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疏甲惊略:梵山险行(五)
  • 弘邑录
  • 杨少惟
  • 3466字
  • 2021-11-07 15:17:51

这些人休息过后,再次启程,而且明显加快速度。

经过几个时辰的艰难前行,未正二刻,一行人来到一个山寨。李顾以为他们会前往金顶,没想到竟然至于此地。

山寨位于金顶山脚,北靠太子峡,南临金顶。时值初春,雾气弥漫整个山谷,萦绕着山寨,如真似幻。

不知不觉间,二人跟随这些人来到寨门,李顾抬头望去,只见此门为木制牌楼,多以苗寨立之。

果不其然,进入山寨后,只见房屋均为吊脚楼,亦为苗人所居。李顾目及估算,寨里大概有两三百户人家。

这些人押着中年男子穿过山寨小道,一路上并未见到任何苗人的身影,楼屋也是关门闭户。

少时,他们行至寨北,来到一处仿汉制的阙楼前。校尉解开中年男子的绳缚,随后用手推着他走上前,并拿出一把小匕首抵住其腰部,“你朝着阙楼叫喊一声,别乱说话,不然取你性命。”

中年男子心里一惊,他用余光瞄一下校尉,感觉对方杀气腾腾,不像是说假,便用苗语喊道,“我回来了!我要见石鲁领者!”

阙楼上的苗人俯身望去,看到中年男子面容时,立即跑下阙楼,合力推开拒鹿角让其通过。

“他们要进去了,我们怎么办?”小胡低语道。

李顾转头望向右侧,发现那里有一座阁楼,“我有办法了。”言毕,他迈开步伐急速奔向阁楼。

顷刻间,二人爬上阁楼,轻轻破开窗户进入房间,来到门楹处朝堂下望去,校尉与中年男子已经行至后楼门前,他们身后十几个人神情专注,以防遭袭。

不多时,楼内走出一位苗族老者,应该是石鲁领者,其身后有五名护卫。校尉举起右手摆动几下,那些人一拥而上,没等护卫反应过来,便将他们击倒在地。

石鲁领者并非泛泛之辈,他见惯这种场面,此时神态自若,缓缓坐到前堂的椅子上,“姆卡,你带这些人回到寨子,也不事先通报一声。”

原来中年男子名叫姆卡,他用苗语回话道:“石鲁领者,我是被他们所迫,引路进寨子。”

“你带外人进寨,破坏寨规,等此事了结后定会受罚!”石鲁领者措辞严厉,语气较重。姆卡不敢作声,只能默默走到一旁。

校尉拔出长剑抵住石鲁领者胸前,言道:“你就是这座山寨的首领?”

石鲁领者没有一丝慌乱,显得十分镇定,并用官话言道:“没错,老夫正是此寨的首领,不知官差大人有何吩咐。”

校尉一怔,言道:“好眼力,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脚下还穿着官靴呢。”石鲁领者言道。

校尉大笑一声,随即坐到他身旁的椅子上,“我们言归正传吧,我此次前来主要是想取回清单。”

石鲁领者停首侧目,怒气燃起,大喝道:“石恒,看你惹出来的祸事!”

校尉并未作声,片刻时,他见石鲁领者情绪稳定下来,便言道:“清单如今藏在何处?”

石鲁领者端起竹杯,喝下清水,瞥一眼校尉,言道:“我现在就派人送来这里。”

校尉听到这话,思索一番,言道:“不必了,你带着我们一起前去取出清单。”

石鲁领者在校尉的胁迫下,来到西边阁楼,此时李顾和小胡正在楼上。

二人见状立即跃入地下,来到一楼后窗,他们看到石鲁领者从柜子看取出一个木盒,确定无误后,走到校尉前面将木盒递给他。

校尉拿到盒子后,打开盒盖查看一番,只见里面藏有十几本账册,迅速闭上盒盖。

就在这时,石鲁领者忽然想起什么,他摸一下腰间,令牌和钥匙都不见了,叹声道:“那么重要的东西,年纪愈大就越容易忘记带在身上,可能遗漏在屋内。”言毕,他赶紧往主屋方向奔去。

石鲁领者进屋后便四处翻看,并未找到那件重要的东西,心里一惊,喃喃自语道:“明明就在屋里,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

他再往侧室与内室寻找,依然无获。突然间,一阵嘶叫声从地下传来,“不好!大祸来临!”

此时校尉也听到声响,联想到石鲁领者临走时的表情,猜测山寨可能出事了,“我们赶紧撤出此地!”

李顾与小胡从阁楼后走出来,看到石鲁领者神态慌张,急步跑向阙门,并大声喊道:“所有人都随我去一趟地牢!”

二人立即跟随而去,途中,他们听闻撕声越来越大,赶紧加快脚程。

半刻时,石鲁领者带着一些人来到地牢,当他进入第四层大门时,发现门口躺着几个和尚的尸体,心中大惊,急忙向深处前行。

这一路上,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地上躺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和尚,而且都是被刀剑所伤。

少倾,一行人行抵达最深处牢房,此处空间巨大,足可容纳一座宫殿。

石鲁领者抬头望去,只见牢房顶上有个大洞,“糟糕!这个祸害之物可能到达地面了!”

他心急如焚,不敢留于此地过久,赶紧折返回去,刚到门口,就被一伙人堵在这里。

以此同时,山寨里的人发现怪物窜出地面,几名苗人壮丁立即跑到东边一处高地,此处有三个巨大的铜制号角,长度大概一丈,角面径宽约一尺。三名壮丁蹲在地上,用嘴对准号角,卯足力气吹起来。

号声洪亮且浑厚,迅速传遍整个梵山。石鲁领者听到号声后,朝着对方呵斥道:“石恒!我就看你怎么收拾这局面!”

“伯父,我就不打算让它回到地牢!”石恒冷笑道。身旁的姆卡听闻此言,面容难堪,悔恨道:“石恒!你骗了我,我就不该帮你。”言毕,他离开此地向地面走去。

“谁叫你听信我的话呢!”石恒说完下令关上牢门,将石鲁领者等人留于此地,不让他们回到地面。

暗处的李顾听到他们的谈话,思考一阵,随即决定救出石鲁领者。

小胡走到另一侧,取出箭弓,快速射出几支弓箭,成功射中石恒身旁几个苗人。石恒以及手下齐刷刷望着小胡方向,并朝其奔袭而去。

李顾见时机已到,很快迈步跑到门口,撬开门锁,推开大门,“你们随我走!”

石鲁领者愣了一下,很快走出大门,跟在李顾身后。石恒听到牢门处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心里一惊,暗道:“不好!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石恒回到大门时,发现石鲁领者及其他人全都不见身影,赶紧朝地面追去。

李顾跑出地牢后,并未走远,众人出来后,他留在原地把守大门,待小胡现身时合力关闭大门,将石恒及其手下堵在地牢内。

那只怪物可能听到声响,立即赶来此地。此时,李顾方才看到怪物的全貌,其身长达九丈,面首达一丈;身体通黑,只有头顶为青色,“竟然是巨蛇!”

“准确来说,应该叫修蛇,也可唤作巴蛇,传说藏于巴蜀群山之中,不知为何被囚禁于此。”小胡言道。

正说话间,修蛇张开血口大嘴,快速朝二人方向袭来。“你们赶紧躲开!”李顾向苗人叫喊道。

小胡后撤几步,虽然躲过攻击,但是修蛇吐出蛇信子将他卷起来。就在收回之时,李顾拔出短刀滚地而去狠狠刺入蛇信子,修蛇当即放开小胡,转而攻击李顾。

“你小心点!蛇信子有毒!”小胡蹲在地上用手抹去衣服上的青色液体,并且还闻了一下,感觉味烈刺鼻。

此后李顾受到修蛇持续不断的攻击,但都被他成功化解。

小胡除去身上秽物,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地牢大门被砸开,他循声望去,石恒及手下已经逃出地牢。石鲁领者也看到他们走出来,但是这种情况下,已然无暇顾及,任由石恒离开山寨。

少时,山寨南面到来几名披着袈裟的和尚,身后有几十名弟子,他们在金顶上听到号角后便匆忙赶来。随后北面传来阵阵敲击木鱼的声音,山寨北部几大佛寺的僧人急行而至。

这些僧侣将修蛇围困住,禅坐在地上,一部分人敲击木鱼,另一部分人则诵读佛经。

修蛇听到佛音后,头部开始左右摆动,显得惴惴不安,不知所措。

但是不久后,修蛇似乎渐渐镇定下来,继而转身攻击僧侣们。

石鲁领者见势不妙,当即命令苗民抬出巨型弩车,并用粗大的绳索缚住弩箭尾部。十几辆弩车同时发射弩箭,成功射中修蛇的侧腹。

几十名苗民双手握紧绳索,使劲往修蛇尾部拉拽。瞬时修蛇痛苦难耐,仰天嘶叫。

可就在这时,修蛇奋力挣扎,靠近头部的几支弩箭将要掉落,李顾见状,赶紧迈步向前,纵身一跳,跃至修蛇腹部,并用短刀刺穿蛇皮,随即摆动双脚,一个后空翻,落入背部。

小胡拔出几支弓箭,咻咻几声,快速射入修蛇的头部,以此掩护李顾。后者乘机将弩箭重新固定好,以防修蛇挣脱。

石鲁领者见到小胡会射箭,立即取出一个瓷瓶递给他,并言道:“小兄弟,瓷瓶里面有毒蛊,你将此毒沾上弓箭,射进这祸害之物的体内,直至其昏睡过去即可。”

小胡点点头,随即拿着毒蛊倾入箭头,很快装入箭弓,射进修蛇的身体。他此后射出十八支,直至用完包里的弓箭。

不多时,梵山佛寺的众多僧侣援抵山寨,足有五百名以上。他们来到这里后,便开始打禅诵经。

修蛇逐渐镇定下来,已经无力挣脱绳索,加之毒蛊的作用,随后倒在地上,并昏睡过去。

李顾从修蛇背上纵身跳入地下,急忙问道:“降服住这个怪物了?”

石鲁领者上前查看一下修蛇,然后用苗语叫喊几声,那些苗民赶紧放下绳索,前往山寨库房,取出粗长的巨型铁链绑住修蛇的身体。

“修蛇应该被降服了,但是不知为何,现场的僧人依然坐在地上念经。”小胡行至李顾身旁言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石鲁领者环视山寨,思考一阵,喃喃自语道:“看这情况,我必须要去松桃县城一趟。”

李顾听闻此言,缓缓走过去,对其言道:“我们也要前往松桃县城,不知能否带我们一程。”

石鲁领者转头看着李顾,心中充满疑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