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疏甲惊略:双城困局(二)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013字
  • 2021-11-08 15:08:40

秦慕兰走回屋内,来到侧房,急忙向利库玛问道:“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体温没有变化,可能需要热水给她敷一下头部以及四肢。”利库玛言道。

“你现在出去外面,将铁盘里的水烧热。”秦慕兰从包里取出一个铁盘,并倒入清水。

利库玛来到屋外,靠近火堆,自己捣鼓着烧起水来,髯须官兵倒也没说什么,任由他取火。

不多时,利库玛回到侧房,将铁盘放置在地板上。秦慕兰拿着粗布轻轻浸入铁盘,给菀今热敷。

菀今的身体逐渐好转起来,秦慕兰给她盖好保暖被子,随后吃些干粮,自己感觉睡意连连,很快来到门口右侧角落躺下休息。

木屋上半夜无事发生,直至丑时,侧房木门被人缓缓打开,一个身影手持利刃,悄然进入屋内,轻步朝这杜叙方向走去。

正当此人靠近杜叙之时,躺在里墙角落的利库玛忽然惊醒,察觉到杀机来临,立即起身,并取出短刀向那个人袭去,准确刺中其腹部,应声倒地。

秦慕兰很快醒来,并行至利库玛身旁,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看到地板上显现一具尸首,他正想蹲下来搜查其衣物。

突然间,隔壁房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朝右侧跑去,他们打开侧门后,一前一后,脚踏地板,高高跃起,霎时刀剑飞舞,血肉溅起,三名歹人快速倒下。

此时,髯须官兵闻声而起,立即取出武器,大声喝叱道:“是谁!”

秦慕兰赶紧回应道:“你别紧张,我们是隔壁的人。”

髯须官兵放下武器,走上前去,看到地上有三具尸首,顿时一怔,迅速从内袋掏出一根蜡烛,并用火石点燃。

“竟然是他们!”髯须官兵看到尸首面容后惊讶道。

“不是四个人吗?怎么少了一个?”其中一名官兵问道。

“隔壁房间还趟着一个人。”秦慕兰缓声言道。

髯须官兵听到此言瞬时明白点什么,“感谢二位救命之恩。”

“不必言谢,他们也想对我们下手,只是自保而已。”秦慕兰言道。

“没想到他们心怀仇意,竟然对我们下狠手。”髯须官兵言道。

“你们有什么仇,我不知道。”秦慕兰故意装作不知情,随后继续言道:“但是看这情形,我觉得他们更像谋财害命。”

“难道他们以为你们身上有贵重的物品?趁深夜大伙熟睡,方才暗自出手。”髯须官兵疑惑道。

“还真有这个可能。”秦慕兰蹲下来,查看他们身上衣物,但并无所获。

“我当时就应该下狠手,没想到他们竟有如此狼子野心。”髯须官兵嘴里嘀咕道。

秦慕兰并未作声,只是默默走回房间。

髯须官兵叫土娃几个人将尸首抬出木屋,他们趁着夜色在附近找个隐秘的地方,挖出一个大坑,将这些尸首掩埋。

清晨卯时,众人逐渐醒来,利库玛查看菀今的病情,经过昨夜休息,她的身体恢复不少。

秦慕兰起来后从窗户蹿出去,查探木屋周围的情况。半刻时,她回到木屋,对利库玛言道:“外面并未有任何异常。”

少倾,侧门被敲响,随后有个人走进侧房,此人便是髯须官兵,他看到秦慕兰,微微一笑,并用余光瞄向地板,发现上面竟然躺着一名女子。

秦慕兰报以笑容,随即问道:“官爷,有什么事吗?”

“我们要离开这里了,特意向你们拜别。”髯须官兵言道。

“你们要去哪里?是否为乾州城?”秦慕兰继续问道。

“是的,我们要回到军营。”髯须官兵隐瞒自己所在军队被苗人打败之事。

秦慕兰并未点破他,不作非论,只是言道:“我家小妹昨天赶路时染上风寒,需要到城里找大夫看病,不知可否同行前往乾州城?”

髯须官兵思考一阵,再观屋内几人,言道:“既是救命恩人,岂有不相助之理。”

秦慕兰拱手抱拳,“多谢了,官爷!”

“不要叫我官爷,我姓潘名为叔豹。”髯须官兵言道。

“潘大哥,我叫秦木。”秦慕兰随后向他介绍其他三人的名字。

“秦兄弟,那就那么定了,临出发前,我再来叫你们一声。”潘叔豹言道。

半个时辰过后,一行人开始启程,向西边前行。途中他们遇到一群羚羊在林中奔跑。“我们跟住它们,便可走出这片深山。”一名官兵对潘叔豹言道。

潘叔豹望着这群羚羊,言道:“我这位兄弟说的对,紧跟住羚羊。”

秦慕兰听此言后并无异议,随后继续赶路。只用三刻时,一行人便走到一条官道。

他们沿着官道一路前行,巳正二刻,顺利到达乾州城,进入城门前,潘叔豹与其他五名官兵换上民服,此时乾州城已被苗人攻陷,城门为苗人所把守,自然不会让官兵通过。

守卫见秦慕兰这身打扮,再观后面这些人,都推着小车,“你们进城是来经商的?”

“没错,我们是商人。”秦慕兰说完话后,取出几个碎银偷偷塞入守卫窄袖内。

守卫收起银子,向秦慕兰摆摆手,言道:“进去吧,不要在城内生事。”

“我晓得的。”秦慕兰神态镇定自若,迈步缓缓进入城内。

一行人来到城南,潘叔豹与秦慕兰拜别,随后几个人走进南市的一个小巷子里。

“叔豹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们分头去找走散的同僚,然后再进行秘密任务。”

“什么时候会合?”

“申时前,无论找不找得到人,我们都在此地会合。”

不多时,几个人分开四处行动,潘叔豹带着土娃留在城男,去往南市附近寻人。

秦慕兰、利库玛和杜叙三人在城西找到一间客栈。他们刚走进去,掌柜便主动迎上来,“请问几位客官要住店吗?”

利库玛环顾四周,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便向秦慕兰使去眼色。

“掌柜的,我们要四间上等的温庐!”秦慕兰言道。

掌柜十分诧异,来客只有三人,为何要四间客房。秦慕兰看出掌柜的疑惑之处,急忙言道:“我们多要的房间,是用来放置物品的。”

这时,掌柜看到三人身后的背篓,顿时明白过来,很快露出笑容,言道:“原来你们是路商啊,如今城内到处都是苗人,生意难做啊。”

“能卖出几件东西勉强糊口便可,亦不敢奢求。”秦慕兰叹气道。

“听说苗人已经攻入四川,这世道,再这么乱下去的话,我们这个小店恐怕要关门。”掌柜语气略显无奈,然即回到柜台,取出毛笔给他们做登记入簿。

少倾,秦慕兰和杜叙走到各自房间,利库玛先去另一间房间,从背篓里抱起菀今,并轻放进床榻上,盖好被子后自行离去。

未正一刻,秦慕兰走出客栈,此时她换了一身行头,面容也稍作改变,看上去年长许多。利库玛跟随在秦慕兰身后,不停的观察周围。

二人途径几个市坊,来到一间酒肆。秦慕兰抬头望去,大门之上悬挂一块匾额,书有“益文酒馆”四个楷体字。她看一眼街道,并无行人,便缓步走进酒肆。

店内只有两人共桌吃酒,他们面容透红,似乎已有醉意。秦慕兰径直走到中间的一张桌子,酒肆小二急忙走过来,“请问二位客官点些什么?”

秦慕兰环视四周,表情淡然,“来两壶温酒即可。”

温酒上桌后,秦慕兰拿起酒壶倒入小瓷杯,很快喝下,霎时暖入脾胃。

一刻时,那两位酒客离开酒肆,只有秦慕兰和利库玛依然在店内。

“小二,过来一下!”利库玛向柜台招呼道。

“二位客官还需要些什么?”小二露出笑容小跑过来。

“我们再要一份清蒸小肚,半斤烧鹅。”秦慕兰言道。

小二停顿一下,观此二人的形容,言道:“客官,您所点的两样系北方菜式,我们小店做不来。”

“那就来一份腊肉,不放胡椒。”秦慕兰言道。

酒肆内气氛瞬间凝固,瞬时安静下来。小二收起笑容,然后转身走到门前,探头出去左顾右看,从大门右侧取出一块木牌,上书有“谢绝酒客”四个字,并挂在门扣上,动手关上大门。

“二位随我上楼。”言毕,小二迈步走到柜台旁的楼踏,走上二楼,秦慕兰和利库玛则跟随于后。

行至二楼,三人通过廊道来到一间小房。小二轻轻推开房门,他并未言语,而是默默离去。

利库玛先行进去房间,随后秦慕兰缓步走入,并关上房门。

小房右侧有两块屏风,前面有两张椅子,中间摆放桌子。一名老者手里拿着扇子,稳坐在椅子上。

秦慕兰走上前去,来到老者身旁的椅子坐下,“朗塔,几天不见,你倒是老去许多!”

“我已年近古稀,这段时间随你们四处行走,自然精力大减。而且我既然已经‘死亡',只怕被阎王爷勾去不少魂魄。”朗塔言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