到脚步声,立即趴下耳朵贴着地面,其他人不明所以,惟有留在原地。

“前方有几个人正向我们这边走来。”利库玛低语道。

“来者为苗人?”秦慕兰走到利库玛身旁,快速蹲下,目视道路暗处。

利库玛站起来,并从腰间拔出短刀,“不清楚,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片刻时,他们前方出现几个身影。秦慕兰率先拔剑而起,迈步向前冲去,李顾跟随其后,以便策应。

正当秦慕兰靠近对方之时,她立即收起短剑,“原来是你们!”

那几个人霎时惊住了,怔怔望着袭击之人,听到声音后,再观其面容,他们这才心定下来。

“叔豹兄,昨日一别,没想到那么快就见面了!”秦慕兰笑言道。

“秦兄弟,我们真是有缘啊!”潘叔豹回应道。

“既然那么有缘,那我们结伴出城吧!”秦慕兰言道。

“你如何知晓我们要出城?”潘叔豹问道。

“天色还未亮,你们来到此地,总该不会是来看日出的吧。”秦慕兰嘴角微微上扬,随即走到暗处。

潘叔豹来到她身旁,二人相视一笑。

突然间,利库玛察觉危险来临,便对他们言道:“附近有十几人正向我们这里行来,可能是苗人。”

此时天空逐渐露白,这些人来到城东,却发现这里都是苗人,而且不停走动,观此情形,他们只能怏怏而去。半刻时,一行人到达城南,此地依然有许多苗人巡查。

换而言之,他们已经被困在乾州城。

“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出不去城外!”杜叙颇为紧张,他转头望向菀今,突然走过去,拉着她的手,正想往附近一间米店跑去。秦慕兰赶紧拦着杜叙,“你这般举动,纵然枉顾他人安危!”

杜叙看着秦慕兰,再望向其他人,惟有放开菀今,行至一旁,低头不语。

苗人不断增员进城,并开始搜查民户。潘叔豹身旁几名官兵观此情形,心里异常紧张。

“豹哥!要不我们兄弟几个冲出去,好歹有活命的机会!”

“只能如此了,豹哥,我们跟这些苗人拼了吧!”

潘叔豹并未说话,只是默默拔出长剑,上前几步,准备应战。

就在这紧要时刻,菀今突然开口言道:“我知道城南有一处地方,苗人不会搜查那里。”

秦慕兰听闻此言,顿时大喜,赶紧问道:“你所说的地方在何处?”

“此地距离这里不远,我带你们去。”菀今言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